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 蛊师之言

上一章:第841章 蛆降 下一章:第843章 曼丹还是玛丹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朱明紧张地问。蛊师没回答,却伸出左手食指,在念诵经咒的时候,用指尖在洪班的肚皮上缓慢划动。说来也怪,洪班肚子里那个能动的东西,似乎能听从蛊师的指挥,一直鼓出来,还能跟着蛊师手指的动作,他的手指划到哪里,那个东西就跟到哪里。

蛊师的手指先是在洪班肚子上划了几圈,慢慢开始往上升,提到胸前。而那个鼓鼓的东西也跟着上行,洪班越来越痛苦,嗬嗬而叫,双手胡乱去抓前胸。蛊师继续引导,那个东西已经游走到洪班喉咙的位置,洪班吐着舌头,脸涨成紫红色,身体乱抖,似乎已经窒息。

蛊师对朱明说:“捏开他的嘴,不要让他咬到舌头,也不能闭嘴,张大!”朱明连忙伸手去用力捏洪班的腮帮,就在这时,有个黄色的、类似鳝鱼头般的东西从洪班嘴里钻出来,把朱明吓得松开手,洪班下意识死死咬住那个东西。

“快捏开他的嘴!”蛊师很生气,朱明连忙再去捏开,那东西继续往外钻着,洪班已经被憋得两眼发直,脸紫黑紫黑的,眼看着就要昏迷。这时蛊师伸手抓过一把铁钳子,闪电般地夹住那东西脑袋,用力往外拉。

那东西似乎不太情愿,开始往回缩。蛊师紧紧夹住,同时提高念诵经咒的声音。那东西被蛊师越拽越长,全身呈油亮油亮的黄色,很像那种叫“黄辣丁”的鱼。最后蛊师大喊一声,把那东西一把从洪班嘴里整条拉出来,竟有一尺来长。

旁边已经事先放好一个小口的玻璃罐,蛊师用钳子夹着这东西的头,往罐里面送,那东西的身体拼命扭动,力气相当大,带得蛊师的手臂都跟着晃动。朱明很紧张,怕蛊师一不小心没夹住,那东西就会飞走似的。

蛊师左手捏住那黄鱼的身体一点一点往玻璃罐口里塞,当塞到一半的时候,那黄鱼已经挣不出来,只好一古脑钻进罐中。朱明在旁边早就捡起木塞,迅速塞进罐口封好。

洪班张着嘴吐了半天黄水,朱明把他身体侧过来,以免被呛到。那条黄鱼在玻璃罐里扑棱扑棱地跳个没完,玻璃罐都要倒了。朱明只好用双手紧紧抱着罐体。蛊师从木柜子里取出一个玻璃瓶,小心翼翼地将装有黄鱼的玻璃罐口木塞打开一个小口,把玻璃瓶中的红色液体迅速倒进去,再把木塞封好。

里面那条黄鱼跳动得更疯狂,似乎有极大的能量,朱明已经都快要抱不动了,他大叫:“师父,这条鱼这么厉害?会不会把玻璃瓶给顶裂啊?”蛊师不动声色,只低低地念诵着经咒。洪班侧头,无力地看着,见罐里的那条黄鱼身上沾满那种红色液体,随即开始冒烟,就像碰到酸液似的。

几分钟之后,那条黄鱼越动越慢,终于一动不动地趴在罐底。鱼身体还在不断地冒出浓烟,渐渐什么都看不到。蛊师指着洪班,对朱明说:“把罐子放到墙角,这个人今晚就躺在这里,明天你来接他。”

朱明很高兴,让洪班好好休息,就走了。洪班早就累得不行,闭上眼睛就睡过去。次日中午才醒来,朱明和蛊师坐在床边看着。从两人的交谈中,洪班才知道自己所中的是一种降头术,属于虫降的一种,也叫蛆降。这种蛆降还算是比较简单的,要把苍蝇养起来,让它们大量繁殖下蛆,然后将蛆虫以巫咒加持,磨制成原虫粉。

