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黑暗猎杀

上一章:第六章 残酷淘汰 下一章:第八章 恐惧灼烧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一旦死去,就再也不会失去什么了,这就是死亡的起点。

——(日)村上春树

1

凌漠已经将近一周时间没有怎么正儿八经地睡过好觉了,但是此刻,他精神抖擞。

三天前,当他们把分析结果上报给守夜者导师,并请求警方支援的时候,他们却被导师们狠狠地浇了一瓢凉水。几乎和上一起抓捕行动一模一样、照搬照抄、以逸待劳的办法,在导师这一关就被直接推翻了。

这一周,火狐组选定的目标是案犯S。至于为什么会选择他,还得从这个案犯犯罪之前的时候说起。

S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厂司机,他最大的特点就是老实。准确说,应该算是一个胆小怕事、好好先生形象的人。在警方提供的所有问话笔录里,可以看出,S一直生活得很平凡,在单位严格遵守领导指派的任何任务,对待同事唯唯诺诺、有求必应。不论同事之间发生任何矛盾,他也都是充当和事佬的角色,要么甚至缩头不出。总之,他的人生准则就是,宁愿被欺千百次,也不得罪一个人。除了在单位,S的日常生活也非常规律,准点上班,准点买菜,准点回家。

在厂里,很多同事都把S当成逗乐取笑的对象,即便是一些过分的恶意玩笑,S也都一笑置之,从来没有追究过。

正是因为这样,当S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的那起案件发生的时候,几乎所有的领导和同事都大吃了一惊。在他们的心中,这个连狠话都从来没有放过一句的人,这个行事万分小心谨慎的人,怎么会如此冒失,导致一个人死亡?实在令人费解。

S的犯罪过程很简单。S和被害人林永是同一部门的司机,平时除了驾驶车辆以外,还负责对工厂那几辆破旧卡车和面包车的维修保养。一次,工厂的小卡车出现了故障,工厂老板依旧像往常一样,为了节省开支,指示S和林永两人对车辆进行维修。维修当时,车间里只有S和林永两人。

据S交代,因为车间没有专门维修汽车使用的起重机或者下陷槽,所以只能由修理工钻到卡车下方进行维修。因为S是维修班的工人,而林永是副班长,所以理所当然地,先是由S探身车底,对车辆进行基本的维修。但是维修工作似乎没有进展,所以林永又替换了S,进入车底,进行进一步维修。据S交代,他应林永的要求,进入车辆的驾驶室,想在空挡的状态下对车辆进行发动,测试维修结果。可是没想到,车辆原本就挂在行车挡上。出现故障的车辆,此时却突然恢复正常,猛地向前冲了一截。即便S迅速踩下刹车,但车轮仍无情地碾过林永的脑袋。林永当场死亡。

当然,这些都是S的一面之词,警方也是半信半疑。但经过调查走访,一来修车指令确实是由工厂老板发出的,车辆出现故障需要维修以及维修成功都是未知且随机发生的事件;二来S和林永关系交好,从未有过明显的矛盾;三来S性格温和,不存在杀人的动机和心理特征;四来经过现场勘查,林永确实是自己主动钻入车底的,不存在别人强迫、胁迫的迹象;五来车辆猛然往前行驶之后,S确实有明显的刹车动作。

综合以上几点,警方判断,S的供词应该是客观、可信的。

公安机关经过前期调查认为,S不存在杀人的主观故意,但是他应该预料到有人在车底进行维修作业而自己仍发动车辆是存在危险的,可是他并没有预料到此类后果,导致林永死亡的危害结果发生。S的行为已经涉嫌了因疏忽大意而引发的过失致人死亡的犯罪行为。所以,在特大逃脱案案发之前,S正被关押在看守所候审。

不过,这并不是凌漠他们分析的关键。

在审查S入狱后的探视情况后,火狐组组员们发现,S是被探视最多的一名嫌疑犯,而且每次探监,都是他的妻子。从探监的监控视频来看,S和他的妻子非常恩爱,每次见面都会隔窗痛哭。

这就引起了凌漠的注意。上一个案犯G,正是凌漠在茫茫卷宗之中找到了一条关于他孝道理念的线索,所以才引发了接下来对G家庭的调查,才发现了G的母亲已经逝世,才在特殊时间、特殊场合把他抓获。如果S的爱妻行为也可以成为一种执念,那么是不是就可以复制上一起案件的成功呢?

