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最后的罗刹公主

上一章:第九章秘密基地 下一章:第十一章崩溃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同时同分同秒。

甚至,同一个地方。

大球场看台深处的秘密基地。

左手还吊着绷带的童建国,将手枪塞回到腋下的袋子里,右手紧紧地抓着玉灵,冲出那条幽暗的通道。

他已把李小军和黑衣人×反锁在密室中,便再也不怕被人看到了。冲到那些隔间组成的道路上,迎面撞上几个电视台工作人员,对方被他和玉灵都吓了一跳,有个美国女孩尖叫着躲到了厕所里。

“别怕!”

童建国知道这些工作人员不会伤害到他们,当然,也没人会料到真人秀的成员们,竟然会摸到这个秘密基地。

他拉着玉灵跑到出口的地方,却发现大门已紧紧地关死了,他只有一只手能动,没办法开锁。他掏出手枪后退几米,但又把枪收了回来,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扇门是用特殊材料做的,一定是被锁在密室里的李小军通过遥控把大门关死了。

“怎么办?他们很快会出来的!”

“不要着急!”

他大声地让玉灵镇静下来,拉着她往秘密基地另一头跑去。

看到握着手枪的童建国,工作人员纷纷恐惧地让开一条道,整个秘密基地里乱作了一团。他们很快跑到另一条通道,发现头顶有个很大的通风孔――那么大的一个地下空间,不可能只有一个出入口,至少会有通气和排放的管道,否则谁都没办法在地下生活。

认准这个道理的童建国,将手枪塞回腋下的袋子,搬来一张台子爬到通风孔,迅速卸下金属隔离罩,露出了直径一米多的通道。虽然左手吊着绷带很不方便,他还是艰难地爬了上去,胳膊的伤口又剧痛起来。然后伸出右手将玉灵拉上来,两个人都在通风管道中,低着头往黑暗的尽头走去。

明显是往上的坡度,没多久他们又遇到一个隔离罩,童建国再次用一只手卸下它,拉着玉灵钻出去。

外面却是一大片黑暗空间,几乎看不到一丝光线,像置身古老的坟墓之内。

任何人身处这种环境,都会感到一种绝望的恐惧,玉灵瑟瑟发抖地倚在童建国身上,往四周大喊:“喂,有人吗?”

“住嘴!你想把他们引上来吗?”

玉灵马上吓得一声不吭了,童建国伸手摸了摸身上,却发现原先准备好的手电不见了!或许是一个多小时前,在看台上和×搏斗时掉了。

他心里暗暗咒骂了一声,却故作镇定地对她耳语道:“这里什么都看不见,你必须紧紧抓着我,如果弄丢就再也找不到你了。”

他们就这样贴着往前走了几步,却迎面撞到一个水泥柱子。童建国忍着额头的疼痛,伸手摸着水泥柱子的形状,仔细想了想说:“要是我猜得没错的话,这里应该是球场看台的底下――整个看台建筑其实都是空的,内部用这些钢筋水泥的柱子撑起来,所以见不到一丝光线。”

绕过柱子继续往前走,这次他小心了许多,不停地伸手摸索前方,果然又摸到了一根水泥柱。这里绝不会比下面的秘密基地小,但是更加阴暗恐怖,被无数根钢筋水泥的柱子分隔开来,宛如一个巨大的迷宫。

在这个绝对黑暗的世界里,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仿佛又回到罗刹之国的古老甬道。就连无所畏惧的童建国,后背心的汗毛也竖了起来――真的找不到逃生的路了吗?

突然,头顶亮起刺眼的光芒,让两个人都低下头睁不开眼睛。

他低沉地嘶吼了一声,才发现整个迷宫般的空间里,都已经亮起了白色的灯光。那高达数米的顶棚,其实就是看台的底下,呈现阶梯状的斜面,隔开十几米就挂着一盏大灯。

是谁开的灯?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在无数根水泥柱子后面,隐藏着一个看不见的幽灵。

肯定是黑衣人×!

