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第三扇门

上一章:第十一章崩溃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凌晨,死亡的凌晨。

罗刹之国。

马潜龙和李小军都死了。

时间凝固了数公里,空间也定格了几分钟。

一直隐藏在天机幕后的两个人,在分别亮相之后不久,几乎同时离开了世界。

但是,耀眼的灯光照射着三具尸体。

在死去的马潜龙与李小军身边,还躺着被打死的狼狗“天神”,嘴至死都紧咬着李小军的肩膀。

童建国静静地站在原地,左臂吊着绷带,右手握着手枪,枪口依然对准了李小军。

什么都不需要说了,这发子弹是送给他的最好礼物,结束了他这一辈子所有的苦难。

小枝第一个扑了上去,抓着死去的“天神”大哭起来,猫咪“小白”也徘徊在“天神”身边,不断发出悲惨的叫声。这条忠诚的义犬,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换来了主人和大家的安全。

叶萧也为“天神”的死而感动,深深地吸了口气,走近一动不动的童建国说:“够了,一切都够了。”

“这就是我们的末日审判?”

顶顶冷冷地看着死去的李小军。

“这是他自己的末日。”童建国终于说话了,将枪塞回到腋下,“自己给自己审判,并由我来执行。”

说完他的眼眶有些湿润。那么坚强的汉子却脆弱起来,为亲手打死曾经最好的兄弟?还是为这些天来的精神折磨?抑或是为自己的悲哀?

十五岁的秋秋几乎瘫软了,是马潜龙拯救了她的生命,转眼间他自己就离开了世界。

还是孙子楚看得最开:“好啦,别在这围观死人啦,我们快点逃出去吧。”

话音未落,一个长长的影子侵入灯光下的舞台。

叶萧惊得转头看去,却看到了一个陌生人。

一个僧人。

一个年轻的僧人。

一个年轻而英俊的僧人。

他长着典型的泰国男子的脸,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黝黑的脸庞异常削瘦,整个人看起来营养不良。僧人的头发剃得很亮,却穿着一身破烂的僧袍,手里捧着一个缺口的破钵,灯光下闪烁着兴奋的目光。

这身打扮就像八百年前的僧人,又是从后面的古老建筑里冒出来的,难道来自八百年前罗刹之国的幽灵?

他是一个森林云游僧。

终于,他筋疲力尽地跪倒在地,精神却异常地激动,无比虔诚地默念经文,深情亲吻脚下古老的佛像。

你还记得这个人吗?

如果你已经忘记了,请翻开《天机》的第一季看看。

正准备离开这里的人们,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僧人惊呆了,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伊莲娜还害怕地躲到了叶萧身后。

只有童建国小心地走上去,用泰国话问道:“你从哪里来?”

年轻的僧人抬起头来,似乎毫不介意他们的存在,也不介意旁边躺着的三具尸体,用泰国话轻声地回答:“未来。”

随后,森林僧嘴里念出一个奇怪的音:“apara^nta。”

此话大家都没有听懂,童建国也觉得这不像是泰国话,只有孙子楚睁大了眼睛,大声道:“未来!这句话是梵语,意思就是‘未来’!”

“未来?”

童建国改用汉语念了出来,刚才僧人分别用泰国话和梵语说出了“未来”,难道他真的来自未来?从二十二世纪穿越时空而来?

他低头沉思了片刻,才想起了玉灵对他的交代――未来!

“我明白了!”童建国突然大喝一声,因为一下子过于激动,吊着绷带的左臂一阵剧痛,只能咬着牙关说,“快点跟我来!”

他抛下眼前跪倒不起的僧人,一个人走向大罗刹寺金字塔的后部,叶萧将信将疑地跟着他,其他人也只能跟在后面。

只有小枝落在最后,她仍然抱着狼狗“天神”的尸体哭泣。

叶萧赶紧跑回去把她硬拽起来:“快点走吧!”

