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新娘发怒

上一章:第846章 分配合作关系 下一章:第848章 极阴术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在我们三人护送洪班去云南的时候,登康也带着那块被熊导游做过手脚的邪牌来到菲律宾,面见鬼王,并将邪牌交给他,也把洪班被那块邪牌所害的事说了。鬼王本来就对独门的鬼王降能被人解开而耿耿于怀,他拿着这块宾灵蜈蚣,觉得世界上不可能有登康所说的那种事,就当场在地坛面前开始用鬼王法门去加持这块邪牌。

没想到的是,还不到半分钟,鬼王就停止了加持动作。登康没看到他脸色有太明显的变化,反正鬼王本身的皮肤也很黑,但鬼王半天没动地方,只是盘腿坐在地坛前,右手按着那块邪牌,用力地喘着气。

登康问他怎么样,鬼王不回答,眼睛死死盯着邪牌,就像把眼珠都要瞪出来。登康只看到鬼王脸上开始落下汗珠,越来越细,也越来越密,最后满脸都是汗,像用大锅蒸过。登康很想用手帕帮他擦擦,事后才知道幸亏没碰鬼王,不然他很可能半个月都爬不起来。

原来那时候鬼王正在用自己的鬼王法门,与邪牌中的阴气对抗,幸亏他刚开始加持的时间短,但也足足对抗了二十分钟才脱离那股阴气的控制。登康不太理解,他从马来西亚飞到曼谷,给洪班治病的时候,也感应过这块邪牌,那时他把手压在牌身上,开始施咒,也是只有十来秒钟,就感到有浑身的血液全都往头部涌,他连忙停住,胸口发闷,但也没鬼王这么严重。

后来,鬼王告诉登康,他觉得这块邪牌中的阴气很特殊,应该是由某种极阴控灵术加持而成。它自身并没有那么强的法力,但却能视后来的加持者法力强弱而反噬。也就是说,经这种极阴的控灵术加持之后,这块佛牌再由哪位阿赞用阴法加持,那阿赞师父的法力越厉害,反噬的效果也就越强。

“就像用拳头打铁墙,你用的劲越大,骨头伤得越厉害?”登康问。

鬼王点点头,说就是这个道理。登康说不太可能吧,之前那位阿赞洪班师父的法力肯定不如你和我,但为什么差点儿送命,要不是我和巴登共同施咒,他早就死了。鬼王说:“这个阿赞洪班应该是加持的时间太长,开始感应到不对劲的时候,并没有及时停止,而是继续加持,所以才被反噬得那么惨。”

这下登康才明白过来。鬼王脸色凝重:“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种法门,居然可以将施法者所用的法门反过来施在该人身上!是那个叫阿赞尤的人用的?”

登康说:“虽然现在还没有确切的证据来证明,但九成九就是他干的。”

忽然,鬼王问登康:“你和巴登共同施咒,救活了那个阿赞洪班?”登康点头说对。鬼王说巴登并不会鬼王心咒,怎么跟你配合?登康解释说他只把极阴拍婴法门传给了巴登,不然的话没法联手。

“你没有把鬼王心咒传给他吧。”鬼王不动声色地看着登康。登康连忙说当然没有,那是鬼王派的规矩,只能由你来传授,我怎么可能去教。鬼王点点头,说你还记得规矩就好。

在鬼王家里的那几天,鬼王也没有想出太好的办法,却对登康手中那颗劳差的域耶很感兴趣。在听登康讲了他是怎么在柬、老挝交界的深山中得到这颗域耶之后,并没有说话,而是轻轻抚摸着域耶的顶骨,不知道在想什么。

说实话登康有些担心,他怕鬼王相中自己的这个强大法器,但又想,鬼王虽然名声不好,可只是收钱办事,从不做这种巧取豪夺的事。

“你所说的那种高棉拍婴法门,能治好阿赞洪班的反噬症状?”鬼王问。登康说没错,是这位劳差师父的灵体在柬埔寨深山地坛中,以灵体通灵的方式传给我的。鬼王明显很羡慕,不用他说,登康就表示可以将法门传给你,你看有没有用处。

