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双重身份

上一章:第八章 恐惧灼烧 下一章:第十章 命悬一线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生活中只有两个悲剧:一个是没有得到你想要的,另外一个是得到了你想要的。

——(英)王尔德

1

萧朗带着自己的队员和数十名特警沿着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驶到了大山的脚下,仰面一片郁郁葱葱。

几十个人武装整齐,沿着山路向位于半山腰的小村进发。远远地,萧朗就看到了满目芳华。夕阳之下,朝霞映红了远处的村庄,黑色的瓦片在映照下闪闪发光。山路两边的翠柳正值季节,柳条随风摇曳。柳树中间培植了不少一串红,在柳绿中泛出点点红色。远远看去,大山的中央还有一个“天池”,是一块面积不小的湖面,在夕阳下波光粼粼。不只是萧朗一个人,所有人都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根据辖区派出所的民警反映,这个区域几乎每座大山都有种茶的村子,治安状况极其良好,没有殴斗、没有偷盗。这些村民每家每户除了每年固定日期到山下的集镇处理茶叶、购买必需品以外,几乎过着与世隔绝、自给自足的生活。除了正常的户籍管理,派出所都没有去村子里出过警。

远远地看着村庄,萧朗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当初他看到K的日记的时候,脑海中映出的景象和眼前的景象简直就是高度的相似。他自己也完全没有想到,茫茫大山之内,居然真的有这么唯美的地方。

山区的外围和村庄的外围都已经派出人员布控了,K即便是看到他们浩浩荡荡地开进村庄,也插翅难飞,萧朗对自己的部署很是自信。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距离村庄五百米的时候,他那双视力高出正常人很多的眼睛,就看见村口,也是由村里唯一通往外界的道路口,好像站了很多人。除此之外,每个人的身边仿佛都被夕阳映射得闪闪发光。那应该都是一些金属物的反光。

萧朗心里开始打鼓,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从半山腰的村庄确实很容易俯视到山下的情况,他们这么多人一起开进山村,肯定在进入山路的时候就可以被观察到。但是,这些人是干什么的?难道他们以为萧朗等人是“土匪”,所以来反抗?不会啊,因为观察到他们的车队,就应该知道那是警察的车队。

怀着疑惑,萧朗的队伍开到了距离村口五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停下来的原因,是萧朗心中的顾虑成真了。村口站着几十号村民,个个手里持着农具,在看到萧朗诸人后,众人纷纷端起了农具,做出一副誓死抵抗的姿态。

一见这个架势,几名特警也下意识地端起了枪。萧朗赶紧挥手制止,让身边的派出所所长上前沟通。

派出所所长显然和村长熟识,于是上前几步,笑呵呵地对站在对方队伍前面的村长说:“老颜,你们这是干什么?”

村长用浓厚的乡音回击:“你们这是干什么?”

“我们有线索,你们村有逃犯,对你们的安全构成了威胁,所以我们得履行职责。”派出所所长灵机一动,用安慰的语气说道。

“我们村没有逃犯。”村长说。

“不管有没有逃犯,我们都得进去搜查,这是搜查的手续。”特警队长有些不耐烦,抖出一张搜查证。

“那就试试。什么手续在我们这儿也不好使。”村长举了举手中的镰刀。

“我们又不是在旧社会,至于吗,老人家?”萧朗喊道。

村长没有吱声。

“怎么会没有呢?”派出所所长看来还掌握更加确定的情况,说,“你们村得胜前两天在集上碰见我,还说颜三儿收了个儿子。你们看看,是他吗?他叫吴德朝。”

说完,派出所所长拿出一张大幅悬赏通告,指了指通告上K的大头照片,说:“你们看,政府下的通缉令,那能是假的吗?”

