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命悬一线

上一章:第九章 双重身份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一个人什么东西都能逃避,唯独逃避不了他自己。

——(奥地利)斯蒂芬·茨威格

1

唐铛铛急得快哭了。

在聂之轩出面整队待发的时候,她才知道萧朗失踪了。她躲在队伍的后面,悄悄拨打萧朗的电话,可是提示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萧朗是故意失踪的。

她又拨打萧望的电话,一样提示关机了。

唐铛铛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五味杂陈。这两个和她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现在都在她的视线中消失了!尤其是萧朗,经过这三个月的朝夕相处,似乎变得更加沉稳睿智,这是好事。不过,在过去的三个月内,无论萧朗有什么想法,总是会跑来找唐铛铛商量,这让唐铛铛感觉到了无比的认同感和成就感。如今,他就这样不辞而别,而且是在即将出发进行抓捕行动的这个节骨眼上。唐铛铛不知道萧朗的行为算不算是背叛,总之她的心里空落落的。以前她也参加过抓捕行动,但是无论形势有多险恶,萧朗总会站在她的前面,她也就不那么害怕了。这次,虽然也有聂之轩和其他组员在身侧,但她依旧心惊肉跳、慌乱不安。

唐铛铛没有妄加猜测萧朗玩失踪的目的,她知道萧朗已经不是三个月前的那个毛头小子了。在后面的几次行动中,他沉稳大度、指挥有序,给小组带来了不少次胜利。短时间内的大变化,让唐铛铛很不适应,她总是感觉自己在萧朗的身上看见了萧望的内质。准确地说,萧朗的内质甚至已经超越了萧望。尤其是他那种不拘小节、勇往直前的风格,很有男子汉的风度。

唐铛铛从担心萧望,瞬间变成了担心两个人。在唐铛铛看来,这兄弟两个都是只身钻入狼穴。他们俩会有危险吗?虽然她相信萧望和萧朗的应变能力和自救能力,但是看不到他俩,难免会一顿瞎猜、心不在焉。要是能联系上他们就好了,好歹图一个安心。哪怕,哪怕只是联系上望哥,望哥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去帮助萧朗的。

导师的命令很清楚,学员们不论以后归“天眼小组”还是“狩猎小组”,为了积累经验,本次行动一概参加。两个小组的人员在组织操场开始集合。

按照聂之轩的口令,唐铛铛机械地向右看齐、向前看、立正、跨立。她的思绪如麻。在她心情低落的时候,萧朗使尽浑身解数逗她开心;萧朗不经意间的幽默;萧朗给她出乎意料的惊喜;萧朗对她的言听计从。还有,萧望的沉稳大度;萧望那只宽厚温暖的大手;萧望在工作时那副专注的模样……总之现在,她的脑海里全都是这兄弟俩。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要想这些。又不是见不着面了!呸呸呸!他俩一定都会没事的!

在几乎是同一时间点,两个学员组的组长同时失踪,这让学员们议论纷纷。有的人猜测是两个人被派出去执行秘密任务了,有的人猜测两个人是畏难退出了,甚至有的人把“幽灵骑士”和两个人都扯上了关系。

虽然少去两名学员,对于行动的本身根本造不成什么影响,但是毕竟两个人分别都是组长,这很有可能会影响整个守夜者组织学员的士气,甚至影响到守夜者组织的荣誉。所以,包括唐骏在内的导师,脸上都写满了大写的“忧心忡忡”。

两个组临时被任命的“代组长”,聂之轩和程子墨机械地整队,即便喊破了喉咙也没有完全制止队伍里的议论之声。

只有傅元曼,一脸坦然。既不对萧朗、凌漠的突然失踪做出评价,也不对学员们的议论纷纷进行禁止。他从容不迫地宣布工作部署以及如何分组搭车、分组与警方融合;哪些人负责围追、哪些人负责堵截、哪些人负责突击,不慌不乱、有条不紊。

围墙之外,萧闻天也在进行同样的部署。南安市特警、武警、刑警部门均派出精干力量参加本次行动。大家都非常不解,不过就是去抓一个恶势力犯罪团伙的老大,为何要如此兴师动众、大张旗鼓。

