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秘密基地

上一章:第八章斯蒂芬·金 下一章:第十章最后的罗刹公主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李小军!”

当沉睡之城的大本营里,小枝即将说出全部秘密时,在离此不远的另一个秘密空间内,童建国也说出了另一个致命的名字。

这是一间白色的密室,冷酷的灯光照射着墙角里的一对父女――玉灵和最后审判的法官。

沉默维持了半分钟。

两张老男人的脸都异常僵硬,就像那支面对其中一个的枪口。

玉灵在两个人中间犹豫了片刻,才慌乱地躲到了童建国的身后。

这次重要的站队选择,让另一个男人心痛欲裂,他毫不畏惧地面对枪口,也喊出了对方的名字:“童――建――国――”

“呵呵,感谢你还认得我!”他古怪地笑了起来,虽然左手仍吊着绷带,但握紧枪口的右手,丝毫都没有摇晃,“其实我的变化要比你大很多,我看起来也比你老了很多。而你还保持得那么好那么帅,就和你年轻的时候那样。”

“你是在讽刺我吗?我还记得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而且从来没有反目成仇过,甚至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过。”

“是的,李小军,我的好兄弟!”童建国再次苦笑一声,枪口却靠近了李小军的额头,“我们已经有多少年没见面了?”

“应该有――”李小军低头想了片刻,“三十一年了吧。”

“三十一年,那年我们都是二十六岁,现在我们已经老了许多,尤其是我。”

看到这两个男人叙旧了,当中却还隔着一只随时可能开火的枪,玉灵茫然地在童建国身后问:“你们,你们认识很久了吗?”

“是的,我们差不多是同时认识你妈妈的。”

“那是三十一年前的事情了。”李小军坐在了沙发上,反而轻松了不少,“童建国,你大概已经猜到了,玉灵就是我的女儿。”

“1975年,那时候你知道我爱着兰那,我也发现了你和兰那之间不寻常的关系。”

“对不起,当村寨遭到毒品集团攻击后,我身受重伤昏迷了过去,醒来后就发现你失踪了。兰那在那场灾难当中,奇迹般地幸存了下来。寨子里几乎空无一人,毒品集团随时可能卷土重来,没有办法再生存下去了。我和兰那悄悄离开了山谷,在莽莽的原始森林中走了三天三夜。当我们即将干渴而死时,却意外地发现了一群中国人,他们正在一个秘密的盆地,建设一座全新的城市――这就是最早的南明城。他们友好地收容了我们,我和兰那已经无处可去,便在南明城中定居了下来。”

童建国深呼吸了一口,枪口终于晃了晃:“我被毒品集团俘虏了,但我很快就逃了出来,回到村寨却发现已空无一人――我以为你和兰那都已经死了!死了!这是我一辈子最大的耻辱:没能保护好自己心爱的女子。”

“你没想到我们活了下来,还私奔到了南明城。但我并没有拐骗兰那,我与她情投意合,她深深地爱着我。我们在南明城里获得了新的生活,那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光。”

“你不用解释了,我并没有恨你,因为那是兰那的选择,我怨不得任何人。”

李小军感激地点了点头:“你可以理解就好,我和兰那在南明城里生活了十年,南明城的执政官马潜龙非常器重我,因为我是唯一来自大陆的知青,与那些国军老兵们相比更有价值。马潜龙对我委以重任,并亲自为我和兰那做了证婚人。但我们很久都没有孩子,直到十年后她才怀孕,并生下了我们的女儿――玉灵。”

说完他看着童建国身后的玉灵,而女孩依旧不愿走过来。童建国冷静地说:“是的,你是玉灵的父亲,也是兰那的丈夫,我曾经最好的兄弟。”

