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罗刹

上一章:第五章 三扇门 下一章:第七章 铁甲宝剑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必死无疑?”

“放屁!”孙子楚又一次口无遮拦,强给自己鼓气道,“我才不信这种鬼话呢。”

“少说几句吧。”

叶萧已憋了一肚子火,都想要揍他一顿了,他走在队伍最前面,手电照着深深的甬道,依然是刚才走过来的路。身后的人们也不敢说话了,走在最后的杨谋关掉DV,眼前只有唐小甜的背影。

经过那个几乎九十度的转角,前方传来一阵奇怪的撞击声,在甬道里形成排山倒海的回音,大家都禁不住捂起耳朵,停下来等了许久,回音才平息。

一阵躁动后的沉默,某种不祥的感觉,浮上每个人的脸。

叶萧加快脚步向前赶去,他疲惫地冲了几分钟,重重地撞到了石头上。

石头。

前面是石头,数十块沉重而破碎的石头,迎面堆积在甬道里,把出去的路完全堵死了,几米之外是那扇通往“现在”的大门。

还好叶萧事先刹了一下,否则非撞个头破血流不可。其他人都将手电照向前方,那些石头宛如一堵钢铁墙壁,断绝了他们逃生的念头。

“居然和隧道里发生的事情一样!”

童建国想起旅行团进入空城的第二天,他们开车要冲出隧道,结果遇到塌方而无法逃脱的事情。

“不,一定有办法的。”

孙子楚这下真的着急了,他伸手去搬那些石头,但沉重的石块堆积在一起,人类的十指怎能撼动?他们手中没有任何挖掘的工具,眼看孙子楚的手指已挖出了血来,叶萧一把将他拖回来:“这里很危险,当心你头顶的石头砸下来!”

这下大家彻底绝望了,“愚公移山”终究只是神话,人类一旦脱离了工具,力量连野兽都不如。

童建国深呼吸了几下,用打火机试了试氧气。他担心在这狭小的空间内,八个人会很快缺氧而死。

后面响起了唐小甜微弱的哭声,或许在后悔自己不该冲动地跟过来,但想到能和心爱的人死在一起,她这辈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林君如也背靠在石墙上,颤抖着吸着越来越浑浊的空气,她突然走到顶顶面前,用手电照着她的眼睛大喊道:“都是你!都是你带我们走进这扇门的!现在我们都要被困死了!你说该怎么办?”

那照射着双眼的手电,宛如凌晨的可怕梦境,顶顶闭起眼睛保持沉默,她知道自己的任何回答都会被误解——难道要告诉大家,她在十几个钟头前,曾梦到过这三扇大门,然后就坠入了深渊?

“别吵了!”叶萧出来打圆场,走到顶顶和林君如之间说,“请大家镇定,既然出去的路已被封死,我们就往回走走看,或许刚才还遗漏了什么?”

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但事到如今只能如此了,八个人便转身回头走去。

现在是杨谋走在最前面,唐小甜也擦干了眼泪,他们很快回到“中厅”,冰冷的石棺就躺在正中。

也许,这口棺材就是为他们准备的?

“踏入密室者——必死无疑?”

林君如开始发挥想象力,难道密室诅咒那么快就灵验了?这就是他们打开石匣的后果?

玉灵也摸着石棺战栗不已,随后童建国抓住她的手,在她耳边轻声道:“勇敢一点。”

当众人都六神无主之际,叶萧围着石棺走了一圈,发现石棺与地面之间有道缝隙,并非一般的重物那般严丝合缝。

“我们能不能把石棺搬开?”

“开玩笑!”孙子楚猛摇着头说,“把棺材盖挪开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更别说整个石棺了。”

然而,童建国走上来铁着脸说:“还是试一下吧。”

“好!”

杨谋抛下他的小娇妻,卷起袖子顶住石棺一角,叶萧、孙子楚、童建国也一起上来,四个男人共同来推着这口石棺。但他们都已身心疲惫,使不出太大的力气,于是四个女人也上来帮忙,八个男女齐心协力,只听到地下发出“嘎嘎”的声响。

说来也奇怪,这口石棺少说也有上千斤重,竟然在他们的推动下,一下子被挪到旁边去了。大家还在继续使力,强大的惯性使他们摔了出去,数孙子楚摔得最惨。

同时,石棺底下露出一条通道。

下面居然别有洞天,怪不得大家可以推开石棺,原来是有古老机关的。大家纷纷用手电照下去,依稀可辨向下延伸的台阶。

绝望中的希望!

