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恐惧灼烧

上一章:第七章 黑暗猎杀 下一章:第九章 双重身份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大部分时候,不管是疯癫还是清醒的人,都在黑暗中跌跌撞撞,伸出双手寻找他们并不知道是否需要的东西。

——(爱尔兰)克莱尔·吉根

1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就这样,过去了一个半月。眼看着,期限度过了一半。

萧朗和凌漠,这两个学员小组的组长,再次同时出现在了教官会议室里。与上次不同,这次的教官会议室里,教官们无一缺席。

一个半月以来,教官们越来越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睡觉、休息的时间越来越短,压力却越来越大。虽然在守夜者导师、学员们的支持下,在警方的努力下,每周都有脱逃案犯的落网,在逃人数越来越少,但是剩下的四个重刑犯依旧杳无音讯。甚至连那个嚣张跋扈的“幽灵骑士”也彻底失去了踪迹。即便是守夜者还能够以一周一个的速度来抓获剩下的人,那么把这四个重刑犯、“幽灵骑士”和仍在逃的两个轻刑犯抓齐,也严重超时了。

萧闻天的心情最为焦急,对他来说,自己在属下面前立下的“三个月破案”的军令状,现在看起来难度增大了。“引咎辞职”事小,抹杀了警方的颜面事大。他不知道剩下的几个重刑犯,还有那个策划整个逃脱计划的胡大、胡二,究竟还在不在人世,会不会已经被“幽灵骑士”处决,或者隐藏到了他们无法触及的地方?这些都不得而知。但不管怎么样,他对自己,也对下属们提出了要求,对于这些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傅元曼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逃脱大案本来就是组织上考验“守夜者”能否重启的一个重要标准,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什么“幽灵骑士”,这无疑是对“守夜者”能否重启的又一大挑战。如果没有将所有脱逃人员全部抓获,没有将“幽灵骑士”绳之以法,何谈“守夜者”重启之事?面对部领导,他这张老脸又如何拉得下?

其他的导师和学员,也有着类似的心情。万一忙活完了三个月,组织依旧不能重启,不论对谁,这都是对自信心的一个挫败。

教官们本着“重刑犯为主要目标,轻刑犯也不放过”的目标,先是对学员们考核为主,后来,因为时间紧迫,他们甚至完全融合进了学员们的分析工作。这些抓回来的逃脱犯中,有八成,都有“守夜者组织”导师和学员们的功劳。正是因为精诚合作,警方已经抓获了七成的逃犯,所以警方倒也不至于无法交代。

在剩下的时间里,是“守夜者”导师们最忙的时候。一来,要整理、分析剩下重刑犯的资料,以及他们是否在近期有冒头的迹象。二来,要鼓励、支持警方和学员们继续对“幽灵骑士”的行踪进行侦查。三来,剩下的两个轻刑犯也得尽快抓获。三项工作看似类似,却天差地别。虽然前两项工作异常复杂,到萧朗、凌漠再次出现在教官会议室之前,看起来还没有任何眉目。但好在第三项工作的进展顺利,迅速完成的希望还是比较大的。

两名轻刑犯中,有一名已经被警方咬住了尾巴,计划在指定区域内大规模地毯式排查后,自然会落网。而另一名未知身份的轻刑犯V,早已被离开守夜者组织的萧望盯了许久,抓获的希望也非常大。

萧望每两周都会打来电话,介绍自己对V的跟踪情况。显然,这个V非常狡猾,即便是已经被萧望寻到了踪迹,但总能逃脱萧望的追捕。据萧望说,这个V是个“六趾儿”的结论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只是这个二十多岁的盗窃嫌疑人,长相实在过于大众化,没有任何可以作为记忆点让别人一眼就难以忘却的。不过,萧望发现,这个V的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就是喜欢洗浴、足疗,即便是被技师们记住,也都说这个人不太讲究卫生。