凌漠很擅长混迹于市井,于是他利用一天化装侦查,走访了S之前的邻居、朋友。果不其然,在S所居住的小区里,几乎人人都知道他们俩是一对模范夫妻,老年人对自己儿女的教育甚至都用S两人作为范例。

虽然S的妻子现在依旧在家里,但是凌漠经过一天的蹲守,却没有发现S在周围出现。即便是这样,凌漠依旧认为自己掌握了很重要的线索,于是及时赶回基地进行报告。

凌漠认为,只需要对S的住处进行布控蹲守,对S的妻子进行全时监控,很快S就会露出马脚,并且被抓捕归案。不过,这一瓢凉水,就浇在这里。

唐骏在听取完凌漠的报告后,冷静地告诉他,有的时候成功就是运气,而同样的方法可以复制,同样的运气却很难被复制。其实,警方早已经注意到凌漠发现的这一点,并且在一周前就对S的妻子进行了全时监控。时至今日,S并没有出现,一点儿音讯也没有。从这一点看,这种分析模式是不可能继续下去的。

这对凌漠是不小的打击,他辛辛苦苦花了半周的时间去研究的结果,居然就这么被全盘否定了。如果重新开启新的分析线,时间上是来不及了。好在凌漠的记忆力超群,他躺在床上,脑子里就可以飞快地重复着之前看过的监控录像。可以不可以从监控里发现一些线索呢?想着想着,凌漠想起有那么几个镜头,貌似有一些异常,但是奇怪在哪里,凌漠一时也想不清楚。

为了验证自己所记无误,接下来的时间,凌漠都花在了验证监控录像上。

虽然火狐组也有十一个人,但是监控录像的时间跨度更长。十一个人闭门不出,天天在会议室里用各自的电脑快速播放着各个不同机位的监控录像。其实在竞赛开始的阶段,几乎每一段监控录像大家都看过,只是没有这么深入地研究。如今,有了重点的目标,重新观看起来倒也不显得那么枯燥。

一天深夜,凌漠终于通过监控证实了自己的记忆和怀疑。

监控里显示的是一天中午,号房里所有的人都去了操场放风,只有S留在号房里做内务工作。在S打扫号房内的厕所的时候,他有一个明显的东张西望的动作,然后从洗漱台上拿了一个什么东西,放在马桶里转了一下,又重新放回了原位。

这是一个很敏捷的动作,在加速播放的过程中,如果不仔细看,还真是容易被漏掉。倒不是S打扫卫生的动作吸引了凌漠,而是他那个探头探脑的动作引起了凌漠的警觉。

凌漠把播放速度减慢,一帧一帧地播放着,关键时候进行了截图,并且放大。

因为是在白天,光线好,监控像素也就高。从凌漠截取的图片中可以看出,S是从洗漱台上拿了一把牙刷,刷了马桶,再把牙刷放回了原处。

发现这个细节的时候,让凌漠恶心了一下。

可是,这一切,又是为什么呢?S为了省事,用别人的牙刷刷马桶?说不过去啊。作为对内务要求很高的看守所,怎么可能不配马桶刷呢?

抱着怀疑的态度,凌漠快进到当天早晨的视频。根据牙刷的大概位置所在,发现那把牙刷应该是属于案犯A的,也就是那个著名的恶霸的。抱着好奇心的凌漠,还把视频快进到了第二天早晨,A刷牙刷得津津有味,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那么,难道是恶霸和S结下了什么梁子?不太可能啊,一个老实巴交的小人物,怎么敢、怎么会和一个“名震江湖”的恶霸发生什么矛盾?这个推断准确吗?

