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危机四伏

上一章:第三章 第二条路径 下一章:第五章 致命偏差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最大的危险是无所行动。

——(美)肯尼迪

1

萧家两兄弟和唐铛铛一起坐着萧闻天的轿车,向南安市西边郊区驶去。三个人虽然都穿着便装,胸口却都佩戴了一枚黑色的胸章。胸章上,六角星闪闪发光。胸章的下缘,五个金色大字十分惹眼—守夜者学员。三个人一路上聊着天,显得格外兴奋。

轿车驶出了繁华的街道,离城区越来越远。

三个人聊得累了,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萧望不自觉地抚摸着胸前的徽章,感觉自己就像做梦一样。他迫不及待想知道未来将发生什么。新的环境如何?新同事都是怎样的人?能学到哪些过人的本领?能接触到什么样千奇百怪的大案?自己惦念的偷窃幼儿案是否会被提上议程……这一切疑问,盘旋在萧望的脑海里,让他苍白的脸上有了无限的活力。

唐铛铛坐在副驾驶座上,她悄悄地注视着后视镜里的萧望,想到未来的三个月里,要和萧望哥朝夕相处,她的酒窝里都可以渗出蜜来。想到父亲临行前的那次交谈,她又有点儿失神。既然来了,她就不能让父亲失望。

萧朗没有想那么多,出发时的兴奋已经渐渐在长途行车的过程中化成了困意,他枕着哥哥的肩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直到萧望摇醒他,他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一片荒郊的深山之中。

不远处,几幢红砖楼正等着他们。

中央的建筑物上,挂着一枚军队的徽章。显然,这是一片军管区。因为守夜者组织成立的历史悠久,而刚建国那会儿,公安是属于军队的,所以守夜者组织设在军管区旁边也是理所应当了。萧闻天驾车绕着军管区绿色的围墙,开到了北侧的一个大门楼处,大门楼里还是古老的铁栅栏门。萧闻天悄然停车。

“到了。”萧闻天指了指车外。

眼前的门楼是红砖砌成的,门楼上有一根锈迹斑斑的旗杆,可见这栋建筑物悠久的历史。大门是敞开的,栅栏上闪烁着银白色新刷的油漆,门内静悄悄的。

“我们来得有点儿早。”萧闻天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叹了口气,“二十多年没回来了,还和当初一样。”

萧朗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来到故地会是这么消极的态度,他暗想,说不定,接下来的三个月,自己就要面对魔鬼式的训练了,再往坏处想,说不定,自己上了“贼”船就下不来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不过,即便是警察,也不会绑着人家不让离开吧?

萧朗胡思乱想间,四个人已经悉数下车,走进了大门。院内迎面是一栋红砖三层小楼,外墙生满了青苔,但走进小楼,里面却是一尘不染。所有的木门都被刷上了新鲜的油漆,桌椅板凳整齐摆放,虽然陈旧但是洁净。显然,这两天里,傅元曼着人好好地把这栋弃用了二十多年的小楼打扫、修葺了一番。

“我去教官室看看以前的老战友,你们随便参观一下,九点钟准时在一楼大会议室集合。”萧闻天指了指一扇红色的大门,然后抬腕看了看手表,说,“你们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获得了自由的时间,可以参观这神秘的处所,这让三个人更加兴奋。三个人欢快地在一楼门厅转悠了起来。

门厅的照壁上,挂着一枚巨大的徽章。图案和他们胸章上的一样,只是五个大字变成了三个:

“守”“夜”“者”。

徽章虽然已经被人细心擦拭过,却仍能看出岁月在上面留下的斑驳痕迹。它静静地挂在这里,目睹过多少历史事件的发生?见证过多少荣誉和风雨?

三个人怔怔地站在徽章面前,一时间竟然都没有说话。这徽章里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肃穆之感,竟让几个少年的心里也泛起了一记静谧的回响。

离开门厅,一楼除了大会议室,还有两间教官室,都是大门紧闭。三个人并没有窥秘的欲望,于是沿着门厅侧面的小木门,走出了红砖小楼。

这是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小楼的背侧,原来是一片广阔的操场,但是操场并不和一般的学校操场相似。操场周围有这个年代很难见到的由煤渣铺成的跑道,中间则是分区域的越野障碍区,每个障碍区都有许多高高低低、形态不同但都被重新刷过漆的障碍设备。

