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崩溃

上一章:第十章最后的罗刹公主 下一章:第十二章 第三扇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00∶00子夜。

黑衣人,×。

他拖着一条被打伤的腿,不知从哪儿找来一根棍子做拐杖,痛苦地支撑着回到基地。

当×一瘸一拐地来到大门口时,发现李小军像个傻子般跪在地上,原本乌黑年轻的头发,竟全部变成了灰白色!

他终于像个五十七岁的老男人了。

妻子死了,女儿也死了,一个可怜的男人。

×也看到了玉灵的尸体――绵延千年的罗刹之国,随着王族最后一个继承人的死去,终于彻底灭亡了。

一夜白头。

其实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李小军俯下身子抱着女儿,却再也无法让她破碎的心脏恢复跳动。

他哭了。

黑衣人×也面色铁青了,一是因为自己大腿的枪伤,已经让整条腿疼得近乎麻木;二是从没见过老板流泪,向来只能见到他伪善或冷漠的脸,此刻却哭得如此痛不欲生!

突然,李小军机械地站起来,转回头看着×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最后的计划启动!”

十分钟后――

镜头转移到大球场的看台上,大雨在半个小时前就彻底停了,一架全球最大型的运输直升机,穿破崇山峻岭的黑夜,盘旋过沉睡之城的建筑,降落在大球场中央的草坪上。

几十名“龙卫视”的工作人员,各自携带着一些重要物品,匆匆跑向停在草坪上的直升机。高速旋转的直升机翼,鼓起狂乱肆虐的风暴,让每个人都显得惊慌失措,仿佛要快速逃离这个人间地狱。

在全体人员顺利登机之后,机翼旋转得更加猛烈,大雨留下的积水飞溅起数米,整个球场都充满了水花。

载着几十人的直升机缓缓起飞,平稳地升出大球场的顶部,巨大的轰鸣响彻整个南明城,直到它消失在无边无际的夜空之中。

旋翼激起的风,依旧回荡在空旷的看台上。节目组已经全部撤退,整个硕大无朋的球场里,只剩下两个孤单的身影。

球场看台的最高处,李小军已变得灰白的头发,刚才又被狂风吹得乱作一团,整个人老得像六十岁了。他痴痴地看着灯光下的草坪,干裂的嘴唇嚅动道:“走吧!都走吧!”

“老板,我也想走了。”

身后响起黑衣人×的声音,李小军缓缓地回过头来问:“你――怎么还在这里?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走?”

“我不想和别人挤在一起。”

“已经没有其他路了,你要怎么走?”

“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

×很自信地回答,他依旧拄着拐,自己给大腿包扎了一下,但走路还是一瘸一拐。

“你要去哪里?”

“我不想再杀人了,只想从此洗手不干,找个地方隐姓埋名,过平静的生活。”

“你绝望了?”

“不,我已经看到希望了。”

李小军恢复了平静:“好的,我同意你离开,走吧。”

“谢谢。”

×脱下了身上的黑衣,扔掉了黑色的帽子和墨镜,露出里面白色的衣服。

他忽然感到轻松了许多,第一次仰天大笑了几声,拄着拐棍拖着伤腿转身离开。

刚刚走出几步远,他就听到一记骇人的枪声,接着感到后心被重重地打了一拳,凶猛的力道将他推倒在看台上。他想要爬起来却再也没有力气了,感到心脏在流血,并破碎成了两半。

一颗子弹从后背钻入了他的心脏。

“直升飞机!”

小枝惊慌地指着天空,黑夜里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即便已飞到几百米的空中,也在地面上吹起强劲的风。

叶萧跳下救护车仰望夜空,刚才他踩足油门开出大球场,疾驰回城市另一端的大本营。好不容易才把童建国扶下来,小枝在救护车上为他重新包扎了伤口,看来已止住了左臂的流血。

狂野的大风吹乱了他们的头发,其实直升飞机已经飞得看不到了。叶萧却感到脑袋发热,扯下缠在额头的纱布,抓紧童建国的胳膊说:“看来他们要逃跑了!”

