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6章 费大宝

上一章:第855章 吃亏 下一章:第857章 方刚收助理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这家伙很狡猾,他在怀疑我,所以用打电话的方式来验证。我现在当然不能接,否则被熊导游听到汽车引擎的声音,基本就坐实了,所以只好假装听不见。

方刚问是谁,我说熊导游来电话,我不能接。方刚气得说要不你就接了,大骂他一顿。这当然是气话,现在是我们和熊导游之间争斗的关键,哪一步都不能走错。

我扭着头朝后看,没发现熊导游开车追上来,这才松了口气。驶出半个小时,从小镇回到那空沙旺,路过一条有几间酒吧的街道,招牌都有中文字,那空沙旺的华人仅次于曼谷,这些店看上去就知道是中国商人开的。

忽然我有个念头,就对方刚说了,他很赞同,立刻把车停在一间酒吧门口,我钻出汽车进了酒吧,里面有歌舞表演,正合我意。给熊导游回拨电话,接通后我大声说:“你给我打电话了吗?”

“田老板,你在什么地方啊,这么吵?”熊导游问。我说我在芭堤雅的酒吧和朋友玩,有什么事吗。熊导游说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什么时候登康师父还能再加持佛牌,我这边有客户要货。

我说:“这事明天我再和你说吧,几句话说不清楚。”熊导游说没问题,就把电话挂了。我马上出了酒吧钻进汽车,方刚左拐右拐又开了十来分钟,把车驶进某度假酒店,特意开到后院的阴影中,这才停下。

此时于先生的症状已经有所缓解,我们扶着他走进酒店,我开了两个窗户朝后院的房间,让登康和于先生共住一间。他说:“幸好有我在,不然就很难说。这种拍婴控灵术一旦与其他阴法相遇,就必须要反噬到对方无法再施咒为止,否则对方根本没有能力中止。”

我很清楚,降头师在阴法对抗中无法施咒,那就意味则死亡。没想到这种极阴控灵术真他妈的要命,就像飞虫粘在蜘蛛网上,你越挣扎就裹得越紧,直到不能动为止。

为了安全起见,我和方刚回到客房,轮流站在窗前透过窗帘的缝隙,去观察楼下的情况。要是熊导游真能找到这来,我们也会察觉。我俩每两小时换一岗,换了三班,天就已经大亮。

于先生的情况比我们想象中要好得多,只是脸色苍白,说话和走路都没什么问题。

登康说:“昨晚于先生在阿赞尤给游客施咒时,用巫咒进行干扰。而阿赞尤立刻感应到这股阴法,也马上用拍婴控灵术对抗。于先生被自己的法门反噬,幸亏我也用相同的控灵术攻击阿赞尤,他那边施咒的法力肯定要减弱。你们不用担心,施咒过程不到一分钟,于先生没什么事。”

这让我们吃了定心丸,登康这算是救了于先生的命,如果当初于先生坚持不让他跟着,反而会坏事。

“阿赞尤被阴法攻击,虽然没吃亏,但以后肯定会更加谨慎,你们的计划会不会遭到怀疑而露馅?”阿赞巴登说。

我说:“不见得,因为之前方刚找人调查过阿赞尤,说他这两年没少被降头师攻击,肯定是结的仇。结果都是对方非死即残,而他自己却没什么事。明显是靠着那极阴控灵术才能屡屡得手,但估计他也习惯了。谨慎是肯定的,却不一定会怀疑到被坑的游客身上,毕竟他们还得靠这个套路坑大钱,要是每个游客都怀疑,还怎么发财?”