凌漠重新把周围时间的其他角度监控也调取观看,很快发现了另外一个没有被其他组员发现的细节。在用牙刷刷马桶的前两天,也是中餐的时候,A举起自己的碗,让S去给他添饭(A作为恶霸牢头,让号房其他犯人为其服务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S在添完一碗稀饭后,转身之前的一瞬间,有一个低头的动作。

经过凌漠的仔细分辨,应该是S向那个碗里吐了一口痰。

凌漠彻底被恶心到了。

这绝对不是巧合,一定是A和S有过节。

然而,又经过一天对所有监控视频的观看,凌漠和他的组员们,都没有发现A和S究竟有过什么明显的肢体接触或者口角。A在支使同号房的犯人们为他干活、为他按摩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少过或者多过S,总之一切正常。想来也是,一个如此唯唯诺诺的人,怎么敢和黑老大对着干?

唯一可以作为疑点的是,有一次S在帮A按摩的时候,可能是力道没掌握好,A推了S一下脑袋。不过当时,S点头哈腰,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凌漠觉得,S心中的芥蒂,很有可能就在此。如果这个假设成立,则说明S是一个表面憨厚老实、心胸却非常狭窄的人。假如他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又不敢当面翻脸,就只能用这些下三滥的阴招了。虽然没有对A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危害,但至少S的心理却被大大安慰了。

不过,即便证明了S阴暗的心理,可这又和S逃脱后不联系他的爱妻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呢?

突然,凌漠灵光一闪,理清了一直囤积在他胸中的思路。以他的记忆力,可以清晰地记清楚S犯案卷宗里的每一个细节。如果当初林永是因为什么小事情得罪了S,极其小心眼的S,会不会就设计了这一场“过失”事故,杀了林永呢?

可是,从调查的情况看,林永和S关系很好,至少从外人来看,两个人从来没有过明显的矛盾。但是案发当时,只有S和林永两人在车间,完全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如果存在矛盾,就应该是很小的矛盾,虽然不被周围的人注意,但是狠狠地刺激到S自尊心的矛盾。如果这个矛盾,涉及了S的爱妻,S会不会就要先去解决这个问题呢?

不过,导致S进牢房的林永,此时尸骨已寒,报复何从说起?他的领导、同事们又在整个调查过程中,说着他的好话,他也不会去报复其他人。

看来,问题还是要从林永和S的矛盾,涉及S妻子的矛盾中去寻找。

想到此,凌漠决定再熬一个通宵,仔细研究S涉嫌过失致人死亡案的所有调查走访的卷宗,那是一摞堆起来有半个人高的卷宗。为了防止S存在杀人的“主观故意”,警方着实做了大量的工作。

要从这么厚的卷宗里,寻找到林永和S之间的点点滴滴,实属不易。

尤其是在天明的时候,战鹰组整队出发,去进行抓捕行动的情景,无疑是对火狐组每个成员心理的又一打击。

凌漠知道,欲速则不达,他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可以在平静的心理状态下审阅卷宗。只有保持头脑的高度清醒,才会在茫茫大海之中,寻找到那一根对他们无比重要的金针。

过目不忘的天赋,这时候就渐渐发挥了真正的作用。在阅读询问笔录的时候,凌漠总是能记得住一些点点滴滴,追寻着这些点点滴滴的线索,凌漠希望能发现到一些他感兴趣的东西。很多询问笔录之中,都记录了一些S和其他人之间的鸡毛蒜皮,很显然,这些鸡毛蒜皮并不算是什么事儿,被询问人对S的表现评价,也都是“他当时只是淡淡的一笑”。同样,这些鸡毛蒜皮也没有引起凌漠的青睐,毕竟任何正常人,在生活中,都少不了这些鸡毛蒜皮。不过,凌漠最终还是找到了一丝希望,所有的卷宗中,就也只有这么一丝丝希望。

