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小试牛刀

上一章:第853章 激将法 下一章:第855章 吃亏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看来,这王八蛋以为登康离死不远了,对我们也不再有什么顾虑,同时也会放松警惕。但我们还是得多加小心,尤其是你。”方刚告诫,我连连点头。

回到罗勇,我开始深居简出,没事不怎么出门,只接那种直接邮寄的生意,也不怎么和客户碰面详谈,因此推掉很多有可能促成的生意。但为了人身安全,也只好如此。

几天后方刚给我打电话,说找到一个曾经在泰国政府当过军警的人。这家伙身材不高,但强壮结实,比猴子还灵活,学过泰拳,退役后也没什么正经营生,都是四处闲混,后来还在金三角给毒贩子当过保镖。近段时间没工作,经常看到他去赌场玩,于是就经人介绍认识了。

我问:“听上去好像很有两下子,要价高不高?”

方刚说:“从跟踪熊导游带游客去那空沙旺的坤昌寺开始算,每天两千泰铢,先付钱。”我说那可就是一天四百人民币,不便宜啊。方刚哼了声,说你以为熊导游从开始坑游客、再把他们送到阿赞尤那里,整个过程能有多长?充其量十天半月而已。你找于先生就已经花掉一两万,还在乎这些小钱干什么。

“小钱?”我哭丧着脸,“从熊导游手里赚的那十几万早就舍出去了,六万给了我姐夫,剩下的几万全交给洪班,现在都是我自己在掏腰包啊!”方刚嘿嘿笑着,说钱这东西还可以再赚,不要太贪心。

我有些不高兴:“这钱我得让登康出一半,要不是他当初非要跟熊导游对着干,也不会惹这么多麻烦。”方刚嘿嘿笑着说那是你自己的事,尽快把十天的钱先汇给我,免得耽误事。挂断电话,我很不情愿地又给方刚汇去两万铢,让他把事办妥。

过了几天,我收到方刚发来的彩信照片,总共有二十多张,有在树林中的,有树林中的寺庙远景,还有中景和近景。最近的能看到寺庙殿内的一尊男性神像,两个人跪在神像前面,旁边有几名僧侣,熊导游也站在旁边。画面是斜的,而且在左上角还有红色的电子日期显示,只过都是颠倒的。看来这照片是把相机倒持在手里,才偷而拍成,真不知道那位退役军警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潜入寺庙,拍到这么近的照片。

方刚在彩信中附文字:“又有人中招了,他会继续盯着熊导游,看过几天那位倒霉游客会不会来找。而且我另外找人打听过,阿赞尤似乎结仇不少,听说这两年经常有其他降头师在暗中袭击他,但都没得手,反而被阿赞尤的阴法所伤,有死有残。”

这家伙还挺厉害,说明他所掌握的那种极阴控灵术很是霸道。我回复方刚,问这样的话,阿赞尤是不是防范得很严。方刚说:“那是肯定,但他既然能和熊导游合作,就说明很贪财。你记住,贪财的人,再聪明也会被算计。”

我反复念了几遍这句话,心想方刚说过的很多句子都是至理名言,必须牢记在心。

三四天后的中午,我正在路上遛金蛋,一边遛,一边警觉地盯着四周,看有没有可疑的人。好在有金蛋在场,这毕竟是条大狗,而且动物比人敏感得多,的要是有什么使阴法的人在附近,或者想袭击我,金蛋就会有所反应,让我稍微有些安全感。

这时电话响起,一个低沉而熟悉的声音问:“我找田七。”

把我激动的,简直比娶媳妇还高兴,虽然我还没结婚。连忙问是于先生吗,他淡淡地说是,已经到了曼谷,问我在什么地方。我拿电话的手直哆嗦,马上说这就去曼谷接你。挂断电话,我立刻通知方刚和登康,方刚让我先到芭堤雅,他开车带我去接机。