林君如第一个跳起来,拍着叶萧的肩膀说:“还是你有一套啊!”

“但愿是逃出去的路吧。”

再见,石棺。

下午,三点半。

太阳有没有已经不再重要了,他们已在暗无天日的金字塔内,像老鼠一样穿梭了一个钟头。

石棺下的秘密通道,仍然通向“另一个世界”?

八个人依次走下地道,叶萧和顶顶在最前面,手电穿越无边的黑暗,正如这数十小时的经历。

台阶又往下了几百米,似乎已越来越接近地下,孙子楚轻轻地叹息:“真要进入坟墓了吗?”

突然,大家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一个数百平方米的大厅。

几个人用手电向四处照射,发现大厅周围有十几个出口,每道大门都是相同的样子。但门沿上并没有刚才三扇大门的浮雕。他们是从一扇平淡无奇的门中出来的,[奇Qisuu.Com书]宛如进入了一个地下交通枢纽,地铁换乘的大厅,该走哪一道门呢?

刚才是面临三个选择,而现在是十几个选择——彻底晕了!

在大厅的最中心位置,矗立着一座巨大的石柱。

长方形的柱子连接着地面与天花板,四面各有一米多宽,两个男人都合抱不过来。

叶萧走到石柱跟前,用手电仔细照射柱子表面,上面隐隐刻着文字,原来是块铭文石碑!

赶紧把孙子楚叫过来,让他靠近了研读石碑上的文字,果然全是古梵文。孙子楚端着手电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碑文的开头。他踮着脚尖仰着脖子,许久嘴里才念出了几个梵文单词。

大家用手电一起帮他照着,叶萧还托着孙子楚的后背,直到他面色苍白地说——

“罗……罗……罗……”

众人心想孙子楚怎么结巴了?

罗……罗……罗……总不会是罗纳尔多吧?

终于,孙子楚说出了那两个字:“罗……刹……”

罗刹!

这两个字是如此响亮,立刻传遍了整个地下大厅,唤醒了沉睡许多个世纪的灵魂,又通讨四周的十几道大门,飘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落差?”但还是有人没有明白,“是什么?”

孙子楚回过了头来,在数支手电的照射下,他的眼珠几乎弹出了眼眶,张大了嘴巴说:“罗刹!我说的是‘罗刹’,罗马的‘罗’,刹那的‘刹’,传说中的‘罗刹鬼国’!”

罗刹鬼国!

现在,所有人都听明白了,这四个字如洪钟般敲响在耳边,让每个人都摄魂夺魄。

几秒钟后,叶萧第一个反应过来,摇了摇头说:“罗刹鬼国?记得小时候读《后西游记》连环画,有一本说的就是罗刹鬼国,那个国家里的人全是鬼,就连国王也不是活人,那也可算是中国古代的恐怖小说了。”

“不对,《鹿鼎记》里也写了‘罗刹国’,就是今天的俄罗斯嘛。”

林君如是金庸的粉丝,当然记得这段情节。

“拜托,别再添乱了好不好?”孙子楚怒喝了一声,面色异常地凝重,“让我看下去吧!”

于是,大家又都恢复了安静,继续端着手电为他照明。

寂静的地下大厅,所有目光都集中到石柱碑文上,同时响起孙子楚的喃喃自语,又是一长串的奇怪读音,但顶顶明白那就是梵语。

随即孙子楚回过头来,大家的手电照射着他的脸,他眯着眼睛自顾自地说:“原来,传说中的‘罗刹之国’真的存在!”

罗刹之国?

这是碑文里的最新发现吗?大家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只有顶顶颤抖着问道:“是《罗刹幽灵记》里记载的‘罗刹之国’吗?”

她果然是语出惊人,孙子楚禁不住惊问道:“啊!你怎么知道《罗刹幽灵记》?”

