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三扇门

上一章:第四章 另一个世界 下一章:第六章 罗刹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下午,两点十分。

他们还飘在空中。

叶萧全身无力地靠在石雕上,中心宝塔的阴影覆盖他的眼睛,阳光正缓慢地向另一个方向移动。孙子楚与他肩靠着肩,腹中唱起了“空城计”,他们刚喝完最后一瓶水,只能张着嘴散发热量。杨谋早已经睡过去了,双手还紧紧抓着宝贝DV。

只有顶顶睁大眼睛,眺望高台四周的群山,俯瞰数十米下的广场。大概是刚才昏迷的那段时间,反而让她养好了精神。顶顶回头看了看叶萧,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们都明白自己的处境,这高大的建筑物顶部,仿佛汹涌大海中的孤岛,除了古老的石头外什么都没有——没有水,没有植物,没有生命。四个疲倦的人被困在岛上,如果再没人来送补给,等待他们的结果只有饿死或渴死。

就当叶萧绝望地抬起头来时,高台上呼啸的大风里,隐隐带来某种声音。

顶顶也听到了,似乎来自千里之外,又像耳边的飞虫。她走到顶层平台边缘,抓着一个半坍塌的石像,将头伸出去侧耳倾听。

果然,风里传来有人叫喊的声音。

沿着台基四周转了一圈,终于看到在通往大门的方向,广场上站着几个微小的人影。这里实在太高了,仅能分辨出一男三女的模样,正抬头向上面大喊。

救援的人总算是回来了!她兴奋地将叶萧等人叫起,孙子楚和杨谋揉着眼皮,一起趴到石阶边上俯瞰下去。

杨谋立即打开DV,将镜头推近到地面,首先辨认出了童建国,接下来是玉灵,还有林君如,最后那个人则让他异常惊讶——正是自己的新婚妻子唐小甜。

“他们肯定是在叫我们下去!”

叶萧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已摩拳擦掌准备爬下去了。

“可我们都累得爬不动了。”孙子楚却依旧坐在原地,“他们干吗不上来送午饭给我们呢?”

“他们就算是爬上来,但我们总归还是要爬下去的。何况,他们肯定带着给我们的午餐,还有许多补给品,他们爬上来比我们更不方便。”

顶顶却等不及了:“你们还愣在那做什么?”

说罢她第一个爬下石阶,动作还异常灵巧,完全看不出刚昏迷过的样子,不消片刻便爬到第二层台基了。

“真是个精力充沛的女人啊!”

孙子楚感叹了一声,只能接着爬下去,手忙脚乱地抓着石头,因为稍有闪失便会粉身碎骨。

然后,叶萧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太阳默念几句,毕竟他是堂堂的警官,怎能被一个小女子比下去?

最后下去的是杨谋,他看着建筑底下的四个人,特别是看到唐小甜觉得很别扭,她怎么会来的?事到如今也来不及多想,他将DV藏在挎包里,小心翼翼地向下移动,以免被磕着碰着。

四个人分别爬下二十多层楼高的“金字塔”,顶顶首先爬到第一层台基,轻松地走下石阶,回到久违的地面上。

几分钟后,孙子楚和叶萧也下来了,童建国搀扶住了他们,赶快递上水和食物。

唐小甜独自爬到第一层台基上,这还是她第一次那么大胆,平时她根本不敢来这种古怪的地方。总算迎来了自己的新郎,她紧紧抱着杨谋喜极而泣,用力敲打着他的后背,同时给他送上一瓶水。

疲倦的杨谋却有些尴尬,只能干笑了一声说:“没事了,我不是好好的吗?”

“我想死你了!”

