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沉睡别墅(1)

上一章:第一章 罗刹昙花 下一章:第三章 罪恶之匣(1)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20:45

2006年9月28日

刚才这句话让所有人鸦雀无声,都屏着呼吸等待他说话,厉书满意地深呼吸一下。大家的目光集中在他脸上,谜底就在他嘴唇后面,只要一张口便会爆发地震。

“那个秘密就是——”

在厉书拖出一个古怪的长音后,屋里所有的灯光都熄灭了,黑暗刹那覆盖了小餐馆。

与此同时响起林君如恐惧的叫声,每个人都在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乱跑,在互相乱跑中撞在一起,宛如掉到深深的地宫中。距厉书最近的叶萧,只感到有个影子一晃,让他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就在大家乱作一团之时,灯光闪烁了几下,便又重新亮了起来。短暂的断电只有几秒钟,是餐馆的电闸老化了吗?

叶萧使劲眨了眨眼睛,发现眼前的厉书面色通红,将手放在自己的喉咙口,随即痛苦地倒在地上。

他的心里一凉,立即扑到厉书身上:“你怎么了?”

厉书却什么都说不出,似乎双手双脚都在抽筋,双眼瞪大着要突出眼眶,嘴角吐出一些白沫。

“糟糕!他快不行了!”

这戏剧性的转折让人不寒而栗,只有伊莲娜扑到厉书身上,着急地一把推开叶萧。

她将厉书紧紧抱在怀中,眼泪打落在他的嘴上,深深地送给他一个吻,希望能挽救他的生命。他的嘴唇颤抖了几秒,贴着她耳边轻声说——

“对不起,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说完他便闭上眼睛,再也没有心跳和呼吸了,任由伊莲娜悲伤地哭泣,再度将吻留在他的唇上。

厉书死了。

他是第七个。

童建国上去摸了摸他的脉搏,确认厉书已经死亡了,便重重地一拳打在墙壁上。林君如拖起了伊莲娜,为她拭去伤心的泪水。

孙子楚则吓得浑身发抖,就这么短短几秒钟的黑暗,厉书便死在了大家眼皮底下,距离第六个牺牲者——黄宛然只有四个多小时,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

叶萧走到伊莲娜身边,尴尬地问道:“刚才厉书在你耳边说了什么?”

“说他不会再离开我了。”

伊莲娜厌恶地回答他,趴在林君如肩头接着流眼泪。

这就是厉书的临终遗言?叶萧回头看着其他人,无一不是恐惧和惊慌的神色。钱莫争把秋秋带进厨房,不想让她再看到死人了。

厉书的尸体依然躺在餐馆中央,叶萧又蹲下来仔细观察着,想要找到厉书猝死的原因。照道理应该把衣服剥光,仔细查看身体表面有无伤口(奇*书*网-整*理*提*供),但有那么多女生在也实在不便。他细细检查了厉书的面部,翻开死者的眼皮看了看,厉书的眼球居然变成了红色。叶萧过去也参与过法医检验,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然后,他又检查了厉书的左侧脖颈,发现了一个非常微小的红点子。原来是一个极容易被忽略的伤口,看起来就像是被蚊子咬了,或者是个被挤破的粉刺包。

叶萧赶紧取出手电筒,几乎把眼睛贴在死者脖子上,仔细观察着那个小伤口——表面有一层暗红色的结痂,起码已经有几个小时了,绝非刚才断电片刻受的伤。

再看伤口的形状,虽然不到一厘米大小,边缘却有锯齿状痕迹,像被某种动物咬的!

叶萧胆战心惊地站起来,紧张地看了看童建国,然后把他拉出小店,用耳语告诉他这一可怕的发现。

“什么?难道是吸血鬼?”童建国听了也大惊失色,立刻低声说,“此事千万不要声张,否则会把所有人都吓死的!”

玉灵能打破沉默:“别再吵来吵去了,不管有没有人来救我们,今晚该怎么过啊?”

是啊,大本营已经被烧掉了,他们面临着无家可归的局面——难道要把这里当成家了?