村长沉默了一会儿,抬头梗着脖子,理直气壮地说:“他现在叫颜德朝。”

虽然离得老远,村长不可能看清照片上人的长相,但是他的这一句话显然默认了K确实藏身在村里。虽然萧朗的一系列推断最终被证实无误,但是他此时的心情真可谓是惴惴不安。

萧朗趁着派出所所长和村长交谈之际,逐一打量了在村口堵截民警的村民,K并不在内。可见,K不仅藏身在村庄长达一个月,还认了村里的一个老光棍做父亲。甚至在一个多月中,和村民们产生了浓厚的感情。在村民发现有大量警察包围村庄的时候,K自然知道是来抓他的,就告诉了义父颜三儿。而颜三儿“老年得子”,肯定不会轻易就把义子拱手交人,所以煽动了这次村民抵抗的行动。不出意外,K此时此刻正藏身在村内。

萧朗的惴惴不安,并不是担心抓不到K,而是担心这样被村民一耽误,会不会给“幽灵骑士”提供了抢先杀死K的机会。而且,现在村民的注意力都在警察身上,也没有人会注意得到K是不是有危险。自己人在路上紧赶慢赶,抢回来的时间居然这样就被浪费了。

派出所所长对村长的脾气很是熟悉,一直不温不火地做着村长的思想工作。可能是站着乏了,也可能是被派出所所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了,村长的态度开始有了转变,从誓死不让警察进村的态度变成总是向身边的人征求意见。

不用问也知道,村长身边的人就是K认的父亲,颜三儿。

萧朗见村长有了退让,突然记起上山的路上,有一座村民自己搭建的小庙,香火还很盛,知道这个村的村民还是很信佛的。对于信佛的对手,自己又站在正义的一边,这事儿就好办了。萧朗默念了几遍,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佛法无边,我们是来让他放下屠刀的,是为了他立地成佛。”

这一句话仿佛彻底瓦解了村长的心理防线,他和颜三儿低语了几句。颜三儿一脸慌张,良久,站出来说:“既然是天意,那,那你们就进来找,找,找不到别怪我,天意让你们找不到,你们也别勉强。”

获得了许可,民警们一窝蜂地涌进了村子,一半人搜查颜三儿家,另一半人搜查其他人家。

在萧朗的带领下,民警在颜三儿家里找了一圈,有喜有忧。喜是因为颜三儿家里的三间瓦房有两间里有床铺,这对于这个独居四十多年的老光棍的家来说,肯定是不正常的,这个K肯定定居在颜三儿家里。忧是K现在并不在颜三儿家里。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搜索,结果是一无所获。

萧朗的心仿佛掉进了深渊,他害怕“幽灵骑士”已经先他一步处死了K,但是看到颜三儿靠在门边一副扬扬自得的表情,又像是他已经把K藏在妥当的地方。

好在派出所所长的一句低语,让萧朗重燃希望。

他说:“找找看可有地窖。”

地窖?非战争年代,还玩地道战吗?萧朗一时想不明白,但是这是唯一的希望。于是他开始在颜三儿的家里左敲敲、右找找,想发现隐藏地穴的踪迹。

一旦对可能的目标集中了精力,很快就能发现线索。在颜三儿家的厨房里,聂之轩很快发现了一处痕迹。这是一处挪动碗橱后在地面上形成的痕迹,碗橱的挪动,使得原来摆放位置的地面暴露出来,明显没有多少灰尘,显然,碗橱是刚刚移动了不久。

萧朗和聂之轩相视一笑,合力把碗橱归为原位,果然在地面上出现了一个被木盖子盖上的地窖入口。

“知道吗?如果你明知他犯罪,还主动藏匿他的话,就构成包庇罪了。”萧朗厉声对慌乱无措的颜三儿说完,掏出手枪和电筒,率先往地窖下面走。

手电筒的光芒照射着地窖四周,很快,萧朗发现一个角落的台子上,仿佛是放了一顶假发。假发?光头?难道K为了模仿女同桌的丈夫,剃了光头?