“我们……我们……也要快点逃出去……”

童建国才恢复了知觉,痛苦不堪地被扶进了别墅。

守在客厅的狼狗“天神”早就狂吠起来,但看到小枝便又安静了。他们三个人回到楼上,匆匆撞开卧室房门,把留守的人们吓了一大跳。

伊莲娜和林君如的精神状态都落到了绝境,只有孙子楚还不断地念叨着废话,而顶顶安静地站在窗边不动。

除了刚刚死去的玉灵和失踪许久的秋秋之外,旅行团的全部幸存者都汇齐了。童建国也无暇讲述玉灵的死因,只是挣扎着喊道:“我们快点走!一分钟都不能耽误!”

“走?走去哪里?”

林君如以为又要他们更换大本营了。

“走去外面――我们必须尽快离开南明城,因为这里很快就要发生大爆炸了!”

童建国绝不是危言耸听,当他发现有直升飞机离去之时,就感觉这场“天机”真人秀已走到了尽头。而埋藏在大球场的看台底下,数以吨计的烈性炸药,即将把整座沉睡之城炸得永远沉睡!

他简单地解释了一遍,所有人都听得毛骨悚然,但孙子楚摇摇头说:“我们怎么走?如果有路的话,我们几天前就走出去了!”

“我知道一条路!”

童建国坐下喝了一大口水,这条逃生路线是玉灵告诉他的,现在只能由他带领大家出去了。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我一个小时前才知道的,不要再?嗦了!不是我拼着老命给你找血清,你小子早就被毒死了!”童建国的这句话让孙子楚顿时哑口无言,“如果不想被炸成人肉渣子,就赶快出发吧!”

叶萧冷冷地盯着他,对其他人大声说:“大家相信他的话吧,我们现在就走。”

其实,留守的几个人都没有了主意,只要有一分逃出去的希望,他们是绝不会放弃的。

幸存者们迅速收拾了随身物品,还搜集了手电筒等必要的用具,备齐了十几瓶干净的水,还有仅存的一些干粮。孙子楚也可以下地走路了,但还需要林君如的搀扶。

五分钟后,他们一齐走出房子,来到沉睡之城的夜空下。

雨后的城市到处散发着湿气,地面还有许多积水,伊莲娜颤抖着回望大本营,心底默默祈祷圣母的庇佑。

狼狗“天神”和猫咪“小白”也紧跟着小枝,林君如看到凶狠的狼狗就害怕,紧锁着眉头问道:“你要把猫猫狗狗也带出去?”

“也许,它们会帮到我们。”

叶萧似乎成了“天神”的朋友,摸了摸它的耳朵替小枝回答。

其他人都不敢再质问了,他们都坐上了救护车,包括一条狼狗与一只白猫。

现在只有叶萧开车了,童建国坐在旁边为他指路。剩下的人和动物都坐在后面,那是以前抢救病人的地方,那么多不同的生命拥挤在一起,让他们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

在叶萧踩下油门之前,顶顶忽然轻声问道:“秋秋怎么办?”

“也许这女孩已经死了,对不起她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第一次如此狠心,只得轻声咒骂了自己一句,随后启动了救护车。飞速旋转的车轮,碾过寂静无声的道路,两边溅起几米高的积水。

叶萧、小枝、童建国、顶顶、伊莲娜、林君如、孙子楚。

七个人带着一条狗一只猫,坐上承载所有生灵的诺亚方舟,踏上紧急逃亡之路。那随时可能大爆炸的球场,如同一团毁灭一切的巨大火球,跟在救护车后追逐着九条生命。

“请告诉我们,你说的逃生之路在哪里?”

童建国盯着前方沉沉的黑夜,念出了四个字――

“罗刹之国!”

凌晨。

救护车呼啸着穿过整座沉睡之城,驶入城市的西部边缘,那条大家都熟悉的林荫道。因为整夜大雨的浇灌,原本的小溪已变成泛滥的洪水。叶萧不得不小心驾驶,双目紧盯远光灯照射的道路,以免车内进水而熄火。

“小心!”