“至少不可能在这里。”

林君如看着肮脏的小餐馆,根本就没法居住。

“我们必须得找一个新的地方,就像对面的居民楼一样。”叶萧走出小餐馆,在街上向大家挥手鼓劲,“不要害怕!带上食物和随身物品,也许外面更安全些!”

于是,所有人都走到了街上。手电光照射着四周,阴冷的风从地底吹来,让孙子楚连打了几个冷战。

十一个人走在街上,像一支足球队的首发阵容,他们彼此都聚拢着,钱莫争抓着秋秋的胳膊,玉灵寸步不离小枝,叶萧和孙子楚走在最前面,童建国则在最后压阵。

夜雾渐渐弥漫在沉睡之城,一路往前走了几分钟,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吓到他们。林君如愤愤地说:“该死!我们还是个旅行团吗?真像一群流浪的乞丐!两手空空沿路乞讨。”

她刚说完这句话,小枝却骤然停了下来,玉灵紧张地问:“怎么了?”

“它——来了。”

二十岁的神秘女郎,语气幽幽地说道,仿佛在念什么咒语。

“谁?”

大家都停下了脚步,顶顶走到小枝的跟前,用手电照着她的脸。

这时秋秋也开始颤抖,她靠在钱莫争的身边,指着路边的一堵矮墙,在昏黄的路灯照射下,一个白色的幽灵正行走在墙上。

是的,就是它!

这行走在墙上的精灵,转过头来盯着秋秋——那双绿色宝石般的眼睛,包藏着令人生畏的气息。

那只神秘的猫。

它往前跑过了一条路口,身后跟着十几个人——这场景实在太奇怪了,凄凉的月光下寂静无声,一只猫领着一群人行走……

后面的人们像被催眠了,乖乖地跟随着这只白猫,抑或是被它的美丽引诱?猫骄傲地走了片刻,忽然转向路边一条小巷,那里面一盏路灯都没有,飘荡着一层灰色的雾气。

童建国仿佛突然清醒了,急忙拦着顶顶说:“我们不能进去!人怎么可以被猫牵着走?”

“不,跟着它!”

秋秋又冲到了前面,却被钱莫争一把拉了回来。

叶萧凝神看了看小巷,月光下那只猫也停住了,回过头来看着他们,两眼放射出幽幽的绿光。这目光让他有些恍惚,躲避着转头看向小枝,却撞上了更诡异的表情,她眨了眨眼睛:“跟它走吧。”

于是,叶萧带头走进小巷,那猫也识相地继续向前走,身后跟着一道手电光束。看不清两边的景象,只有几棵大树的影子,一只夜宿的飞鸟被惊起。

神秘的猫突然停了下来,前头有个半敞开的铁门,两边是高高的围墙,它回头向旅行团转了一圈,便悄然跳进了门里。

“这是什么意思?要我们也进去吗?”

孙子楚忍不住说了出来,顶顶立刻嘘了一下:“轻点,别把猫吓跑了!”

还是叶萧第一个走进铁门,手电照出里面是个院子,种植着一些家养的植物。

在忽明忽暗的月光下,孤独地立着一栋别墅房子。

其余人也小心地走进院子,聚拢着向四周照射手电,他们很快扫到了那只白猫。它轻巧地走了几步,迅速跳上别墅的台阶,像个T台模特一样回过头来,让自己的美丽暴露在手电中。

随即它走到底楼的门口,竟伸出前爪拍了拍房门,好像是晚上访客来敲门了。大家都已目瞪口呆,只等待着别墅房门打开,已化作鬼魂的主人蹒跚而出。

几秒钟后,院里吹过阴冷的风,想象中的主人并未开门,那扇布满灰尘的神秘之门,竟自缓缓打开了……

猫又回头看了一眼,绿色的诱人眼神里,是狡诈还是怜悯?它随即钻进门里的黑暗,把悬念留给了门外的人们。

十一个人都有些心慌,叶萧后退几步看着整栋别墅,建筑样式是最近几年的。冰冷的月光洒在屋顶,上下总共有三层楼,和国内的单体别墅没什么区别。但在这样的环境里,看上去让人忐忑不安——沉睡之城里的沉睡别墅,似乎每一扇窗户里都有秘密,将所有的闯入者吞噬。

他用手电照射底楼的窗户,可能长久没有人居住,玻璃上是一层厚厚的灰,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只有底楼的房门虚掩着,露出一条诱人的缝隙,调动着所有人的好奇心。

就当顶顶要往里走的时候,叶萧赶紧喝住了她:“这房子好奇怪,不要轻举妄动!”

