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 常驻香港

上一章:第919章 效果 下一章:第921章 第三次法会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很奇怪,就问为什么,陈大师说:“因为我也考虑到这个问题,就对Nangya说了很多平时根本不敢说、或者说了她就会表现得很反感的话。”

我连忙问:“你说了什么?”

陈大师回答:“我在说完刚才那些话之后,又补充说我一直在想她,希望她能离自己近点儿,好经常能看到她。我还说,她不在香港的这些日子,自己连觉都睡不好,除了她,这个世界上没有能让我这么牵挂的女人。”

这些话其实在普通男女的表白中,这并不算什么,但在陈大师和Nangya之间就不同了。一个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巨富中年绅士,另一个是长年修法、已经对男人没什么兴趣的女阿赞,那这些话就很肉麻了。我觉得要是换在以前,陈大师对Nangya这么说,估计她极有可能离席而去,或者直接把电话挂断,就问:“你真是这么说的?Nangya没说什么?”

“说了说了!她笑着说,是吗,那好吧。”陈大师喜滋滋地回答。我很震惊,没想到Nangya居然能这么回答,太令我惊讶了。因为对Nangya来说,在听完陈大师说这番话之后,她能回答“是吗,那好吧”,基本就等于普通女人对男人说“真的假的,你不要骗我”这类情话。

方刚脸上露出笑容,对我竖起大拇指,我也恭喜陈大师得随所愿。陈大师又是对我一通感谢,说以后有机会要亲自去泰国,当面对登康师父进行感谢。我说他已经去了澳洲给老父亲治病,他爸爸脑子有问题,要第三次手术。

提到手术,陈大师马上说:“哦哦,手术是要花钱的,田顾问,你马上给我提供银行帐号,我现在就安排小凡汇款!”我说稍后给他发到手机上。

挂断电话后,我跟方刚击掌相庆,从冰箱打开啤酒干杯。随后我俩分头打电话,方刚打给费大宝,我打给登康同时报喜。这两位听了都很高兴,尤其是费大宝,简直就是狂喜,他在电话里说:“大哥啊,你和田哥真是我的救星啊!是你们俩让我不用被投资人打成残废,得怎么感谢你才好?”方刚哼了声,说以后长点儿记性,千万别再拿着别人的钱当厕纸来用了。随后,我让方刚记下费大宝的银行卡帐号,再转发给陈大师。

次日上午,费大宝给方刚打来电话,无比高兴地说刚收到从香港汇来的六十二万元港币。方刚问他还有多少缺口才到五百万,费大宝说:“这基本就够了!那辆宝马在4S店修车花了二十万,托朋友卖了四十万,再把之前买的一些首饰和名表卖掉,最多半个月就能凑够数。”方刚又数落了他一通,让费大宝以后别太贪心。

在陈大师将款项汇给费大宝的一瞬间,我和方刚算是创下了记录,这应该是整个东南亚包括中国,最贵的降头了,其实这都是系列的机缘巧合。我觉得,世界上最大的力量有两种,一是宗教,二就是爱情。

爱情确实是很神奇的东西,刀横在脖子上都不肯屈服的人,却往往能够被爱情的力量所驱使,而去做任何事,对陈大师来说也一样。正常的情降法事,最多不超过五万块人民币,就算在当年,找到于先生这种顶级人物来做,也就是两万美元,折合十五万不到,而陈大师却愿意掏六十万来做个情降,要不是他真真切切地付了钱,我自己都不敢信。

首先,这次情降的目标人物不是普通老百姓,而是阿赞师父,给阿赞落降,其难度甚至在两名降头师以阴法对抗之上。因为阴法对抗是明着来,拼个你死我活。但要想在阿赞身上施降,相当于要一拳就把对方打昏,还不能让对方察觉,除非极厉害的人物,否则根本做不到。很多阿赞都不愿意接这种生意,一是没把握,二是也怕结仇。

其次,对现在的东南亚阿赞来讲,鬼王、于先生和登康都要排在前五名之内,陈大师自己并不认识什么降头师,就算认识,他也不知道对方的底细,甚至有没有法力都不知道,只能靠打听。但我和方刚认识的这几位,都是实打实的顶尖人物。

最主要的是,陈大师给Nangya下情降的事也必须绝对保密。否则泄露出去,对他的名誉损害可是很严重的。所以,无论从哪方面考虑,陈大师都只能跟我们合作,这也是他在咬牙之后,愿意出六十万这个天价的原因。

我和登康商量过了,不管Nangya和陈大师的关系发展得如何,到了三个月,登康都会来到香港,找个借口给她施法解降。要是两人发展太迅速,就得提前下手,让Nangya身上的情降法术尽快失效。

费大宝给我们打电话,称我们帮了他的大忙,以后他就是方刚一辈子的小弟,他唯方刚马首是瞻,方刚指哪,他就打哪。其实我觉得费大宝完全不用这样,开始要不是他肯借钱出来,登康父亲的病情,和马玲家属的事都不知道怎么收场,按理说,方刚和登康应该谢谢费大宝才对。

在这件事上,我并没赚到半分钱,但心里仍然觉得很对不起Nangya。因为正像登康所说的,总不能眼看着费大宝被人追债出事。他出钱帮登康给父亲治病,让方刚平息马玲家人的怒气,这都是在做好事。现在费大宝有难,我们如果真坐视不管,似乎也不怎么光彩,这才是最矛盾的地方,但世事就是这样。

我在想,过了两三个月,当登康给Nangya施开情降之后,要不要对她说出真相。如果那样的话,以Nangya的性格,能否会原谅我都很难说。现在我有些后悔参与这个事了,假如当时我不管,陈大师也会去找方刚和登康,这两人当初都被费大宝帮过大忙,肯定也会答应,但那就跟我没关系。既不赚钱,又要被人恨,我图什么?

可能是生怕Nangya再后悔,两天之后,陈大师就托小凡为Nangya和我都订好了机票。陈大师特意亲自给我打电话,请我和Nangya同去香港,在她常驻香港的同时,最好我也能在佛牌店继续当高级顾问,以配合Nangya在香港的业务开展。

我欣然同意,说实话,这段在泰国呆的日子总得提着半颗心,因为熊导游那边一直悄无声息,反倒让我心里不踏实。以前我想躲在沈阳,要不是因为马玲的事,我可能又直接回沈阳去了。既然狗熊就是不露面,干脆我这个猎人也别死守熊洞,先去香港躲躲再说。虽然熊导游也是香港人,但有陈大师这条大粗腿,我心里也更有底。

为了不至于太无趣,我向陈大师申请,让方刚也跟着来香港。平时他不用在佛牌店和我一样装模作样,也不用给他发顾问费,但方刚主意多、心也细,有他在我就能更踏实了,陈大师说没问题。

最不高兴的就是老谢,在我和方刚准备去机场的中午,我们四个人坐在餐厅里吃饭。好像是心理作用,Nangya看上去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总觉得她的眼神含着笑意。我心里有愧,几乎不敢看她。

因为怕泄露,所以方刚嘱咐我,别把给Nangya下情降的事告诉老谢。

上一章:第919章 效果 下一章:第921章 第三次法会
热门: 十宗罪1 测谎 七宗罪4:变态杀手 毕业前的杀人游戏 孔雀羽谋杀案 马耳他黑鹰 黄河鬼棺 夜行 九龙拉棺 星期五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