想到这里,萧朗持着枪向台子走去。走近的那一刻,萧朗才知道那根本不是什么假发,而是K躲在了台子和墙壁之间,只露出头发,而且此时K的手上还拿着一把剁骨刀。

“我投降,我投降。”好在K并没有选择抵抗,而是乖乖地束手就擒。这时,萧朗顿时放下了心:倒不是因为K没有扑上来砍他,而是这次“幽灵骑士”比警方慢了,或者他根本想不到这里还有地窖,总算抓了个活的重刑犯。

虽然还是有很多持械村民的围观,虽然颜三儿在家里撒泼耍赖,但是村长一直沉默不说话,所以在警察押解走K的时候,并没有遭到村民的暴力抵抗。

路上,萧朗饶有兴趣地问所长怎么会知道这个颜三儿家里有地窖。所长告诉萧朗,这一片区域住的都是茶农,而本地的红茶,必须发酵、陈化后才能卖得上价钱。对于红茶的发酵、陈化工艺,一般都是要将采回来的茶放在干燥、通风的仓库当中使之慢慢变化,这样的红茶才能入口绵香且有保健功效,这叫作干仓储存。但是干仓储存的红茶,发酵速度会非常缓慢,有时不能及时供应所需,所以有些茶农为了投机取巧,采取了挖地窖,使茶叶在潮湿环境中加快发酵速度的办法,称为湿仓储存。这种办法速度虽然快了很多倍,但是极易霉化,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为了赚更多的钱,很多茶农家里除了有干仓仓库,也有湿仓地窖。派出所所长熟知此中之道,自然想到了地窖的问题。

K一路都在自言自语:“等不到她了,等不到她了。”

这让萧朗的心里很不舒服,他曾经在书上看到一句话:“生活不只是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看来这句话说得不错,这样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人,可以为自己心中的爱恋,可以为那一点儿诗情画意而转变性格。不过,痴情的结局居然会是这样,真是不知道情为何物啊。

同样是在下午出发的凌漠,也采取了先包围再搜索的办法。相对于战鹰组的目标,火狐组的目标有优势也有劣势。优势是在城市里,只要封锁住各咽喉要道,便完成了包围;劣势在于,城市人口明显较多,在这么多人中寻找目标R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为了不让R漏网,凌漠还是要求负责包围的特警人手一张R的照片,仔细盘查过往要道口的人员,防止R趁乱逃脱。在此基础之上,凌漠觉得磨刀不误砍柴工,所以他们一干人等用一张包围圈内的详细地图,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研究R有可能藏身的地方。

这片区域还是比较复杂的,有工厂、商家、公园、荒地,还有零零散散没有被拆迁的农户。不过最让凌漠关注的,还是这片区域中心点位置的那一个荒废的安置小区。负责这片小区建设的开发商,因为资金链断裂,最终卷款逃跑了。政府一边在通缉这个开发商,一边在积极寻找接盘的人。目前这个安置小区还处在一片烂尾楼的状态。

凌漠对这个区域关注是因为:一来这个位置位于区域的正中间,从划分嫌疑区域的原理来说,这个点离各个R出现的位置点都比较近,所以是最有可能的藏身点;二来R如果制造犯罪装置的话,前提是有一个隐匿的、独立的室内空间,这个有房有门但没有人的区域是最好的选择了。

不过,这个烂尾小区也有十几栋房子,高的十几层,矮的四五层,而且小区没有围墙。如果大张旗鼓地搜索,惊动了R,R很容易逃脱这个小区。虽然大区域已经被包围封锁,但是一旦R逃脱后再藏匿在某一处隐蔽的地点,再找起来就比较难了。而且,包围街道等于扰民,是不能实施太长时间的。

所以,凌漠决定大家便装进入区域,三人一组,悄无声息地逐栋同时搜查。

下达指令后,几十个人便装持枪,同时进入各栋楼房。

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对讲机里传来火狐组程子墨的声音,在其中一栋高层烂尾楼的五楼,发现了一些五金用具以及一个不明装置,还有一张行军床和一些生活用品。但是经过搜查,这栋楼里并没有人。

这一发现确定了凌漠的推断,R果然藏身于此,而且这个嗜火如命的家伙,真的在策划一起更加可怕的犯罪。凌漠认为R很有可能正好在这个时间离开住处了,于是要求大部分特警悄悄离开小区,在周围潜伏,只留下五六个人到现场所在的楼内隐藏,准备来一个守株待兔。