“那你自己去露宿街头吧。”

顶顶无情地回敬了他一句,大步走上别墅的台阶,在门口犹豫了几秒钟,小心地打开大门——

那个白色的幽灵——黑夜里的神秘之猫,是它带着他们来到这栋房子,但它此刻又隐匿到哪去了?

顶顶和林君如开始擦沙发了,费了好大的劲才去除了灰尘,疲惫不堪地坐倒在沙发里。孙子楚还找到了一根鸡毛掸子,到处清扫着可怕的蜘蛛网。玉灵跑进厨房清洗烧水器,准备为大家烧热开水喝。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林君如铁青着脸回答:“大家都累极了,必须找个地方休息。”

“这里情况还不清楚,再等一会儿!”

叶萧走到楼梯口停顿了一下,童建国走到他身边说:“我和你一起上去吧!”

“好!”他又扫视了其余人一圈,目光最后落在了小枝脸上,她的表情和眼神都有些怪异,叶萧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转过头大声说,“留在原地都不要动,不要关门!”

接着他和童建国走上楼梯,手电光向黑沉沉的二楼射去,寂静的雾气里包藏着什么预兆?他们忐忑不安地来到二楼,首先是在墙上摸索开关,好不容易打开电灯,两人都下意识地挡了挡眼睛。

果然是条狭窄的走道,两边各自开着一道房门,中间有个颇为豪华的卫生间。叶萧推开左边的那扇门,同样先打开电灯。这是间宽大的卧室,摆放着一张双人大床,还有一些常用的电器和家具。收拾得还算干净,但关了一年的陈腐气味,让他赶紧捂上了鼻子。

童建国进了右边的房间,和左面差不多的大小,但只有一张单人床。屋里有个巨大的书架,还有一张写字台,桌上摆着一本英文的《亚洲考古年鉴》,看来这是主人的书房。他匆匆扫了一眼书架上的书,便看到了《全球通史》《人类与大地的母亲》《罗马帝国衰亡史》《第一次世界大战回忆录》等历史书籍。

两个人继续向前“探索”,发现二楼还有一个露台,大约有十几平方米,抬头就是清冷的夜空。地上摆着一些花盆,里面的植物有枯萎的也有茂盛的。走到露台栏杆边上,正对着房子的后院,月光照耀着一片小竹林,还有一辆白色的小轿车。

此刻,叶萧已独自走上三楼,打开电灯后发现这里比二楼更小,只有一间卧室和一个阁楼,后面是个五六平方米的小露台,还有个简单的卫生间。阁楼中间的坡度很高,里面堆放了不少杂物,看来是做储藏室用的。

卧室明显是女孩子住的,处处布置得温馨怡人。床头有不少明星海报和贴纸,粉色床单沉睡在灰尘之下,写字台上有机器猫和HELLO KITTY。一台找不到电源线的笔记本电脑上摆着一堆玩具小熊,还贴满了亮亮的小星星。墙上镶嵌着一面椭圆形的镜子,让他想起在城市另一边,那个荼縻花开的小院……

一阵夜风凉凉地袭来,让他们都打起了冷战。

月光下的小枝衣裙飘飘,宛如天上降临的仙子,仰头抬起手中的竹笛,熟练地放到嘴边。

还没等叶萧反应过来,笛声竟呜咽着响了起来——小枝瘦弱的身体里,迸发出强大的能量,气流旋转着通过喉咙,用柔软可人的嘴唇,送入狭长古老的笛管中。手指按着笛孔飞舞,气流化成幽幽的神秘旋律,笛膜也随之剧烈震动。音符回环激荡着冲出笛管,扑向目瞪口呆的叶萧和顶顶,迅速萦绕这栋沉睡的别墅,震动旅行团的全体幸存者。最后直冲云霄,献给月宫的嫦娥吴刚,笼罩整个天机世界。