晚上七点,所有的队伍集结完毕,百余名荷枪实弹的警察乘坐四五辆大巴在几辆警车的引领之下,趁着夜幕还没有完全降临之时,默默地驶出高速收费站,向位于东南方向的海城市进发。

萧朗在翻出院墙的那一瞬间,感觉到了无比轻松。虽然在组织里的三个月也有外出抓捕的机会,但是毕竟是集体行动,束缚手脚。一向崇尚自由、追求自由的萧朗,在那一刻感觉找回了自己。虽然这一次,他不是为了逃出去消遣。

从小到大,姥爷对自己是百依百顺,可是到了真正的工作上,姥爷还是缺乏对他的信任。并不是萧朗有多固执,但他觉得只要有一丝可能,就不能放过。办案,绝对不能赌博。不过,姥爷说得也对,警力限制,难以面面俱到。既然这样,他萧朗就该发挥出守夜者的作用了。他知道他不是美国队长,不是钢铁侠,甚至还不是正式的“伏击者”,只身涉险不一定是对的,前面会是成功或是失败,甚至是死亡,都还不可知。但萧朗就是这么样一个人,绝不会因为畏惧而放弃自己的想法。他觉得,试一试是值得的。

位于南安市西北方向的阳北市,距离南安市有一百五十多公里,交通问题成了萧朗遇见的首要问题。他思索再三,还是觉得回家一趟才是最高效的。

萧朗打车回到了家里,悄悄地开门入室,他看见了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妈妈的背影。

已经将近三个月没见到妈妈了,萧朗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依恋自己的母亲。他很想过去给妈妈一个拥抱,但是他清楚地知道,一旦惊动了妈妈,妈妈是绝对不会放他只身涉险的。他静静地站在门口,偷偷看着妈妈的背影,许久。

傅如熙自己就是警察,也是警嫂,更是警妈,她理解警察的辛苦,也习惯了一个人独处。此时的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宝贝小儿子站在她的身后。如果不是有新的DNA线索,她甚至不会去给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打一个电话,她怕她会影响到他们,即便她非常地想念他们。

萧朗蹑手蹑脚地绕过厨房,来到了客厅,傅如熙的手提包就随意地扔在沙发上。萧朗了解妈妈的习惯,直接从手提包的夹层里,取出了奇瑞瑞虎的钥匙。

在离开家门之前,萧朗想给妈妈留个纸条,但是他知道时间不等人,每一分钟可能都是一条生命。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妈妈、对家这么依依不舍,这一直也不是他的风格。“妈妈我爱你。”萧朗自言自语了一句,悄无声息地关上了房门。

虽然不是老司机,但是从第一天上车,就被教练夸奖为“有赛车手潜质”的萧朗,把奇瑞开到了极速。在这个时候,他不再有束缚,不再怕被罚,一切都是以时间为重。

夜幕已经降临,高速上甚至还有团雾,但萧朗即便是钻进了团雾里也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他按照手机导航,一路向阳北市开去。

和南安市相比,阳北市要小了很多,但是却有北方城市大开大合的感觉。所有的道路都是正南正北、正东正西的,网格一样连接起城市的每一块。虽然萧朗是第一次来阳北,但也在十分钟之内就搞清楚了城市道路结构以及他的目的地所在。

被萧朗定位的那片别墅区位于城市的西南角,一座小山的脚下。这一片别墅区已经有些残旧,可能建成了有二十年了,而且地处城市郊区,估计房价也不会太贵。但萧朗没有想到的是,小区物业还真是挺负责。纵使萧朗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好话说尽,保安坚决不让他把车开进小区。

