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1章 双施咒

上一章:第830章 法门 下一章:第832章 鬼门与鬼王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登康则与阿赞巴登盘腿相对而坐,中央放着那颗域耶,两人都将脖子上戴的人骨珠串摘下来,缠在手臂上,再用锋利的小刀割破手掌心,一左一右按在域耶顶骨的位置。两个鸟笼放置在两人背后大约半米左右的地面,引出的经线缠绕在两人手腕处。

鲜血慢慢从两人的手掌中渗出来,浸透了头骨,这时登康念诵着经咒,声音不高不低,但速度很慢。他后面的鸟笼中,那只鸟开始扑棱翅膀,在笼中来回直跳,羽毛乱飞。阿赞巴登也低声跟着念,大概十几分钟,阿赞巴登明显体力不支,身体开始发抖,一阵阵地歪斜。登康伸手扶住他的肩膀,让阿赞巴登不至于倒下。而阿赞巴登背后的那只鸟,只是偶尔飞起来几次,基本没什么动静。

施法过程持续了只有近半个小时,最后阿赞巴登身体向后仰倒,再也起不来。我和方刚连忙上前把他抬进汽车,登康让我们打道回府。

第二天阿赞巴登到中午才醒,两只鸟已经饿得闭眼直打晃,连站着都脚底打空。当晚继续在小树林中教授巫咒,这回阿赞巴登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倒下,但他身后的鸟跳得比昨晚要厉害。

次日下午,阿赞巴登才醒过来,而且在昏睡的过程中一直在身体发抖,像得了疟疾。晚上,施咒从午夜一直持续到凌晨将近三点钟,先是登康的声高而阿赞巴登音量低,到后来阿赞巴登的声调渐渐变得高起来,而登康越来越低,慢慢没有了,只有阿赞巴登在念诵经咒。

我和方刚看到登康和阿赞巴登身后用经线连着的鸟,都像有人用一根无形的棍子不停地搅着,在笼中疯狂跳跃,羽毛四处乱飞。虽然我俩不太懂原因,但也能猜出这是用来检测阴气强弱的,从这三天的变化中来看,阿赞巴登在施鬼王心咒和拍婴法门时,其法力的变化也是很明显的,一天比一天在增强。而登康要我们饿着鸟,我也知道为什么了,是怕鸟太精神,晚上自己跳得厉害,分辨不出原因。把鸟饿得打蔫,晚上施法的时候它们跳得这么疯狂,那就肯定和阴法有关。

回到阿赞巴登的住所,老谢急切地问:“什么时候救洪班啊?都第三天啦!”

我说怎么也得明天,而登康看了看阿赞洪班的眼睛,对阿赞巴登说:“现在就开始吧,怎么样?”阿赞巴登点点头。

老谢非常高兴,方刚问你们俩已经施咒两个多小时,是否会影响法力,登康说:“影响肯定有,但阿赞洪班的瞳孔已经发散,等不到明天了。”我们把阿赞洪班抬到屋中央,两位阿赞师父分别在他身体左右两侧盘腿而坐,再次将域耶和那块邪牌放在阿赞洪班胸腹处,用经线从域耶和佛牌的身上绕过,再分别缠在两位阿赞的手腕上,两人再把手掌分别压在域耶头骨顶部的两侧。

开始施咒,两人念诵完全相同的经咒,听上去感觉很怪异,就像其中某一个人的念经声有了回响,在屋内到处盘旋着。忽然,看到睁着眼睛的阿赞洪班居然也开始念诵经咒,而他的身体却是完全不动,就像一个念咒的机器人。

我和方刚、老谢非常高兴,心想这鬼王派和心咒和柬埔寨的拍婴法门真厉害,两人联手居然这么快就有了效果。阿赞洪班这几天一直处在昏迷当中,而现在就能够自己念诵经咒了。老谢更是高兴得不行,他站起来,紧张得直搓手,额头也见了汗,用手帕一直擦着。

可登康和阿赞巴登却有了反应,阿赞洪班念诵的经咒时断时续,每当他开始念的时候,另两位阿赞师父念诵的节奏就明显变乱,还忽高忽低,好像受到了干扰;而当阿赞洪班停止念诵时,登康和阿赞巴登又恢复平稳的节奏。