每每在萧望发现线索并且联络警方后,都会有一系列抓捕行动。但是,这个狡猾的V每次都能逃脱警方的追捕。最近的一次,甚至是V前脚离开足疗店,警察后脚冲了进去。不过正是因为那一次的追捕,在南安市周围广撒布控的警方,再也没有看到V出现在类似的地方。

但萧望相信,一定会有机会再看到他的踪迹,并一举将他拿下。

每半个月萧望打电话来的日子,对于唐铛铛来说,都是节日。萧望的电话,就像是唐铛铛的加油站,一个电话可以鼓励唐铛铛坚持两周,日子也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了。

萧望查出,他去东北的时候,“幽灵骑士”就已经回到了南安市,随后应该就在南安市及周边活动,没有走远。所以,萧望也一直在南安市的某地潜伏,为了行动的保密性,萧望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的藏身地点。每次想到望哥还和自己在一个城市里,唐铛铛就感觉无比甜蜜,这是她每天晚上都能按时入睡的精神支柱。

导师们都能注意得到,在前几轮追捕行动中大放异彩的萧朗和凌漠,虽然说好了要对几个重刑犯深入研究,但是他俩在这段时间内仿佛有些消极怠工。

事实上,萧朗和凌漠,是为了那个赌约。

如果导师们知道萧朗和凌漠不仅仅率领组员们在研究重刑犯的同时,没有落下对轻刑犯的追捕,更是利用自己可以空出来的时间正在调查“幽灵骑士”的话,他们一定会非常欣慰的。在警力严重受限的情况下,能把三条线同时开展调查,实属不易。

萧朗和凌漠,就这样秘密地,各自为战。而且,两个人都有了不小的进展。

没有了萧望这个主心骨,萧朗这段时间过得十分忐忑。一向自负的萧朗,也学会了担忧和期待,也体会了心情的起落。好在有唐铛铛的陪伴,这让萧朗的心里踏实了不少。不论工作有多繁忙,萧朗总会想着法儿的逗唐铛铛乐,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可让他觉得落寞的是,在唐铛铛的心目中,不在这里的萧望哥,似乎比总在身边的萧朗更让她惦记。每当萧望快来电话的那几天,唐铛铛连走路都会变得轻快起来。萧朗无可奈何,只能埋头继续将追捕“幽灵骑士”作为自己生活中最大的目标。看到唐铛铛因为参与案情讨论而迸发出的那种兴奋认真的劲头,萧朗也不知不觉受到了感染。大部分的时间里,他们都在小组的会议室里,和大家一起讨论着蛛丝马迹。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快速而静默地过去了。

萧朗给自己定的方向,就是从那一辆“复古风”形状的摩托车开始调查。

萧朗通过警局的关系,找到了那唯一的视频截图。那是一个可疑男子,驾驶一辆“复古风”形状摩托车,进出乔鸿小区的视频。从时间点上看,很符合杀害脱逃案犯M的时间。而且,这么大热天,驾驶人选择了一个全套式的头盔,还有一件明显大于其身材的大衣。显然,他是防止自己的面貌和身材被监控摄像捕捉。警方当初之所以确定他是杀害M的犯罪嫌疑人,也正是因为此。

在唐铛铛的帮助下,视频截图里的摩托车被完整地“抠”了出来。经过模糊图像处理,这辆摩托车的外形轮廓基本显现。这辆摩托车比一般的燃油助力车要大,但是销售商为了打擦边球,限制了其排量。所以,这算是一辆体积超大的燃油助力车,看起来比较新,使用时间应该不超过一年。因为对燃油助力车难以管制,所以这辆车和街上大多燃油助力车一样,并没有悬挂牌照。

因为车辆进出小区时具有一定的移动速度,而且距离摄像头较远,所以即便是唐铛铛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依旧无法看清楚助力车的品牌。不过,样式和颜色倒是弄清楚了。

接下来的工作,仍然是萧朗提需求,唐铛铛给予技术上的支持。

隔行如隔山,一旦深入进行了解,才知道燃油助力车的市场是那么庞大。这种形状和颜色的燃油助力车,居然有七家厂商生产,外形几乎一模一样。即便是有细微的差别,在视频截图那么模糊的情况下,也是不可能辨别的。所以,别无选择的萧朗,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只有一家一家地查。

