第926章 桑坤的噩梦

上一章:第925章 猜测 下一章:第927章 旧别墅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晚上,陈大师请我们六个人在高级西餐厅吃饭,还点了两只很大的龙虾。Nangya因为要吃素,只能吃全素的菜,但西餐中极少有素菜,只有像蔬菜沙拉、菌类等食物可以吃。陈大师劝她少吃点儿肉,还说今晚的龙虾是当天从西贡码头打上来的,非常新鲜。但Nangya只淡淡地笑笑,还是没吃。

伟铭和淑华倒是很开心,吃得很爽,伟铭还对陈大师说,要是佛牌店每天都有法会就好了,他们就能经常吃到龙虾,大家都哄笑。

饭后,陈大师照例开车送Nangya去他在香港特意给Nangya买的那处住宅,我和方刚也回到酒店。在一楼大堂,我俩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边喝茶醒酒。给桑坤打去电话,问他哪天有时间。话筒那边传来奇怪的声音,既有男人的喝骂声,也有女人的哭叫,听那男人的声音,应该不是桑坤。

桑坤压低声音:“我的事情还没办完,后天可以吗?”我说随时都可以,今天佛牌店的法会已经结束,反正阿赞Nangya师父要在香港呆上半年,从明后天开始的哪天都行,只要你提前一天通知我。

“男人打女人……这又是什么意思?”我把情况说给方刚。他想了半天,也没猜出什么原因,我俩也懒得去猜,因为方刚要找人打听附近有没有赌档,想去大杀四方几把。我因为高兴,喝得有些晕乎乎的,就在前台买了两罐冰镇可乐,回到酒店客房。

在房间里,我一边看着成人频道的娱乐节目,一边给姐夫打电话,问最近佛牌店的生意如何。他说还是那样,半死不活。我问你最近怎么没给我联系生意,姐夫说:“我也不知道!我每天都在网络上维护你的广告,可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回贴和发私信的人都不多。你说,咱们店里要不要供个招财的古曼童?”

提到招财古曼,我立刻想起刚在沈阳开佛牌店的时候,我就请过招财古曼,效果确实不错,让很多原本只是进来随便看看的顾客下决心请了佛牌回去。虽然利润不大,但起码给佛牌店带来了人气,而且顾客回去佩戴有效果,也有可能帮我做宣传。所以,我觉得现在很有必要再去弄一尊,反正我店里目前只有正牌而没邪牌,连正阴牌都少。就告诉姐夫不用急,等我过几天回泰国,就去大寺庙找著名龙婆师父搞一尊效果好的古曼寄回去。

酒店房间里有电脑,我上网打开QQ闲聊,看到王娇的空间签名档改成了“下个月我就嫁给你啦”这几个字。连忙留言问她,正巧王娇在线,说下个月8号她结婚,让我务必回去参加。我心想这是肯定的,到时候还要给酒席上的所有人都散发名片,说不定还能看到她男友的那位领导老姨父。

就这样,我百无聊赖地看看这个,玩玩那个,就连成人频道的节目也无法提起我的兴趣。我心想,在香港的日子呆得久,也就那么回事,在沈阳起码还有亲戚同学和朋友,可在这里只有方刚是熟人,还去赌了。

躺在床上,我迷迷糊糊睡着,不知道几点手机响起,是桑坤的号码。我问:“什么事啊?”