看到这片操场,萧朗最先来了兴趣。他跑进了操场,先从“体能训练区”开始,翻墙、跳远、跨栏,不用三分钟,就跑了一个来回,甚至连粗气都不喘一口。

“这没啥嘛,对我来说就是小菜一碟。”萧朗做了做扩胸运动,说。

“好厉害,好厉害。”唐铛铛跳着鼓掌。

萧望一脸羡慕,心想要是自己也有弟弟这么过硬的体格,就真的是如虎添翼了。

萧朗并没有停下来,他又来到了第二块场地,是“拓展训练区”,虽然这块场地的训练设备要险了许多,行动平面都离地面有一定的距离,最高处甚至达到了两米,但这没丝毫没有影响萧朗的脚步。他爬网墙、钻铁网、走独木、跳木桩,也就五六分钟的时间,就完成了全程。

此时已经陆陆续续有一些守夜者组织学员的候选人来到了场地一侧,看到萧朗一蹴而就地完成这么困难的越野训练,现场稀稀拉拉地响起了一阵掌声。

萧望看这些人鼓励自己的弟弟,心中也不自禁涌起一股自豪感。他顺着掌声的方向看去,一个身高大约一米八的魁梧男人,正在微笑着鼓掌。这男人,面容白净,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休闲西装,一头短发微微有些天然卷,看上去十足成熟大叔的味道。鼓掌的动作隐约有些别扭,面色却极为温和。

萧望有心多结识一些新朋友,于是主动走过去,伸出右手:“前辈好,我叫萧望,南安市大学城派出所的见习民警,中国刑警学院刑事侦查系毕业的。”

男人并没有因为萧望来自最基层的派出所而感到惊讶或者轻蔑,他也热情地伸出右手,和萧望相握:“客气了。聂之轩,法医,也是警院毕业的,算起来,你应该是我的学弟呢。”

双手相握的那一瞬间,萧望打了个激灵,因为他感觉自己并没有握到一只宽阔温暖的手掌,聂之轩的右手冰凉而死板,没有一丝弹性,生硬得就像是僵尸。加之他“法医”的自我介绍,让萧望着实吓了一跳。

聂之轩显然是看出了萧望的异样,不以为忤,反而笑了:“见笑,我这只胳膊是假肢。”

这个回答更是让萧望大吃一惊:“您受过伤?”

聂之轩点头,很自然地将衬衣的袖口挽起,与一般的仿真假肢不同,除了模拟人类皮肤的手掌部分,他的手臂全是裸露的机械结构。他笑笑:“看起来还不赖吧。五年前,年轻气盛,出一个非正常死亡事件的现场,明明怀疑死者是死于电击,我却大意地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翻动尸体的时候,身体的右侧面接触到了高压电,产生了极高的焦耳热,右侧肢体瞬间被高温灼毁,我也顿时晕厥。好在旁边的同事及时救助,我才捡回来一条小命,不过,右侧胳膊和腿的大部分,因为组织坏死没有康复的可能,所以就只能截肢了。”

“啊?”萧望忍不住看了一眼聂之轩的右腿。

聂之轩观察到了萧望的目光,于是应景地轻松跳了两下,笑道:“截肢的位置不算高,膝盖以下是假腿。好在现在技术发达,机械腿也不算什么黑科技了。”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尽管聂之轩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但从小久经病痛的萧望,完全想象得出来这过程有多艰难。

“是啊。”聂之轩说,“好在不是低压电,电流也没有经过心脏,如果电流经过心脏,就会作用于心脏传导系统,引起心律失常,心室纤颤甚至心跳骤停。要么,也会麻痹呼吸肌导致窒息死亡。高压电嘛,因为可以瞬间在人体形成高电阻,不至于影响心脏,只是极高的焦耳热,一般都会造成重度残疾。我这个,算好的了。”

一连串的专业名词,聂之轩说起来津津有味,感觉他这个法医真是当之无愧。萧望虽然没有听明白这些专业术语具体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可以确认,聂之轩能加入守夜者的候选人队伍,一定和他强大的专业储备有关。

因为是同门师兄弟,又或许是两个气场相似的男人之间的惺惺相惜,萧望和聂之轩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他们边走边聊,来到场地旁边的单双杠边,远望着陆陆续续到来的新人们。

“师兄,那你的手……会影响尸检吗?”萧望迟疑了下,还是问出了心中的好奇。

“还行吧,”聂之轩一笑,“一开始我试过训练自己变成左撇子。后来习惯了,两只手就没有太大差别了。”

“心中有刀,用什么都是刀。”萧望说。

聂之轩哈哈大笑起来:“这是我学弟写进《尸语者》里的话。”

“你是说秦明吗?他的《尸语者》在我们学校的图书馆里有,我看过他的书,也听过他的讲座,蛮有收获的。”萧望说道。

聂之轩点点头,说:“他也是我们刑警学院的学弟。虽然我比他高了好几届,但在工作里也有过交集,共事过几次,挺有意思的一个人。”

“是啊。所以我觉得你们法医真不容易。”萧望说,“不管是工作环境还是工作对象,都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更别说,还有这么多的职业风险了。师兄,你又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呢?”

