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催眠

上一章:第五章 蝴蝶公墓 下一章:第七章 洛丽塔(1)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19:30

大本营别墅的阁楼。

顶顶独自坐在顶灯下,天窗外挂着一轮小小的月亮,仿佛所有的光线都恩赐给了她。

几分钟前,当大家聚拢在客厅看《蝴蝶效应》时,她悄悄走上顶层阁楼,打开下午没有看完的那本书--《马潜龙传》。

她翻到第六章,"开天辟地"。

1970年的春天,马潜龙带领了一支小部队,前往他在二战期间隐居的那片山谷。他仍然记得那条秘密的道路,穿越茂密丛林和陡峭的山峦,通过罗刹之国抵达了传说中的神秘盆地。小部队里含有几个有经验的工兵,他们全面勘测了盆地的地质情况,并发现了一处宝藏--黄金!

那是一个蕴藏极丰富的金矿,虽然埋在地下的深处,但盆地的溪流中含有金砂,使得他们很容易就发现了。这个发现给了马潜龙希望,他制订了一个周密而完美的计划,派遣工兵部队寻找四周最薄弱的山口,果然在盆地南缘的一块悬崖上圈定了。他们调来了大量炸药,炸开山体,并用数百人挖掘隧道。

这条无比漫长的隧道,用了三年的时间才大功告成,一切都在秘密之中进行,所人都严格封锁着消息。1973年的夏天,马潜龙对他的部队和眷属们发表讲话,要带他们去开创一个新的生活。老兵连带眷属总共几万人,带着各种武器和生产设备,从那条一线天的峡谷进入隧道,终于进入那片迦南地!

开始大家不理解为何要迁移到这么闭塞的地方?但当黄金不断从地下开采出来,马潜龙用黄金换来了粮食、衣服、武器、美元时,大家都感到重获了新生,万分卖力地建设起了家园。马潜龙到曼谷秘密聘请了一位华裔设计师,请他为新城全面规划和设计。又经过三年的艰苦建设,一座现代化城市拔地而起,成为真正的世外桃源。

马潜龙给这座新城取名为"南明市",1980年,南明城确立了自治城市的地位,马潜龙成为首任执政官。

顶顶看到这里,才明白了南明城的由来!从第一次踏入此地,这个谜团就始终缠绕着大家,却通过这本旧书轻而易举地解开了。

继续翻到第七章"域外南明"。

开头是这样写的--

中山先生的最高理想,便是建设一个大同社会。他用了毕生的时间来奋斗,还是没有实现这个目标。他的后继者们用了更长的时间,仍离那理想中的世界相去甚远,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然而,马潜龙却在这域外的群山间,创造了一个真实的"大同社会"。身为中山先生的忠实信徒,这是他终生最引以为豪的事。

整个80年代,南明城地下源源不断的黄金,给全城人创造了巨大的财富。马潜龙设立了一个委员会处理财政,先是广泛地开展基础建设,各种商店学校和居住设施,以及城外的水库和电站逐步齐全。整个南明城都实行免税政策,因为依靠黄金收入已足够支持自治政府运作了。人们积极地从事各种商业活动,通用泰铢等货币,自由开设工厂和企业。

但是,一切对外交通和贸易都掌握在政府手中,在南明隧道的两端有重兵把守,只有自治政府的车辆才能进出。如果有人要离开南明城,必须经过严格审批并交纳押金,除了自治政府的派遣人员外,每年出城的不超过五十人。

许多人都不满马潜龙的政策,认为这将使南明城在封闭中窒息,甚至回到闭塞的中世纪环境。但他一贯地坚持己见,弹压任何反对的意见。1985年,火药桶终于爆炸,他非常信任的一名亲信,在他开会过程中突然行刺。一枚炸弹被扔上会议桌,当场炸死了两人,马潜龙本人也被炸伤。

