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绝境

上一章:第三章 断手 下一章:第五章 美女与狼狗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但叶萧把那只断手抓得更紧了。他呆呆地看着继续燃烧的加油站,真想大声喊出司机的名字,也许那可怜的灵魂还能听到?

然而,他甚至都不知道那司机的名字!

眼眶突然有些湿润了,但他强忍着,自己把眼泪藏在体内。是啊,司机一路陪伴着旅行团,但没有一个人叫得出司机的名字,这世界真不公平!

这个四十岁的泰国汉子,家里应该还有老婆孩子,还等待着他回家享受天伦之乐呢。但他却这么炸死在了这里,整个人都化为了碎片和尘埃——他的皮肤、骨骼和全身的器官,都“化整为零”地散布在周围的土地上,或许就在他们几个人的衣服上?而在这烈焰滚滚的空气里,则有他被熔化了的血液和体液。

“命运——命运真他妈残忍!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在瞬间化为乌有了。”

钱莫争轻叹了一声,他的脸也被烟熏黑了。

“至少他还留下了一只手!”

叶萧忽然觉得自己变成了地狱里的恶魔,拿着一只断手在烈火边行走着。他找到一团很大的破塑料布,然后把司机的断手包裹在了布里。

现在看不出这是一只断手了,外人还以为是水果或零食吧?他把塑料包裹夹在自己掖下,冷冷地说:“如果我们能够走出去,我亲自会把这只断手,交还给司机的家人。”

“你疯了吗?”

孙子楚大声地说,他的衬衫后背已裂开了一道大口子,幸好只是擦破了一些皮。

“好了,让我们想想是怎么会爆炸的?”钱莫争走近了加油站的废墟,火焰已退下去很多了,“当我们过来看那个影子的同时,司机也在给大巴加油。可能是他操作不当,也可能是这个加油站早有安全隐患。总之最不幸的是,有一点火星触发了汽油爆炸,最后连人带车外带加油站全都送上了天。”

杨谋已重新端起了DV,他心爱的机器并没有受损,这是被他紧紧压在胸口底下的缘故——他宁可自己被炸死,也不能让摄像机受一点点的伤。

“也可能没这么简单!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全车人都在车上呢?通常在加油的时候,乘客们大多也在车上,或者在车子的周围活动。那样发生爆炸的话,我们整个旅行团就全部完蛋了!我们现在也只能在地狱里讨论自己的死因了。”

孙子楚说出了自己的怀疑,他踢了一脚地下的碎砖块,脸上丝毫没有死里逃生的庆幸。

“你是说这个加油站,早就被人做了手脚?”杨谋一边拍着DV,纪录这可怕的灾难,“那就是有人要故意害我们?通过这个加油站,把我们全部都消灭掉?”

“是的,也许一开始就是个大阴谋,通过让我们在山里迷路,再把我们引入这个鬼地方,直到加油站的大爆炸。”

孙子楚近乎疯癫地叫喊起来,他的精神要崩溃了。

但叶萧已恢复了冷静。

“别再乱想了!我们回去找大部队吧,我会向大家解释的。”

他们不再说话了,跟着叶萧向回走去,身后是惨不忍睹的大爆炸现场。

在第一个路口左拐,很快来到了那条巷口,整个旅行团都焦急地等待着他们。

看着这五个人灰头土脸的样子,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刚才发生的大爆炸,早已响遍了整个城市,这些留守的人们也听到了,还以为发生了战争,急忙趴到地上躲避空袭。

此刻,天空依然飘荡着浓烟,大家心有余悸地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你们身上都怎么了?”

孙子楚还想要隐瞒,但叶萧却如实相告:“加油站突然爆炸了,我们的司机,连同我们的旅行大巴,全都完了!”

这个消息让所有人目瞪口呆,他们再看看叶萧等人的脸色,他们身上的灰尘和黑烟,再结合刚才的大爆炸声,禁不住有人失声痛哭了出来——刚才已听到了导游小方的死讯,但短短十几分钟后,旅行团的司机又被炸得尸骨无存,那谁再来带领他们逃出去呢?那么下一个牺牲品又将是谁呢?