萧朗以各个厂家在华北地区的总代理为支点,重点调查各个厂家在南安市及附近几个市的代理商,调查大约一年之内的类似形状、颜色“复古风”形状燃油助力车的销售途径。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就是一模一样的车,每个厂家在指定区域都销售了近百辆。这对萧朗来说,实在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数字是一个方面问题,但更大的问题是没有甄别“幽灵骑士”的关键信息。即便是萧朗知道这辆车卖给谁了,但谁才是“幽灵骑士”呢?这个问题让萧朗很是苦恼。

倒是唐铛铛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给了萧朗提示。

“他这个头盔,好像很廉价啊。”唐铛铛说。

“是啊,《侦查学》上说了,如果一条线索不能顺利抵达终点,那么我们就要寻找更多的线索。即便每条线索都不能完成目标,但是这么多线索的交叉点,就是离真相最近的地方。”萧朗把《侦查学》上的笼统概念归纳得更为通俗易懂。

于是,萧朗和唐铛铛又开始打起了头盔的主意。用几乎同样的办法,唐铛铛把“幽灵骑士”的头盔概貌还原了出来,然后依据图片中估计的材质以及其样式、颜色,在网络上进行了地毯式搜查。可是,却一无所获。

随着网络搜查工作的进展,萧朗突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推测。这种头盔虽然是全套式,但是材质非常廉价的头盔,一般都是购买助力车的时候赠送的。尤其是图片里的头盔上若有若无的几个字,更像是营销商印上去的广告。

设置了燃油助力车的生产厂商、设置了销售区域、设置了购买时间,甚至设置了附送物品,以唐铛铛的计算机水平,很快就查出了一家高度吻合的经销商。

在查出经销商后,萧朗马不停蹄地赶赴店里,约见了经理。

听说萧朗需要他回忆过去的一年里,销售出去的“复古风”形状燃油助力车,然后再回忆购买的人都有哪些特征,这让经理大吃了一惊。记忆力再好的人,也不具备清晰回忆过去一年所有细节的能力。更何况,店里也没有监控,即便是有监控,也不可能追溯到一年前。

经理不知道萧朗的身份,对他警觉有加。作为学员的萧朗,又没有什么证件可以让经理乖乖配合。无奈之下,萧朗只有耍起了赖,蹲在店门口大嚷大叫,不仅赶走了欲来看车的顾客,更是让路人频频侧目。

经理被萧朗这一闹,顿时慌了。以前遇见类似情况,可以让店里的销售员动手,但在身材高大、态度蛮横的萧朗面前,经理不得不仔细思考解决的办法,以应付好萧朗,让他早点儿离开。

于是,经理拿出了收藏在柜子里的销售记录。因为销售记录上详细记载了每一辆车的价格,所以这份记录是很机密的。经理也是被逼无奈,才把这本记录交给了萧朗。

不看就算了,这一看,萧朗更是头大。上百份的购买记录,大部分都有购买人的详细信息,即便是没有详细信息,也有具体的联系方式。记录这些,主要是为了帮助客户办理燃油助力车牌照,以及售后服务所需。

这么多人,谁才是“幽灵骑士”呢?萧朗完全摸不着头脑。

萧朗就这样漫无目的地翻看着销售记录,大脑几乎近崩溃的边缘。突然,他的眼前一亮。

这是一年前销售的一辆“复古风”形状燃油助力车的销售记录。和其他销售记录不同的是,登记表上只有一个叫作“魏整义”的名字。其他信息,诸如住址、单位、电话、QQ什么的,一律空白。这是一个主动放弃售后服务的顾客,这是一个把名字谐音,就能读成“为正义”的顾客。他不是那个自诩为了正义的“幽灵骑士”,那么还能是谁?

就那么一念之间,萧朗感觉“幽灵骑士”就在眼前,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快,快,你赶紧给我看看这个人,你还能不能记得起来他长什么样子?”萧朗一把拽过经理,指着销售记录说,“一定要想得起来!”