“在南明城里的十年,我和兰那度过了幸福的婚姻生活,我们一起看着南明城从无到有,变成一座繁荣美丽的城市,而我也是这座城市的建设者之一。我逐渐成为马潜龙执政官的亲信,掌管全城的交通电信事务。我亲手创建了南明电视台,开通了南明广播电台,使电视走入了千家万户,每个人都能坐在家里知道天下大事。我成为马潜龙的得力干将,他甚至准备要指定我为继承人,成为南明城未来的执政官。”

“你是一个能够忍辱负重的人,从我们小时候在弄堂里玩就能看出来。”

“也许你说的没错,还是你最了解我。”李小军叹息了一声,“但好景不长,我很快与马潜龙产生了矛盾,我希望南明城对外开放,不再自我窒息

于群山之中。于是,我私自与美国和香港的电视台签定合同,希望与海外的电视台合作,请他们来向全世界报道南明城。但我低估了马潜龙的手段,(奇*书*网-整*理*提*供)他的耳目早已遍布于全城,很快发现了我的密谋。我被马潜龙解除了所有职务,从最接近权力巅峰的地方坠落到谷底。”

童建国的手枪依然没有放下:“你恨他?”

“是的,为了复仇,也为了拯救南明城――我坚持认为马潜龙是错的,南明城的自我封闭,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死亡。二十年后的残酷事实,也证明了我的预言!我聚拢了一批死党,在1985年的夏天,准备秘密刺杀马潜龙。”

“但你失败了!”

他靠在沙发上苦笑了一声:“很遗憾,炸弹仅仅炸伤了马潜龙,我的计划全部破产,死党们也被一网打尽。我被迫逃亡出南明城,这本身已是一个奇迹了。只是非常对不起妻子和女儿,玉灵刚出生没几天,就被我抛在了南明城里!如此一别就是二十年!”

“这二十年来,你是怎么过的?”

“我先逃亡到了曼谷,又想方设法去了香港。刚开始我吃了不少苦,还被迫为黑社会卖命,后来我白手起家地奋斗,为自己赚到了第一桶金。九十年代初,我移民去了美国,又经历好几年的磨难,也得到了一些特别的机遇,终于实现了在南明没有实现的愿望――创办属于自己的电视台:宇宙之龙卫星电视台。”

“你看起来很成功。”

李小军摸了摸乌黑的头发:“但是,最初的艰辛就不细说了。我的电视台原本主要面对美国华人,此后扩大到港澳台、新加坡等华语地区。2000年,‘龙卫视’进行了重新定位,重金聘请了几位全美最主流的主持人,大力开拓美国本土人群市场。短短几年之内,我们从一个华语为主的电视台,实现了凤凰涅?般的巨大变化。‘龙卫视’扩张成为全球性的电视台,英语节目变为主流,覆盖整个美国,并向全球各地迅猛扩展。目前,华语观众仅占不到10%,欧美语种的观众则占到60%,观众数超过全中国的人口。节目内容涵盖新闻、综艺、体育、电视剧等,尤其是我们的真人秀节目,正在引导着全球的流行时尚。如今,我们已成为世界性的娱乐传媒巨头,也是仅次于默多克的新闻集团的全球第二大电视媒体。”

“很抱歉――”童建国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那么多年来,我连中国的电视都不看,更别说是美国的卫星电视了,也根本不知道你还活着。”

“即便在美国,也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名字!虽然是‘龙卫视’的老板,但我在幕后隐藏了很多年,从不接受采访,也从不在镜头前露面。就连我们公司里的许多员工,都不知道我的真实姓名是什么。”

“为什么搞得那么神秘?”童建国不屑地努了努嘴,“我的大老板。”

“因为我还有更大的抱负,‘龙卫视’仅仅是一个手段,绝不是我的目的。”

“你的目的是什么?”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这句回答让童建国停顿了片刻:“你没想过回金三角看看吗?”