除了女孩的哭泣声,就是男人们的沉默。现在是上午八点,他们依然被困在这不知名的城市中。黄宛然为孙子楚检查后背的伤口,幸好只是些皮外伤,上些药就好了。

谁都没注意到叶萧掖下的包裹——里面包着司机的断手,他悄悄地把它塞入行李箱。

“没有了车,也没有了司机,那我们该怎么办?”

成立打破了这可怕的沉默,他穿着一件昂贵的休闲衫,抓着十五岁的女儿的手。

靠在杨谋身边的小甜哭着说:“我们快点逃出去吧。”

然后,她和杨谋拖着行李回到住宅楼,要找个房间换掉满是烟尘的衣服。

“怎么逃?难道要靠我们这些人步行吗?还要拖着那么多的行李?就算是马拉松运动员,恐怕也会在这山路上累死的!”

厉书托了托眼镜架说:“我建议大部队暂时留守在这里,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再由几个精干的男人出去求救。”

“我同意!”

叶萧和钱莫争都换好衣服了,迅速洗了一把脸。

不知是谁又嘟囔了一句:“如果有车就好了。”

大家的目光对准了巷口,一辆丰田轿车正孤独地停在那里——屠男第一个跑到车子旁边,他摘下墨镜看了看车窗里面,回头问:“你们谁能把这个车门打开?”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能把锁着的车门打开的,除了贼还能有谁呢?

“我能!”

旅行团里最年长的童建国走了出来,这让大家都很意外。只见他快步走到车子前,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东西,熟练地钻进了车门的钥匙孔。他的手指转动了几下,很轻松地就把车门打开了。这些动作丝毫不像五十多岁的长者,更像是江洋大盗、海洋飞贼。

叶萧出于警察的职业敏感,仔细观察着童建国的动作,同时搜索脑中的通缉犯相片。在十几号人众目睽睽之下,童建国已坐进了丰田车的驾驶座。当然车里也没有钥匙,他又掏出了个什么工具,钻开了方向盘底下的钥匙孔。接着他低头捣鼓了一阵,似乎有电火碰撞的声音,接着发动机就响起来了。

这是标准的偷车贼的动作——孙子楚对叶萧轻声耳语道:“这个老家伙不得不防啊!”

钱莫争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而叶萧和孙子楚坐进了后排。他们让旅行团在原地等待,绝对不能离开随便走动——就像孙悟空给唐僧画了一个圈。

“你检查过油箱没有?”孙子楚擦了擦座位上的灰尘,“这辆车看起来很长时间没动过了,会不会有问题?”

童建国指了指仪表盘说:“油还是足够的,至于有没有危险,只有开过了才能知道!”

说罢他便踩动油门,缓缓开上了无人的街道。叶萧回头看着大家,那个叫顶顶的女孩站在巷口,目送着他们消失在十字路口。

但车子并没有向左拐,而是向右进入那条大道。副驾驶位置上的钱莫争喊道:“你要去哪儿?我们应该出城去寻找出路,而不是相反朝里走。”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又有汽车代步,不如仔细看看这座城市,说不定还能遇到其他人呢。”童建国的语气异常冷静,“我还想看看加油站变成了什么样子?”

车速在他的脚下逐步加快。但这辆丰田毕竟“休息“太久了,开起来摇摇晃晃叮咚作响,发动机器也响起哮喘般的声音。孙子楚紧紧抓着把手说:“还是慢一些!我可不想再被炸死在车里。”

转眼间已开到加油站废墟了,火焰基本上熄灭了,但浓烟还是从瓦砺堆中冒出。四周布满爆炸形成的残迹,简直是一片狼籍,像刚经历过一场空袭。

童建国并没有下车,只是摇下车窗停顿片刻,眼睛里有种特别的东西,好像这场景似曾相识。随即他踩下油门继续向前开去,嘴里念念有词:“愿我们的司机安息吧。”

加油站周围的许多建筑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爆炸破坏,不是墙壁被震开裂缝,就是窗玻璃震得粉碎。车子又向前开了数百米,房屋才恢复了原样。全是各种店铺和商家,许多橱窗里还摆放着各种商品。路边种植着榕树和木棉树,一夜的大雨让它们生机勃勃,就像中国南方的许多城市——但惟独看不到人。

丰田车上的四个人,全都仔细观察着四周。突然,童建国急刹车了一下,大叫道:“有只猫!”