“没搞错吧!”经理瞪大了眼睛,“这是一年前啊!你当我是神哪!你再这样闹,我就报警了!”

“我就是警察,你报了也白报!”萧朗晃了晃衬衫,露出了腰间的枪柄,“赶紧想,这是个什么人!”

经理看到了露出来的枪柄,着实吓了一跳,心想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拿枪的,不是警察就是坏蛋。于是只有装,装模作样地想了起来。

经理没想出个什么眉目,倒是销售员最先来了印象。

“是不是,那个诺基亚?”销售员说。

“哦,好像是的,好像是的。”经理的脑袋点得像是在捣蒜。

“什么诺基亚?”萧朗问。

即便是有记忆片段,销售员也只能记得,那个“魏整义”买车的时候,拿出一个诺基亚手机来打。在这个智能手机遍地都是的年代,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还在用老古董,引得销售员多看了两眼,于是就留下了这么个印象。

除了二十多岁、用诺基亚手机以外,经理和销售员实在想不出其他特征了,甚至现在把“幽灵骑士”抓来,他们也不具备辨认的条件。

萧朗见再逼也没用了,便留下一个电话号码离开了。也不算白来,好歹有了新的线索,也就有了努力的方向。

凌漠的方向和萧朗不同。他在赌约生效后,就孤身来到公安局,找到了刘安平局长,并且出示了自己的“守夜者”身份。因为刘局长作为市局高层,知道“守夜者组织”的存在,也在上次赶赴组织基地宣布破案情况的时候见过这个刀疤男,所以给他一路开了绿灯,对桑塔纳轿车被撞案进行了深入了解。

在交警部门的配合下,南安市警方很快就找到了撞击桑塔纳的小货车。这一点倒是出乎了“守夜者组织”导师们的意料。“幽灵骑士”并没有整修那辆车,而是直接抛弃在距离肇事地点二十公里外的一座小山下面。抛弃的理由应该是汽油耗光了。

小货车是一辆没有牌照的破旧车辆,从车辆的车架号上来看,这辆车是被扣押数年无人领取,被交警部门送往报废车厂的车辆。刑事技术部门随即对小货车进行了全面检验,可是没有能够检出指纹和DNA。看来“幽灵骑士”是盗窃了该车后,给其加油,然后驶离车厂的;在作完案后,“幽灵骑士”细心地处理了车辆,没有留下证据。

非常可惜,车厂大门常年开启,而且没有专门的人员看守。通过车厂大门口的监控,只能看到车辆被开了出去,但看不到“幽灵骑士”是如何进入车厂的。不出意外,他是翻墙入内的。

得知这些信息后,凌漠孤身来到报废车厂,对车厂进行了实地勘验。

车厂荒草丛生,到处都是烂泥,坑坑洼洼,里面堆积着几十辆报废的车辆。凌漠对这些废旧的车辆和遍地都是的车轮印记、人的足迹不感兴趣,因为这些都已经被南安市警方勘查过无数遍了。

其实,凌漠本来也不对车厂留有什么足迹抱有希望。他的脑子里一直想着,“幽灵骑士”是如何给废车加油的,必须自己带着汽油进来?那么拎着一个汽油桶,又如何翻越这两米多高的围墙呢?

所以,凌漠感兴趣的,是在废旧车厂里不应该出现的容器或者包装物。

旧油桶到处都是,没有寻找的价值。但是凌漠很快看到了一个蛇皮袋,白森森的,在一堆荒草里格外醒目。

蛇皮袋很普通,但是上面用塑料绳捆扎两端,就不普通了。显而易见,这是有人专门制作的一个携带工具。可以把任何物体放在蛇皮袋里,然后利用蛇皮袋上简单捆扎的塑料绳背在背上。这样,就方便翻墙入院了。

想到这里,凌漠很是兴奋。

对蛇皮袋周围进行勘查后,凌漠很快找到了那个貌不惊人的汽油桶,更加印证了他的想法。

但这附近最让凌漠感兴趣的,是荒草之中散落的一些物品。有空的红牛饮料罐,有儿童牛奶的纸包装,有塑料饮料瓶,还有一块旧纸板。

这些都是很常见的物品,用这些物品来找人,显然很不切实际。但是,该如何利用这些本不该出现在报废车厂里的东西,推断出“幽灵骑士”的身份呢?

