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惊人的发现

上一章:第六章 审判 下一章:第八章斯蒂芬·金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惊人的发现不能说的秘密。

但在末日的今夜,一切都可以说了,不会再有秘密。

包括被封闭在密室中的玉灵。她依旧躺在那张大沙发上,白色的灯光笼罩着她全身,地上摆着一个热气腾腾的饭盒――诱人的香味缓缓飘了出来,让沉睡中的她鼓动鼻翼,深呼吸着睁开双眼。

她醒了。

也不记得刚才睡了多久,但双手双脚都有了力气,可以自己下地走路了。她推了推房间的铁门,却是出乎意料地结实。她再用力拍打这扇门,仍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回头才看到那个饭盒,打开一看是新鲜的饭菜,口水自然掉了下来――已经连续一周吃真空包装食品了,这顿新鲜菜无异于山珍海味。

虽然,第一反应也想到是否有毒?但玉灵管不了那么多了,腹中早已唱起空城记,抓起饭盒和勺子就吃起来。

不消片刻就已风卷残云,来不及抹去嘴巴上的油,坐在沙发上摸了摸肚子,却忧伤地叹息了一声:“干吗不让我继续受苦?”

“不,这不是你的命运。”

铁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依旧是标准的泰国北方话。

又是他!那个五十出头的神秘人,乌黑的头发有神的双目,居然自称是她的父亲。

“你――怎么又来了?”但玉灵知道他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只能苦笑着问,“那我的命运究竟是什么?”

“你会得到幸福的。”

“我不相信,我只是一个没有父母的孤儿,从小在山区的村子里长大,没有人疼也没有人爱。念完中学只能去城里打工,因为学过中文就当了导游。我没有钱买好的衣服,也没有钱让自己住好的房子,拿到游客给我的小费,还要给村子里的人们还债。我的一辈子就是这样了,如果能嫁给一个好男人,就是我最大的幸运。”

神秘的男子走到她跟前,看了看地上的饭盒,语气柔和了许多:“晚餐如何?”

她怯怯地点头道:“谢谢。”

“玉灵,请你听我说――”他轻轻地坐在了她身边,直视着她的眼睛,“因为你的生命,是我赐予的,所以我知道你的命运是什么。”

“不,我没有爸爸,我不会相信你的。”

她依旧执拗地别过头去,双手紧紧抓着衣服的下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父亲母亲,你也不例外。那请你告诉我,你的父亲是谁?”

“他在我出生之前就死了。”

“看着我的眼睛!”他又一次以命令式的口吻说话,逼迫着玉灵回过头来,“你的父亲没有死,现在他就坐在你的面前。”

她不敢再说话了,但目光没有再挪动,看到对方的眼神里闪烁着什么。

神秘的男子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对不起,我的女儿,那么多年以后才让你见到我。其实我也不愿意这样,但这就是无法抗拒的命运。你的父亲和母亲都是了不起的人――特别是你的母亲。”

“她叫兰那。”

“是的,她是罗刹之国最后的公主。”他的眼睛有些发亮,但又哀伤地长叹一声,“那么你的父亲呢?你一定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吧!”

“知道又能怎样呢?”

“改变自己的命运――你知道你出生在哪里吗?

玉灵无奈地摇摇头:“不知道。”

“南明城。”

九点钟,南明医院。

急诊室里的电视屏幕闪着雪花,童建国已经可以走动了,左臂吊着厚厚的绷带,血已经完全止住了,但肌肉还不断传来阵痛。

他看着窗外的大雨,内心已燃起了熊熊烈火,不能再坐在这里等死了。他知道那个人就在这里,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的那个人,必须去把他找出来!

童建国走出急诊室,去医生的办公室转了一圈,找到手电筒和没启封的电池,还有一件雨衣。他艰难地把雨衣套在身上,带着装好电的手电筒,悄然走出死寂的医院大楼。

再见,太平间!

再见,亨利!