等待期间,凌漠独自在楼内踱步。一个人,一层一层地游荡。不知不觉,日落西山,凌漠也踱到了顶层。这栋楼虽然封顶了,但是楼顶堆放了大量泥沙,经过前两天的大雨,整个楼顶被泥沙浆覆盖。即便是今天晴了一天,泥沙仍是潮软的状态。

凌漠蹲在进入楼顶的小门前,侧着光看去,眼睛亮了一下。

“子墨,快上来楼顶看看。”凌漠焦急地对着对讲机喊道。

不一会儿,程子墨爬到了楼顶。一口气跑上十层楼,程子墨有些体力透支,叉着腰靠在墙边喘着粗气。

“那是什么痕迹?”凌漠指着远端的地面说。

程子墨蹲下身来,皱起眉头盯了许久,说:“泥浆有踩踏的痕迹,痕迹上面没有被泥沙掩盖,也没有雨水冲流的迹象,这些好像是挺新鲜的踩踏痕迹。”

“R上来楼顶做什么?会不会是发现我们了,然后在我们包围之前逃跑了?”凌漠很是担心。

“应该不会。”程子墨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口香糖嚼起来,一边说,“我们开到这小区附近的时候,就直接封锁各栋楼的大门了。如果那个时候他还在楼里,肯定就被我们堵到楼里了。”

“对啊。”凌漠说,“总不会被我们逼得跳楼了吧?”

“不会。这么高,如果我们在附近,有人跳下来,肯定能听见响声。”

凌漠缓缓点了点头,但是还是不放心,说:“走,我们去楼下看看。”

“啊?又要下去?”程子墨吹了个泡泡,一脸不高兴。

这栋烂尾楼的楼下,是一堆建筑垃圾,堆积了一米多高。垃圾的中央已经陷了下去,从周围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但是一旦登上垃圾堆的边缘,便可以看出,中间的那些废旧砖石块的累积状态,是被一具尸体给破坏了。尸体蜷缩在垃圾堆的中央凹陷区,甚至被一些粉尘覆盖了一部分,周围并没有什么鲜血。

凌漠发现楼下尸体的时候,程子墨还没跟上来,此时的凌漠极端沮丧。临近最后的竞赛,看起来他又要输了。没有抓到“幽灵骑士”,反而被“幽灵骑士”再次抢先一步。火狐组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接下来的任务该如何进行?

尸体正是R。

“尸斑刚刚开始出现,尸僵也只有在小关节才有。好可惜,我们仅仅晚到了三个小时。我还在说为什么没有听见坠楼的响声,原来在我们来之前,‘幽灵骑士’就完成了他的任务。”见到尸体之后,程子墨连口香糖也不嚼了。检验尸体,比口香糖更让她感到兴奋百倍。

“在我们部署对这个区域的包围的时候,‘幽灵骑士’就开始下手了。可惜我们只部署了找R,却没有想起来让民警们留个心眼警惕‘幽灵骑士’,这是我的失误。此时,‘幽灵骑士’肯定已经逃离了包围圈。”凌漠说,“我们还是慢了不少。你能看出来,他是怎么死的吗?”

“不解剖都能看得出来,多处假关节形成,皮肤破口出血少,巨大暴力所致瞬间死亡。死者系高坠死亡,没问题的。”程子墨说。

“‘幽灵骑士’的惯用手法,用疑似意外、自杀的手法来杀人。”凌漠说,“是不是他生前也没有反抗?不对!他有反抗!”

凌漠想起了屋顶上泥浆里的那些搏斗痕迹。

“你能不能在排除我们这几个进入现场的人的痕迹后,对‘幽灵骑士’和R的痕迹进行勘查,然后依据勘查结果进行现场重建?”凌漠说,“我是想知道一些细节,就是‘幽灵骑士’如何杀死R的细节,还有为什么R与众不同进行了反抗。”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需要市局技术部门的配合。”程子墨说。

“那肯定没问题。”凌漠强振精神,说,“这是一起命案,市局才具有直接的管辖和侦办的权力。”