这意外的变故并未击垮马潜龙,他以顽强的意志迅速控制了局面,粉碎了所有的叛乱阴谋,有七名同案犯被捕并处以死刑,只有行刺的主犯侥幸逃脱,并被永远驱逐出南明城。

经此事件之后,所有隐藏的反对势力被一举消灭,马潜龙的威信反而大长,他在自治议会上发表讲演说:"我希望建设一个真正的大同社会。但在整个地球实现大同之前,我们必须采取保护措施,用坚强的外壳来保护我们的城市。二十世纪的世界是肮脏的,只要走出南明隧道几公里,便是完全不同的天地,那里的人们在自相残杀,在种植要消灭全人类的花朵,淫欲和贪婪横行霸道,财富者和强权者统治着一切,穷人们被榨干了每一滴血。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世界!只要对外开放那么一点点,只要一点点!我们就会像失去保护的温室花朵,立刻枯萎凋零!永远都要提防人的私欲,这片桃源必须隐藏起来,绝不能为外界所知道,否则便是我们毁灭之时!"

在短暂的争议之后,大多数居民都赞同了马潜龙的观点,并能遵守这些严苛到不合理的规定。南明城仿佛一株深山中的盆景,秘密地茁壮成长起来,并保持了十多年的稳定秩序,再也没有发生过暗杀或政变等事件。到2000年,全城人口竟已超过了十万。

在数十年的岁月中,马潜龙积累起了无上的权威,南明城的兴衰荣辱几乎全系于他一身。在四年一度的执政官选举中,马潜龙连续四届当选执政官,掌握南明城的行政大权,直到1996年,他以76岁高龄退休。

接着就是《马潜龙传》的最后一章,"人生的终点"。

2000年,马潜龙正好80岁,他已退休四年了,隐居在南明城的一栋小屋中,再也不问政事。他本有机会回祖国去看看,却因种种原因未能成行,成为他终生的遗憾。许多人劝他写回忆录,将自己毕生传奇经历写下来。他却婉言谢绝,说生命中总有许多不能言说之事。

作者依靠各种零星的记载,包括大陆早期的各种文件和报纸,还专门申请去台北查找档案,了解关于马潜龙在六十年前的军旅生涯。至于逃亡到金三角以后的经历,则来自许多老兵的口述。整部传记写了整整十年,但仍有许多内容不能完整。尤其是1942~1945年,马潜龙在这片原始盆地的经历,只要他本人不开口,便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2000年9月9日,马潜龙在寓所中突发心脏病去世,享年80岁。

十天后举行出殡大典,南明城万人空巷来为他送行,他的骨灰被保存在南明宫中,等待将来能魂归故土。

随着马潜龙的去世,南明城的历史翻过了一页,属于他的时代结束了。

南明城将仍然在他的阴影之中,还是将走上一条新的道路?

《马潜龙传》的结尾没有给出答案,这本2000年秋天出版的书,最终在顶顶的叹息声中,结束了最后一句话--

"只有走到生命的最后一天,我们才能真正了解自己的命运。"

看完这句颇具哲理的话,顶顶合上书本沉思默想了片刻。在沉睡的别墅顶层的小阁楼里,月光与灯光共同洒在顶顶额头,仿佛浸入另一个人的人生。

突然,楼下发出一声枪响!

21:20

沉睡的别墅,底楼客厅。

突然,院门外响起沉闷的敲门声。童建国冷不防地打了个激灵,立刻示意大家不要慌张。他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门,来到院墙的铁门后,大声地问:"谁?"

"是我!叶萧!"

果然是叶萧的声音,童建国又惊又喜地打开铁门,只见一对男女互相搀扶在月光下。

叶萧和小枝。

再度看到小枝的脸,还有她那略带小邪恶的眼神,毫不畏惧地闯入别墅小院,手挽在叶萧的臂弯里,仿佛杀手莱昂的小情人。

相比黄昏时分在蝴蝶公墓,小枝显得更加美艳动人,浑身散发着诱惑的气味,五十七岁的童建国也痴痴地站住了。

叶萧也显得英姿勃发,带着沉睡之城的公主,旁若无人地闯入客厅。

一阵冷风随着小枝的裙摆吹入玄关,大家先感到后脖子冷飕飕的,接着回头看到了那张诱人的脸。

伊莲娜第一个霍地站起来,颤抖着喊道:"YOU!"