桑坤的声音有些慌乱:“田老板,我得回泰国去了,真不好意思。能不能让阿赞Nangya师父也回泰国一趟?来回的机票由我出。”我很奇怪,就问为什么,可桑坤并不回答,我看了看手机屏幕的时间显示,是凌晨一点钟不到。

“你一定要回去?其实明天就可以施法。”我说。桑坤说他现在就在去香港国际机场的出租车上,必须离开香港。虽然我心里有无数个疑问,但也只好这样。我说明天再和阿赞Nangya师父商量,要是她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在曼谷帮你找另外一位厉害的法师,叫阿赞巴登,他也能解决你的问题。

桑坤问:“这位阿赞巴登师父和阿赞Nangya比起来,哪个更厉害?”我说当然是阿赞巴登更厉害,他可是菲律宾鬼王派的门人,掌握着鬼王独门心咒。桑坤连忙说那太好了,明天他再联系我。

次日清晨,我醒来发现方刚仍然没回来,另一张床上空荡荡的。我心想,这家伙有一种最厉害的技能,那就是无论去什么地方,哪个国家和地区,都会用最快速度找到该地的两种地方,一是赌场,二是按摩店,不管它们设得多隐秘。不用说,这老哥昨晚肯定是在哪家按摩店和女按摩师过夜了。

给方刚打电话,半天了他才接,火气很大:“你小子是公务员吗,这么早就起床?”我失笑,说太阳都照屁股了,你怎么还没起,我有事找你,并把桑坤的事告诉他。

方刚打着呵欠说:“这家伙真是他妈的好奇怪,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不想折腾回去,还是你跑腿吧,带着他去找阿赞巴登解决,不要吵我了,我要睡觉。”说完就迅速挂断电话。我想给Nangya打电话问这个事,转念又想算了,一是要折腾Nangya回趟泰国,她才刚来没几天;二是如果让阿赞巴登施法,就不用分给佛牌店利润。但这桩生意是老谢联系的,我也不好意思参与分成,这老狐狸最多也就是给我和方刚一点点辛苦费而已。

于是我给老谢打去电话,让他联系桑坤,带他去见阿赞巴登。没想到,老谢称人在清迈,正在婆难等家里守着请一批重料的阴牌,这种阴牌非常抢手,叫什么“眉心骨坤平男大鬼”,基本加持出来多少就瞬间被守在她家里的牌商抢空。老谢必须提前好几天来这里排号,以免落空,现在回不去。

“田老弟,我这就给桑坤打电话,让他多等我几天。”老谢说。我说我在香港的任务已经完成,虽然事没办完,但我和方刚还有Nangya都费了不少力气,回泰国之后你得表示表示,怎么也得给点儿辛苦费,老谢满口答应。

不到半个小时,老谢又给我打来电话,沮丧地说桑坤很生气,说一天也不想多等,让我马上回曼谷帮他联系阿赞巴登,否则他就去找别人。我笑着说:“那我现在就动身回曼谷嘛,也不用这么沮丧吧?”老谢唉声叹气,其实我很明白他的心思,这老狐狸不能亲自跑生意,要是让我来跑的话,那就不是一点儿辛苦费所能打发的。按照行规,我至少要分得纯利润的三成以上,这对老谢来说,就跟用刀子剜他大腿上的肉一样疼。

我给桑坤打去电话,告诉他这就动身去机场,到时候告诉他行程。桑坤说:“我也是刚到曼谷一个小时,我不离开机场大厅,就在这里等着你。”

既然他这么诚心,那我还真得赶紧。先给陈大师打电话,说泰国有些事要紧急回去处理,然后收拾完毕从酒店来到机场,订了最近的航班去曼谷。到地方已经过了中午,我在机场的咖啡厅看到坐在角落的桑坤。几天没见,这家伙似乎变了个人,比那天灌顶之后还要憔悴,脸色发青,眼圈更黑了,比熊猫还像熊猫。他双手抱在胸前,低头看着地面,身体一阵阵发抖。

“怎么了,感冒发烧,还是又做噩梦了?”我关切地问,心里却想肯定不是感冒发烧,多半是晚上又发噩梦。

上一章:第925章 猜测 下一章:第927章 旧别墅
热门: 圣诞夜惊魂 崔老道传奇:三探无底洞 光媒之花 恶灵岛 嗜血法医·第2季 理发师陶德 凶案影像 幻夜 放纵时刻 空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