“这个……这个……”她显得十分犹豫,摇了摇头,“我以后会告诉你的,先说说你的发现吧!”

“那我先说说《罗刹幽灵记》吧。”孙子楚抹了一把冷汗,又喝了口叶萧递上来的水,“这是北宋宣德年间的古书,也就是与《水浒传》故事相当的年代,有个东京开封府的僧人,去遥远的南方旅行,在丛林中走了足足二十年,翻越了九座巍峨的高山,跋涉了七条湍急的大河,终于在一片极其隐蔽的山谷中,发现了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家——罗刹之国。”

玉灵轻轻嗔道:“难道是真的——”

“什么?”童建国在她身边听得真切,“什么真的?”

“没……没有……我以后慢慢再说吧。”玉灵赶紧摇了摇头,转向孙子楚说,“对不起,请继续说吧。”

“根据《罗刹幽灵记》的记载,那位宋朝和尚被罗刹之国深深震惊了,这里有巨大的佛寺,宏伟的陵墓,华丽的王宫,还有五座高塔构成的世界中心——须弥山。虽然处于深山之中,几乎终年都不与外界来往,但这个王国仍然富庶强大。罗刹国王具有神秘的力量,能操纵一支几乎无坚不摧的军队,让他的敌人闻风丧胆。而王宫里堆积的财富和宝贝,让全世界的君王都垂涎三尺,就连大宋天子赵官家也未必及他富有。”

“既然是那么厉害的一个国家,为何从没在历史书上看到过呢?”

“正因为《罗刹幽灵记》描写得太过神奇,所以历史学家并不相信这是真的,觉得这纯属作者的杜撰,或是长途旅行后精神分裂的妄想,抑或一部中国早期的探险小说。何况这部《罗刹幽灵记》流传极其有限,没有刻本传世,全靠少数人手抄才保留下来。我也是在读研究生时,在我导师的书房里偶然看到的——是一个清代和尚,每天滴出自己的血抄写而成的。”

“血书?”

林君如不禁感慨了一声。

“是啊,当我第一次读这本古书时,也难以分辨这究竟是作者的实际体验,还是在谈论自己的梦幻。其实,关于罗刹之国本身,就是个无人能解的谜。或许,罗刹之国一直存在到了今天,但有一层神奇的魔力罩着,使外人难以看见,只有被命运选定之人才能到达!”

“而现在,它已经被我们看见了?”‘

“确切地说,”孙子楚回头看了一眼碑文,郑重其事道,“我们现在正在这个王国的心脏里。”

林君如反问道:“凭什么这样说?”

“碑文——这上面刻的梵文,就是罗刹之国的情况!”

他又转身看着巨大的石柱,在众人的手电照射下,用中文翻译道——

“罗刹国王,居住在由宝石和金刚钻做成的宫殿里,城里有一座高耸入云的佛寺,名叫大罗刹寺,由一百万块花岗岩石堆积而成。佛寺顶端建有五座宝塔,象征着世界中心的须弥山。最中心的宝塔直接通往天堂,是人类世界的通天之塔。”

“通天塔?”叶萧身体微微一颤,这不是《圣经》里的吗?”

“这不正是我们现在身处之地吗?用无数石头堆积起来的佛寺,其实就是金字塔的形状,只不过它不是陵墓而是寺庙。还有顶上的五座宝塔,和吴哥窟的形制相同,只不过比吴哥窟又大了好几倍。”

“碑文里还写了什么?”

孙子楚又仔细看了几行,大声念道:“在大罗刹寺西边,是恢弘壮丽的罗刹王宫,里面有一千零一座宫殿,住着一千零一位美艳动人的王妃。罗刹国王每夜幸临一座宫殿,需要一千零一夜,才可与所有王妃见一遍。王宫里还有个精美绝伦的花园,种植着世界各地的奇花异草,饲养着各种珍禽异兽,花园名叫‘兰那精舍’。”

“兰那?”