冲出大楼就是骇人的雨幕,全身套在雨衣里的童建国,忍着伤痛走了一圈,却没有发现那辆黄色的现代跑车――下午他开着这辆车来到医院,明明记得把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

对,一定是被黑衣人×开走了!

童建国无奈地苦笑了一声,才想起自己的左臂吊着绷带,只剩一条胳膊肯定没法开车。

雨衣罩着他走入黑夜,虽然四周都难以看清楚,他仍然找到了前往警察局的路――离这里并不是很远,他曾经两次经过那里。

独自在大雨中步行了十分钟,果然找到了沉默的警察局。他大步闯入二楼的办公室,打开没有上锁的保险箱,找到了一把手枪,还有几十发子弹。先将子弹一一装入弹匣,再打开保险试了一枪――清脆的响声回荡在警察局里,童建国对它非常满意。

因为一只胳膊还被吊着,他便找出一个警用的枪袋,将枪绑在腋下的位置,这样便可以像警察那样拔枪。

披着雨衣藏着枪走出警察局,他并没有回大本营或其他地方,而是径直走向附近的一条街道。他记得下午开车来医院的路上,瞥见过一个通信器材商店――果然,他很快找到了那里,店门闪烁着霓虹灯,在雨夜中格外醒目。

童建国闯入电铺之中,打开里面所有的灯,找到许多电子通信器材,其中不乏最专业的设备。这些器材虽然不能与外界联络,却可以探测周边数百米内的电磁信号――这是多年的野战经验告诉他的,当初在金三角内战的时候,他就用这种方法找到目标,准确狙击了敌方的老大。

虽然左手不能使用,但他动作还是很熟练的,几分钟就做成了一个简易电磁信号装置。他用右手拎着这个家伙,回到茫茫的雨夜之中。

刚走出几步远,机器就显示了强烈的电磁信号,就算大雨也无法干扰它们。童建国的心跳加快,不知是否有电磁波的干扰。继续往前走了几分钟,让他感到异常吃惊的是,整个城市都充满着电磁波,必定有不少电子设备正在工作!

沉睡之城,其实并没有沉睡,那些跳动的神经,只是人们的肉眼无法看到而已。

他找到一个电磁信号最密集的方向,循着机器的指示往前快步走去。穿过几条大雨弥漫的街道,有的道路排水系统不畅,积水已经淹到了他的小腿。

终于,童建国望见了体育场高高的看台。

顶棚闪着白色的灯光,穿破苍茫的雨幕刺入他眼中。

手中的机器反应越发强烈,所有的电磁波都指向那里――体育场!

大雨掩盖了他的踪影和脚步声,使他顺利地来到球场外沿。这是整个南明城最大的建筑,硕大无比的看台和顶棚,让每个人都感到自己的渺小。

雨衣中的童建国点了点头,就是这里了――全城的电磁波都来自此地,若不是地下有巨大的磁场,就一定埋藏着什么蹊跷!

现在已不需要那简易的机器了,童建国将它放到边上,再脱下沉重的雨衣,悄然闪入看台下的通道。

吊着胳膊上的绷带,小心翼翼地穿过通道,走进宏伟的体育场内。脚下是红色的跑道,前方是宽阔的足球场,四周则是密密麻麻的座位。大草坪上疯长着野草,仰起头如瀑布降临――顶棚上射下无数灯光,照出一个大雨中的辉煌世界。这是一个标准的灯光球场,仿佛仍在进行着一场

足球比赛,只是看台上的观众们已瞬间消失。

真的消失了吗?

同时,同分,同秒。

再把镜头移回我们的大本营。

孙子楚醒了。

二楼卧室,小枝仍然不愿说出秘密,林君如也不敢真的对她动粗。叶萧和伊莲娜都只是冷冷地看着,却没发觉床上的孙子楚已睁开了眼睛,直到他发出一阵轻微的呻吟。

林君如第一个反应过来,回头扑在了他的身上,其他人也都围拢了过来。孙子楚的脸色依然苍白,但能够缓缓地眨眼睛,嘴里发出一些细小的声音。伊莲娜赶紧端来一杯热水,但小枝示意要等会儿才能给他喝。

叶萧在他耳边轻声说:“你这家伙,还记得我们吗?”