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仿佛蝴蝶公墓中的鬼美人再现,正目光高傲步履轻盈地前来赴宴。

此刻的小枝,已与他们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小枝,彻彻底底地判若两人了!

第一次见到的她脸色苍白,神色惊恐,长发披肩,处处透着忧郁与纯洁,不敢与他人高声说话,极力回避男人们的视线,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又似坠落凡尘的悲伤天使。

而现在的这个小枝,却分明是"一树梨花压海棠"的洛丽塔,脸颊红润唇色艳丽,甚至带有几分哥特与朋克,大胆野性欲望蓬勃,目光扫过之地花朵枯萎,眼神直指之处月光羞涩。

数天前与数天后,她在地狱天堂旋转门间变幻身形。

从白玫瑰到红玫瑰!

更令他们吃惊的是叶萧,居然情侣似的带着她,两人的双臂交缠在一起,丝毫不在意他人鄙夷的目光。

"你们……你们怎么?"

林君如正好从楼上走下来,看到这一幕立刻说了出来。

叶萧若无其事地回答道:"下午出去不是找小枝的吗?现在我把她给带回来了。"

"我们欢迎你回来,但是--不欢迎她!"

林君如说完伸手指向小枝。

接着,其他人也都围拢上来,将叶萧和小枝包围在客厅中央,叶萧总算皱起了眉头:"你们想干什么?"

"你一定还不知道!我们中间又牺牲了一个人!"童建国转而盯着小枝,冷冷地说,"杨谋死了!"

"杨谋死了?"叶萧这才意识到严重性,按捺着自己焦虑的心,"为什么?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哼!你问她吧!"

林君如依旧直指着小枝,却不敢靠近这冷艳的女孩。

"怎么回事?"

叶萧转身问着小枝,却得到一句淡淡的回答:"我已经警告过杨谋了,但他一定要进去,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也是命运的安排,谁都无法阻拦。"

但还没等叶萧说话,童建国就抢先喊道:"别相信她的话,叶萧,你已经被她迷住了吧?"

最后一句话让叶萧脸上一红,但随即直视着童建国说:"你以为我是那种人吗?"

"别吵了!"

玉灵走到他们跟前,将童建国推到了一边,然后把黄昏时分在蝴蝶公墓,大家见到的离奇景象,以及杨谋的意外死亡,全都原原本本告诉了叶萧。

全部听完以后,叶萧低头喃喃自语:"鬼美人?"

"你不觉得她很可疑吗?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里?又知道那么多蝴蝶公墓的事情?"林君如依然直指着小枝的脸,"虽然她警告了杨谋,但与其说她在警告,不如说她在诱惑杨谋!故意调起杨谋的好奇心和探险欲,让他自己乖乖地送入虎口!"

夜晚的客厅仿佛成了法庭,面对这些严厉的指控,小枝却显得完全不在乎,淡然地微笑着靠在叶萧身上。

就连十五岁的秋秋,也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真邪恶!

叶萧则有些不知所措,又不敢把小枝推走,那温柔的发梢扑在他耳边,似乎自己也坐上了被告席,成为了洛丽塔的同案犯。

"也许这一切都由于她!真正的罪魁祸首!"伊莲娜也指着小枝的鼻子,用审讯的口气说,"既然她是这城市里的人,为什么不把秘密告诉我们?沉睡之城为什么空无一人!"

突然,叶萧推掉了伊莲娜的手,保护在小枝的身前说:"她不是你的罪犯!"

"叶萧,你真的让我很失望!你自己还不知道,你已经失去了理智!"

童建国也忍不住了,视觉掠过叶萧的肩膀,落到后面小枝的脸上。

"不,我很清醒!我知道小枝是无辜的。"

"你知道什么啊,我的叶警官!现在我告诉你,你这个人最大的缺陷是什么?"童建国像个长辈那样管教道,"就是容易受漂亮女孩的欺骗。"

叶萧的心里一颤,耳根子都发红了:"你想要干什么?"

"请你把这个女孩交出来,你知道我有很多的经验,和许多有效的手段,能让她开口说出真话。"

"你的意思是--"

其实叶萧心里已经明白了,所谓的"很多的经验""有效的手段",不过就是刑讯逼供!童建国在金三角的游击队打了那么多年仗,什么人没有见过,什么事没有做过?相比较在战场上杀人放火,对俘虏和奸细严刑拷打更是小手段了!