“那……你刚才为什么也要把蛆虫制成原虫粉?”洪班不解地问。

蛊师说:“我要用两种原虫混合在一起,然后让你服下去,才能在你体内繁殖成虫,吞噬蛆虫。”朱明问是哪两种,蛊师说,那种深黄色液体里面有虫卵,是杂交而成的大黄鲺虫。这种虫专门能吞蛊虫,虽然不是所有蛊虫都能吃,但好在这个人中的并不是太高深的虫降,否则我也解决不了。

这时洪班和朱明才明白过来,他开始佩服这些下蛊师的手段。蛊师告诉两人,解这个虫降的费用是八千块钱。洪班面露难色,他家里并没有什么钱,这次出来寻找曼丹,已经花费了他仅有的数千元积蓄,现在身上只剩下几百块。

朱明就知道洪班没什么,因为上次请洪班去给小孩驱邪,他就分文没收,说明洪班从没靠巫术赚过钱,这种人当然不会有什么钱。朱明对蛊师说:“这位洪班师父是从腾冲深山出来的苗族巫医,也擅长巫术,他是中了缅甸女人的暗算,才中了虫降。洪班师父给人驱邪没收过钱,自己也很穷,而我这里有只三千块。”

听说洪班也是巫师,蛊师很感兴趣,连忙仔细询问洪班。两人交换了各自的修法经历和法门,蛊师点点头:“怪不得你的虫降直到现在才发作,我还很奇怪,换成普通人,你在十几天之前就应该病发。”洪班忽然想起一件事,就问蛊师,这种虫降非要等到体内的虫卵自己出来吗?

“当然不是,如果在你已经服下虫降粉之后,只要施降者在附近念诵相应的经咒,你体内的虫降就会立刻发作。”蛊师回答。

洪班这才恍悟,怪不得当时在自己家中的阁楼内,曼丹敢大胆地在屋里说出她残害妻子和女儿的事,而不怕洪班从藏身的地方冲出来。洪班心想,幸亏当时多了个心眼,要是就这么冲出去,没等把曼丹制服,恐怕她已经用念诵让自己虫降发作,满地打滚了。

蛊师又说:“你看这样行不行,如果能把傩巫术和三明拘魂术教我,这八千块钱我可以给你免掉。”但洪班不同意,他让朱明先替自己垫付三千,然后回腾冲村庄,再向村民去借余下的五千,欠朱明的钱再想办法。

“随你吧,”蛊师说,“可是洪班师父,你怎么知道那个叫曼丹的女人没有打听到你的消息?如果她再次对你下手,你怎么办,再来找我解虫降?再找朱明借钱给你?”

洪班沉默不语,蛊师说如果你不想把祖先巫师的独门法术教我,也可以只教三明拘魂术,这是最后的要求。

其实,洪班已经在心里同意了,因为他觉得法术已经没有保密的必要,他保密了几十年,最后相信曼丹,还把傩巫术和三明咒都教给她,可还是被害。现在蛊师救了自己的命,再保密有什么意义?放着好人不去教,非要教给恶人?

于是洪班将三明拘魂术的法门和使用方法教给了这位蛊师。蛊师很感激,说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

和朱明离开双江镇,在路上,洪班对朱明讲了曼丹残杀自己老婆和女儿的事。朱明气得不行:“这女人和你没冤没仇,为什么要这么狠?”洪班摇摇头,他哪里知道原因。朱明让洪班别急,他会动用一切关系帮他。

可洪班表示,他对寻找曼丹已经不抱希望,身上的钱也不够继续找下去,就打算回腾冲村庄。朱明说:“那怎么行?洪班师父,你千万不能气馁,这深仇大恨必须得报啊!不瞒你说,我在缅甸也有朋友,也认识两名法师。我一会儿就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找找住在密支那或者孟养的人,看是否知道有这么个女人。”

到了下午,朱明打电话回来,告诉洪班说正巧有个缅甸茂汉的商人来云南收购虫草,现在就在保山,这个缅甸人他很熟,去年还转手帮他联系过虫草生意。

上一章:第841章 蛆降 下一章:第843章 曼丹还是玛丹
热门: 宠物公墓 青春的叛逆 南荒古墓 长夜难明(沉默的真相原著小说)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死了七次的男人 宴无好宴 隐形解体的传说 大唐悬疑录:最后的狄仁杰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