在童建国大声的叫嚷中,叶萧猛然踩下了刹车,终于在一片黑色的潭水前停了下来。

要是车轮再往前滚半米,整个救护车就会开到水里去,引出那条永远吃不饱的大鳄鱼。

全车人都捏出了一把冷汗,叶萧也深深吸了一口气:“快点下车!前面必须步行了。”

大家匆忙地跳下车,连同一条狼狗与一只白猫。在这个漆黑的荒郊野外,每个人都掏出了手电筒,互相关照不要走丢了。

潭水散发着深深的寒气,随时都可能有鳄鱼扑出来,林君如与伊莲娜腿软得都不敢动了。

“别害怕,全都紧紧地跟着,一个人都不能少!”

叶萧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左手举着手电筒,右手握着一把手枪。

但是,狼狗“天神”很快窜到他的前头,它灵敏而警惕的鼻子更适合做领队。

小枝紧跟在他的后面,怀里还抱着她的“小白”。接着是顶顶和伊莲娜,林君如搀扶着孙子楚。队伍最后押阵的是童建国,他的伤口已经没事了,一路警觉地扫视着四周。

小心翼翼地绕过鳄鱼潭,幸好水面再也没有动静,也许鳄鱼正沉在水底休息。

走过黑潭,就是更黑的森林。

漆黑的午夜什么都看不清,走在最前面的叶萧,好久才找到那条林间小道,这还得归功于“天神”的鼻子。

他们依次走入这条小道,除了留在最后的童建国外,其他的手电都照向前方,茂密的森林宛如深深的门洞,前方就像无尽的地下甬道。

再度走入这神秘的所在,虽说是被迫为了逃生,大多数人依然瑟瑟发抖。刚从毒液中捡回性命的孙子楚,裹着一条毛毯虚弱地问:“你们确定是罗刹之国吗?那里真的有逃生的路吗?”

要不是一条胳膊还吊着绷带,要不是孙子楚只剩下半条命了,童建国真想立刻揍他一顿:“闭嘴,当然有的!”

可孙子楚十分执著:“可你是怎么确信的呢?”

“混蛋,我会告诉你们的!”

十几分钟后,一行人胆战心惊地走出林间小道,拼命地用手电往前面扫去,只扫到一片黑暗和树叶的影子。

小枝对着狼狗“天神”耳语了几句,它就迅速往黑暗中跑去,因为它的鼻子相当于眼睛,同样能看得清清楚楚。

没隔多久,前方就传来狼狗的吠声,大家循着狗吠摸过去,手电光束果然照出一排古老的石墙――罗刹之国到了!而“天神”就站在那高大无比的门洞底下,八百年前的神秘微笑再度注视着他们。

顶顶突然又有了跪倒膜拜的欲望,叶萧回头轻声说:“我们快点进去吧!”

在佛像厚厚的嘴唇下,他们鱼贯进入午夜的罗刹之国。

手电光束冲破乌黑的夜,照出左右两排狰狞的石像,这些妖魔鬼怪让伊莲娜惨叫了一声,顶顶赶紧捂住她的嘴巴,以免因她造成更大的恐慌。

一行人小心翼翼地穿过这些石像,缓缓走入第二道石门,很快就要进入另一个世界,那是人类中世纪最伟大的奇迹。

在狼狗“天神”的带路下,穿过石门进入空旷的广场,手电再也照不到东西了,而前方那高耸入云的建筑,已完全隐藏在黑夜的外套之下。

叶萧使劲眨了眨眼睛,他确信自己的方向没错,把头仰起四十五度,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冥冥中似乎看到一个轮廓,那巍峨的五座宝塔,指向另一个世界的中心。

他们缓缓地往前走去,当第一道手电照射出石头台阶时,突然闪起一道夺目的光线。

第一眼还以为是闪电――但紧接着又亮起第二道光,把整片广场照得几同白昼,包括在层层叠叠的石阶之上,那数百米高的东方金字塔!