没有办法,谁要他没有警官证件,没有办案手续呢?为了不惊动可能藏身在小区内的B,萧朗最终还是放弃了争辩,将车停在小区门口,徒步进入。

别墅区不大不小,但是道路曲折繁杂。仅仅靠两条腿来走,而且不知道具体位置,实在是很困难。

萧朗一边在小区里绕圈,一边想着解决的办法。

和其他别墅小区不同,这个别墅区也有二期工程,是高层建筑,而且整个小区的入住率很高。小区的道路一点儿也不安静,有不少孩童玩耍,不少行人匆匆。

突然,萧朗想到了小区大妈—这一个神奇的、无所不能的群体。

好在此时刚过八点半,是晚间散步的好时候。萧朗很快发现,在小区中央的健身器材处,聚集了不少正在散步、运动、聊天的小区大妈。萧朗赶紧凑了上去。

“大妈,我想问问,这个人住哪一栋楼啊?”萧朗拿着B的照片,怯生生地问。

“干吗?”几个大妈都很警惕。

“他是我表哥,我从外地来投靠他,半路上丢了钱包。”萧朗现学现卖他的表演技能,“就剩了表哥的地址和照片了,大妈们帮帮我吧。”

萧朗高高大大,浓眉大眼,一身正气,大妈们都喜欢这样的孩子。加上萧朗一脸无奈可怜的表情,几个大妈顿时放弃了警惕心,轮流眯着眼睛甚至还有人戴起老花镜看照片,争相在自己的记忆中寻找照片中人物的影子。

“这人肯定不是咱小区的。”一个大妈肯定地说。

“这是不是六栋那个小富婆的老公啊?”另一个大妈提了一句,又补充道,“开宝马的小富婆,一年到头见不到她老公来,一两个月前,她老公来的时候,我们还在说,小富婆会不会是二奶什么的?”

萧朗一听,眼睛一亮,顿时来了精神。

几个大妈纷纷点头,表示照片中的人,很有可能是所谓的那个小富婆的老公。

“那具体门牌号是多少呢?”萧朗抑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

“六栋一三零一。”一个大妈指了指北侧的一栋高层,说,“单元大门的门禁坏了,你可以直接进去的。”

“谢谢大妈,谢谢大妈。”萧朗高兴极了,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的手枪,向六栋楼跑去。幸亏问了小区大妈,不然潜意识里以为B会住别墅的萧朗,只会一直毫无目的在一期别墅区里寻找,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藏匿在二期高层之中。

对象位置不明,有无武器不明,有无部下不明,萧朗第一次独自一人进行抓捕行动,就遇见了这么多的困难。赶鸭子上架,如果打110等支援的话,很有可能贻误战机。因为萧朗总隐隐地觉得,“幽灵骑士”应该离他不远。萧朗硬着头皮乘电梯来到十三楼,鼓了鼓勇气,敲响了六栋一三零一室的大门。他在自己的心里暗自想好,他完全可以伪装成一个查水表的或者搞传销的。

毫无动静。

再敲。

仍没有动静。

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激得萧朗热血攻心。他退后几步,猛地一脚踹开了房门。

一个短发女人,手脚被束缚,嘴巴被胶带封上,趴在地上,正费力地从房间里往外挪,眼神中充满了恐惧。显然,她在求生;显然,萧朗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萧朗端起手枪,冲进房间,见房间的床上直挺挺地躺着一个人,不是B是谁?

萧朗跪在床上,拍打着B的面颊,B毫无反应。尸斑、尸僵都没有出现,还不能确定死亡,萧朗鼓励着自己。一向沉着的萧朗,此时强行用他颤抖着的手,扒开了B的眼睑。瞳孔散大,没有任何对光反应。

看来B真的已经死亡了。

看来“幽灵骑士”又快了他一步。

看来他是对的,姥爷是错的。

萧朗不知道该骄傲还是该沮丧,他见B的嘴角正在往外流着泡沫,看见床头柜上有一个倒伏的药瓶还有一些散落的药物,他知道B很有可能死于中毒。“幽灵骑士”居然用灌服毒药来杀人,这种杀人手法简直太难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萧朗重新回到客厅,一边撕开女人嘴上的封条,一边给女人解开捆绑手脚的绳子,问道:“怎么回事?那人是谁?”

女人全身发抖,似乎已经因为过度惊吓而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萧朗耐着性子等待了三十秒,确定女人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正常,于是把自己的手机一把塞给女人,叫道:“我去追他!你快报警!”