“1995年,我派遣了一批人秘密潜入南明城,前去刺杀我最仇恨的那个人――马潜龙,没想到他的防范仍然那么仔细,刺杀行动又一次失败,几名刺客都死于非命,从此我就断绝了这个念头。”

然后,两个人都沉默了许久,玉灵也躲在童建国身后瑟瑟发抖。

“我现在只有一个疑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还是李小军打破了沉寂,童建国仍然举着枪说:“是不是感到很意外?你的天衣无缝的计划,终于被我撕开了一个口子。傍晚,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你的脸,你对我们发表了疯狂的讲话,但我立刻就把你认了出来――李小军。”

“谢谢你,我的好兄弟。”

“我发现这座城市到处都充满电磁场,却一点都没有手机与普通电波的信号。我根据电磁场追踪到了体育场,又发现了这个地下的密闭空间。你居然搞了一个如此巨大的转播中心,想必早已经煞费苦

心,要编织那么大一个陷阱,将我们推进万劫不复的深渊。刚才我发现了一条通道,尽头有个铁皮的保险门,悄悄推开居然发现了玉灵――还有我当年的好兄弟。”

“好了,你现在到底要做什么?”李小军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无论做什么都可以,但玉灵必须留在我的身边。”

“不,你已经不是当年的李小军了,也不是那个兰那喜欢的李小军了,你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或者已经不是人类了。”

童建国说完直接就把枪口顶在李小军的额头,一直把他顶到墙边上。

而玉灵在后面浑身颤抖,轻轻喊了一声:“不!”

再次沉默了一分钟。

李小军也曾打过仗,一点都不惧怕枪口,即便已紧紧顶住自己的脑袋:“你为什么不开枪?”

还没有等童建国回答,他感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响起一个沉闷的声音:“不许动!”

不用回头他就知道身后的人是谁了,也知道还有一把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玉灵吓得躲到了角落里,她看到一个浑身黑色打扮的男人,正举着手枪对准童建国,而童建国的手枪则对准了李小军。

黑衣人――×

三个男人,两把枪。

只要童建国扣下扳机,李小军的脑袋就会爆炸;但只要童建国一扣下扳机,黑衣人×也会立即扣下扳机,那么童建国的脑袋也会爆炸。

李小军看到黑衣人×冷酷无情的脸,就微微笑了起来,对着童建国的枪口说:“如果你想让玉灵成为孤儿,那就请开枪吧。”

大雨之夜,体育场地下的深处,死神正在与死神对峙……

镜头移回大本营。

窗外,大雨没有刚才那么吓人了,打在玻璃上的雨点已渐渐稀疏下来,就像绞在死囚脖子上的锁链总算松了。

但屋里的人们依旧紧张,所有的目光都朝向小枝。就连躺在床上的孙子楚,精神也比之前要好了许多,他在林君如的搀扶下直起身来,靠在床架上睁大了眼睛。

“好吧,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小枝抚摸着怀里的白猫,好像又回到了一年前,这里本来就是她的家,“整整一年之前,南明城的‘大空城之夜’,那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灾难,我的父母家人都死去了,只剩下我孤苦伶仃地逃出空城。经过秘密的安排,我途经仰光飞到了新西兰,并得到了新西兰的永久居留权。我提取了父母留下来的存款,靠这笔钱可以保证我三年的生活。我考入了奥克兰的一所大学,一切的生活都很正常,只是经常会怀念死去的父母,还有留在南明城里的‘天神’与‘小白’。”

顶顶摇了摇头说:“这是我听到的第三个版本了。”

“让她说下去吧。”

叶萧干预了一下,托着下巴在心里分析她的话。

“一个月前,有个神秘的黑衣人来到新西兰,找到我住的房子,他说一位大人物想要见我。开始我感到很奇怪,但他给我提供了前往美国的往返机票,并为我预

订了纽约最好的酒店。于是,我跟着他踏上了美国的土地。刚到纽约的机场,就有一架直升飞机来接我们。我被送到了一个大西洋上的孤岛,在一个宫殿般豪华的别墅里,见到了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国人――也就是傍晚在电视机里讲话的那个男人。”

“你说的神秘的黑衣人,就是下午开枪打死了司机,落到了我的手上以后,又被你下命令放掉的人吧?”