大家都惊恐地往后退着,同时眼睛都被这光线刺痛了,几秒钟后适应过来才发现:上层台阶上挂起几盏电灯,每一盏都放射出小太阳般的耀眼光线,把上面的巨大而宏伟的建筑,以及下面宽阔的广场,全都照得清清楚楚,如同一场在古希腊遗址举行的灯光音乐会。

在午夜没由来的灯光下,这群最后的逃亡者,仰望无比辉煌的大罗刹寺,行将穿越回八百年前的盛况。

在金字塔的第二层台基上,灯光照出一个男人的身影。

他以神的姿态站在正中,两盏灯光的焦点集中于他身上,身后是古老灿烂的神奇建筑,俯瞰诚惶诚恐的芸芸众生,以及这些几近绝望的逃亡者。

“李小军!”

在反复揉着眼睛确认之后,童建国冷静地喊出了这个名字。

没错,就是他――其他人也都睁大了眼睛,晚上八点钟在电视机里,大家也看到过这个人,如同法官面对镜头,滔滔不绝地讲演几十分钟,并自称为“神”!

但让童建国感到惊奇的是,仅仅隔了一个多小时,李小军的头发竟已经全白了,如同一瞬间苍老了十岁,不再是那个精神十足的全球传媒巨头。

满头白发的李小军往前走了一步,手里突然多了一把枪,他将枪口朝向天空,扣下扳机射出一发子弹。

枪声,响彻了古老的罗刹之国。

广场外的森林里,惊起许多夜宿的飞鸟,刹那间扑起翅膀掠过天空,连同枪声反复回荡在千年的时空。

所有人的心跳都加快了,只见李小军的枪口迅速往下,对准这些即将受审的人们。

林君如吓得捂起了眼睛,仿佛看到枪口窜出火焰,子弹射入自己的胸口,随即将其他人一个个射杀……

“不!”她紧紧抱住身边的孙子楚,“我们不要死!”

狼狗“天神”跃跃欲试,但被小枝按住了后背,不准它轻举妄动。

这时童建国站了出来,他吊着受伤的左臂,走到队伍的最前头,挺起胸膛直面李小军的枪口说:“他们都是无辜的,请你冲着我来!”

“兄弟,你还和以前一样勇敢和固执。”

李小军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已在这里等候许久了。

其实,子夜时叶萧他们看到的直升飞机,并不是那架接走工作人员的大型运输直升机,而是另外一架小型直升机。这架小型直升机同样降落在大球场的草坪上,是李小军的私人飞机。但他并没有命令飞机飞出天机的世界,而是命令飞行员前往罗刹之国。

随机的还有两名灯光师,以及一批灯光设备。降落在这片古老的广场之后,他们迅速搭建起数盏灯光,并留下一台柴油发电机。

最后,李小军让直升飞机离开此地,他独自一人留在巨大的金字塔上,静静地等待叶萧、童建国他们的出现。

但童建国依然充满疑问:“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来这里?”

“沉睡之城,到处都安装了摄像机,你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逃不出我的掌心!”

原来,李小军变态到连在秘密基地上层的迷宫里,也安装了几台摄像机。玉灵对童建国说的那些话,包括她发现的这条逃生路线,也全部被李小军监听到了。

李小军知道童建国必然会带他们来罗刹之国,所以抢在他们之前坐直升飞机来到这里。

不会再有全球卫星直播了,“天机”真人秀节目组已经全部撤离,即便这里依旧隐藏着摄像机,最精彩也是最决定性的一幕,没有一个电视观众能够看到,这或许将是“天机”粉丝们的终身遗憾。

“你以为你真是神吗?”

叶萧终于说话了,他走到童建国的身边,两个人并排面对李小军的枪口,无论子弹先射中哪一个人,另一个人都会掏枪还击的。

“没错!你们的喜怒哀乐,你们的生老病死,你们一切的一切,完全操纵在我的手里。你们说什么做什么甚至脑子里想什么,无论是虚伪的贪婪的还是邪恶的,全都在我的眼中一清二楚!在这个天机的世界里,我无所不知,也无所不能,我是你们万能的主,我就是――神!”