“坚持?”聂之轩望向远方,脸上浮出了微笑,“我觉得,长期勉强自己去做不喜欢的事,才叫坚持。法医,是让人着迷的东西。对我来说,没有坚持,只有上瘾吧。”

上瘾啊。

萧望默默回味着这字眼,聂之轩的话深深刺中了他心中的某些东西。

在操场上,萧朗已经领着唐铛铛来到第三块场地边。看了萧朗的两轮炫技,唐铛铛早已跟着兴奋起来,萧朗四下一看,挠挠头发,坏笑道:“铛铛,要不你试试?我看萧望哥在那边一直看着咱们呢,你要不要表现表现?当然啦,你一个小姑娘,要是跑不下来嘛,也不算丢人,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

话还没说完,唐铛铛已经一口气冲出去了。

她憋着一口气,从起点处起跑,上台阶、过独木、钻墙洞,虽然感觉这个场地要比之前萧朗跑的场地狭窄了不少,动作也比萧朗慢了许多,但最后还是咬咬牙,一口气冲到了终点,又得意地杀回了起点处。

“怎么样?”唐铛铛一边喘着气,一边扬着下巴,冲着萧朗嘚瑟,“别小看女孩子,这对我来说,也是小菜一碟!”

没想到萧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甚至笑得捂着肚子坐到了地上。

“你干吗?喂,萧朗!干吗笑成那样啊?吃错药了吗?”唐铛铛一脸茫然。

“啊哈哈哈,你,你,你笑死我了,你,你真是……”萧朗指着场地远处杵着的一块小牌子,笑得说不出话来。

唐铛铛顺着萧朗的手指看去,牌子很远、很小,看不真切,她只有靠近了一段距离,才看得清这块场地的名牌上,赫然写着:“警犬训练区”。

“萧朗!我恨死你了!”唐铛铛见操场旁还有其他围观的男生,气得满脸通红,跑回来用脚去踢笑得满地打滚的萧朗,“你视力好就了不起吗!太欺负人了!我要告诉萧望哥,看萧望哥怎么教训你!”

“未经许可,不准进入训练场!中间的两个人,马上退出训练场!”操场边一个厚重的男声响起。

唐铛铛吓了一跳,赶紧退了出来。

这是一个挂着三级警监警衔的中年男人,看不清楚年纪,但体形非常挺拔健硕。他戴着一个警用作训帽,整齐的帽檐下方,是一副深色的墨镜,遮去了半边脸。从镜框旁边露出的皱纹,可以看出他年龄不小了。男人穿着合身、笔挺的黑色警用作训服,作训服的背后有三个大大的字母:“T.B.M”,警衔上的麦穗闪闪发亮。他的腰间扎着一条警用武装带,皮带上有一圈诸如手铐、警用甩棍、手枪、警用手电筒、警务刺激性喷射器之类的警用装备。他的裤脚扎在一双擦得发亮的特警专用高帮皮靴内,看起来干净利索。虽然男人不算太高,和一米八五的萧朗比起来更是矮了一个头。但他背手站在操场边,小小的个子却威风凛凛、气势压人。

唐铛铛吐了吐舌头,从他的身边快速绕过,而他却动也没动,一直盯着还在训练场上的萧朗。

萧朗正乐不可支,没注意什么号令,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嘴角还挂着笑。

“退出训练场!动作快一点儿!”男人大声喝道。

萧朗只有一脸不情愿地走向男人。

“立正!”在萧朗走到训练场旁边的时候,男人挡住了萧朗的去路,说道,“在守夜者组织里,执行此类命令,只有十秒钟的完成时间,而你,一共用了三十三秒。”

萧朗尴尬地挠了挠头,心想你又没有用计时器,难道你自带秒表功能?

“按我们的纪律,晚一秒,十个俯卧撑,所以你要做两百三十个。”男人说,“刚才的女生,晚了三秒,做三十个。”

“别别别,惩罚我就行了,我替她做还不行吗?”萧朗立即叫道。

“在守夜者组织里,只有互相帮助的精神,没有替代惩罚的规矩。”男人说,“少废话,快做!”