孙子楚的嘴唇颤抖了几下,但还是说不了话,只能用力眨了眨眼。接着画面便替代了原来的雪花,同时音箱里响起了一连串的英文。

聚拢在孙子楚身边的人们,马上转头对准了电视机,就连孙子楚也在恍惚之间听着。

电视画面仍然是新闻演播室,左上角有个龙形的台标,女主播依然是以前中国著名的主持人,她面对镜头用英文侃侃而谈――

“观众朋友们,全世界都在关注的‘天机’事件,现在又有了最新的进展,请看来自现场的画面――”

这下大家都听到了声音,虽然除了伊莲娜以外,只能理解大约一半的意思,但还是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画面切换到一个专题片头,赫然是叶萧、孙子楚、顶顶等人的照片。在一连串快速的英语解说中,他们看到了一个奇异的镜头:

是他们自己!

没错,在卫星电视直播的画面里,出现了他们自己的形象,而且就是在这个房间里!

镜头是从某个特别的角度拍摄的,斜向拍出整个房间,当中的大床上躺着孙子楚,他的身边是林君如和小枝,而叶萧、顶顶与伊莲娜正站在电视机前。

面对电视画面里的自己,叶萧惊讶地站起来后退了几步,而镜头里的自己也是同样的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心跳骤然加快的他,捏紧了拳头走向电视机,画面里的自己同时也走向电视。

这根本就是现场直播,面对全世界的卫星直播!

看着自己在此时此刻的动作,所有人都已面面相觑,惊慌失措地逃向房间各个角落,以躲避被镜头摄入画面。

“该死的,有人在监视着我们!摄像机就安在这个房间里!”

叶萧愤怒地大喝起来,也不管身上的伤口了,仰头看着房间的天花板,缓慢而仔细地环视一圈。

同时,他也用眼角余光瞥向电视,直到发现自己正面对着镜头。

镜头就在眼前!

大雨如注。

体育场继续被雨声覆盖着,灯光穿透雨幕打在他的脸上,宛如舞台上的灯光。

但他不是男主角。

谁都不是。

就在童建国将要转身之际,一个硬硬的东西顶住了他的后腰。

他知道,那个东西的名字叫“枪”。

所以,他不能乱动。

而且他也能够猜到,是谁正在用枪顶着自己的后腰。

他猜的没错,是黑衣人――×。

“你真厉害!我以为你还在太平间里,变成了一具僵尸。”

黑衣人在他身后轻声道,手枪纹丝不动地顶着他。

“我真的老了,如果再年轻十岁的话,我绝不会让你到我身边五米之内。”

“是啊,你的听觉和嗅觉都下降了,还有这大雨声掩盖了我的动作,加上你已经受伤了。”

五十七岁的童建国,看了看自己吊着的左臂,苦笑了一声:“你的评价还算是公正。”

“胳膊怎么样?”

“托你的福,我已经把子弹取出来了。”

“是自己做的吗?我记得这里可没有医生。”

童建国镇定自若地回答:“是的,但谁让你把我关在太平间呢?那可是在医院里面,有很多手术设备。”

在这球场看台的一角,不断有风吹着雨落到他们身上,两个人一前一后对峙着,只是前者的生命握在后者的枪口上。

枪口再一次沉默了,因为它已脱离了主人

的手指。

枪的主人已被踢倒在地,他刚刚挣扎着爬起来,又被童建国那依旧强悍的右手打了一记重拳。整个人已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后面的栏杆上。紧接着胸口又挨了一脚奇--書∧網,这下他彻底翻下看台,坠落到数米深的阴影中去了。

偌大的看台上,再次只剩下一个人了――吊着绷带的童建国。

毕竟是年岁大了,他靠在座位上喘了几口粗气,才倚着栏杆往下面望去,黑咕隆咚什么都看不见。管那个黑衣人是死是活,既然×没有开枪把他打死,何必要对人家赶尽杀绝呢?