这是一份叫作焦祥的人的询问笔录,他的身份是工厂的保安。

焦祥称,S绝对不会和任何人发生矛盾,即便是别人的矛盾,他也总会成为和事佬。如果一定要问有谁得罪过S,或者特指林永什么时候得罪过S的话,那只有一次。那是在林永死亡案件之前半个月左右,一次工厂青年职工聚会的时候,一桌人都喝得有些多。当时林永就开起了玩笑,说S又矮又胖,讨个那么漂亮的老婆,实在是老天不公。怎么说,那么漂亮的媳妇儿也应该配焦祥这么帅的帅哥才对。林永还说,上次聚会,焦祥还和S的老婆眉来眼去的,不如让S把老婆让给焦祥得了。但开完玩笑后,林永也意识到S和妻子十分恩爱,这个玩笑有点过分,立即道歉了。当时,S只淡淡地一笑置之。酒后,林永和S还勾肩搭背地一起回家来着。所以,即便是有这个玩笑存在,但并不能成为S杀害林永的动机。

之所以这一段笔录引起了凌漠的注意,是因为这是唯一和S的爱妻扯上关系的所谓“矛盾”。凌漠认为,如果S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如果他记了这个事情的仇,那么,他不仅会设计“误杀”林永,也有可能会在逃脱后想方设法去把那个或许真的和他的爱妻“有染”的焦祥除掉。

这,或许就是半个月来S一直没有归家寻找妻子的原因。

当午时分,凌漠决定,从焦祥入手,追捕S。

因为担心S比他们抢先一步,凌漠化装成一个推销保险的,在征得导师唐骏的同意后,立即赶赴了焦祥家中。因为询问笔录中有焦祥的详细住址和联系方式,所以省去了很多寻找焦祥的工作。

凌漠很是忐忑,怕他会迟到。如果他分析的不错,S真的要来杀焦祥的话,迟了一步就是一条命啊!所以凌漠一路紧赶慢赶,赶在中午时分抵达了焦祥的住处。好在,焦祥此刻正好好地在家中吃着午饭。

毕竟是在市井之间摸爬滚打了十几年,凌漠对自己的伪装能力还是充满了自信的。

虽然上门推销保险的推销员通常会引起别人的反感和警惕,但是凌漠早已在询问笔录里摸清楚了焦祥的性格,再加上他纯熟的演技,凌漠很快就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和出色的演技取得了焦祥的信任。焦祥不仅盛情挽留凌漠在家中吃饭,甚至开始和凌漠推心置腹地交谈了起来。

“保安不属于高危职业,你符合购买我们公司最高额人身意外保险的条件,现在的套餐很划算的。”凌漠先做了铺垫,然后别有用心地问道,“对了,我看你身上连个疤痕都没有,是不是从小到大,都没有碰见过什么危险的事情啊?”

“我福大命大。”焦祥嚼着菜,说,“啊,也就昨天晚上那事儿算是有点危险吧。”

凌漠眼睛一亮,强压着心中的兴奋,说:“昨天晚上?危险?能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当然,这绝对不会影响你购买保险的条件。”

“可能是那个人喝多了吧。”焦祥挠了挠脑袋,说,“我看那车开得就很不正常,横冲直撞地就朝我来了。好在我身手敏捷,往旁边一跳,躲在一个电线杆的后面。那车就直接撞电线杆上去了。车子好像撞得并不重,但是对我来说多危险哪,怎么的,也得下来道个歉什么的吧?结果那车里的司机就是不下来,我顿时就恼了,想去敲那车窗的,结果还没等我敲上,那车直接倒车,然后开走了。”

“酒驾吧,万幸。”凌漠故作镇定地说,“那是一辆什么车呢?”

“好像是一辆桑塔纳,还蛮经撞的。”焦祥完全没有察觉出凌漠的异样。

“什么颜色的?”

“黑色的。”

“记住牌照了吗?”

“本市的,具体的就没记了,反正也没对我构成伤害。”

从焦祥家出来,凌漠立即打电话给唐骏,要求唐骏帮忙协调市局指挥中心,查清近几天来丢失的黑色桑塔纳轿车。如果掌握了车辆的车牌号码就更好查了。

S是专职司机,还具备维修汽车的能力,偷一辆桑塔纳行凶,是他的行事风格,而且对他来说并不难。看来,凌漠的这一系列推断,都被事实印证了!