这是既豪迈又婉约的《出塞曲》,在这南国异乡的夜晚,格外勾起人们的思乡之情。当小枝一曲终了,叶萧几乎已醉倒在笛声中了。露台上的美丽女子,似乎已与夜色混合在一起,变成风中的音乐幽灵。

忽然,外面响起一阵惨烈的狼嚎——无疑又是那只狼狗,小枝养的宠物“天神”,它就在这附近的某个角落,月夜下的嚎叫酷似塞外苍狼。

笛声在空旷的夜晚,可以传递出去很远,它一定是被这笛声吸引,一路追踪到了这栋别墅,并想起它祖先生活的草原。

也许,小枝突然吹笛子的原因,就是召唤她的“天神”。

叶萧皱起眉头后退了半步,月光下她的脸庞有些模糊,只有一双诱人的眼睛,放射着聂小倩式的目光。

“你……你究竟是谁?”

这个问题自第一次见到她,便萦绕在叶萧的心底,如今却只知道一个名字(假设她真的叫“小枝”)。今夜这神秘古老的笛声,让叶萧再也无法抑制自己,他必须要得到一个答案,一个哪怕是虚假的答案!

“欧——阳——小——枝——”

四个字如同四颗子弹,相继射入叶萧的胸膛,让他倒在露台的刑场上。

但十秒钟后他就复活了,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难道孙子楚的猜测是对的?眼前二十岁的神秘女郎,就是那个最美丽的幽灵?

顶顶却还摸不着头脑,扶住摇摇晃晃的叶萧,随后冷冷地问小枝:“好了,欧阳小姐,请问你家在哪儿?为什么来到这里?”

小枝的双眼却只盯着叶萧,向他靠近了一步说:“我家在浙江省K市的西冷镇,大海与墓地之间的——荒村。”

这句话再次洞穿了叶萧,他捂着自己的心口说:“不,这不可能!不可能!”

“在天机的世界里,一切皆有可能!”

她将笛子放在胸前,就像握着古埃及女王手中的权杖。

“你说……你来自……荒村?”叶萧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眼前的神秘女生,“荒村里的欧阳小枝?”

“五千多年前,有一群传说中的天神,来到东方的荒凉海岸登陆。他们有着与人类相同的面貌,向北进发建立了辉煌的古玉国。繁荣大约持续了一千年,古玉国神秘地灭亡了。一小部分王族幸存下来,逃到当初祖先登陆的那片海岸。这些人延续古老的生活方式,在封闭的海岸生活了上百代,后来以欧阳为姓氏,成为此地的大族。而他们定居的村落,位于大海与墓地之间,故此命名为‘荒村’。”

“我,好像听过这个故事。”

“真的吗?”小枝并没有在意,在夜风中理了理头发,咄咄逼人地说,“明朝年间,荒村欧阳家出了个进士,皇帝御赐了一块贞节牌坊,至今仍矗立在荒村的海岸边。”

“不,我只想听你的故事——欧阳小枝。”

她微微一笑,二十岁的脸庞分外妩媚:“荒村的欧阳家族,几百年来不断遭遇变故,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得善终。我就是这个古老家族最后的,也是唯一的继承人。我从小在荒村的进士第里长大,屋里有扇屏风记录着家族的传说,爸爸在我小时候就教我吹笛子,所以每当我看到这种乐器,便有与它亲密接触的冲动。”

“你又是怎么来到这的?”

叶萧小心翼翼地审问着她,顶顶却还没有听明白,只觉得叶萧的状态很可怕。

“爸爸留给了我很多遗产,我在两年前离开了荒村,到遥远的泰国来留学读书。”

“奇怪,为什么要来泰国?大家不都去欧美读书吗?”

“因为我是小枝,是荒村欧阳家族的传人,请不要以普通人的标准来衡量我。”

说完她骄傲地扬起头,仿佛有一道光自头顶射下,令她成为传说中的人物。

“够了,你又是怎么来到南明城的?”