对于其他人,怕是得不出结论。

但是对于混迹于市井之间十几年的凌漠,这个问题很简单。

凌漠认定,“幽灵骑士”是以一个“收破烂”的身份,隐藏在民间的。原因是,那些异常的物件,都是收破烂的人才会收集的东西。

设想,“幽灵骑士”需要一个方便携带汽油桶“飞檐走壁”的包装物,那么他会取一个自己最常用、最好找的物件。如果“幽灵骑士”平时就是一个收破烂的人,那么这个蛇皮袋就是最好的选择,不仅能“装”(容纳),还能“装”(伪装)。其实它就是收破烂的平时背在身上的口袋,用这个大口袋来装汽油桶自然没问题,只是口袋太大,里面难免会遗留一些平时收破烂残留下来的废物。

当“幽灵骑士”进入偷车现场后,把汽油桶从蛇皮袋里倒出来的时候,袋子里原本残留的一些废物也就被倒进了荒草丛中。

据此,凌漠用了大量的时间,潜入社会底层,对南安市整个收破烂的群体进行了调查和观察。不过,从这个千万级人口城市里找出一个并没有明显特征的收破烂的,仿若大海捞针。凌漠费尽心思,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梳理、调查,仍然还没有结果。

但是他坚信,有了这个论断,“幽灵骑士”跑不远、躲不久了。

2

这次,萧朗和凌漠同时约见“守夜者组织”导师,倒不是为了“幽灵骑士”的事情。

他们是同时对剩下的两名重刑逃犯的行踪进行了判断,请求“守夜者组织”导师们协调警方,予以抓捕行动。

剩下四个重刑犯,虽然两个逃脱策划人A和B仍然是杳无音讯,但萧朗和凌漠在这个很紧张的时间段里,分别锁定了另两个重刑犯,对于导师们来说,可以用“久旱逢甘霖”来形容。所以,导师们无一缺席,听取两人的分头报告。

萧朗及他的战鹰组对案犯K的锁定,应该是从两天前,萧朗妈妈傅如熙的一个电话开始的。

而关于K的故事,还得从发生在一个月前的两起故意伤害案件开始说起。

一个月前,在南安市下辖的安北县,发生了一起故意伤害案件。那天上午,一个住在安北县中医院宿舍区的男子,满脸是血地跑到派出所里,称有人抢劫,要求警方给予其协助。派出所立即派出数名民警和协警,并且要求指挥中心给予特警支持,按照报警男子描述的凶手模样,对案发现场周围进行了布控。

报警男子称,凶手是一个小个子男人,一看就是蓄意来犯罪的,因为大热天的,他还戴个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那个帽子很显眼,是那种在城市里早已匿迹的毛线鸭嘴帽。凶手穿着一件花格衬衫,手持一把砍刀,见到他迎头就砍。因为他毫无防备,所以头部多处被砍伤,好在并没有造成颅骨骨折和颅脑损伤。

凶手在砍完报警人后,立即逃离现场,无影无踪。

从报警人的描述看,凶手的主要目的是在于砍人,而并没有对其随身物品进行侵犯、抢夺。所以派出所认为,这并不是一起抢劫案件,而应该是一起普通的、因为矛盾引发的故意伤害案件。作为辖区派出所,这样的案件,倒是也不少见。

推荐热门小说守夜者,本站提供守夜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守夜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七章 黑暗猎杀 下一章:第九章 双重身份
热门: 异域密码之印度异闻录 七界传说前传 弹弓神警 隗家村 Y的悲剧 超禁忌游戏2 道君 诡案罪6 数字城堡 夜夜夜惊魂(第1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