悲伤的小枝被他拖走了,神秘的白猫却留在原地,继续陪伴死去的“天神”。

当逃亡者们全部离开之后,灯光照耀的台基上,只剩下两具人的尸体,一具狗的尸体,一个激动的森林云游僧,还有一只美丽的猫。

再见,李小军。

再见,马潜龙。

月黑风高。

队伍已经倒了过来,童建国强忍胳膊的疼痛,举着手电走在最前面,其余人依次跟着他,而叶萧和小枝留在最后压阵。

灯光很快就被抛在身后,他们又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只能依靠手电辨别方向。走到大罗刹寺的西北角,电光里照出一座塔门――几天前他们中的好几个人走入过这扇门,由甬道直入金字塔的深处。

“这里就是逃生的路?”

林君如充满疑惑地问了一句,童建国点点头说:“听我的没错,就在里面。”

“不!我不要进去,我害怕!”

秋秋摇摇头要往回跑,却被伊莲娜一把拦了下来。

“我有一种感觉,我们可以进去试试。”

顶顶抢先进入了塔内,这是她第三次踏入其中。

童建国赶紧在她身边走进去,而叶萧也在后面驱赶:“快点进去吧!我们没时间了。”

于是,八个人全部走进塔门,被古老的大罗刹寺吞没。

又是深深的甬道,他们打着手电往前走去,彼此都不再说话了。若这条路还是错误的,那么他们将永远被困死在此。

一直往上走了几百步,那扇大石门再度出现,下面摆着“?禁入?”的牌子。现在叶萧已经知道了,这块牌子是大约一年以前,南明城的考古队所竖立,而考古队长正是小枝的父亲。

小枝看到爸爸留下的遗迹,不禁心头一阵颤栗,悲伤地跟着大家继续往前走。

手电很快照亮了一个大厅,眼前就是致命的三扇门。

本书第二季曾在此洒下浓墨,因为这三扇门是那么关键,以至于第四季的大结局依然如此!

众人再度痴痴地看着三扇门――

左边石门雕着一个老人,穿着古希腊服饰,门上的古梵文读音“pu^rva^nta”,意为“过去”。

中间石门雕着一个美女,脚下有一双高跟鞋,门上的古梵文读音“madhya^nta”,意为“现在”。

右边石门雕着一个胎儿,像在母腹中即将诞生,门上的古梵文读音为“apara^nta”,意为“未来”。

左门的古希腊老人是“过去”,中门的时髦女郎是“现在”,右门的腹中胎儿是“未来”。

在中间的“现在”之门里,埋藏着一具棺材,还有致命的密室。

一年前“大空城之夜”灾难的源头,就藏在“现在”门后密室的石匣中。

在左面的“过去”之门后,通往大金字塔的顶端,那里有揭示罗刹之国毁灭秘密的壁画。

那么剩下的只有右面的“未来”之门了。

谁都没有进入过这扇石门,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门上,那蜷缩着的胎儿浮雕,惟妙惟肖地表现了人生的未来。

“你是要我们走进这扇‘未来’?”

看得懂梵文的孙子楚回头质问童建国。

“是,我之所以说知道怎么逃出去的路,全是玉灵悄悄告诉我的!”

现在,可以揭开这个谜了。在玉灵随身携带的小簿子里,记载了云游僧大师一生的追求,其中最传奇的经历就是发现罗刹之国的过程――大师是从一条地道走入罗刹之国,经过大金字塔内部出来的,那么必然有一条地道通往外界,否则如何能进来呢?

刚才,戏剧性地出现了那个年轻的云游僧――想必是沿着师傅走过的路线,独自进入了罗刹之国圣地。

而当童建国问他从哪里来时?年轻的僧人却分别用泰国话和梵语念出“未来”。

没错,就是“未来”――眼前的这道石门,代表“未来”的石门。

未来之门!

年轻的僧人一定是通过这道石门,才走进罗刹之国的!