玉灵又喊了出来,附近不是有个兰那王陵吗?正是八百年前兰那古国的陵墓,而旅行团也是在去兰那王陵的路上,才发生了意外而误入歧途。

“没错,这片山谷的梵文发音为RANA,音译成中文就是兰那。也就是说所谓的兰那王国,真正的名称应该是罗刹王国,也证明了《罗刹幽灵记》的真实性。我们要去的兰那王陵,其实也就是罗刹国的王陵。”

孙子楚按照自己的逻辑推了一遍。

“照这么说来还是殊途同归?”这时杨谋说话了,他端起DV做着自我解说,“我们本来就是要去看兰那古国,现在千辛万苦绕了一大圈,付出了好几条人命的代价,最终还是来到了兰那——罗刹国。”

孙子楚继续看着碑文翻译:“罗刹国王手下有无数文臣武将,数不清的庞大军队,还有一万头凶猛的战象。国王代表人间的最高权力,他坐在黄金做成的狮子宝座上,左手拿着能满足任何愿望的宝石,右手拿着可观察世界任何地方的魔镜,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逃过他的耳目,他有洞察一切并统治一切的能力。”

“听起来像是《指环王》。”

杨谋的一声嘟嚷并没有打断他,孙子楚继续声情并茂地说:“但罗刹王国还有一位重要人物,就是拥有无边魔力的大法师。他代表神的最高权力,拥有着广泛的信徒,居住在大罗刹寺的宝顶之上,就连国王也畏惧他三分。王国的统治阶层是僧人,僧人之下是武士,国王是军队的最高统帅。这就是罗刹王国的权力结构,国王与大法师分别掌管政权和教权。”

“就像欧洲中世纪的国王与教皇?”

“从某种角度而言——是这样的。”孙子楚看着石柱,转到另一边的碑文前,仔细研读并翻译道,“罗刹国有威力无比的武器系统,其中最著名的有七种武器。”

“七种武器?”

林君如又想到了古龙的小说。

碑文上果然列出了七条,孙子楚依次说道:“第一种叫‘风机’,专门攻打关口,可飞到敌人头顶,将燃烧的油浇下去;第二种叫‘地剑机’,用来保护国王,任何擅入王宫者都会被剁碎;第三种叫‘箭机’,犹如今天的机关枪,可射出强劲有力的箭矢,将披着沉重铁甲的大象打成碎肉;第四种叫‘投射机’,能发出强烈的火光和爆炸,似乎是现代火炮的前身;第五种叫‘天刃’,可抛撒到空中坠落无数把刀子,像下雨一样消灭敌军;第六种叫‘海龙’,可潜入海底航行数年,悄然浮出水面毁灭敌国——都赶上核潜艇了;第七种叫‘飞碟’,圆盘状飞行器,可削掉大批敌军的脑袋,我认为这是一种核武器!”

“无稽之谈!”

这番天方夜谭般的“罗刹王国军力白皮书”,令上过战场的老兵童建国嗤之以鼻。

但是,孙子楚丝毫不为所动,继续解释着碑文:“三千年来,罗刹国王一直等待‘世界末日之战’,他不仅是罗刹国的统治者,也将操纵整个地球。当那天到来之际,国王将骑着白象,提着金色长矛,带领着一支无坚不摧的军队——数十万头大象,数百万匹战马,杀向所有的野蛮人!让神的光芒笼罩宇宙,罗刹国的文明也将遍布世界!”

众人听完他的讲述,早已经目瞪口呆了,仿佛真实世界和梦幻世界没有界限,全都在这大罗刹寺内交汇了——而罗刹国幻想中的世界大战,颇似当今美国发动的战争,以正义和真理的名义,征服其他不同的文明。

孙子楚却还意犹未尽:“罗刹国王把所有敌人杀尽之后,将带领他的大军进驻喜马拉雅之巅,建立一座永恒神圣之城,并将向外星球进发去统治整个银河系。”

他全部说完后,浑身虚脱似的要倒下来,叶萧在身后扶住了他,赶紧给他送上饮水。而其他几个人都面面相觑,觉得要么是孙子楚根本不懂梵文,刚才都是胡说八道恶作剧;要么是当年刻写碑文的古人想象力太丰富,完全可以改行去写小说。

“这篇碑文是个科幻小说迷写的吧?”杨谋实在是忍不住了,“估计是《银河英雄传说》的忠实读者。”

“难道——我们就是‘被命运选定之人’?”