“我原本在曼谷读书,暑期去泰国北方旅游。我跟着几个欧洲背包客来到附近的大山深处。当背包客们离去之后,我已经吃光了所有食物,却独自发现一条峡谷,中间有一条蜿蜒的公路。疲惫不堪的我,沿着公路一直往前走,却是一条深深的隧道,还有全副武装的士兵保卫着。很奇怪那些士兵居然讲中文,外貌也不像当地的泰国人,他们紧张地看着我,并不准我踏入隧道一步。但我已经饿了两天两夜,当场就昏倒在他们的面前了。”

顶顶终于同情地插了一句:“真可怜。”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南明医院里。原来在我晕倒以后,士兵便把我送入了这座城市。这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因为身边的人都说着中文,像个中国南方富裕的小城,只不过还在使用繁体汉字。陌生的是我过去从没听说过这里,怎么会平白无故在深山之中,会有这样一座现代城市?我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决心留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于是,我说自己是个无家可归的孤儿——”

“你为了留在这里而说谎?”

叶萧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谁也无法保证,她刚才的话是否又是谎言?

“事实上我也没有说谎,遥远的荒村已没有我的亲人了。有个看起来像官员的家伙,在详细询问了我的情况后,最终答应了我的请求,甚至给我介绍了一份工作!在一家叫西西弗的书店当店员,我拿到了工资,还租了一个小房子住下,开始了我在南明城的生活。”

“这是个怎样的城市?究竟归属哪个政府管辖?”

“不,南明城不属于任何政府,在地图上也完全找不到,南明就是南明,是亚细亚的孤儿!”

“亚细亚的孤儿?”

小枝露出哀伤的笑容:“可惜,我只在南明城里住了一个月,便发生了最可怕的事情,紧接着就是‘大空城之夜’!”

“大空城之夜?”这几个字再度让叶萧心里一震,着急地吼道,“告诉我,什么是大空城之夜?”

“大空城之夜”?

天机的世界进展至此,已离那个秘密越来越近了。

沉睡之城,沉睡别墅,三楼露台,欧阳小枝。

二十岁的女孩沉默了半晌,目光冷冷地盯着他,嘴角微微上扬——

“不,我不能回答!”

02:00

沉睡的别墅。

林君如深深的孤独感涌上心头,她慌乱地打开房门。

楼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声音,只有屏着呼吸才能听清。她立刻躲进阴暗的角落,看到一个黑影从三楼下来。过道亮着黄色的壁灯,可以看出那是个年轻男子,手脚的动作都很机械,竟像个机器人似的,几乎不发出任何脚步声。

难道这是一间鬼宅?是过去主人不散的阴魂?林君如抑制着自己的恐惧,静静等待那个人(鬼)转过脸来。

终于,男子徐徐转过脸来。

昏暗的壁灯光线落到他脸上,居然是孙子楚的脸。

但他的表情极其怪异,双眼瞪大着平视前方,眼珠却仿佛不会转动,隔好几秒钟才眨一下。更奇怪的是他的动作,上半身如同僵尸,挺直了一动不动,脚底却似乎是踮着脚尖走路。林君如躲在黑暗里毛骨悚然,眼前的这个“孙子楚”,好像是中了某种诅咒,与平时好动贫嘴的那个家伙判若两人。

林君如大胆地走出来,站到孙子楚的面前,却发现他毫无反应。两人四目相距不过十几厘米,就算瞎子都能感觉到她了,可孙子楚的眼睛几乎不眨一下,视若无睹地继续往前走,就在他要撞到林君如的刹那,林君如急忙侧身闪到一边,让孙子楚继续通过。

当他要向楼下走去时,林君如又伸出右手,在他的眼前晃了一下,居然还是没有反应。

上一章:第一章 罗刹昙花 下一章:第三章 罪恶之匣(1)
热门: 锻仙 ZOO 红色 飞凤潜龙 张居正·水龙吟 按需知密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3 暗处 珠穆朗玛之魔2 情乱莲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