“未来”代表了逃生之路,代表了我们新的生命,代表了初生的胎儿,代表了人类的明天。

就是这条路。

童建国在为大家解释了一遍之后,还是有人将信将疑,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我们谁都没有走过这条路,也许是死路,但也许是活路,必须要试一下!”

叶萧的话让他们安静了下来,彼此点头准备前进。

“走吧!我们去‘未来’!”

还是吊着绷带的童建国,第一个推开右边的石门,跨入胎儿浮雕之下。

接着是孙子楚和林君如,然后伊莲娜扶着秋秋,顶顶也小心地走入门内,回头看了看押后的叶萧和小枝。

叶萧点点头刚要走进去时,身后却响起小枝的声音:“等一等!”

走进“未来”石门的人们都停了下来,叶萧也回过头来睁大眼睛。

“你还记得吗?”小枝停顿了一下,淡淡地说,“你答应过我,要无条件地帮我完成三件事。”

刹那间,叶萧的心里揪了起来,但只能故作镇定地点头道:“是的,我既然发过誓,便一定说到做到。”

“你已经为我完成了两件事,我非常感谢你。”

第一件事,是让叶萧吻她一下。

第二件事,是让叶萧放走刚刚抓住的黑衣人×。

第三件事?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小枝,她却旁若无人地走上一步,对着叶萧的耳朵说:“现在,你要为我做第三件事。”

叶萧的嘴唇在颤抖:“什么?”

“留下来。”

“什么?”

“我要你陪我留下来。”

小枝淡淡地说出了她的第三个要求,也是最最致命的要求。

过去、未来、现在,三扇门前,所有人都感到不可理喻!顶顶摇着头说:“你疯了吗?要他和你留下来?你不想出去吗?”

“不,我不愿意走,不愿意离开这里。”小枝反而往后退了一步,仿佛回到那荼花开的小院,忧伤地摇着头说,“我不属于外面的世界,我只属于南明城,我必须要留下来。”

“疯了!真是疯了!”

在大家都纷纷摇头的时候,叶萧却紧盯着小枝的眼睛说:“你是说真的吗?”

“当然!”

小枝冷静地回答,她的目光里闪烁着什么,那是无比坚定的念头,谁都不能阻止她。

“好!就算你一个人要留下来,但凭什么让叶萧也陪你留下?”

这时,孙子楚从门里走回来,他的精神好了许多,却完全无法理解小枝。

“请让叶萧自己做出决定,我相信他的誓言。”

“切!”孙子楚轻蔑地瞪了她一眼,拉住叶萧的胳膊说,“别和这个女人?嗦了,我们赶快走吧,就让她一个人留下来。”

“等一等!”

叶萧低沉地吼道,把胳膊从孙子楚手中甩开。

他反而往小枝跟前走了一步,盯着她的眼睛说:“你――想清楚了吗?真的要留下来吗?”

“是,从我重返南明城的那一天起,我就没有打算再离开过!这也是我答应李小军的原因。”

“你不会反悔吗?”

“绝不!”她冷冷地回答,宛如生命最后的留言,“叶萧,我希望你留下来。”

“为什么?”

“没有原因,我只希望你留下。”小枝停顿了许久,表情再也不像二十岁的女孩,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似的,轻轻地吐出两个字,“陪我。”

叶萧的心,已沉到了水底。

他低下头,思考了一分钟。

“我答应你――留下。”

这句回答让所有人都惊呆了,甚至包括小枝。

平静了几秒钟后,孙子楚大喊道:“叶萧,你也疯了吗?”

“你别冲我大叫。”叶萧缓缓回过头来,“只要我承诺过的事,无论如何一定会做到。”

“这算什么承诺啊?要你去死你也去吗?你是不是已经被这个女人迷住了?”

“你想得太复杂了,这是很简单的事情,我发誓答应她三件事情,男人说出的话不能更改。”

孙子楚几乎要气昏过去了,“你***以为是《倚天屠龙记》啊!”

“闭嘴吧,你们快点走,不要再等我!”

叶萧执意地将孙子楚推走了,而顶顶走过来说:“叶萧,你真的决定了吗?”