在曼谷机场果然接到了于先生,他仍然穿着那件陈旧的、灰突突的夹克衫,背着一个印有“为人民服务”的黑色皮包,看上去怎么也有几十年了。这身打扮,怎么看都不像降头师,倒像上世纪八十年代因公出差的工厂业务员。

泰国天气炎热,我让于先生把外套脱掉,他看着方刚的车,摇摇头:“不用脱了。”开始我以为他修黑法多年,已经达到冷热都无感的地步,可上车后不到五分钟,于先生又将外套脱下来,这时我才知道,于先生以为车里有空调,可方刚这辆旧车的空调早在半年多前就坏了,全靠风吹降温。

我很想问于先生怎么想通的,但又咽了回去。既然他已经选择来泰国,就说明想通了,他性格古怪,多问反而不好。

方刚载着我们来到阿赞巴登的住所,于先生和阿赞巴登从没见过,互相介绍后,阿赞巴登很恭敬地把于先生请到内室,按中国人的称呼,于先生毕竟是他的师兄。

在交谈中,得知于先生已经暂时关了旧书店,打算和那个阿赞尤碰个面。我和方刚都极力反对,因为我们觉得这种碰面毫无意义,阿赞尤是那种典型的六亲不认,和他也讲不出什么道理来。

“我很想知道,他是否真掌握着那种能反噬的柬埔寨拍婴控灵术。”于先生说。

我问:“你想怎么了解?”于先生说想去那空沙旺找阿赞尤。

方刚失笑:“总不能直接去找他,再当面说我就是鬼王派的,今天想会会你吧?要是非得用阴法对抗,万一你出点儿什么意外……”我没继续说下去。

于先生沉默片刻,说:“光有那块蜈蚣宾灵,我还不能完全断定此事的真伪,要切身感受由阿赞师父所发出来的阴法经咒才行。”

看来他还是个倔脾气,方刚说:“那除非——”于先生抬起头,问除非什么。方刚笑着:“除非是悄悄地来,如果感觉不妙,就可以随时收手。要是正面对抗,那就必须得分出个你死我活不可。”

“怎么悄悄地来?”我问,“阿赞尤的住所我和登康都去过,是在那空沙旺某条街内的旧公寓,看起来很不起眼,但白天那条街闲杂人等很多,不方便,最好能在深夜下手。”

于先生说:“可以等他出来。”

方刚说:“让阿赞尤出来恐怕很难,这家伙现在肯定很谨慎,恐怕不会经常走出公寓。不是有个女助手吗,琐碎事估计都得她来做。”

“有别的办法没有?”我问。于先生说也可以在阿赞尤施咒的时候下手,这样就能感应到他法力的强弱,也好对抗。相当于两个人都在黑屋子里,谁先弄出声响,另一个人就有了袭击的目标,能占得先机。

方刚想了想:“想让阿赞尤施咒,那就只有等到他给游客施法驱邪的时候了。只是不知道距离够不够?”

于先生说道:“黑法的距离,视降头师的法力深浅而定。我的阴法经咒,几公里之内都能被修法者所感应,当然是越近越好。那个阿赞尤住的又不是要塞,再深居简出,也只需在他公寓楼的附近就可以,最多也就是几百米而已。”

我和方刚一听,说那就没问题了。阿赞巴登看于先生的那只旧皮包,问里面是否有域耶。于先生摇摇头,说他施咒从来不用法器。这让我们感到意外,再厉害的阿赞,也要用到法器来做辅助,提升施法的效果,鬼王也有横死新娘帮忙,于先生居然不用。

这边商量妥当,可又不知道熊导游那边什么时候才能再送游客去阿赞尤的住所,这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只能碰运气。

上一章:第853章 激将法 下一章:第855章 吃亏
热门: 再见玉岭 消失的女孩 双重赔偿 原罪之承诺 乌鸦社 伦敦口译员 蓝戒之谜 重生之鬼眼神瞳 鬼吹灯前传之金棺陵兽 终极秘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