刚才的这番剧烈搏斗,让他受伤的左臂又疼了起来,但心情却畅快了许多,看来当年的功夫还没有废掉。

其实,童建国本来是没有机会的,只是因为×第一次动了恻隐之心,又看到他吊着一只胳膊,所以对老前辈轻敌了。

刚才的那一番对话,他甚至还有些喜欢×了,确实是和当年的自己一样!

不需要再多想了,童建国忍着胳膊的疼痛,沿着看台走了半圈,忽然发现有扇小门里亮起了灯光。

他缓缓推开门走进去,前面是一条往下延伸的楼梯。这回他小心地将手放在腋下,随时都可以把枪抽出来,悄无声息地走下了楼梯。

另一个世界正在等待他。

依然――同时,同分,同秒。再把镜头移回我们的大本营。

所有人都在二楼的卧室,电视机里放着此刻他们的画面,而镜头就在叶萧的眼前!

但他并没有看到镜头,那是天花板与墙角之间的夹角,只有白色的涂料在那里。

“你们有没有感到奇怪?几个墙角里都有许多灰尘和蜘蛛网,只有这一个角落非常干净。”

顶顶突然提醒了大家一句。叶萧搬来一个柜子,爬上柜子摸了摸墙角,感觉确实有些古怪。

他再用力拉了拉墙角,竟把一大块涂料拉了下来――其实根本不是什么涂料,而是一层特殊的薄膜,从外往里看是白色涂料,从里往外看却是全透明的,就像一块干净的玻璃纸。

而在这层薄膜的里面,隐藏着一个专业的摄像机镜头!

一只无所不能的眼睛。

大家都看到了这只眼睛,这只眼睛也直勾勾地瞪着他们,并把他们此时此刻的表情,传递到全球卫星直播的电视画面中。

惊人的发现!

叶萧把脸凑到了摄像镜头前,电视画面里也只剩下他的脸了,由于距离镜头太近了,他的脸在画面中有些变形,射出两道凌厉的目光。

作为一名警官,安装摄像监控探头,也是一种常用的技侦手段。但这台摄像机相当先进,绝不是监控探头那么简单。它的镜头焦距可以自动调节,还带有红外夜视功能,就算在黑暗环境中也可以拍摄。它装有声音采集的系统,背后有复杂的电线,可以从远程实施控制拍摄,与摄影师实地操作没有区别。用它拍摄出来的效果,相当于最专业的摄像机,完全可以用作电视剧的画面。

电视机的屏幕里,始终显示着叶萧的脸,甚至还有他的手在摆弄镜头。他打开摄像机后面的凹槽,想要仔细查看里面的电线情况。

突然,电视画面一下子消失,转眼切换到了新闻直播室里――显然电视台不愿再播放叶萧检查镜头的画面了。

大家又把目光对准了电视,叶萧也从柜子上爬了下来,只见女主播的神色有些慌张,但她很快就调整了回来,镇定自若地面对镜头用英文说――

“叶警官为什么要检查镜头呢?也许他是觉得不该让自己看到这些画面。但无疑他很清楚自己的处境,特意要和我们的观众有个互动,我感觉在他冷漠的表情之下,还隐藏着一颗富有幽默感的心。”

伊莲娜是完全都听懂了,却更加迷惑不解了:“这是怎么回事?你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吗?”

“你在怀疑我吗?”叶萧自己也听得云里雾里,便勃然大怒起来,“不,我可没有什么幽默细胞!更不是在和谁开玩笑,哪有什么观众啊?”

电视画面变成了NBA的比赛场,科比?布莱恩特穿着NIKE鞋开始扣篮,原来是进入了插播广告的时间。

趁着这个空档,顶顶大声喝道:“你们都冷静一下吧!”