“是的,我必须履行我的诺言。”

他的决定让所有人都感到难以置信,童建国回到他面前长叹道:“你啊,真是个男人!”

“这就是命运吧!”叶萧苦笑了一声,“童建国,虽然你曾经追杀过我,但我也很佩服你。现在你手里有枪,保护大家的责任,就托付给你了!拜托!”

“放心吧!”

看着这个年纪可以做自己儿子的年轻人,童建国只感觉到很可惜。他重新走进石门,招呼大家跟他一起走,只有孙子楚还喋喋不休,“叶萧,你脑子糊涂了吗?”

“够了,快点走!”

童建国将孙子楚硬生生地拖进了石门。

谁都无法理解小枝,更无法理解叶萧,大家只能遗憾地向他们道别。

最后一个走进大门的是顶顶,她回头望着叶萧,得到的却是绝决的目光。

“再见――不,不会再见了。”

当他们全部走进石门之后,叶萧缓缓地将石门永远关上,将自己留在天机的世界里。

三扇石门之前,只剩下了叶萧和小枝两个人,他们互相看着对方却不说话。

小枝看着他的眼睛,却关掉了自己的手电。

石室中仅剩叶萧的一支手电,但他也马上把手电关了。

世界再度陷入黑暗。

彻底的黑暗。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叶萧背靠在石门上,无奈地叹息着,也许自己的命运如此。

“我不想走,我也不想你走。”

“你知道吗?”既然已是满目漆黑,他也闭上了眼睛,“我根本不爱你,虽然我也不恨你。”

“那你为什么要留下来?”

“诺言。”

这短暂的两个字,让小枝停顿了许久才说:“你把诺言看得比生命更重要?”

“是。”

“所以――”她颤抖着说出三个字,“我爱你。”

“对不起,你的爱,与我无关。”

“你有没有想过未来?”

“未来不属于我,因为我的爱,遗失在了过去。”

×

黑衣人×。

黑色的帽子,黑色的眼镜,黑色的衬衫,黑色的裤子,黑色的皮鞋,还有黑色的夜。

站在巨大的顶棚底下,雨水形成一道整齐的瀑布埋在黑夜里轰鸣着倾泻而下。水幕之外什么都看不清,只有几排灯光如满天星斗,点缀在无边无际的沉默城市之上。

有些风雨固执地穿透水帘,直扑到他没有表情的脸上,轻轻钻入鼻子上的毛细孔,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这个突如其来的喷嚏,让他自己都感到十分滑稽,于是放声大笑起来,在大雨的伴奏之下,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笑得那么响亮,但很快就变成了苦笑,最後消逝为轻轻的叹息。

但淋漓的雨声还在继续,他摘下带了许久的墨镜,疲倦地将后背靠在墙上,似乎这的一切都是湿的,透过衣服浸泡着他的身体。他掏出一个扁扁的金属瓶子,熟练地拧开瓶盖,将瓶口塞进嘴里,仰起脖子喝下一大口——里面装满了上好的洋酒,平时藏在衣服里随身携带。

酒精滋润了他的口腔与舌尖,又经过喉咙灼烧胸口,让他解开衬衫扣子,大口喘息了起来。

是的,他的名字叫×。

这个他的许多个名字里,他自己最最厌恶的一个,也是使用最多的一个。

×——但这确实是最贴切的一个,这一点他自己也承认,他的人生就是一个×,起点是×,终点也将是×。

他始终眯着眼睛,面对烟雾弥漫的雨幕,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拿起瓶子又灌下一口,神经稍微麻醉了片刻,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很多年前,当他还是少年的时候,总是整夜麻醉自己。他没有办法继续读书,也没有其他的出路,终日拎着拳头和酒瓶,浪荡在南方炎热的街头。他的家乡在海边,是个有名的偷渡客之乡。有一天,他的舅舅从太平洋另一端打来电话,问他要不要去那里做事。一个月后,父母给他凑足了几万块钱,他便坐上了前往另一个世界的轮船。