他们想必是从反锁的门里冲了出来,又自通风管道追到这里来了。

玉灵紧张地抓着他的胳膊,两个人都茫然地环视四周,如同陷入一个巨石迷魂阵,全都是史前留下的柱子――无处藏身!

还好童建国保持着镇定,将她拉到远处的墙角下,一根柱子的阴影挡住了他们,除非走到跟前难以被发现。

刚才他们走得太急太快了,再加上爬进通风管道用力过猛,吊着绷带的左臂伤口又裂开了,鲜血从纱布里流了出来,迅速染红了他的半条胳膊。

“你怎么了?”

玉灵惊恐地用气声问道,而童建国深呼吸了一口,强忍着伤口的疼痛,对她耳语道:“别害怕,孩子。”

此刻,那个脚步声越来越明显了。整个看台下部的空间,就像一个硕大无朋的共鸣箱,不断回荡着×的脚步声,如绞索紧紧套在了他们脖子上。

“他快要来了!”

终于,倔强的童建国叹息了一声:“玉灵,你还可以再选择一次――跟着李小军走吧,他是你的亲生父亲,他不会伤害你的,他会好好地待你,留给你一个非常好的未来。”

“不,我现在脑子里很乱,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

现在我只想离开这个地方。”玉灵不敢大声喘气,怕被跟踪的杀手听到,“我还是旅行团的导游,我必须要尽到自己的职责,带着你们逃出去――而且我已经知道逃出去的办法了!”

“什么办法?”

“有一条秘密的道路,可以通往外面的世界。”

童建国皱起了眉头:“你是怎么知道的?”

“好吧,现在让我都告诉你吧,这条秘密通道是这样的……”

同时同分同秒。

同一个地方,但隔着一层厚厚的钢筋水泥楼板。

更接近地狱的深处。

屋门紧闭的小房间,叶萧和小枝悄悄地躲在里面,盯着一个监视屏幕的画面――刚才出现了导游小方,那是在进入南明的第一夜拍摄的,也是小方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小时。

此刻,镜头里是小方惊慌的身影,他举着手电朝一只黑夜中掠过的“大鸟”扑去。

“不,那不是鸟!”

小枝看着屏幕轻声说道。画面里的“大鸟”长相奇特,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羽毛,之所以看起来很大,只是因为它比较靠近摄像机。当它飞到靠近小方的位置时,看起来更像一个怪物,扑扇着一对幽灵般的翅膀,黑夜里反射着绿色的目光,让人看着就毛骨悚然。

画面里的小方也对它很感兴趣,跟着它追入一间沿街的小店,

镜头随之切换到了店内。

这是个卖小饰品的店铺,摄像机安装在墙角里,虽然里面一团漆黑,但小方始终举着手电,加上镜头本身的夜视功能,叶萧和小枝居然能看得十分清晰。

会飞的家伙依然在镜头前晃来晃去,小方几次用手电照到了它,但只有幽绿色的目光和更加骇人的利爪。小方几次险些要抓到它了,却又被它轻巧地躲了过去,看来它也具有夜视能力。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随着叶萧的疑问,怪物已经飞出了镜头,小方也紧跟在后面,推开了小店后面的一扇小门。

画面迅速切换,变成一片幽静荒芜的花园,摄像机应该装在小店后门的外侧。

小方的背影出现在镜头里,同时还有那个飞舞的怪物,在这凄凉的花园里,越发显得阴森可怖。他似乎已经中了蛊惑,仍然在追逐那个怪物,而叶萧也在屏幕中看清了――两片帆船的宽薄翅膀之间,有个丑陋到难以形容的身体,宛如地狱里飞出来的魔鬼。

这幕景象让叶萧和小枝都屏住了呼吸,只见镜头里又出现一栋两层的小楼房,完全笼罩在黑暗之中,如传说中的幽灵府邸。

魔鬼飞进了那栋房子。

深深的黑夜里,夜视的摄像镜头下,导游小方在幽深的房门前站定片刻。

终于,他无法抵抗

魔鬼的诱惑,大胆地闯进了屋子。

那也是他自己的坟墓。

当叶萧以为画面又要切换到房子内部时,镜头却定在花园里不动了。

他和小枝面面相觑,只能继续等待着画面,而此时就像定格了一样,只剩下一片荒芜黑暗的花园。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栋房子里并没有安装摄像机。”