她毫不顾忌其他人的存在,深深地吻了吻老公的嘴唇。

杨谋只能接受这一吻,轻声问道:“你,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没有你。”

“哎,你太任性了。”

这句话却微微刺痛了妻子的心,唐小甜只能拉着新郎的手,一起走下石阶回到地面。

现在,叶萧、顶顶、孙子楚、杨谋、唐小甜、童建国、玉灵、林君如,八个人终于在地面汇合了。

与上午相比,只有两个人发生了变化,厉书和伊莲娜换成了林君如和唐小甜。

叶萧和孙子楚都饿到极点了,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抓过饭盒便吃了起来。顶顶却好像饿过了头,只吃了几口饼干便放下了,在太阳底下大口喝水。

吃饱喝足之后,孙子楚赖在地上不想起来了,真想就这样在草地上好好睡一觉。叶萧硬把他拉起来,招呼大家说:“既然已经来了,索性好好查看一下这里吧。”

于是,八个人收拾行装,绕过巨大的古老建筑,走向背阳的那一侧。

足足走了上百米,他们才绕到金字塔背后。乍看和正面没什么区别,也是巨石垒砌的三层台基,石阶由缓逐渐转陡,直通那遥不可及的须弥山顶。

叶萧注意到西北角的一个塔门,顶上是三四米高的白色石塔,塔与门廊之间是微笑着的佛像,厚厚的嘴唇布满苔藓,常年雨水的冲刷,使它的脸上仿佛流满了眼泪。

他缓缓走到塔门跟前,下面原本有两扇坚固的石门,但其中一扇已经残破了,看来是被外力打碎的,里面黑糊的甬道看不清楚,看似通往金字塔的内部。

顶顶走到他身后,望着里面深呼吸了两口,闭上眼睛体味门里的气息,被某种声音充盈着。她的眼皮有些发抖,因为这声音如此的熟悉,正是她渴望已久的甘霖。

又是她第一个跨进了塔门。

门上那尊神秘的微笑,似乎微微动了动嘴唇,轻吐出一千年前的咒语。

无人能逃。

另一个世界。

竟然如此真实,带着顶顶的眼睛,走入无边的黑暗阴影。

叶萧也被迫跨进塔门,便立刻被阴冷包围,像从炙热的夏日步入寒冬。他抱着双肩环视四周,狭窄的甬道全用石头砌成,方方正正保存完好,前方全被黑暗笼罩,不知通往哪个时代。

孙子楚和童建国也跟了进来,然后是玉灵和林君如。最后的是杨谋,他打开DV拍摄前面,唐小甜则紧紧跟在他身边。

每个人都打起手电,叶萧跑到顶顶身边,轻声关照:“以后请不要乱跑,要和大家商量好了再行动。”

但顶顶完全没听进去,此刻的她就像着了魔,依旧向甬道更深处走去。突然,脚底被绊了一下,就在要撞跌倒在地的同时,叶萧猛然拉住了她,两个人便顺势一起倒地了。

原来下面是一排石头台阶,还好他们都没摔伤,顶顶红着脸说:“谢谢你。”

“小心些吧!”

叶萧严肃地回答,随后缓缓踏上台阶。他感觉现在是往上走,看来是通往建筑物的内部,而不是地下空间。

其他人都跟在他身后,个个提心吊胆的,童建国轻声道:“哎呀,我们应该在外面留两个人的!以防里面出现意外。”

“算了,都走到这里了,再说谁留在外面好呢?”

孙子楚根本不怕这一套,他在读历史系研究生的时候,也参加过田野考古队的活动,有一次还深入古墓清理文物,根本没什么可怕的。传说中的机关和尸毒之类,都是对盗墓者的心理威慑,古来帝王将相的陵寝,还不是说盗就被盗了?

叶萧听到后停顿了一下,便转身告诫大家:“不管怎么样,到了未知的地方必须谨慎,大家彼此都要照看好,谁都不准出问题!”

“没错,一个都不能少!”