我和方刚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似乎是处于昏迷之中的阿赞洪班并不是念诵经咒给自己解邪,而是在对抗着登康他们俩。

十几分钟过去,登康用左手掏出那柄小刀,横着在自己的右掌和阿赞巴登的右掌连续划了一刀,鲜血滴在域耶上,阿赞洪班立刻提高了念诵经咒的声音,而他的眼睛仍然是圆睁着的,表情看起来很诡异。

阿赞巴登身体颤抖,念诵的声音也几乎要停顿,登康用小刀在阿赞洪班赤裸的胸膛上划了一个看不懂的符号,估计也是巴利文经咒的某个文字。奇怪的是,这个符号只渗出少量鲜血,却并没有流出来,而且血液呈紫黑色。

这小刀极其锋利,在皮肤上划这么深,应该哗哗流血才对,我心想,可能因为阿赞洪班这几天都昏迷加僵直,血液流通不畅吧。

在登康的经咒催动下,阿赞巴登勉强支持着继续施咒。躺在地上的阿赞洪班还在念咒,而登康用小刀不停地在阿赞洪班胸前割出符咒,最后整个胸膛竟写了几十个,密密麻麻的全是,好像在练书法。

阿赞洪班张大嘴说不出话,身体像触电般颤抖不停,胸前那些符咒同时开始流出鲜红色的血,几秒钟就流得满身都是,滴滴答答流在地板上。正在我们看得发呆时,突然阿赞仰起头,伸手抓起那块放在小腹上的邪牌,大声说:“搞死那个登康,你就是全东南亚最厉害的阿赞!”

然后他再次倒下,闭上眼睛,头歪向一边,再也不动。

阿赞巴登嘴角流着血,身体侧倒在地板上,我和方刚连忙过去扶着,那边登康也垂着头,只有大口喘气的份。老谢抱着阿赞洪班头,一声声呼唤他的名字。我让他别叫,等登康恢复过来再说。

三位阿赞最后都躺在地板上,像睡着了似的。老谢很急:“这可怎么办,洪班到底好没好,这两位阿赞又是个什么情况啊?”

方刚说:“不管是否成功,现在也不能打扰他们,听天由命吧,我们就守在这里,等他们醒过来就知道。”老谢一屁股坐下,又开始低哭,说洪班啊,你可得活过来啊。方刚狠狠瞪着他,拿过一只枕头扔在地上,躺下就睡。

次日中午,登康先醒过来,脸白得像纸,盯着墙角喘了半天气,才算把这口气喘匀。他看了看我们,问阿赞巴登和洪班怎么样,我说他俩还在昏迷中。登康摇摇头,说:“要是今晚午夜之前还没醒,这两人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我把心提到嗓子眼,心想难道洪班没救过来,还要搭上一个巴登?

晚上七八点钟,阿赞巴登终于有了反应,他能缓慢地侧头,但却无法睁开眼。方刚问登康:“这是怎么回事?”登康笑着说只要能动就没事,恢复只是时间问题,但可能几个月内都没法再给人施法术。方刚长吁口气,那边老谢沉不住气了,又来到登康面前,哀求他救救洪班。

登康说:“为了救他,我和巴登差点儿自己都没命了,你还有什么可求的?等着吧!”老谢也不敢说什么,只好默默地坐在阿赞洪班身边,出神地看着他的脸,喃喃地说:“好人命不长,恶人活千年。好人命不长,恶人活……”

他念叨了半天,我实在听不下去,就坐到老谢身边,拍拍他肩膀:“不能这么说,吉人自有天相。你看咱们这几个人,两三年中也没少出事,被人暗算、中降头、被坑骗,可现在我们不是都好好的吗?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就是那种吉人,而恶人犯在我们手里,早晚得倒霉。”

上一章:第830章 法门 下一章:第832章 鬼门与鬼王
热门: 绿胶囊之谜 顺水推舟 犯罪心理师 黑暗馆不死传说 荒村神秘事件 鬼吹灯之雌雄双盗 湘西疑陵 八墓村 第三个女郎 茅山后裔之不死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