前排的钱莫争也看到了:“没错,是只黑色的猫,从我们车子前面蹿了过去。”

叶萧往左边的看了看,猫大概蹿进了那个小巷子。

“黑猫?”孙子楚的嘴唇有些发紫,“开车碰到黑猫真是不吉利啊,还好现在是大白天!”

这时空中飞过一群黑色的鸟,正好被叶萧的眼睛捕捉到了,他知道这是什么鸟——乌鸦。但他并没有说出来,只是看着乌鸦们在屋顶上消失。

车子继续往前开去,笔直的街道似乎永无尽头,车轮不时溅起昨夜的积水。钱莫争冷冷地说:“这城市还真不小呢!”

正当童建国准备要右拐弯时,叶萧大声说:“不行,拐弯的话很可能迷路的!”

方向盘停顿了一下,童建国回头看着他的眼睛说:“好吧,继续直行。”

他们很快开过了路口,在清冷无人的街道上,叶萧看到一家音像店,立即喊道:“停一下!”

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叶萧第一个跳下车,其余三人也跟着他下车了。街边的音像店门面很小,就像中国许多城市的同行一样,门口贴着最新的电影海报。

令叶萧急忙跳下车的海报是《头文字D》——周杰伦、陈冠希、余文乐并排耍酷的照片。

“怎么了?这么神经质的?”

孙子楚拍了拍他的肩膀。

叶萧并没有回答,而是径直走进音像店。这个狭窄的店铺呈长条形,不会超过十五平方米。墙边是一长排的音像货架,散发着一股塑料气味,大概是空气长期不流通,DVD的塑料薄膜发出的气味。大部分是美国片子,其次是港片和日韩片,还有大量的电视剧。特别是让人眼花缭乱的韩剧,《大长今》摆在最醒目的位置。当然,还有一些中国的电视剧,像《中国式离婚》和《汉武大帝》都有。倒是泰国片少得可怜,只有几部恐怖片和历史片。CD架上也是五花八门,从大陆、香港到美国、欧洲一应俱全。这些DVD和CD的封面上全是繁体中文,片名大多也是港译,看来是用港台版的。

其他三人也跟进来了,小心地扫视着音像店,墙上还贴着美国片《24小时》、《世界大战》和《恐怖蜡像馆》的海报。

“天哪,这里还有卖《索多玛的120天》!”

孙子楚看到了货架最底下的片子,苦笑着摇了摇头,心想这店老板也够大胆的。

叶萧转了一圈走出音像店说:“我们把车开出城去吧。”

他们全都回到了车里,童建国把丰田车掉了个头,踩足油门笔直向回开去。孙子楚轻声问叶萧:“刚才你怎么了?对这个音像店这么感兴趣?”

“因为一个城市的音像店,是最能反映当地的流行资讯的。而音像店门口挂的海报,通常也都是最新上映的电影。《头文字D》的公映时间是2005年6月,至少说明了这个音像店,在去年六月份仍然正常营业。考虑到偏远地区的滞后效应,以及这个海报的张贴周期,还可延续到2005年的7月或8月。”

孙子楚连连点头:“对啊,我看货架上那些DVD,大部分是2005年上半年的片子,最近的也是去年夏天公映的,比如《世界大战》。但架上确实没有去年下半年的片子,像去年万圣节档期的《电锯惊魂2》就看不到。”

“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音像店里就没有人了!”

“那就是大约整整一年以前,可是为什么呢?”