“这是有可能的,南明城里有成千上万栋房子,电视台不可能给每一个都安装的,只会在我们可能经过的地方安装。”

一分钟后,房门突然又被打开了。

小方的身影如弹簧般弹了出来,身后紧跟着一大堆黑色的影子,再细看竟是成百上千对翅膀!

荒园里只见一堆黑影追着小方,无数翅膀在空中扑扇,有几个飞得几乎靠在摄像机上,在红外镜头前露出绿色的目光。

吸血蝙蝠!

这下叶萧和小枝总算看清楚了,这明明就是蝙蝠,容貌非常奇特,让人联想起传说中的吸血鬼。而那栋黑暗中的房子,想必就是蝙蝠们居住的巢穴,小方独自冲入房子里,必定引起了它们的攻击!

小方转眼就冲入店铺之中,镜头也立刻切换回小店里。许多蝙蝠已扑到了他的脸上,让他发出撕心裂腑的惨叫声。

画面再度切换回外面的大街上,寂静被狂奔的小方打破,蝙蝠们

依旧紧追不舍,他的身上已爬满了蝙蝠。

甚至有几只怪物钻进他的嘴巴,使他再也发不出惨叫声了――怪不得那晚谁都没听见小方的叫声。

镜头切换到大本营底楼的门口,正好对着导游小方的脸。此时已经是惨不忍睹了,他浑身的衣服都被撕烂,脸上身上全都是血肉模糊,小枝看得有些反胃了。

紧接着画面切换到楼道里,小方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只能一路往楼上狂奔,而他身后已经没有了蝙蝠。这些小家伙们完成了攻击任务,飞回到马路对面的巢穴了。

最后的镜头是楼顶天台,小方慌不择路地跑到夜空之下,浑身的皮肉都已溃烂,倒在平台上一动不动了。

他死了。

这是“天机”真人秀的第一个死者。

然后画面变成了黑屏,叶萧已经看得满身冷汗,他又胡乱地按了几下键盘,但屏幕上不再有画面出现了。小枝也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我明白了。”

“原来如此――小方是因为跟踪梦游的孙子楚,半夜独自来到外面的马路上,却发现一只奇怪的飞行动物,好奇心使他误入吸血蝙蝠的巢穴,结果遭到大批蝙蝠的围攻。而他痛苦而狂乱地逃跑,一直跑到楼顶的天台上,最终浑身溃烂中毒而死。”

“并没有人要杀死他,这只是一场动物攻击的意外。

叶萧苦笑了一声:“这果然是一个动物世界,小方死于吸血蝙蝠之手,成立被鳄鱼吃掉了,唐小甜被山魈杀死了,杨谋葬身于蝴蝶公墓,钱莫争被大象活活踩死,就连孙子楚也差点因鱼毒而死。为什么这里的动物都成了杀手?”

“这就是一年前发生在南明的悲剧,因为我的爸爸打开了罗刹之国的宝藏,导致古老的病毒肆虐,各种温顺的动物都开始攻击人类。只有我家的‘天神’和‘小白’除外www奇Qisuu书com网,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

“但已经隔了一年,那些发狂的动物早就应该自相残杀而死光了啊?”

小枝茫然地摇了摇头:“也许吸血蝙蝠不会发狂,因为它们本身可以以毒攻毒。”

她的话音未落,头顶突然响起一阵沉闷的枪声!

砰……

深夜。

大球场的看台之下,迷宫般的水泥柱子之间,白色的灯光洒遍神秘的空间,只有一个阴暗的角落例外。

“这是真的吗?”

栖身于阴影中的童建国,惊讶地问着身边的玉灵。

“没错,这或许是我们逃生的唯一道路,如果我判断错了的话――不,但愿我没有错!”

