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曼丹

上一章:第836章 巫祖师的愤怒 下一章:第838章 蒸发的女儿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洪霞——”小谢大叫着,往前跑了几步,无数石块哗哗往下掉,用手电筒一照,深不见底,根本就没法施救。小谢坐在山洞口大哭起来,哆嗦着往回走。但这条路他根本不熟悉,四处乱撞也找不到回村的路,一直在山里转了大半夜,又怕又累,完全走不动,瘫倒在草丛里。快要天亮的时候,听到远处传来洪舅爷和父母的呼喊声。

他大叫着回应,这才被人找到。洪舅爷和洪班问:“洪霞呢?”

小谢已经快要哭不出来,语无伦次地说出昨晚的事。洪舅爷父子都不相信,连忙跑去山洞查看,果然看到地面上有杂草被压和滚过的痕迹。

山崖下面是村西侧的一片坟地,大家在坟地找到了洪霞的尸体,已经摔得惨不忍睹。洪班和小谢哭得差点昏过去,洪舅爷也很伤心,小谢父母在伤心之余,问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小谢连忙把昨晚的事和盘托出。

“洪霞为什么会半夜梦游,还要去山洞,还举着刀要杀你?”小谢的爸爸追问。无奈,小谢说了那天他和洪霞在山洞里亲热的事。

洪舅爷瞪大眼睛,万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洪班异常愤怒,揪着小谢的衣领就打,被洪舅爷拉开。他叹着气:“已经发生了,怎么做也没有用……”他对洪班说,让他找找附近有没有那柄短刀。

听说洪霞从山崖上摔死,村民们都很悲伤,纷纷问洪舅爷怎么回事。洪舅爷当然不能说实话,只好说她前两天的那场病发烧没恢复好,半夜梦游跑到后山,不小心滚落山崖。

村民们帮助洪家人把洪霞葬在山后一个偏僻的小山坳里,因为她修过苗巫术,也算是巫师,所以不能葬在村中的坟地里。下葬后,洪班按规矩找了两根粗壮的树枝,摆成叉型,再在上面培土形成坟包。

人死不能复生,虽然洪舅爷和洪班都很难过,洪班更是对小谢愤怒无比,但也只能作罢。洪舅爷相信洪霞并没有做女巫师的命,所以虽然她能在一年多的时候就在巫术上有小成,但却仍逃不过一劫。

伤心的小谢跟着父母从腾冲回到仙桃,打那以后,他的梦游症自然是好了,但不时地会梦到洪霞。不是梦到两人坐在河边聊天,就是在山里摘果,有时也梦到两人在山洞中亲热、接吻,然后就是洪霞的脸变成鬼怪,举着刀要杀他。

他经常从梦中惊醒,浑身冷汗,父母很害怕,以为又是什么癔症,但小谢自己很清楚,那根本不是什么病,就是自己的心病。他年少轻狂的轻浮举动,把洪霞给害死。

时间能冲淡一切,小谢高中毕业,考入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结婚、生子,小谢成了大谢。他也有了儿子,当儿子一路也念上大学,大谢也就越来越胖,头发变秃,成了后来的老谢。

讲到这里,老谢的眼泪已经止不住地往下流,躺在床上的洪班也坐起来,把后背靠在墙上。老谢说:“唉,当时我要是不那么冲动,现在洪霞可能早就结婚生子,她的儿子也应该大学快毕业啦!”

“不用再提。”洪班平静地说。

为了不让两人太过悲伤,我岔开话题,问道:“那天在山洞里,洪霞并不是表情狰狞,而是戴着那个傩面具吧?”

洪班点点头:“后来,我在洪霞摔下崖的地方找到了巫刀和傩面具,从那以后,爸爸就把那两样东西和巫书藏在屋里的砖下,再也没使用过。村民们问起,他就说丢了。”

可能是已经提到这个话题,老谢转头问洪班:“叔,你从来没说过你老婆孩子的事,他们……”

我们三人都看着洪班,之前老谢讲过,当初他去腾冲找洪班,劝他出山到泰国去当阿赞,问起洪班的妻儿在哪里,洪班只说“死了”二字,老谢也没多问。现在他趁机又提起这个问题,看来是很想知道答案。

洪班的表情仍然很平静,说:“被巫师害死的。”

老谢大惊,我和方刚也很惊愕,方刚问:“什么巫师会害你?你又没结过仇,而且在那几座村子里,你不是唯一的巫师吗?”