就在叶萧和孙子楚困惑之时,丰田车摇摇晃晃越开越快,转眼就驶出了进城的大道。童建国指了指眼前的山路说:“这就是我们进来的路,直接往上开吗?”

“是的,往上走!”

发动机沉重地嘶吼呼啸着,小车艰难地开上了斜坡。童建国的开车技术不错,几个人抓紧把手,很快就开到了坡上。

再回头看整个城市,与昨天下午相较又是不同景象。昨天是在大雨之中,大家处于迷路的惶恐与孤独里,突然见到这样一座异样的城市,心里既兴奋又好奇。然而,此刻再看这堆死一般寂静的建筑,却是更大的绝望。隐隐可见加油站的位置,仍然冒着一些黑烟。雨后的天空依旧阴郁,覆盖着巨大的盆地,而周围的群山朦胧一片,绿得让人心里发慌。

而在山路的另一边,隧道就在他们眼前了。

这深深的隧道,指引他们来到此地的隧道,张着黑色的血盆大口,似乎可以吞噬时间与空间的“黑洞”。

“这洞口让我害怕。”孙子楚忽然抓着叶萧的衣服说,“昨天就像是通往生命的出口,像是胎儿在母体分娩的产道,但今天却像是地狱的入口!”

但叶萧并不回答,只是怔怔地看着前方说:“开进去吧,我们别无选择。”

童建国继续踩动油门,丰田车打开大光灯,缓缓驶入了黑暗的隧道。

黑色,全部吞没了车子。

他们进入一条无边无际的通道,漆黑一团的世界里,只能看到前方几米处的光亮。

这让孙子楚想起了小时候看的连环画《后西游记》,其中有一集叫《蜃腹脱险》:小行者师徒四人看到一座漂亮的城市,走进城门洞里才发现,里面是个深深的无底洞,原来竟是一条大蜃妖的食道,一直走到它肚子里的五脏庙,差点被消化掉呢!

难道此刻见到的这座城市,也一样是蜃妖的幻境?所谓的建筑和店铺全都是假的?他们都被吸入了妖腹之中,早已成为妄想的孤魂野鬼了?

孙子楚虽然脑中还在胡思乱想,眼睛却直勾勾盯着前方。同时,几人听到前面不断传来奇怪的声音,像什么东西碰撞着,在岩石中发出浑厚的回响。他们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回事,前方还有其他人?或者是什么特殊状况?

童建国紧紧把着方向盘,开过几个弯曲的转角,灯光里骤然跳出什么东西——

这时钱莫争几乎跳起来大叫:“刹车!”

但车子还是冲向了前方,后排的叶萧才看到大块的石头,正散布在眼前的隧道里。那些石头密密麻麻地堆积着,在车子要撞上去的千钧一发之际,钱莫争拉下了手刹车。

丰田车剧烈颤抖着停下来,前轮几乎开上了石堆,童建国的额头也流下冷汗。大光灯已清楚地照亮前方——无数的石块堆积着,直到充满整个隧道。在尽头形成一道石壁,牢牢地挡在他们面前。

“好险啊,要是我们开上去的话,肯定全部完蛋了!”

钱莫争也抹了一把冷汗,小心地打开车门跳下去。他拿着一支大号手电筒,向洞壁四周照过去。隧道已经被严重破坏了,拱顶上完全不成样子,露出了千万年前原始的岩石,还不断有水从头顶滴下来,宛如古老的喀斯特溶洞。叶萧和孙子楚也跟着跳了下来,只有童建国在艰难地倒车。

三个男人爬到石头上,前面已完全走不通了,巨大的石块堵住去路,任何人力都无法挪动。在这黑暗的隧道里,仿佛被人一刀剪断,又像血管突然阻塞,随时可能危及性命。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昨天下午进来的时候,这隧道不是还好好的吗?”

叶萧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车前灯照亮了他的脸,他冷冷地问:“还记得昨晚那声巨响吗?”

“是啊,整栋楼都在摇晃,我们都怀疑是地震了呢?”

“不,不是地震!”钱莫争仔细看着岩石,又摸了摸到处都是的积水,“是山体塌方!”