不,绝不能让小枝落到童建国的手里,那简直就是掉到地狱里去了,叶萧可以想象那些残忍的手段,各种让人痛不欲生的酷刑,这二十岁的柔弱女孩怎能承受……

"畜牲!"

他毫不客气地回答了童建国。

"哼,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对,这样做也是为了大家好。谁不想知道沉睡之城的秘密呢?谁不想活着逃出去回家呢?这个关键就在小枝的身上,只要她说出来大家都好办,如果她不说或者说假话,那我们都会完蛋!就像刚刚死去的杨谋那样,还会有第九个、第十个,直到最后一个全部死光!"

这时钱莫争终于也说话了:"童建国说的有道理,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们必须采取这样的行动,不能再等待下去了,现在等待就等于自杀。"

以往他都为叶萧说话的,此刻却站到了叶萧的对立面。钱莫争迫切地想要带秋秋逃出去,他已经失去了黄宛然,不能再失去自己的女儿了,因为谁都不知道下一个死者会是谁?

"休想!"

叶萧又一次斩钉截铁地回绝了他们。

话音未落,童建国出其不意地动手了,一拳打到了叶萧的腰眼上。

当叶萧痛苦地弯腰时,钱莫争已一把抓住了小枝,要把她给拖到楼上去。就在小枝拼命挣扎喊叫时,叶萧强忍疼痛站起来,从背后打倒了钱莫争,又把小枝给拉了回来。

此刻叶萧脑子里嗡嗡作响,伤处仍然火辣辣地疼着,全身的血气都涌上脑门,成为一头愤怒的野兽,只想保护某位柔弱的公主。

他拉着小枝冲向玄关,童建国大喝一声:"站住!"

林君如已大胆地站在门前,阻拦住他们逃出去的道路。叶萧回头再看客厅里,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自己。

几秒钟前,童建国从裤管里掏出了手枪,只有这个家伙才能震慑叶萧。

钱莫争爬起来捂住秋秋的眼睛,不能让孩子看到手枪和鲜血。玉灵和伊莲娜都被惊住了,悄悄躲到了厨房里。孙子楚傻傻地站在原地,竟一点都不来帮他的朋友。

小枝仍然靠在叶萧的身后,把他当做了一堵防弹墙。

是的,他绝不惧怕子弹。

叶萧仰头挺胸面对童建国,反而往前走了一步,枪口距离他的心口不到一米。

他的眼神如此坚固,如北极万年不化的冰雪,冷峻而轻蔑地面对枪口说:"童建国,你害怕了!害怕到只敢用手枪来对付我,为什么不一对一地打一架?难道你觉得自己真的老了?还是根本不敢和我较量?"

虽然叶萧赤手空拳地站着,但这番英雄气十足的话语,却让举着手枪的童建国相形见绌,更令小枝柔情满怀地环抱着他的腰,因为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黑色的枪口在颤抖,童建国第一次在叶萧面前怯场了,他暗暗告诫自己决不能示弱,至少枪还在自己手中,他低沉地吼了一声:"再说一遍,把她交给我!否则我就开枪了!"

"不!"

"我数到三,我就开枪了!"

小枝抓着叶萧腰际的手更紧了,叶萧也抓住了她的胳膊,其他人都远远地躲开了。

"一……"

叶萧仍然面无表情,如雕塑般看着枪口。

"二……"

童建国把"二"字拖得很长,只见叶萧的眉头微微跳了一下。

但还没等他把"二"念完,叶萧就兀自喊出了:"三!"

仿佛是叶萧给童建国下了命令,握枪的手指下意识地扣下了扳机。

四分之三秒后……

"砰!"