“在那几座村子里是。”洪班回答。我们都用急迫的眼神看着他,洪班转头看着窗外,仍然会偶尔从饭店和KTV中传出食客和游玩者的笑声。

下面是洪班给我们的讲述。

因为修法的原因,洪班不能结婚太早,否则法力会丢失。直到洪班三十岁,他才结了婚。妻子是邻村的女人,丈夫几年前生病去世,她一直没再嫁。婚后两人很快有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长得很像洪霞。洪舅爷特别喜欢这个孙女,天天抱在怀里亲不够,洪霞去世的伤痛,正在渐渐从洪家人心里淡出。两年后洪班妻子又生了个儿子,但不幸的是,半岁时发高烧夭折了。而洪班妻子因为生儿子的时候难产大出血,子宫受损,再也不能生育。

洪班的女儿四岁时,洪老伯已经六十多岁,因为在山里寻找一种印文蜘蛛用来炼药,不小心从山崖摔下去,结束了巫医生涯。

早在几年前,洪老伯就对洪班说,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人世,埋葬的地点要尽量保密,就算是本村的村民也不能告知。洪班很疑惑,问为什么,洪老伯称,他听说在东南亚,一些修习阴法的人喜欢将同为修法者的头骨制成法器,以辅助施法的效果,称为域耶。几年前曾经有人来腾冲的村落中四处打听有没有修法者,但又不像是想救人的,估计就是这个原因。所以为了防范,就让洪班照做。

没想到父亲这么早就去世,洪班在下葬时,只让村民帮忙将棺材抬进山中,他让帮忙的村民回村,自己扛起父亲的遗体,在山中行走了两个小时,最后埋葬在一个十分隐秘的地点,只有自己知道。

为纪念洪老伯为村子做出的贡献,所有村民决定,如果洪班不愿意教女儿学巫术,全村打算从她上初中开始,共同出钱把她送出山村,到县里去念书,从初中到高中大学,接受良好教育。

大约几个月后的某个下午,洪班做了两样洪霞小时候最爱吃的食物,独自一人去后山,想在洪霞的坟前祭拜一下。

这个区域非常偏僻,比村里的坟地还要荒凉。坟地有村民家属去祭,还时常能看到人。而这里是在荒山的小山坳中,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几个月都没人经过。但洪班在快要走到姐姐坟墓的位置时,却看到有个女人站在草丛里,寻找着什么。

见到洪班接近,这女人露出笑容。她皮肤不算白,但长得很好看,洪班问:“你在这里干什么,迷路了吗?是哪个村子的?我没见过你。”

“我是曼丹,从孟养地区来的。”女人操着不太熟练的中国话。

洪班问孟养是什么地方,这个叫曼丹的女人笑着说:“孟养在密支那以南不远就是。”

密支那是缅甸最东部,靠近云南边境的城市。洪班觉得很奇怪,因为腾冲虽然地处云南和缅甸的交界处,但他所住的村落比较偏僻,又在盘山路里面,几乎从没来过缅甸人。他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曼丹笑着说:“我是掸族人,从小就修习缅甸古代法术。听说在中国云南有很多厉害的法师,所以就想来打听这里有没有巫师,想要学习一下。听说本村有姓洪的巫师,就来找,却没想到迷了路。”

上一章:第836章 巫祖师的愤怒 下一章:第838章 蒸发的女儿
热门: 谋杀官员2:化工女王的逆袭 鬼眼新娘2 京极堂系列01:姑获鸟之夏 鬼喘气 沙海 暗夜将至 莫格街凶杀案 镇库狂沙 马普尔小姐最后的案件 西夏的苍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