说话的是顶顶,她已保持沉默许久了,始终在侧耳倾听着孙子楚说的每一个字,因为她对此深信不疑。

叶萧转头看着她的眼睛,手电光线里现出的目光冷峻逼人,这种执著让人疯狂而恐惧。

正当大家在为罗刹王国的孰真孰假而争论时,头顶忽然落下了许多小石子。童建国警觉地抬起头,碎沙随即掉进了眼睛。他赶紧低头挤着眼睛,同时听到大厅响起更可怕的声音。

掉下来的石头越来越大了,在众人惊慌失措之际,又一块大石块砸到了玉灵身边。这时地面也摇晃了起来,林君如又习惯性地想到了——地震?

不,是因为这根巨大的石柱。

记录罗刹王国历史的石柱。

金字塔内剧烈地颤抖着,整个大厅随时会崩塌下来,将他们埋葬在这“另一个世界”。

是因为他们发现了碑文里写的秘密,使得这里的主人震怒了?孙子楚胡思乱想地跑向另一边,因为大厅中央石头落得最多,也最容易被砸到。

大家慌不择路地四处乱跑,众人手中的手电忽明忽暗,彼此看不到对方。只剩下唐小甜恐惧的尖叫声,因为她的新郎杨谋已不见了踪影。

孙子楚第一个逃到大厅边缘,又有几块石头掉下来。前面是道敞开的石门,他抱着脑袋冲了进去,跟在后边的还有林君如,她还紧紧拉着唐小甜,将哭喊着的新娘子拖出险境。

身后继续传来隆隆的轰鸣,也许所有石头都砸下来了。幸亏这石门里的甬道还算坚固,他们飞快地向前奔去,根本辨不清方向,也来不及等其他人了。在黑暗曲折的地下跑了数百米,周围似乎还有许多条岔路,只能听天由命了。

当他们再也跑不动时,才发现只剩下了三个人——孙子楚、林君如、唐小甜。

他们互相看着彼此,都已面如土色,只剩下一支手电筒,其他人都已不知去向。

“糟糕!”林君如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厅里有十几道大门,我们随便走了这道门,他们肯定也各自乱蹿,只管找最近的门逃生,就这样我们八个人都跑散了!”

“惨了,这下惨了!”

孙子楚也像无头苍蝇一样,用手电照着前方的黑雾。叶萧他们还生死未卜,自己也不知能逃往何方?

“不,我要回去找我的杨谋。”

唐小甜又不知从哪儿来了力量,居然还想要从原路跑回去,却被林君如死死抱住了:“傻丫头,回去不是送死吗?”

“可是,杨谋为什么不拉着我呢?他应该拉着我一起逃出去的。”她实在想不明白,流着眼泪赌气地说,“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林君如只能苦笑道:“哎,只有殉情的女子,没有痴心的男人。”

“够了,我们继续向前走吧,走到我们累死渴死饿死为止。”

孙子楚总算恢复了些力气,便向甬道更深处探去,两个女生只得跟着他。

他们在黑暗中迷惘地前进,完全看不到命运和希望,林君如边走边无精打采地问:“喂,刚才你翻译的那些碑文,是真的吗?”

“当然,传说中的罗刹国真的存在,就是我们所处的地方。”

“我记得《聊斋志异》里有一篇《罗刹海市》,也说一个中国人流落到海外,到了一个以丑为美的国家里,又娶了龙宫里的公主为妻。”

“我也读过那篇,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你是说聊斋里的‘罗刹’——也是这个地方吗?”

林君如不置可否地回答:“或许吧。”

她回头继续抓着唐小甜的手,唯恐这新娘子会突然瘫软在地。

三人茫然地走了许久,眼前渐渐显出一线幽光。孙子楚停住脚步仔细探望,但那光线一下子变得刺眼起来。

孙子楚大踏步走向那线光,无论它是死光还是希望,他都不愿意留在黑暗中了。

上一章:第五章 三扇门 下一章:第七章 铁甲宝剑
热门: 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暮眼蝶 血鹦鹉 戮仙 塔罗女神探之茧镇奇案 死亡螺旋 我杀了他 巫域 血色翡翠城 无法可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