鬼王非常高兴,第二天晚上,两人来到之前登康修法的那座乱葬岗,开始修法。登康对这里还是有感情的,虽然乱葬岗在常人眼中是个恐怖又恶心的地方,但在登康看来,这可是他曾经学习、工作过的地方。

登康带着劳差的头骨,鬼王也有自己的域耶,两颗头骨并排放在一起,登康的左右手分别放在两颗域耶的外侧,而鬼王的双手则呈交叉状,压在两颗头骨的内侧。在两人摆好姿势的过程中,都能感觉到周围的那些阴灵都在慢慢凑过来。因为两颗域耶的念力强大,阴气冲天,这些阴灵全被吸引了过来。

登康开始念诵那种高棉拍婴法门,鬼王在心里默记。就在登康施咒的时候,能感觉到乱葬岗那些阴灵迅速四散逃开,远远地在几十米外注视着。

这是拍婴法门,所谓拍婴,是东南亚古代的某位战争之神,那时候无论哪个国家和地区,在上战场之前,王侯们会请来法师,大量地加持戴高帽的拍婴神坐像,给每位士兵佩戴一尊,用来保佑他们打仗获胜。后来某方大败,死去的士兵尸体鲜血浸透了拍婴像,再加上阴灵怨气很大,侵入到拍婴像中,反而让这些古法拍婴更邪。

再后来,法师们利用从古法拍婴中感应到的阴气,创出拍婴法门,并用其加持出很多石刻的拍婴神像。在遇到横死者下葬时,为防止死者的阴灵纠缠活人,就请来法师,利用这种拍婴法门加持出来的石制拍婴,随着死者共同陪葬,被后人称为“古墓拍婴”。

毕竟是阴法而不是正法,很多修黑法的阿赞师父要么意外死亡,要么只在深山中修法,直到死去都不为外人所知。所以这种拍婴法门,在漫长的几百年之后渐渐失传,到现在基本已经没有哪位阿赞师父掌握。只有少数鲁士前辈会部分法门,比如鲁士路恩和鲁士SOLo这些人。

而那些随死者被挖出土的古墓拍婴,因为时间太长,没有被法师继续加持,所以跟几百年前刚下葬的时候相比,其供奉效果已经大打折扣。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毕竟古代的那种拍婴法门太强大,所以这种没多少法力的古墓拍婴,效果也是相当明显,至少都比现在这些所谓的厉害阿赞师父加持出来的东西都要强得多。

那位在深山中修习黑法几十年的劳差师父,他的师父,和他师父的师父显然都是从古代拍婴法门的阿赞法师传承下来的。就算一代更比一代差,传到劳差这里也是无比霸道。而登康只是通过劳差死去好几年的灵体学到这种法门,比劳差亲口传授的效果还要弱,但也足够让登康得意很久了。毕竟这种法门整个东南亚能会的不超过三个,阿赞尤就是其中之一。

一连几天,鬼王终于全部掌握了登康学会的那些法门。他对登康说:“这颗劳差的域耶头骨念力巨大,看来和我所供的横死新娘差不多。如果你想再强加它的法力,可以把两者结合起来。”

登康连忙问怎么结合,鬼王指着地坛正中央那个装有横死新娘尸骸的血肉陶土瓮,说可以把域耶放在瓮中,然后两人共同以鬼王派心法和拍婴法门去加持,效果肯定很好。

这些修阴法的人,听到能有机会将自己的法器搞得更强,就像商人遇到能赚大钱的生意,或者吃货看到街上又开了新餐馆一样,心情是极其激动和迫切的。

上一章:第846章 分配合作关系 下一章:第848章 极阴术
热门: 冒死记录 冷月 血之罪 心理罪前传·第七个读者 匣中失乐 贩妖记 螺丝人 禁忌魔术 死亡约会 南部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