从十三楼一路冲下来的萧朗,还是傻了眼。

虽然此时小区走动的人并不多,但是小区太大了。虽然逃犯V,也就是“幽灵骑士”的样貌、体态早已深深地烙印在萧朗的心中,但是在只有昏暗灯光的小区道路上,又如何能认出那相貌平平的“幽灵骑士”?

嘀……嘀嘀……嘀嘀……嘀……嘀……

一阵熟悉的响铃从远方隐隐约约地传进了萧朗的耳朵。

萧朗动了动自己的耳朵,一阵惊喜。他知道自己那超出寻常人的听力,终于发挥出了作用。

此时大脑正在飞快运转的萧朗,迅速地回忆这熟悉的铃声。不错,那是他第一台手机所独有的响铃。他的第一台手机,是一部诺基亚8310。

诺基亚,“幽灵骑士”,这两者的联系,早已在萧朗的心中根深蒂固。

萧朗屏住一口气,用他那一双鹰眼在昏暗的小区里寻找,循着刚才的响声寻找。光线虽暗,却不能影响到萧朗的超凡视力。远处,一个男子,一个年轻的背影,正在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物件。那个物件,泛着蓝光,在暖色调的小区灯光中格外耀眼。

不错,那是诺基亚8310独特的蓝色屏幕光。

萧朗想怒喝一声,但是他忍住了,他知道这么远的距离,一旦惊动了“幽灵骑士”,是很难追得上的。他用尽可能轻声的脚步奔跑着,向着蓝光奔跑着。

不知道是不是“幽灵骑士”的后脑勺也长了眼睛,在萧朗逐渐接近他,接近到还剩最后一百米的时候,“幽灵骑士”居然也开始奔跑了起来。百米只需要十二秒三的萧朗,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怎么也无法更加接近“幽灵骑士”,于是只有掏出手枪,大喊大叫:“抓住他!前面的人抓住他!”

在人口密集的地域,不准开枪。这是规程,绝对不能违反。

所有的路人,几乎清一色地扭头惊恐地看着这一前一后狂奔的两个年轻人,却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

也可以理解。他们根本不知道,谁是正义的,谁是邪恶的。又或者说,事不关己,何必出头呢?

就连那个死也不让萧朗开车进入小区的尽职尽责的保安,此时也缩进了保安室,没有露头。

“幽灵骑士”一路狂奔出小区,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跨上了一辆摩托车,迅速发动后,向西南方向风驰电掣般地驶去。

那正是一辆复古风的助力车,只是肯定被改装过。它发动机发出的轰鸣声,绝对不是一辆普通助力车可以拥有的;他瞬间驶出一大截的加速能力,也绝对不是一辆普通助力车可以比拟的。

萧朗想都没想,钻进他的奇瑞,猛踩油门,向西南方向追去。

大约驶出了十分钟的样子,助力车和奇瑞都从城乡结合部彻彻底底地进入了郊区农村。萧朗一路狂追,却在乡村小道上慢慢地被助力车甩掉。直到看见那辆复古风助力车倾倒在路边的时候,萧朗才放下了自己悬着的心,急刹、跳下了车。

“幽灵骑士”见无路可逃,便弃车躲避。

“幽灵骑士”是在一个十字胡同口丢弃的车,想借此迷惑追捕他的萧朗。其实,视力和听力都超于常人的萧朗,早就在他弃车之时看清楚了他逃离的大体方向。

萧朗端着手枪,沿着“幽灵骑士”逃离的大体方向向前走了大约两百米,便看见了一间工厂。

这是一家废弃的茶厂,有着一个不大的院落,三四栋厂房。茶厂的后面是一座小山,应该是茶厂栽培茶叶的地方。好在茶厂的围墙很高,厂区和后面的小山并不相连,“幽灵骑士”既然躲进了厂里,就没有办法逃离出去。目前的形势,“幽灵骑士”已经成了瓮中之鳖。

萧朗心里清楚,这么大的厂子,如果依靠他一个人的力量,肯定无法搜索全面。此时的他,只需要把守住工厂内部的咽喉要道就可以了。

萧朗端着手枪挪到工厂中央的大树下面,警惕地东张西望。他不知道那个女人什么时候才能清醒,才会报警;他不知道小区的其他路人会不会报警;他不知道警察会不会找得到距离小区数公里外的废弃工厂。萧朗越想越担心,决定用激将法试一试能不能引出“幽灵骑士”。毕竟,从以往的作案来看,“幽灵骑士”并没有手枪等远程武器,在这一点上,他萧朗占了很大的便宜。