她把声音压到了最低,因为那个沉闷的脚步声,始终在空旷的迷宫中回荡。

童建国蒙住了玉灵的嘴巴,吊着绷带的左臂还在渗血,但他强忍疼痛咬紧牙关,再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了。

他痛苦地将后背靠在墙上,却隐隐感到有些不对劲儿。用右手摸了摸后面,才发现在坚硬的墙体之上,还安装上了一层黄色的东西,就像塑料薄膜包在墙上。

乍看之下就有些眼熟,童建国仔细检查了包装,才发现这是一种威力极大的炸药!

没错,在金三角当雇佣兵的时候,他就亲自使用过这种炸药,只要小小几十克的分量,就可以炸平一座三层楼的建筑!

而且这种炸药使用起来也非常安全,即便被子弹直接击中也不会爆炸,只有经过数重密码的起爆器,设定好固定的时间才能引爆。

接下来的发现更为惊人,整个墙体都被安装了这些家伙,沿着大球场的看台整整一圈――起码有几

十吨重的炸药!

童建国感到心要跳出嗓子了,偌大的球场其实是一个弹药库!假设这些炸药全部被引爆的话,其威力不亚于一枚小型核弹。不但这座大球场将灰飞烟灭,大半个南明城都可能被夷为平地!

这实在太疯狂了!

而且,他敢打赌在下面的秘密基地里,所有“龙卫视”的工作人员,都不知道自己就生活在炸药库里。

面对这些将把自己炸成粉末的东西,胆大包天身经百战的童建国,也感到深深的恐惧和战栗。就当他抓着玉灵站起来,想要逃出这毁灭一切的迷宫时,身后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不许动!”

用不着回头去看,他就知道这是谁――×!

是的,黑衣人站在迷宫的角落里,白色的光影笼罩他黑色的外壳,手中紧握着黑色的枪管,正对着童建国的后背。

正是他帮助李小军逃出了被反锁的密室,又根据工作人员们的报告,找到童建国和玉灵逃跑的通风管道。×独自端着枪来到迷宫中,打开了所有的灯光,终于找到了他的猎物。

童建国和玉灵缓缓地回过头来,他的手枪还在腋下的袋子里,左手吊着绷带还流着血,右手却只能举在头顶。

他无奈地微笑了一下:“这一局算你赢了。”

“客气了。”

“这个大球场

已经被装满了炸药,你知道吗?”

“你发现了?果然是老前辈。”×敬佩地点点头,枪口却丝毫没有晃动,“是老板命令我安装的,除了老板之外,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件事。”

“你们会毁灭这座城市的。”

“这我管不着!”黑衣人停顿了一下,“不过,干我们这一行的,除了毁灭还能做什么?”

童建国无奈地叹息:“有道理。我现在有个问题。”

“在你被我杀死以前,我允许你提问。”

“在我们的旅行团里,有多少人是被你杀死的?”

×缓缓地举起左手,竖起了三根手指。

“三个?说来听听?”

“第一个是屠男,很遗憾我并不是有意要杀他的。就在你们来到南明城的第二天,这个家伙居然意外地闯入此地,发现了我们的秘密基地。”

其实,童建国之前已经猜到是他干的,“所以你杀人灭口了?”

“是,我们的计划里并没有包括杀人,但老板指示我必须这么做,‘天机’真人秀开播只有两天,不能因为屠男而砸掉整个节目。于是,我在这里制伏了他,并给他吃下了特别的药丸。他不但不会说出这个秘密,而且会在几小时内死亡。我悄悄地将他送回你们的大本营,接下来就是屠男等死的时间。”

玉灵也听得着急死了,“那么第二个呢?”

