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0章 一起演戏

上一章:第849章 供奉品 下一章:第851章 寻人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在内室中,我把洪班交给我的那个小扁布包递给阿赞Nangya并说了原因,阿赞Nangya也很奇怪,打开布包,里面是一本很陈旧的线装书,还有些残缺。阿赞Nangya打开翻了翻,惊讶地问:“这、这是什么?”

从洪班把这东西交给我,直到被阿赞Nangya打开,我都没拆开布包看过,但从形状、手感和重量,其实我已经能大概猜出这是什么,就说洪班家里有本祖传的苗巫书咒,可能就是这个。反正他说了,希望能对你修法有所帮助。

“他只说给我,没有说也让登康或者巴登看看吗?”阿赞Nangya闪着漂亮的大眼睛问。我摇摇头,说洪班没说过。阿赞Nangya问是不是他对方刚说过,你没有听到。

我笑了:“巫书咒只有一本,洪班既然交给我,那肯定只能对我说这个事,而且还是要背着方刚和老谢。”阿赞Nangya满脸疑惑和惊喜,慢慢翻看着书,我说以后再看,咱们先出去吃饭吧,老谢的肚子一直在叫呢。

下午,我们从大城回来,三人各奔东西。我对老谢说,让他也搬到大城居住,这样就和阿赞Nangya沟通方便,离我们几个人和曼谷机场也近,老谢同意了,说下月就搬家。

回到罗勇,正好赶上表哥嫂要吃饭,我也没客气,坐下就吃。饭后表哥让我去遛金蛋,在路上慢慢走,金蛋好奇心强,看到什么都要凑过去看,只要有游客路过,他就去闻,很多游客非要跟金蛋合影,这家伙也不认生,还很会摆姿势。

半路翻看手机,有两条QQ消息,一个是姐夫发来的,说佛牌店里只能卖出便宜的佛牌,售价过千的都卖不动,让多再进点儿便宜正牌。我心里很清楚,又不是商业街,吉祥市场那地方,开佛牌店不亏钱已经是成功。

另一条是小杨发来的,她说刚和老爸去上海出差回来,特别反感经商那些事。怀念在泰国找们玩的日子,尤其那次装富家女演戏去骗老谢,觉得很有意思。

我回复说:“让你老爸投资开个影视公司吧,听说东阳那边有很多影视公司,横店还有影视城,你天天当女主角,多好。”

小杨给我打来电话:“哥,那都是假的,没意思,跟我们在一起演戏才是真的,更刺激好玩。”正聊着,我忽然想起上次我和登康冒充巴老板亲戚邻居去那空沙旺,找阿赞尤施法的事,忽然,有个大胆的主意涌上心头,但又打消了。小杨见我犹豫,就问怎么了,我说:“刚才在想一个问题,和你有关的,但又不行。”

“什么事?快说!”小杨也是个好奇鬼。

我心想她不是外人,就把跟熊导游跟阿赞尤的整个过节都说了。小杨一听洪班法力完全消失,已经回云南老家去,她顿时暴怒:“怎么会这样?那个熊导游太坏了,给老谢落死降不说,现在还要害洪班师父!”

我苦笑,说做这行要么低调卖牌,赚点儿是点儿,要想多赚就得多多接触各种同行和阿赞师父,难免遇到心术不正的。

小杨问:“你刚才说什么问题跟我有关?”

我说:“最近我们正准备设个圈套,想好好整整熊导游。我有个想法,能不能像之前你整老谢那样,只不过换成你和方刚,你们俩扮成父女,从浙江到泰国旅游,打电话给熊导游,让他带你们去那个什么坤昌寺,可是……”

“太好啦太好啦,我和方大哥扮父女,哈哈哈!可是什么?”小杨追问。我说,要想接触阿赞尤,你就得先拜那尊阴神像,中了邪降才行。

小杨哦了声:“这种邪降得花二十万才能解……对了,登康能不能解开呀?他不是学会了什么新的法术吗?”