枪声--穿透了沉睡之城的黑夜。

顶层的阁楼。

瞬间,凄厉的枪声穿过几层楼板,直冲入萨顶顶的耳膜中。

刚放下《马潜龙传》的顶顶,立刻被这枪声揪起了心,似乎子弹穿过了自己的身体。刚才她全神贯注地沉迷在书本里,完全没听到底楼发生的喧哗。

她赶紧冲出阁楼,跑下两层楼梯来到客厅,却发现四周沉默得吓人。林君如、伊莲娜、玉灵都躲在厨房间,钱莫争紧紧抱着秋秋,孙子楚躲到了沙发后面,童建国呆若木鸡地举着一把手枪。

叶萧与小枝如情侣一般站在一起。

空气中残留着一股淡淡的火药味,叶萧左侧脸颊留下一道伤口,不多的鲜血正缓缓地渗透出来。

顶顶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叶萧居然带着小枝回来了,却是这么一番可怕景象,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她立刻抓住童建国的手,将那把手枪夺了下来,愤怒地喊道:"你疯了吗?为什么开枪?你们要自相残杀吗?"

其实,刚才童建国不是有意要开枪的,只是叶萧那一声惊天动地的"三",直接刺激了他的绷紧的神经,给他的手指下达了开枪命令,便下意识地扣下了扳机。

幸好他立刻将手高高抬起,枪口并没有冲着叶萧胸口,而是对着天花板射出了子弹!

否则,叶萧早就GAME OVER了!

但子弹击中天花板以后,又向地面反弹而来--这就是弹道学中所谓的"跳弹",正好擦着叶萧的脸颊飞过去,划出几厘米的浅浅创口,若跳弹轨迹再近半寸,肯定会打爆他的脑袋。

所以,叶萧依然是走运的!

死里逃生的他站在原地,即便脸颊火辣辣地疼,却没有丝毫疼痛的表情,任由鲜血从脸上滑落。小枝立刻转到他身前,用手帕关切地擦着伤口,两张脸几乎要贴在一起了。

这一幕枪战片里的柔情场面,被顶顶看在眼里很不是滋味,但又不好意思说什么。童建国从地下捡起手枪,重新放回到裤管里。

终于,叶萧转身拉起小枝,一口气跑上了三楼。

顶顶也紧跟在他们身后,打开阁楼的房门说:"快点进去吧!"

三个人走进阁楼,随后把小门反锁了起来,顶顶还搬来一些旧家具,死死地顶在门后面,防范楼下那些家伙冲进来。

在月光与灯光之下,叶萧的脸色变得惨白,只是伤口已不再流血,凝结成一道鲜艳的疤痕。顶顶抓住他的衣领说:"怎么回事?究竟怎么了?"

"他们要欺负我,是叶萧要保护我。"

小枝替他回答了,但顶顶依然不满意,她反而盯着小枝问:"上午你为什么要逃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我还怕你遭到了什么危险!你究竟去了哪里?怎么又跑回来了?"

顶顶说到这儿不知有多委屈,为了眼前这个危险的女孩,中午还被叶萧深深地误会了,整整一天都心情郁闷。现在她又与叶萧卿卿我我的,甚至要叶萧差点为她而送命,怎能不让人气愤?

而面对她的这些问题,小枝是一个字都没有回答。

"够了!"叶萧疲倦地坐倒,摸着脸颊上的伤痕,但愿不要被破相了,"他们刚才要严刑拷打她呢,不要再强迫她回答问题了。"

他脸上的血痕显得很MAN,加上嘴上茂密的胡茬,仿佛一下子成熟了许多。

顶顶焦虑地抓着衣角,怔怔地看着叶萧和小枝,脑中思量了许久,轻声道:"也许,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与她沟通。"

"什么?"

"我也不赞同用审讯的手段,但你肯定也想知道南明城的秘密,想知道小枝究竟是什么人吧?"

叶萧低头诺了一声。

"就是嘛,既然我们不能用硬的方式,不如就用柔和的手段。"

顶顶说完坐到小枝身边,这让这个二十岁的神秘女孩局促起来,狭小的阁楼里堆满了杂物,根本没有空间容得她藏身。

上一章:第五章 蝴蝶公墓 下一章:第七章 洛丽塔(1)
热门: 汉尼拔崛起 征服者:葡萄牙帝国的崛起 罗马史 抚仙毒蛊 武林外史(上中下) 虚像小丑 夜船吹笛雨潇潇 青帝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民间山野怪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