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放长线,钓大鱼

上一章:第828章 僵硬洪班 下一章:第830章 法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方刚指着地坛:“就放在那供桌上面。”我问这牌的邪气是什么来头,登康说,与之前在阿赞尤家里,和柬埔寨深山中劳差棺材里感应到的邪法是一样的。

老谢大惊:“什么?怎么又是阿赞尤?”我和方刚互相看看,他眼睛转来转去,拿起那块蜈蚣牌,问老谢以前是否见过,什么时候加持出来的。我从地坛上把另外几块也都拿过来,摆在地上,我们五个人仔细查看。这几块宾灵牌都是用头盖骨制成,大小不一,上面绘制的蜈蚣也不一样,有的长些,有的短些,毕竟是手绘的,难免有差异。

登康用手掌分别在每块佛牌上压了半分钟,说:“阿赞洪班不可能掌握那种高棉拍婴法门,可这些佛牌中,只有这块里面附着那种邪法。”

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忽然,我拿起那块佛牌看了看,再掏出手机,调出前几天给熊导游供的那四块佛牌的图片,仔细对照着。方刚问我在看什么,我没回答,翻出熊导游退回的那块佛牌,再和手中这块附有邪法的佛牌仔细对比,顿时头皮都竖起来——就是这块牌。

我慢慢把牌放下,老谢问:“怎么了,田老弟?”方刚也追着问。我说出熊导游上次找我要四块牌,后来又退回一块的事。

方刚瞪起眼睛看着老谢:“我说那次田七为什么没有找我和巴登制作加持这批佛牌,原来是被你给抢了生意!”老谢连忙解释,阿赞巴登摆手示意不要吵,听我继续说。

我说:“熊导游说客户意外失踪找不到,他又不想把货留到手里,说不吉利。我一想退货我也没什么损失,而且每块牌五万泰铢的定金也不退,于是我就同意了。这块退回的佛牌让老谢带回给阿赞洪班。”

老谢接口道:“原来就是这块佛牌,难道是熊导游做了手脚,还是洪班也在修这种厉害的黑法?”登康摇摇头,说这种高棉拍婴法门极其隐秘,阿赞尤当年跟劳差学过法术,才掌握了,而那位劳差师父一直在深山里几十年,所以整个东南亚也没几人掌握,连鬼王也不会。

“就是说,熊导游以请牌为借口,让阿赞尤在退回的那块牌上用极阴拍婴法门重新加持,再退给你。”方刚说,“当这块牌回到阿赞洪班手中时,他肯定是要继续加持,因为还得卖给新的顾客,却没想到里面的邪法让他加持出错,进而被邪法侵袭,可为什么阿赞洪班会变成这样?”

我们都看着登康和阿赞巴登,阿赞巴登说:“刚才我试着用法术与佛牌中的阴灵沟通,可只念诵了不到十句,那股邪法居然开始控制我的法门。这邪法很奇怪,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就像佛牌中藏着一名厉害的降头师,正在用法术和我对抗,但我并不占上风。”

登康沉吟不语,我问他刚才是否也有这种感觉,登康说:“因为我已经掌握了极阴拍婴法门,所以佛牌中的那股力量对我影响不大,只是我不希望出意外,才没有用经咒去压制,因为还不知道底细,还以为自己判断错误,现在看来,这佛牌中的邪法九成就是阿赞尤搞的鬼。”

“为什么?”老谢突然大叫,“姓熊的、阿赞尤,你为什么要害洪班?”

方刚哼了声:“你误会了,熊导游要害的不是阿赞洪班,而是登康。”除我之外,老谢、巴登和登康都没明白什么意思。方刚指着我让我说,我不好意思地说出实情,说登康因为最近一直在加持那颗劳差的域耶头骨,没精力加持佛牌,而熊导游每次要货的时候,都指定必须要由登康师父加持出来的,别人的不要。

登康恍然大悟:“怪不得熊富仁一定要我加持出来的牌,原来他是在放长线,就等着钓我这条大鱼呢!”