玉灵也在后面喊道,他们便这样越走越深,周围依然是石头甬道,除了手电打出的光线外,见不到一丝的光亮,而脚底的台阶正逐级上升。

“我们已经到第二层台基了吧?”孙子楚自言自语地说,同时伸手摸着旁边的石壁,“好光滑啊,不知古人是怎么打磨出来的。”

忽然,前头叶萧的手电里,隐隐照出了一扇石门。他赶紧往上走了几步,发现甬道也宽阔了许多,能够同时容纳十几个人。尽头是个拱形门洞,门沿上雕刻着繁杂的花纹,透过手电光能看出那是许多小飞天像。

但最让人奇怪的是,大门居然敞开着。两片石板各高约两米多,是用坚固的花岗岩做成的,门面上雕刻着狰狞的盔甲魔鬼像。

在门下摆着一个小牌子,明显是现代人的器物——塑料牌子,有点像公路上的小标志牌,上面写着四个繁体汉字——

嚴禁入內

台湾女孩林君如第一个念了出来:“严禁入内?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叶萧俯身拿起塑料牌看了看:“肯定有现代人进入过这里!”

“妈的!我们不是第一支发现这里的队伍!”孙子楚的如意算盘终被打破了,他还指望回国后靠这个发现一鸣惊人呢(假设他还能活着回国的话),他无比失落地抱怨道,“毫无疑问,这块牌子是考古队留下来的,甚至可能是旅游开发机构!”

但童建国心平气和地说:“这也是好事嘛,至少说明这里并不是未知的,起码不太会有危险性。”

林君如不解地问道:“那干吗要写‘严禁入内’呢?”

“这肯定是针对一般百姓的,里面可能进行过考古发掘,为了保护现场而立的牌子。”

“别争论了,我们继续往里看看吧。”

叶萧说着便跨入门内,打着手电照向前方黑暗的甬道。

而孙子楚还在嘟囔:“哼,有什么好看的?里面的宝贝早就让人家拿光了。”

说话之间,八个人全部进入门里,继续沿着台阶往上走。

又过了好几分钟,依然没有走到头。大家都懈怠下来了,特别是孙子楚和杨谋,感到腰酸腿疼,想来刚才还没有休息够。只有叶萧和顶顶精神高度集中,仔细看着前方的手电光束,在漆黑一片中打出神秘的昏黄光晕。

漫长的甬道似乎永无终点,或者,通向永久的终点。

突然,终点到了——

不,是分岔点。

叶萧停下脚步,手电照射到前方的宽敞空间,构成一个巨石环绕的大厅,而正面并列着三扇大门。

“三扇门?”

多嘴的孙子楚又皱起眉头,这三扇门的样式和刚才看到的那道门差不多,但是并排在一堵墙上,各自通往无边无际的黑暗。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叶萧端着下巴仔细打量,这突如其来的三扇大门,让所有人都疑惑不解,究竟该走哪扇门呢?

左?中?右?

每一扇门都是一个选择。

所有人里面,最最震惊的是顶顶,她的双眼像被什么灼烧了一样,三扇大门都对她发出嘲讽的大笑,几乎要被遗忘的梦境,瞬间变得如此清晰可怕。

没错,昨晚她梦到了这三扇门。

确切地说是今天凌晨,同样是深深的甬道,同样是三扇大门,只是不见了逼人的强光。

顶顶被自己的梦击倒了。

她后退着背靠石壁,叶萧回头不解地问道:“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叶萧又茫然地看着三扇大门,现在要面临三个选择,他感到脑子里嗡嗡直响,即便作为警官办案,他也最讨厌做这样的选择。

孙子楚走到三扇门前,用手电仔细照了照门的上沿,发现上面各自有着不同的雕像。

中间门上雕刻着一个年轻女子,她有着典型的东南亚人相貌,体形娇小玲珑,披着长发,婀娜多姿,眼神妩媚地看着人们。

但奇怪的是她的穿着,居然有一条现代人的裙子,衣服也是时下流行的款式,脚上蹬着高跟鞋,整个一曼谷街头的时髦女郎!

手电光晕里的这个雕像,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明明是古代的遗迹,怎么会有现代人的雕像?