叶萧说到这里咬紧了牙关,因为这是自己的耻辱。

“是的,就是他――但我也仅仅知道这些,我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晓得。”

“但你们无疑是阴谋的同伙,你也因此要我放走他。”他仰头叹了口气,“你继续说下去吧。”

小枝停顿了一下,把头低下来说:“在大西洋上的小岛上,那座宫殿般的豪华别墅里,黑衣人称那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为老板。那个男人对我非常好,和我聊了很长时间,尤其是我在南明城的过去――他说以前他也在南明城里,但是在我出生之前,他就已经离开南明了。”

“他为什么要找到你?”

“因为,我的姓名――欧阳小枝,他说他很喜欢阅读悬疑小说,有好几本书的女主人公也叫欧阳小枝,当然这与我的姓名纯属巧合,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但是,在偌大的南明城里,只有我一个欧阳

小枝。而且,当他见到我并与我交谈以后,感觉我整个人形象与气质,同书里写的小枝实在太像了。我简直就是小枝在现实中的翻版――南明城里的小枝。”

这回轮到孙子楚讲话了:“没错,从一开始我就感觉到了。”

“你少说两句,算你起死回生了是吧?”叶萧教训了他一顿,又盯着小枝的眼睛,“说下去。”

“那个人给我安排了任务――重返南明城,参加史上最伟大的电视真人秀‘天机’,事成之后他会给我一百万美元,并送我到哈佛大学读书。我在小岛上考虑了三天,最终答应了他的任务。其实,我并不是贪恋那一百万美元,而是想回到南明城里――新西兰不是我的家乡,遥远群山中的南明城才是,就是这里!不,你们不会明白的,永远离开家乡是什么感觉。”

“但是,对于创建南明城的国军老兵们而言,故乡永远都是中国。”林君如冷冷地顶了她一句,她已理解了来自金三角的父亲当年的忧伤,“你是只把他乡作故乡!”

这句话似乎说到了小枝的痛处,但她毫不示弱地回道:“这是我的权利,我不想再留在新西兰,那里的一切我都不适应,我想要回到宁静的南明城,再看一看这栋房子,我还期望‘天神’与‘小白’都还在!”

她说着低头摸了摸白猫的后背

,情绪竟有些激动了。

“你就成了阴谋的一部分?”

“不,我根本不清楚他们的计划,只是答应不泄露自己的身份,赢得你们尤其是叶萧的信任,最终将你们引导到我的家里。我在美国接受了十几天的培训,主要是训练如何面对镜头,如何应对各种突发事件,甚至如何逼真表演而不被戳穿。还有一项重要培训,就是阅读一切与小枝有关的书――我就是在这些书里认识了你:叶萧。”

“请别再提我了。”

“十天以前,我坐直升飞机来到南明城,找到了阔别一年多的这栋房子。我还惊奇地发现了‘天神’与‘小白’,它们居然好好地活在这里,重新成为了我的宠物。据说这里已被装满了摄像机,但我倒是一个都没发现。我在秘密基地里住了三天,周围是‘龙卫视’的工作人员,直到他们通知我――你已经接近了基地,于是我独自走到那条小巷,等待你们的发现……”

“接下来的事我都知道了,你把我们引到了体育场里,然后那条狼狗就出现了。”

小枝羞愧地抬起头:“对,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当天晚上他们又通知我,你靠近了那个开满荼花的小院,我悄悄地潜入那个小房间,点上蜡烛期待你们的发现。果然你循着光线过来了,并把我给抓住了,从此我就在你们的旅行

团里。”

“当时你装得真像啊,好像真的要逃跑似的,其实是自己送上门来的。”