大家都点点头。方刚骂道:“两个王八蛋!这段时间他俩都不敢再有什么动作,我们这边也有时间办自己的事。登康,你得尽快把极阴控灵术教给于先生,到时候我们才好反击。”

登康看着于先生,他不动声色,没说行也没否认。我们其实也都摸清了于先生这副臭脾气,他只要不明确表示反对,基本就是同意了。

当天晚上,方刚开夜车从那空沙旺回到曼谷,就是怕白天出发被熊导游撞见。因为太紧张,我和方刚这两天都没怎么好好睡觉,精神很差,连走路都有些打晃。次日中午,我给熊导游发短信,告诉他登康师父因为加持佛牌时修法出错,身体严重受损,已经回菲律宾治病,不知道能不能好,恐怕得有一段时间不能接生意,又问他能不能换其他师父的牌。

熊导游回复:“不行啊,我的客户很挑剔,只要最厉害师父的。真是可惜,过几天等我忙完,再去罗勇找你吃个饭。”我心你是来找我索命吧,搞掉登康,下一个就是我,可惜没那么容易。

午夜,登康把劳差域耶放在中央,和于先生两人各坐两侧,把手掌按在域耶的头顶骨,开始施咒。过程我们都没有围观,因为以前看过了,大同小异而已。一连两天,到第三天时,于先生表示不用再传,他已经记住。但觉得有些地方还不够完善,他需要时间。

“是啊,我也是在树林中连续施咒十几天,才觉得熟练些。”登康说。

两天后于先生就从曼谷回中国去了,顺便还带走那块蜈蚣宾灵,不知道有什么用处。我们也只好等消息,这段时间登康也没什么事,方刚建议他就住在阿赞巴登家里,但在大事没办完之前,最好别抛头露面,以免走露风声。

方刚和登康,这是两个最喜欢享乐的人物,但现在只有方刚和我能出去,不让登康晚上到外面潇洒,这真比要他的命还厉害。登康整天愁眉苦脸,每次在我俩从KTV或酒吧或马杀鸡店回来时,他都会问我们今晚玩了什么,唱了什么,有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

我回到罗勇表哥家,方刚也先回到芭堤雅。我躺在床上,心想没必要非得让小杨淌这趟混水,一是有危险,二是女性拜那尊阴神,不见得管用。最好是能另找个男人配合我们演戏,但还不能是太穷的,否则容易被姓熊的看穿。

可问题是,不太穷的男人,很难愿意配合我们做这种事,因为像小杨这样又有钱又对泰国佛牌感兴趣的人,真是不好找。

给方刚打去电话,问他手头有没有这类人选,方刚哼了声:“亏你想得出!有钱的年轻男人很忙的,整天都在吃喝玩乐泡女孩,谁跟你扯这种事?”我说知道不好找,否则也不用给你打电话了。

“问问老狐狸有没有合适的人,我这边也找找看。”方刚说。

晚上用电脑上QQ维护客户,看到小杨给我的留言,问我说的那个演戏的事什么时候弄。我心想她真是最好的人选,可中邪不是闹着玩,而且女性也不行,就和她说了实话。小杨回复:“这还不简单!让我大学的同学去就行嘛。”

我问是哪位大学同学,小杨告诉我,她在浙江美院念书时,因为喜欢佛牌和泰国文化,也经常在校内网跟大家讨论。这些有相同爱好的人还成立了专门的QQ群,经常聊和佛牌有关的话题。其中有个姓费的男生,家庭条件也不错,父母在无锡开一间大茶楼。

这个费同学和小杨一样,都是好奇家伙,就对鬼鬼神神的东西感兴趣,平时爱看鬼片,好奇心特别重。看到小杨有两条佛牌,总要借过来看,后来在小杨的介绍下,从我这里也请了一条,但不是正牌而是阴牌,某白衣阿赞加持的,入过独立的女大灵。费同学很兴奋,每天晚上都要把佛牌放在桌上供奉,还摆了香水、化妆品等供奉物。

上一章:第855章 吃亏 下一章:第857章 方刚收助理
热门: 魔力的胎动 搞鬼:废柴道士的爆笑生活 前巷说百物语 阴阳代理人 诡案罪6 禁断的魔术 大唐辟邪司1:长安惊变 你有罪:诡案现场鉴证1 花叶死亡之日 24点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