在唐人街的第一年,他躲在中餐馆里端菜刷盆子,为了偿还父母为他借下的债务。时常会有移民局的官员过来抓人,他就在迷宫般的街道里东躲西藏。后来,他又因为喝酒而与人打架,结果打伤了一个老大的儿子。自然,他被抓起来打个半死,像流浪狗一样被抛弃在街头。中餐馆的老板不敢再雇用他了,他受伤了也不敢去看医生,一个人躲在贫民窟的破房子里呻吟着忍受伤痛。

后来,有两伙人发生了枪战,他亲眼看着一个黑人被乱枪打死,陈尸街头却没有人来管。在警察赶到凶杀现场之前,他偷偷藏起了死者的手枪。他带着手枪去向别人复仇,只是想要吓唬一下他们,顺便狠狠揍一顿了事。但没想到遭到对方强烈的反抗,他的手枪一不留神走了火,子弹钻进那个人的心脏,便再也不会跳动了。

他很快被警察逮捕了,作为二级谋杀罪的非法移民,判处了十七年的监禁——这段日子成为了他最悲惨的记忆,其中不乏被一群男人轮奸,尽管他每次都能打倒那些家伙,但毕竟势单力孤,就连监狱看守也不放过他。

两年后的一个早晨,他突然从监狱里消失了——警方动员了成百上千人追捕他,却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这次成功的越狱,使他进入了另一种人生,并为他赢得了“×”这个名字。他成为了一个职业杀手,变得越来越冷酷无情,像机器一样去杀人。仿佛死在他枪下的不是生命,而只是一堆木头和液体。

许多年来,他再也不和国内的家人来袭了,也不再有任何一个朋友。他甚至断绝了女色,不再有人能对他产生诱惑。他永远独来独往于世界各地,没有固定的房子和联系方式,只通过一个邮箱接收客户的订单——杀人的订单。

几个月前,他接到了一个新的订单,而订单的内容却不是杀人。

犹豫再三之后,一架直升飞机带着他降落在大西洋中的一座小岛上,在那里他见到了……

未来之门。

童建国、孙子楚、林君如、伊莲娜、秋秋、顶顶。

六个人依次走过甬道,六道电光笔直地照向前方,谁都没有走过这里,只感觉幽深得似乎通向地狱。

顶顶仍在想着身后,怀疑叶萧是否会突然追上来?但他们往前走了好一会儿,后面却丝毫没有动静,完全的死寂包围了六个男女,还有不知未来是什么的忐忑不安的心。

脚下的台阶渐渐往下,手电扫过石壁上的浮雕,无数张面孔看着他们,大家的第一感觉是毛骨悚然,但很快就惊叹着停下脚步。

所有的手电对准墙壁,像突然开灯的美术馆,照出珍藏千年的精美艺术——长达数十米的浮雕群,栩栩如生地刻着许多人物和建筑,在电光中显出明暗的凹凸,如一幅历史的画卷。

不,那不是历史,而是未来。

孙子楚的眼球几乎迸出了眼眶,颤抖着靠近着辉煌灿烂的浮雕,凑得几乎只剩下几厘米,却不敢伸手触摸着伟大的杰作。

这不是八百年前的未来,当年的未来是现在。这是八百年后的未来,是今天的未来,是我们从今往后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五百年、一千年……

在未来之门里的甬道中,六双眼睛都被震撼了,他们不敢靠近也不敢后退,看着这面记录了人类未来的石壁,这组令人触目惊心的浮雕,仿佛在看一部明天公映的电影预告片,似乎在阅读一本明年上市的新书梗概,宛如在试听一盘十年后才会流行的歌曲样带……

上一章:第十一章崩溃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一张俊美的脸 樱花秘密基地 嫂子的诱惑 其实我们一直活在春秋战国2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阴阳鬼契 一夜冥妻 死亡的精确度 达芬奇密码 秦时明月之焚书坑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