“厉书。他打碎了卫生间里的镜子,第一个发现了隐藏的摄像机――幸好他没有立即把这个秘密说出去,而是精神崩溃地冲到了外面,那样就给了我们充足的时间。我始终偷偷跟踪着他,让他以为真的有吸血鬼存在,并在他的脖子上留下特别的伤痕。至于他回到你们中间,想要告诉你们最重要的秘密――那是我们将计就计,想要给‘天机’节目增加跌宕起伏的噱头。就在他即将说出秘密的关键时刻,我们拉掉了房间的电闸。这样你们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我戴着一副夜视眼镜,悄无声息地走到厉书身边,在他脖子的伤口里,注射了一种特别的毒药,当场就杀死了他。”

“混蛋!”童建国已经咬牙切齿了,“当时我就感到有些不对劲儿,好像听到什么特别的声音,但眼前一切都看不到,就没有把你当场抓住!”

“不错,你们大概以为是吸血鬼干的吧?”

“第三个?”

“司机,你们都以为在进城的第二天,他就在加油站被炸成了碎片――其实你们都被骗了!这个泰国司机是我们请来的,怎么可能会在旅游线路上迷路呢?当然是他趁着你们不注意,悄悄地把车子开进岔路,还有那条致命的隧道,将你们带入‘天机’真人秀的舞台――南明城。”

建国狠狠地咒骂了一句:“该死的家伙!”

“在加油站爆炸之前,司机就偷偷地溜走了,在确认不会炸死任何人的前提下,我才引爆了开关――当然也不是汽油爆炸,实际上加油站里基本没有油,但被我装上了一些炸药,就是你现在发现的这种。我们事先经过了精密计算,确定爆炸范围之后才引爆的。”

“既然是你们的同伙,干吗又要把司机干掉呢?”

“这个家伙胆子太小了,他从旅行团溜出来之后,就藏到了下面的秘密基地里。他每天都在看电视画面,当他看到你们一个个意外死去,全世界的人都在抗议,甚至准备要控告我们时,他就被吓破了胆。他担心会遭到法律制裁,害怕自己的家人会遭到诅咒,就在今天中午从这逃了出去。我当然不会放过这小子的,全城都装满了摄像机,他逃不过我们的监视。我很快就发现了他的行踪。我一直追到警察局里,没想到叶萧突然插了出来,司机竟然鬼使神差地被他抓到了。就在司机要对他说出秘密的时候,我当机立断开枪射杀了司机。”

“你的枪法不错。”

×撇嘴笑了笑,手枪却靠近了童建国,“谢谢你的夸奖。没想到叶萧盯上了我,经过一番激烈的枪战,我马失前蹄落到了他的手中,幸好小枝这女孩非常精乖,叶萧居然还很听她的话,就这么把我给放了。”

“早知道她不是好人了!”

“我又接到了老板的指令,赶到南明医院处理了亨利的尸体――前辈你不是也干掉了一个吗?接着听到底楼响起爆炸声,我打开一道密室的房门,发现那个叫伊莲娜的美国女孩,然后便是和你的过招。”

“别再说下去了!”

童建国立刻打断了他,因为接下来发生的是他的耻辱,就是这只被绑上绷带的左手。

“我不但杀了人,还放了火。”×继续吹嘘自己杀人放火的功绩,“你们原来所谓的大本营,那个居民楼为什么会突然失火?”

“没错,也是你干的吧?”

“老板命令我给你们悄悄放了一把火,把那栋六层的楼房烧成了灰烬――前提是保证你们每个人安全,我给了你们足够的逃生时间,同时又让全世界的电视观众们看到,据说这一晚的收视率增加了50%。”

“去死吧!”

听着黑衣人×得意的笑声,童建国不禁愤怒地喊道,迸裂的伤口又冒出了鲜血。

“对不起,现在该死的是你了。老板已经下达了杀掉你的指令,我再也不会给你机会了。虽然我自己心里并不情愿,我的前辈。”

×?又往前走了一步,枪口距离童建国的眉心不到一米,硕大的看台迷宫内,瞬间寂静无声

上一章:第九章秘密基地 下一章:第十一章崩溃
热门: 鼠男 无限道武者路 分身 圣母 通天神捕 黄河鬼棺之4:魔王鬼窑 诡神冢 新疆探秘录之生命禁区 唐朝诡事录2:长安鬼迹 自杀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