阿赞巴登看了看登康:“姓熊的导游为什么要针对你?”方刚哼了声,说还不是因为登康在云顶赌场给熊导游下了鬼王降,而那家伙也是命大,居然没死,仍然是活蹦乱跳的。

老谢张大嘴说不出话,看看我,再看看登康,那表情就像遭人陷害的岳飞面对秦桧时一样。登康说:“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又不是我害的阿赞洪班!”

忽然,老谢用力拍着地面,大哭:“洪班啊,我的叔啊,原来你和我一样,都是世界上最命苦的人呐……我前阵子替田老弟顶缸遭罪,现在又是你无辜倒霉,成了登康师父的替罪羊啊!”把登康气的,指着他说你不要乱说,和我有什么关系,是你们俩私下找阿赞洪班加持佛牌,冒充我的名头赚钱,我还没朝你们要名誉损失费呢。

老谢被登康这顿抢白,半天没说话,忽然又开始拍地板:“洪班啊,你现在只剩半口气,人家不但不领情,还朝你要名誉损失费啊……”方刚烦得不行,连忙抓住老谢拍老板的手掌,说你要是再拍再哭,我就劝登康马上回家,不管这事了。老谢止住哭声:“那到底什么时候救人?”

登康说:“最好在午夜,那种高棉的拍婴法门,以前都是古代阿赞们用来加持古墓拍婴用的,当时的下葬都是深夜,法师们加持好古拍之后,就把这些拍婴和死者同时下葬,所以这种法门也要在午夜效果最好。”他拿过背包,从里面取出一个用白麻布裹着的东西,麻布表面用红色画着很多经咒和符号。

把麻布展开,里面是一颗域耶,呈斑驳的灰黑色,已经没了下颚,表面也绘着很多红黑色的图案和经咒,看来就是劳差的头骨了。

阿赞巴登看到域耶之后眼神有明显变化:“这是什么?”看来还不知道这件事的来历。方刚对他简单说了我们三人去柬老越交界的深山中寻找劳差的事,阿赞巴登没说话,但能看出非常地羡慕。

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如果说熊导游找我合作那几次,都是有预谋的策划行为,目的是在退回佛牌之后,让登康修法出错,甚至送命。可熊导游既然已经知道当初老谢中的降头已经被登康解开,就说明登康也掌握了阿赞尤的那种独特法门,那么现在这种陷害行为,对登康也不会有什么效果,但他却仍然要去做?

提出这个疑问,方刚和老谢都没想明白,登康冷笑:“也许这个熊富仁恨我恨到极点,非要搞死我不可吧,就算胜算不高也想碰碰运气。”

老谢问:“田老弟,你把那块佛牌退给我之后,熊导游有没有什么特殊反应?”

我想了想:“有,他那天还问我登康师父有没有空,能不能再加持佛牌。现在来看,应该是用话探虚实呢,想知道登康有没有出事。”

“他妈的!”方刚骂道,“他中过死降,我们这边也有人中过,双方既然都能找人解开,也算互相抵消,为什么非要这么处心积虑地搞我们?还花这么大力气!”

分析到现在,事实已经很清楚,熊富仁为了实施这个陷害计划,还真是下了血本的。先给我退回六万块钱,再合作三次佛牌生意,每次都让我获利好几万,前前后后加一起已经有近二十万。花这么多钱,就为了让我们放松对他的警戒之心,最后好来个杀手锏。费这么大劲,应该不是只想“碰碰运气”而已,方刚猜测,熊富仁和阿赞尤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什么隐秘手段,所以才敢这么做。在他们眼中,只要佛牌被成功地退回到登康手中,他基本就死定了。

上一章:第828章 僵硬洪班 下一章:第830章 法门
热门: 噩梦大盗 谜踪之国III:神农天匦 国家阴谋3:梵蒂冈忏悔者 异闻录:九重图阵 尤金尼亚之谜 锅匠,裁缝,士兵,间谍 车站 人骨拼图 樱树抽芽时,想你 圣洁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