一边等着唐骏的回复,凌漠一边指挥队员们在焦祥家周围撒网寻找那辆车头应该被撞瘪了一块的桑塔纳轿车。

警方也派出了一队特警前来协助搜查。

唐骏是在傍晚时分打来电话的,查询无果,看来是车主还没有发现自己的车子已经被盗了数天。

即便是没有结果的电话,依旧没有让凌漠沮丧。因为火狐组的搜查圈扩大到焦祥家周围五公里范围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一处偏僻的水塘。

水塘是在一个村村通公路的旁边,面积不小,周围荒草丛生,但是他们可以看到,塘边的荒草中,正在升起一阵阵青烟。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凌漠的心中升起。他想起一周前战鹰组的战败而归,他想起中午刚刚得知战鹰组的目标再次被人杀死在先。

不出所料,这次,他们的目标也死了,死在这个水塘之中。

2

隐藏在荒草之中的,是一辆黑色桑塔纳的尾部。准确说,应该是一个被撞得完全变形的尾部。甚至,这个被撞毁的尾部,还在往上冒着青烟,看来这一起事故,并没有发生多久。可惜,这条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和车辆,所以即便是在白天,也绝对不可能找得到目击者。

车辆的前半部已经全部陷入了水中,看不真切。凌漠心里着急,也顾不上脱掉衣服,直接跳进了这个污浊的水塘,潜到了水下,想看看车里的究竟。

所料不错,通过桑塔纳侧面的车窗,凌漠看见了驾驶室里的一具仿佛被泡白的尸体,即便已经死了,但是从衣着和面貌,可以确定正是案犯S无疑。

凌漠在用完了蓄积在肺部的氧气之后,颓废地爬上了岸。不仅因为火狐组本轮必败,更是因为自己辛辛苦苦分析出来的结果,并没有能够完全得到当事人的确证,当事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死了。究竟S是真的过失致死了林永,还是要故意杀了他,永远不得而知了。

很快,接到指挥中心的调度,交警的事故部门以及刑警的法医都赶来了现场。在特警的帮助下,他们用拖车直接把桑塔纳连同车内的尸体,从水塘里拖了出来。

这真是一个偏僻的地方,警方这么大的动静,甚至都没有吸引来一个围观群众。

桑塔纳里面已经充满了污浊的塘水,尸体因为水的浮力作用,在车子的驾驶室中来回晃悠。随着车子被打捞出水,驾驶室中的积水也逐渐漏出,尸体就那样重重地趴在了方向盘上,车子发出长久的悲鸣。

“他有没有什么致命性损伤?死因如何?”凌漠来不及去问正在对尸体进行尸表检验的法医,转头就问自己同组的搭档,程子墨。程子墨据说原来是个医生,因为觉得跟活人打交道太麻烦,所以主动申请转读法医专业。她本来就懂一些法医知识,这些天的特训后,更是突飞猛进,连一起培训的聂之轩都对她称赞有加。程子墨除了具有先天优势的法医专业,更是对其他物证检验专业学习也进步甚快。朱力山一直认为,程子墨是“寻迹者”最优秀的人选之一,和聂之轩不相上下。但是有些男孩子气的程子墨本人却对一些狩猎小组的课程更感兴趣,在她自己看来,当一个“捕风者”或者“伏击者”都是极好的。

“看起来没有什么明显的损伤。”程子墨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不慌不忙地说,“死者有明显的窒息征象,口鼻腔充满了蕈(xùn)①状泡沫,很显然,他是溺死的。”

推荐热门小说守夜者,本站提供守夜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守夜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六章 残酷淘汰 下一章:第八章 恐惧灼烧
热门: 诡案笔录之灭顶之城 三口棺材 幽冥怪谈3:致命之旅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爬行人 剑胆琴魂记 玉岭的叹息 你有罪:诡案现场鉴证1 明镜之书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2 七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