“出来吧!我们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了!”萧朗喊着,“你化名魏整义,是看守所逃脱案中最后一个逃离现场的。警察不仅仅知道你的样貌和体形,还知道你的右脚有六个脚趾,偏偏还喜欢足浴。你用诺基亚手机,只有那么一辆虽然改装过但是依旧破烂的助力车!你觉得你还能逃多远吗?”

许久没有任何动静。

萧朗仍然端着枪,静静地守候着。

突然,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毛骨悚然,背后像是有什么东西。自恃五官感觉超于常人的萧朗确定自己没有听到脚步声,但是这第六感绝对不会错。萧朗猛地回身,在还没有看清楚身后的影子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前臂就遭受了重重的一击。虽然皮糙肉厚的萧朗并没有受伤,但是手里的手枪却应声飞走。

没有了手枪,萧朗也毫不示弱。他立即下意识地打出了几个攻击动作,居然都被对手轻松化解,待萧朗准备进行下一轮攻击的时候,他迎着月光看到了对方的眼睛。

那双眼睛好像出奇地黑,不仅黑,还很空洞。那双眼睛看上去,就像是无尽的宇宙,永远也望不到边际。萧朗居然不自觉地停下来手中的攻击动作。

“对了,看着我的眼睛。”一个厚重的声音,仿佛并不来自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喉咙,“盯着我的眼睛,慢慢地,你困了吗?”

萧朗连退了几步,靠在了树上。他感觉真的很困,四肢无力。慢慢地,他靠着大树,坐到了地上。

在萧朗逐渐失去意识的那几分钟里,他悟出了许多事情。

萧朗仿佛看到“幽灵骑士”是如何在看守所里用他那双黑黑的眼睛催眠了同号房的犯人,又是怎么在犯人们浅睡眠状态下,给他们输入越狱的意志。

他听聂之轩说过催眠术,但是绝对不相信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邪门的催眠术。可能是催眠加上挑唆,才能成为犯人们齐心协力越狱的原因吧;可能这也是犯人们被抓获后,一直难以发掘自己越狱心理根源的原因吧。

萧朗仿佛看到“幽灵骑士”是如何将那些逃脱的重刑犯催眠,然后在对方毫无意识、毫无抵抗的情况下一个一个杀死。

这,可能就是所有杀人现场都没有搏斗痕迹,所有尸体都没有抵抗伤的原因吧。

萧朗仿佛看到逃犯R在被催眠后,被背上天台。但是R突然苏醒,才和“幽灵骑士”有了短暂的肢体接触。

他是怎么苏醒的呢?我该怎么办?

萧朗仿佛看见了妈妈的背影,如果刚才过去拥抱她一下多好!

萧朗仿佛看见了唐铛铛的笑脸,这一次自作主张的行动,都没有告诉她原委。她会怪我吗?她会担心我吗?她会怀念我吗?

萧朗还看见了老萧、望哥……

“其实我真的不想杀你,可是你知道得太多了。”“幽灵骑士”一边戴上手套,一边说,“所有人都会记住你的,你是为了那些所谓的法律光荣牺牲的。别怪我了,兄弟。”

“幽灵骑士”看着斜靠在大树上失去意识的萧朗,慢慢地举起了手中的匕首。

匕首在月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2

赶到海城市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连续奋战数天的守夜者组织成员以及特警们,丝毫没有一点儿困意。他们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迎接即将面临的战斗。

领导说了,只要这一仗赢了,就会是里程碑似的胜利,这三个月的辛苦就没有白费。对于全面破获这场骇人听闻的逃脱事件工作来说,即将完美地画上句号。

推荐热门小说守夜者,本站提供守夜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守夜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九章 双重身份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心理追凶:罪有应得 唐朝诡事录 骸之爪 四万人的目击者 摩格街谋杀案 七宗罪4:变态杀手 收割 X档案研究所 仙葫 仙国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