我说:“学倒是学会,你就算中了那个邪术也没关系,但你要受罪啊,中邪降的滋味可不好受。”

没想到小杨立刻说:“那有什么?又不会死人,总好过我成天跟爸爸四处开会调查生意,烦得我都想撞墙!只要别再让我躺进有死尸的棺材就行。”看来小杨对上次齐大那件事,还是耿耿于怀的。

我知道她的性格就是风风火火,但恐怕她不知道中了邪降是什么滋味,也许到时候会骂我。可又想,那个坤昌将军的阴神,能让男人变成西门庆,成天就想和女人睡觉,但小杨是女性,会不会有效果?也许熊导游只带男游客去拜那座神,而他所带的女游客没有这个项目呢,这都是未知数。

挂断电话之后我又给方刚打电话问这个事,方刚说:“不好办,熊导游带游客去坤昌寺都是一对一的,那座寺庙并不接受外来客进入,你怎么跟踪?”我说难道那寺庙附近的树林都有监控头,或者有保镖一路把守不成。

方刚说:“那倒不至于,只是熊导游肯定会比较谨慎,这样吧,我得找个比较有能力的人,来看看有没有可能去打探一下消息。”

在卧室里躺在床上,我又给老谢打去电话,说起我这个想法。老谢说:“田老弟,你这招不错啊,只是要小杨中邪降,难免会吃些苦头。再者说,她跟方老板两个人扮成父女,我觉得不太妥当。”

“你是怕方刚不高兴,觉得我们把当他成老头子?”我问。

老谢说:“唉呀,当然不是,你想想,他和我一样都在泰国做了好几年牌商,认识的人很多。熊导游也许早就知道我们三人是紧密的合作伙伴,说不定早就有我们这些人的照片,不光是你、我和方刚,可能还有登康、洪班和Nangya都说不定。”我心想还是老狐狸想得周全,老谢又说,就算熊导游不认识方刚,他也不能去,你知道什么原因吗。

我想了想:“你的意思是,最好让会施法的人直接扮成小杨的亲戚或朋友,等小杨出事后,两人才好共同去找阿赞尤,这样他才不会起疑。否则到时候再让法师扮成小杨的亲戚,跟着熊导游去阿赞尤家里,姓熊的这么警觉,一定会怀疑这个临时多出来的人有古怪。”

老谢嘿嘿笑着:“田老弟还是挺聪明的。”我犯了难,说熊导游早就见过登康,而且在他眼里,登康现在就算不死,也只有半条命,他也不能去啊。

“这就是难点所在了,”老谢说,“这个法师还不能是普普通通的,必须要能和阿赞尤对抗。可这种厉害角色,除了登康就只有鬼王,别人就算行,熊导游在泰国多年,很可能比我们还熟。你觉得鬼王能答应出山吗?”

我吐了口气:“够呛!登康说鬼王十几年都没离开过菲律宾,别说菲律宾,连他所居住的城市都极少出,就是怕仇家太多,出意外。我们的事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事,不可能帮我们。”老谢说让登康试着求求情呢。我说没用,鬼王那人连自己的家人都能落降,再说就算退一万步鬼王肯去,他脸上纹满经咒,总不能蒙着面和小杨四处旅游吧。

老谢嘬着牙花子:“可不是吗,唉,这事还挺难办的。可是能够正面跟阿赞尤对抗的机会,也只有装成游客中邪,然后再去找阿赞尤了,别的办法都容易打草惊蛇。阿赞尤这家伙坑过不少人,现在肯定防范严密,估计他除了专门接熊导游的大生意,别的加持佛牌之类的小活儿,都不怎么会接待。”

上一章:第849章 供奉品 下一章:第851章 寻人
热门: 血色迷雾 蓝裙子杀人事件 边缘人的战争 圣泉寻踪 超禁忌游戏3 光媒之花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第二块血迹 伯恩的背叛 全能侦探社 碎便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