“后来,那座居民楼的着火也是他们干的,当然前提是确保屋子里的人们安全。这样就有机会把你们赶到我的家里,因为这里是‘龙卫视’的预设战场,我的‘小白’由此出场。”她说着又亲了亲怀里的白猫,眼神渐渐哀伤,“但是,从一开始就超出了我的预料,没人告诉过我会有人死亡――当我看到屠男死去时,我的心脏吓得要破碎了,只是拼命保持镇定而已。”

这时,伊莲娜也加入了审讯:“你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

“不,一点都不知道!‘龙卫视’原本对我说,这只是一次电视真人秀节目,不会有任何危险,更不会有人死去!我以为那只是发生了意外,或者有些人死掉本是活该。但后来成立和黄宛然的死,让我感到无比的恐惧。我看到失去父母的秋秋的悲伤,联想到我十九岁也失去了双亲,这让我更加寝食难安,却还要被迫在你们面前表演!”

“你隐瞒事实的真相,就等于杀人的帮凶!”

“对不起!”小枝忏悔地垂下头来,肩膀不停地颤抖,“是的,这是我的错误,我是有罪的人。我知道从一开始,就已经踏入了一个陷阱。我不应该骗你们,更不应该让你们误入歧途。其

实,我在你们中间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尤其是在童建国怀疑我并要审讯我以后。我几次想要逃离你们,但又实在没有勇气,我也不知道自己能逃到哪里去。”

“哼!”林君如冷笑了一声,“叶萧已经帮你逃出去了。”

“好了,别再说这些了。”叶萧也感到很是尴尬,他一转念说,“你为什么要编造那两个故事――古老荒村的欧阳小枝,与清东陵的同治皇后阿鲁特小枝。”

“那都是从关于你的小说里看来的,我想这一定会引起你的共鸣甚至恐惧。他们选择我来到这里,也是因为我的名字――小枝。”

他仰天苦笑了一声,忽然直视着她的双眼:“还有一件重要的事,你没有告诉我们――‘大空城之夜’你是如何逃出南明城的?”

“这件事――是个秘密。”

南明大球场。

就在球场看台的内部,地下深处的巨大空间深处,一条秘密通道的尽头,狭窄封闭的密室里,四个人正在绝望地对峙。

李小军的额头上顶着童建国的枪,童建国的太阳穴上顶着黑衣人×的枪,而玉灵站在旁边不知所措。

“原来你还活着。”

童建国的左手吊着绷带,右手对准李小军的枪口丝毫没有晃动,同时用眼角瞥了瞥×,微笑着问候他。

“谢谢,承

蒙你的指教!”

一个小时前,×从看台上摔了下来,不过地面正好有一堆充气垫子,大概是跳高比赛使用的,他摔在垫子上大难不死,只是胳膊有些挫伤。他立刻重新找回了枪,在球场里四处寻找童建国,却发现他像雨水一样蒸发了。×返回了地下的秘密基地,仔细搜索了每一个角落,盘查了每一个工作人员,花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结果。

最终,他决定向老板报告此事,因为老板说过不要伤害到童建国。当他走进这间密室――因为老板不希望受到打扰,所以他每次进来都悄无声息,这样也正好没让童建国察觉。于是,便造成了现在的对峙局面。

黑衣人×同样用眼角余光瞟着玉灵。下午,他接受到老板发来的指令,让他去大本营绑架玉灵。他开着童建国用过的那辆现代跑车,以一块喷有麻醉气体的手绢,在铁门口悄悄蒙住了玉灵的嘴巴,把昏迷的她抬到车里,带回大球场深处的秘密基地。

上一章:第八章斯蒂芬·金 下一章:第十章最后的罗刹公主
热门: 易中天中华史:秦并天下 超·杀人事件 修真世界 双重赔偿 一剑飞仙 灭顶之灾 悠悠南北朝:三国归隋统一路 天下 死之枝 金沙古卷1·青铜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