孙子楚已然惊呆了:“什么?又是泥石流吗?”

“比泥石流更可怕!泥石流不过是山上的泥土和石块倾斜而下,而塌方则可能是整座山体的崩溃,是一种严重的地质灾害。”

钱莫争有着多年野外摄影的经验,自然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可以从隧道内的环境判断原因。

“是因为昨夜的大雨吗?”

“嗯,这一带的地质条件和中国的云南、广西等地很像,广泛发育着喀斯特地形。这个隧道很可能本来就是溶洞,人们将这个天然的溶洞改造成了隧道。否则以这个隧道的长度和深度,现代科技也是很难开凿出来的!昨晚的大雨不断使水渗透入隧道,使得顶层的岩石不堪重负,最后导致了严重的山体塌方。”

叶萧也禁不住点头道:“原来这才是我们昨晚听到的巨响,怪不得连房子都在震动呢。”

突然,头顶掉下一块大石头,重重地砸在了他的旁边。孙子楚赶快把他拉下来说:“算你命大!快点逃出去吧。”

三人飞快地逃回到车上,而童建国已经艰难地将车掉头了——要是车身再大一号,就像旅游大巴一样,就肯定要被卡死在隧道里了。

这头顶就像下雨似的,连带着无数的小石块,童建国猛踩油门向回开去。钱莫争看着后面喊道:“这个隧道很不稳定,很可能会接着塌方,我们要快点逃出去!”

话音未落,又一块大石头向他们砸来……

致命的隧道。

疯狂的石头。

车子更疯狂地向前开去,那块石头结结实实地砸在后备箱上,同时后车窗也被震碎了。全车人一阵猛烈晃动,颠得晚饭都要吐出来了。幸好车子还没翻掉,而后备箱基本已被砸没了。但这辆破车居然还可以开,童建国继续踩着油门,万分惊险地转过两个弯道,躲避头顶如雨的石子袭击。

三分钟后,他们终于从虎口脱险,狼狈不堪地开出了隧道。身后还不断传来隆隆的声音,他们又互相开了一眼,彼此都是苍白的面色。

“闯关失败!GAMEOVER。”孙子楚长吁了一口气:“这果然是蜃妖的肚子啊,我们差点全部埋葬在里面了。”

“真是糟糕透顶,我们已经没有出路了。”

钱莫争的额头稍微有些擦破,他旁边的窗玻璃也震碎了。

“不,我们一定可以找到其他逃生的路。”五十来岁的童建国仍未失去信心,他也在给其他三个人鼓劲,“只要活着,便还是有希望的。”

车子冒着黑烟开下斜坡,又一次来到进城的广告牌下,刘德华笑得更灿烂了,仿佛是在对他们的嘲笑。

叶萧也苦笑了一声:“华仔,你在笑我们走不出去了吗?”

9点10分,丰田车回到出发时的巷口。旅行团的其他人们,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但当他们看到车子时,全都目瞪口呆——车顶上全是碎屑,后备箱已经无影无踪了,好几块车窗都碎了,整辆车好像刚从地狱的第19层回来。

四个人艰难地走下车来,个个都灰头土脸,钱莫争还有些出血了。屠男第一个冲到他们跟前问道:“你们怎么了?找到出去的路了吗?”

钱莫争面无表情地摇摇头,只是低头检查包里的照相机有没有磕坏。玉灵上去给每人递了一瓶水,这是刚才在住宅楼里烧开的水,都可以放心地饮用。

叶萧大口喝着温热的水,挠着头发坐倒在台阶上,审视着周围的人们。其实他是在心里核对人数,在看到所有人一个都不少时,才告诉大家:“对不起,隧道已经不通了。”

上一章:第三章 断手 下一章:第五章 美女与狼狗
热门: 美的历程 间谍课:黑色宣言 血色迷雾 代号D机关1:JOKER GAME 丰乳肥臀 召唤:沃伦夫妇的惊凶职业实录 怪笑小说 剑神 玻璃恋人 剑客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