而从这雕像的手法和风格来看,又完全是古代中南半岛的风格,与吴哥窟或素可泰并无二致——就像用秦始皇兵马俑的手法和风格,去雕塑章子怡或蔡依林。

“有没有搞错啊?”

孙子楚百思不得其解,又发现在当中的这扇石门上,还刻着一排奇异的古代文字。

他用手电对准那文字仔细察看,半分钟后才皱起眉头说:“天哪,居然是梵文!”

“梵文?”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梵文几乎已等于天书了。

于是,孙老师又开始上课了:“梵文,不仅是印度的古典语言,也是佛教的经典语言。梵文记录了印度—亚利安语的早期形式。印度教经典《吠陀经》和许多古印度史诗都是用梵文写成的。”

顶顶点头附和道:“我的新歌《万物生》就是古佛经的‘百字明咒’,最早也是梵文版。”

这却刺激了孙子楚,他要表现得更加专业:“梵文对古代汉语也有很大影响,比如‘刹那’‘菩萨’等词,就连唐僧取的西经也是梵文写的。但由于印度语言的演变,今天的印度语已与古代梵语千差万别,古梵文和拉丁文一样成了死语言,只有极少数语言学家和宗教人士才掌握。”

“你懂吗?”

有人轻蔑地问了一声。

孙子楚立即挺起胸脯:“哼!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就学过,当今中国可以读懂梵文的人,不会超过两位数,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叶萧最讨厌他的自吹自擂,催促着问道:“那上面的文字是什么意思?”

“容我细细看来!”

孙子楚居然还摆了摆架子,煞有介事地眯起眼睛,仔细辨认石门上的文字,若有所思地念念有词,林君如觉得他好像在背英语单词。

突然,他睁大眼睛说了一句:“现在!”

“现在什么?”

大家都以为他是愣住了或结巴了,没想到他又斩钉截铁地说了声:“现在!”

“你什么意思啊?”

“就是‘现在’!”孙子楚兴奋地喊道,“这当中门上的古梵文,就是‘现在’的意思,梵文读音为madhya^nta。”

谁都没听懂最后这句梵文,但都明白他的意思了。怪不得门上女子的雕像,竟然是现代人的装束,原来她代表的是“现在”啊。

但叶萧立刻感到了这种想法的荒谬性——古代的“现在”,和今天的“现在”,毫无疑问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时代。古人的“现在”自然就是建造这几扇门的年代,那雕像也应该是当时古人的装束啊,难道那个时代的女人就穿高跟鞋了?何况就算是要表现他们的未来,又如何能预知二十一世纪初的衣着样式呢?难道建造这座金字塔的人,真有无边的神奇魔力,能如诺查丹玛斯那样准确预测未来吗?

不,如果是古人的未来,不又和“现在”自相矛盾了吗?

难道这扇门是专门为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他们而开的?

时间一下子混乱了,世界被颠倒了过来。

真是“另一个世界”啊!

此刻,林君如不解地提醒着孙子楚:“你不会看错了吧?”

“绝对不会有错的,我百分之百地确定,这行字的意思就是‘现在’!”

面对这样的回答,八个人都觉得莫名其妙。只有顶顶微微点头,她走到左边那扇门前,用手电照了照石门上沿,又发现了一尊不同的雕像。

是一个老人!

雕像有明显的长胡子,半秃的头发,脸上布满皱纹,只有双目炯炯有神。老人居然穿着古希腊的衣服,飘逸地裹在身上,露出脚底板和肩膀,也许是与柏拉图同时代的哲人。

左边石门上也有一行古梵文,顶顶赶紧把孙子楚拉了过来,孙子楚凝神仔细观察了片刻,点头示意道:“过去!”

“这行字的意思是‘过去’?”

“没错,左边的大门上是‘过去’,正应了这位古希腊老人的雕塑,梵文读音为pu^rva^nta。”

大家依旧没有听清楚。虽然是古希腊的人物形象,但雕刻手法和风格依然是东南亚的,并没有希腊雕像的写实主义,而更近似于外面看到的佛像。

这时端着DV的杨谋喊道:“好了,现在是个时髦女子,过去是个古希腊老头,那么未来呢?我们还有未来吗?”