“这到底是什么电视台?”

“宇宙之龙卫星电视台――中文简称‘龙卫视’。”伊莲娜坐下来回答了,她在美国还常看这个卫视的新闻节目,“总部在洛杉矶,主要面对亚太地区,最近几年发展非常快,以十几种语言在全世界范围内播出。”

体育场。

童建国已经听不到巨大的雨声了,四周变得坟墓般寂静,只有一条深深的楼梯,在白色的灯光照射下,难道要通往地狱的第十九层?

他的左臂还吊着绷带,右手始终放在腋下的位置,每走一步几乎都踮着脚尖。已经走了好几分钟,这道楼梯似乎永无止尽,让他想起罗刹之国深深的甬道。

难道还会发现什么古老的宝藏?

突然,楼梯变成了平地,一扇大门出现在他的面前。

大门是被锁上的,但这难不了童建国。他从口袋里掏一个小玩意,仅用一只健全的右手,便轻而易举地打开了门锁。

他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去,发现里头是个高大的空间,几米高的天花板上,吊着无数明亮的灯,把体育场的腹腔照得宛若白昼。

这里用简易的塑料板隔成很多小空间,就像是某个大型展

览会的现场,每个小空间就是一个参展单位。他低着头从边缘走过去,果然看到远处有几个人影在晃动。墙边开着男女卫生间,门口的垃圾箱里堆得满满的,说明这里有人在生活或工作。

童建国悄悄走到一个隔间后面,透过缝隙往里面窥视。他看到有两个人坐着,面对着几台电脑工作,还有几部监控录像的屏幕,但看不清里面的画面。其中有个人转过身来,嘴里还叼着一根香烟,是一个光头的黑人。他用美式英语和旁边的人交谈――四十多岁的白种男人,挺着一个巨大无朋的肚子。

他听不懂那两个人在说什么,便又摸到另外一个隔间里,发现了一个很大的电视屏幕,在播出着一档英语新闻节目。屏幕底下摆着许多机器设备,上面镶嵌着一些小屏幕,旁边是几台控制电脑,后面有密如蛛网的电线和插座。这里所有的设备和摆设,都说明是一个电视转播中心――许多大型国家比赛,都有这种器材设备,尤其是闭路电视系统。

这时有脚步声靠近了,童建国急忙躲到屏幕后面。他看到一个年轻人走进隔间,那人长着一副中国人的面孔,他拿起电话说了一串英文,挂下以后坐在电脑前,不知在处理什么东西。年轻人看来来非常疲倦,他戴上耳机靠在座位上,就这么闭目养神起来。童建国便轻声地摸出隔间,回到外面的大厅里。

迎面又走过来几个影子,他立即闪到角落的阴影中,从侧面看到了那些人――穿着特别的工作服,从头到脚都包裹了起来,消防队员似的只露出一张脸。他们中有两个白人一个黑人,还有一个看起来像泰国人。这几个人一边走一边脱下工作服,表情都有些凝重,彼此用英语低声交谈。

这条走道像是必经之地,很快又走过来两个人,居然还是一男一女,两人都长着中国人的相貌。那个男的三十多岁,说着一口标准的汉语普通话,而女的则带有明显的港台口音。但两人交流起来没什么问题,童建国听见他们几次说到了“末日”两个字。

那个女的紧张地问道:“TOM,我感觉这是最后一夜。”

“老板说过这样的话吗?”

“虽然他没有明说,但谁都已经猜到了。”

“但愿如此!”那男的疲惫已极地仰头叹息一声,“快点结束这场噩梦,让我们回家去吧!”

上一章:第六章 审判 下一章:第八章斯蒂芬·金
热门: 恋爱的贡多拉 逍行纪 暮光之城5:午夜阳光 造化仙帝 刀客传奇 丹凤针 断龙台 贼猫 空洞之眼 道辟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