2

“和其他人一样,这个K也是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越狱。用他自己的话说,那一刻他管不住自己的腿,管不住自己的思想,一心觉得只有越狱了才能见到女同桌,才能和她生活在一起,那么他的杀人行为才具备意义。”萧朗虽然是在导师会议室里陈述审讯工作的失败,但是却显得底气十足、耀武扬威。毕竟,这一轮的竞赛,战鹰组获胜了,而且是抓回了剩下四名重刑犯之一,是活捉。

“这是一个因为逃脱后先藏匿、再绝望、然后杀人垫背,最后因为外界刺激而转而谋生的个案。”傅元曼在念叨着,不过大家都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凌漠此时已经重新抖擞了精神,尽管他们火狐组刚刚又淘汰了一人,战斗力再次遭受了重创。凌漠说:“现在剩下的,只有本次逃脱案的策划者A和B,还有一个不知名的盗窃犯V了。现在只有两周的时间了,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在这里总结汇报、浪费时间了,还是让我们继续研究A和B的行为特征吧。只要把他俩抓获,什么都清楚了。”

“别着急,虽然时间不多,但是不瞒你说,对于A和B,我心里已经有谱了。”傅元曼摸了摸下巴颏上的白胡子,说,“我更关心的,还是那个无处不在的‘幽灵骑士’。听说你们掌握了一些关于‘幽灵骑士’的痕迹线索,凌漠你还是不要私存,把它拿出来我们大家分析分析。”

“我才没那个闲工夫私存这些可有可无的信息呢。再说了,市局不也都掌握吗?”凌漠冷笑了一下,说,“只是我们掌握的这些痕迹,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我觉得没有丝毫意义。”

“集思广益吧。”傅元曼说,“说不定我们能有所突破呢?”

凌漠朝程子墨使了个眼色,程子墨点头应允,一副高冷模样地打开投影仪开始报告她的分析。

对于痕迹检验专业来说,现场所在的地面是提取物证最好的载体。现场地面都是光滑的水泥地面,上面附着了厚厚的一层粉尘,一旦有人踩上去,肯定会留下“灰尘减层足迹①”,因为很久没有人进入现场,所以足迹也很少,便于分辨。

看着投影仪上那一枚枚清晰的鞋底花纹,萧朗哈哈一笑:“原来你‘幽灵骑士’也是个普通人啊,你也要双足着地地走路啊,我还以为你用飞的呢。”

根据尸体上的鞋子,程子墨首先明确了R的活动轨迹,然后根据现场痕迹,程子墨确定了一直和R的鞋印伴行的“幽灵骑士”的鞋底花纹。这也就是确定了R确实是被“幽灵骑士”推下了楼,而不是R意外或者自裁坠下了楼。

“幽灵骑士”和R之间确实发生了搏斗,但是并不是一直在搏斗。从现场的痕迹来看,“幽灵骑士”最先和R的接触点正是R的藏身地所在,五楼的一间屋内。当时R应该正在摆弄着那一堆五金用具,听见“幽灵骑士”的脚步声后,迎到了门口。奇怪的是,此时的R并没有直接和“幽灵骑士”发生搏斗,而是两个人一起走到了里屋。从足迹上看,两个人站在R的行军床边小范围挪动后,R应该就就范了。

此时地面上仅有“幽灵骑士”一个人向屋外行走的痕迹,痕迹的后面,是一条有花纹的拖拉痕迹。对于这样的痕迹,程子墨和聂之轩有同样的结论,此时R已经被“幽灵骑士”用某种办法击晕,这样的痕迹是“幽灵骑士”背负着R,向顶楼行走,背上的R脚尖拖地留下的痕迹。

“如果是挪动几小步后,就失去了意识,说明‘幽灵骑士’有极强的搏斗能力,两个人的体能差距很大。”萧朗说。

推荐热门小说守夜者,本站提供守夜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守夜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八章 恐惧灼烧 下一章:第十章 命悬一线
热门: 十四年猎诡人 我能回档不死 诡案罪4 鬼夫慢走不送 造化仙帝 此刻不要回头 大漠苍狼·绝密飞行 蒸汽时代的道士 神赐的宴会 情乱莲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