“你疯了。”

李小军的枪口移到了叶萧的跟前,睁大眼角布满皱纹的双目,厉声道:“叶萧,你难道是忘恩负义的人吗?你应该对我万分感激,是我令你成为全球闻名的人物,你已是千万人心目中的明星,这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吗?”

“对不起。”叶萧无所畏惧地看着他的枪口,冷冷地回答,“我不需要。”

“可怜的人,你已经落伍于整个时代了!二十一世纪,是个真人秀的时代,是所有平凡的人们成为主角的时代,每个人都要看到自己真实的一面:欲望与贪婪,自私与怯懦。你无法想象这有多么神圣,多么伟大。”

叶萧轻蔑地自言自语道:“自相矛盾!简直就是脑残!你们这些该死的跨国媒体,妄想编造谎言只手遮天,颠倒黑白操纵一切!你们的真实是以撒谎为前提的。”

“你是说我吗?不,当人们自以为得到了彻底的自由,其实是沦落为更无形的奴隶,戴上了一把名叫幻想的枷锁!而我就是解救他们的神,因为我给他们看到了真实――真实的你们,真实的生活,真实的社会,真实的自己!全世界人都有权利看到这场伟大的真人秀,因为人生本就肮脏,所有的小说、电影乃至美好的愿望都是幻想,真实的生活永远更加强大更加残酷。”

“拜托,你到底要说什么?”

“真实就是神!”

“所以――”

当叶萧要代替他说出来时,李小军抢先道――

“我就是神!”

他就是神?

这句话如同进入了扩音器,在整个罗刹之国反复飘荡,也让幸存的逃亡者们震耳欲聋。

童建国摇了摇头:“我以为自己早就被毁掉了,没想到你毁灭得比我更严重,已经无可救药!”

在午夜灯光的强烈照耀下,大罗刹寺的台基变成了舞台,李小军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男主角,自顾自地独白道:“现在,末日审判开始,我向你们宣读判决书――叶萧,[奇Qisuu.Com书]你犯有愤怒罪。你永远嫉恶如仇,却不晓得必要的妥协,像块石头一样冥顽不灵,最终将把世界与你自己都撞得粉碎!”

宣读了对叶萧的判决书后,他把枪口转向了孙子楚:“你,孙子楚,犯有骄傲罪!你自以为通晓天地万物,可以探知一切历史的秘密,不把他人放在眼中,引起无数纠纷与仇恨。”

下一个是林君如,李小军看着她的眼睛说:“你,林君如,犯有欲望罪。你渴望得到一切,享受人生的快乐与爱情,却完全不明白节制。”

接着就是伊莲娜了,李小军用娴熟的英语说:“你,伊莲娜?阿姆索诺娃,犯有懒惰罪,你什么都不愿意自己去做,完全沉浸在无用的想象之中,最终陷入吸血鬼的迷信深渊。”

李小军很快又转到了汉语,枪口指向顶顶:“你,顶顶,犯有骄傲罪!你以为自己受到了某种神示,以为可以洞察一切,以为可以预知未来,甚至妄想泄露天机。”

下一个受审的居然是小枝,这位被他亲自请来的女一号:“你,欧阳小枝,犯有欲望罪!在你欺骗了所有人之后,又利用美貌与虚假的纯洁引诱叶萧。虽然你还如此年轻,却想要得到超乎寻常的爱,控制你企图诱惑的男子,甚至既要做白玫瑰又要做红玫瑰,女人无边的欲望将要毁灭一切,也必将毁灭你自己。”

这些话说得小枝面红耳赤,她低下头紧紧搂着“小白”和“天神”,同时也引起狼狗的狂吠。

上一章:第十章最后的罗刹公主 下一章:第十二章 第三扇门
热门: 挂剑悬情记 X档案研究所2 七月冰八月雪 夭折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阳光下的罪恶 不朽凡人 南荒古墓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尊严:池袋西口公园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