而顶顶走到了右边那扇大门前,用手电照了照门上沿的雕像,却变成了一个小孩的浮雕。

不,不是小孩,更确切地说是个胎儿。

因为它的身体上还连接着脐带。

这个母腹中的胎儿让顶顶目瞪口呆,她怔怔地站在右边的大门下,看着那沉睡的雕像。这黑暗的空间仿佛变成了子宫,而身后长长的甬道化为了产道,这石门上的胎儿正要诞生,向光明的人间艰难前进。

这胎儿照旧是东南亚的艺术风格,就连嘴唇也雕得很厚,四周画着一个混沌的圆圈,大概代表着母亲的体内。

孙子楚也看得发呆了,在他的印象中,东南亚艺术没有表现胎儿的——事实上在整个人类古代艺术史上,表现胎儿的雕塑或绘画都极其罕见。

“右面门上的字是不是‘未来’?”

顶顶拉着他的衣服催促着,右边的石门上果然也有行古梵文。

孙子楚眯着眼睛看了半晌,颤抖着回答:“没错!”

“那行字是‘没错’的意思?”

他赶忙摇了摇头:“不,我是说你说得没错,这行字的意思就是‘未来’!梵文读音为 apara^nta。”

未来——腹中的胎儿,大头小身体,蜷缩在羊水中,等待出生的那一刻,母亲的阵痛,父亲的喜悦,生命的起点……

这个发现让大家都很诧异,后退几步再用手电扫视这三扇门——

左面的门是“过去”,中间的门是“现在”,而右面的门则是“未来”。

过去的古希腊老人,现在的曼谷街头女郎,未来的母腹胎儿。

过去,现在,未来。

一切都以他们为中心,如此不可理喻,荒谬绝伦!

顶顶的心又一次被重击,这正是凌晨梦境里所见的景象——老人、女郎、胎儿。一切竟然那么真实,宛如情景再现的记录片。

或许,自己身上的那个封印,已然被不可抗拒的命运揭开?

孙子楚像领悟到了什么似的大喊道:“我明白了,这三扇门代表着‘三际’!”

“三际?”

“就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也称为‘前际’‘中际’‘后际’,代表着三种时间状态,代表着整个宇宙的过程,也是佛教经常说到的词语。摩尼教里也有‘二宗三际论’,二宗是黑暗与光明,三际正是过去、现在和未来。”

叶萧也点了点头:“看来这三扇门还很有哲学意义。”

顶顶也若有所思,从左往右数着三扇门,同时嘴里念叨着“过去,现在,未来 ……”

过去已经过去了,或许没有未来,他们只有现在。

现在。

旅行团的八个人在金字塔内,通过幽深漫长的甬道逐级往上,来到三扇同样大小的并列石门前。

三扇门分别代表着过去、现在和未来,他们将选择走哪一扇门?

顶顶又感到头晕了,踉跄着后退几步,茫然地看着左中右三扇大门。每扇门都如一张血盆大口,向她扑来要吞噬一切。

“这真是个难题!”杨谋放下DV说,“要不我们分三路进去吧?”

“不行!谁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如果我们分别走三扇门,很可能互相失去联络,永远迷失在地道里!”

童建国的话让大多数人都点头赞同,叶萧也冷静地说道:“没错,还是一起走比较好。”

“可是,到底走哪扇门呢?”

唐小甜依偎在杨谋身边,这四周黑暗的石头世界,让天生胆小的她不住地发抖。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了。

向左走?向右走?

生存还是毁灭?

上一章:第四章 另一个世界 下一章:第六章 罗刹
热门: 阴阳鬼契 暖气 剑神 陈年鬼事 步步归途 氪金成仙 伦敦口译员 剑海鹰扬 魔手飞环 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