这个下马威,让周围围观的学员们瞬间安静了下来。萧望和聂之轩闻讯也赶紧跑了过来。

“我说,这位大叔,不,教官,老师,”萧朗眼看情势不妙,立刻摆出一脸驯服的模样,一边往男人身边凑,一边求情道,“你看这件事,都是因我而起的,要不是我忽悠她,她也不会闯进训练场。这事绝对,肯定,必然是我的不对,你要惩罚我,我心服口服!但她真是被我给骗进去的,我替她受罚,也是应该的,你说对不……嗷!”

男人见萧朗越凑越近,快贴近自己身边时,直接一个擒拿动作,把萧朗来了个过肩摔,按在了地上。整个动作迅雷不及掩耳,没用到一秒钟。这一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周围的围观学员一片惊呼。

男人说:“这一下子是告诉你,在守夜者组织里,只有纪律,没有求情。”

萧朗从小就喜欢和人打架,也从来没吃过亏,这样的奇耻大辱如何能忍?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小个子大叔随随便便的一个动作,就能把他直接放倒,而且让他丝毫动弹不得。

“哎哎哎,这位大叔,咱们好好说着话,你这突然袭击算什么?”萧朗火冒三丈,飞快瞄了一眼这个人的警衔,虽然比老萧少了一颗星,但显然也是高级警官。看来这人得是守夜者组织的领导。那又怎么样,领导也不能欺负人啊!他想挣扎,却被压得死死的,只好叫道:“要打架是吧?别趁人不备啊,有本事,咱们公平决斗!”

男人冷笑了一声,放开了手,说:“行啊。有胆魄,有志气。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公平对决,你赢了,二百六十个俯卧撑全免,输了,你们俩都加倍。”

“你说的啊,可不能赖账啊。”萧朗站起身来,心想自己好歹也是从小摸爬滚打出来的,再加上年龄的优势、身材的优势,面对面的交锋,自己未必会输。即便输了,也不至于像刚才那么难看。

萧朗学着拳击手那样抖了抖胳膊、揉了揉拳头,跳来跳去地说:“大叔,我话可说在前头啊,真打起架来,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到时候你要是输了,可别说我不尊重前辈!”

男人面无表情地说:“可以开始了吗?”

“开始!……哎?嗷!”

又是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周围的人甚至都没有看清楚男人用了什么样的手法,萧朗就再次倒地,被男人勒住了脖子,锁住了双手。

“刚才不算!我还没准备好……再来!”萧朗被压在下面,依然嘴硬。

然而就算萧朗凝神屏气,第二次他依然被同样的姿势给压住了。这一次,那人似乎为了让他吃到点儿苦头,在手上更加了点儿力气。萧朗脖子被勒,脸涨得通红,只好憋着气喊:“……大叔……松手,再不松手就,就挂了……”

男人不说话。唐铛铛急得想冲上去帮他,却苦于不知如何下手。她恼怒自己出门前怎么没有在网络搜索一点儿关于劝架的攻略。这时候,满脸通红的萧朗,牙缝里终于吐出了那几个字:“我,我认输……”

说出“认输”两个字之后,萧朗感到脖颈一松。一股新鲜的空气涌进胸口。他大口呼吸着,感觉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唐铛铛松了口气,过去扶他起来。萧朗摸了摸自己的喉咙,确认它还没有被勒碎。

“现在离开会还有二十分钟,你们的俯卧撑,在此之前,做完。”男人拍拍手直起身子,指了指地面,淡淡地说道。

萧朗输得心服口服,只有和唐铛铛一起,老老实实地趴在地上,开始做俯卧撑。萧望和聂之轩在一旁哑然失笑,在两人身边找了个地方坐下,帮他们计数。而那个可怕的小个子男人,则站在十米开外,依旧背着手保持着跨立的姿势,监视着他们。

“铛铛……”萧朗满是歉疚,刚想说点儿什么,便被唐铛铛打断了:“别说了,省点儿力气吧。”唐铛铛咬着唇,勉强完成着动作,却明显一次比一次更慢,很快,酒窝边便垂落下汗珠来。对萧朗来说不算什么的俯卧撑,对她一个从未经受过训练的女孩子,的确有点儿强人所难。

“臭小子……”萧望一边计数,一边感叹,“你啊,什么时候能改改这冲动好胜的臭脾气就好了。你知道那个人背后的字母是什么意思吗,就敢对他单挑决斗。”

“那……是什么意思?”闷头做俯卧撑的唐铛铛反而先好奇起来,她回想了一下,那三个字母似乎是TBM,这也不像是守夜者的缩写啊。

“什么意思?”萧朗一手支撑身体,一手挠了挠头,“啊,不会是‘特别猛’的缩写吧?这大叔也太狂妄了,至于让全世界都知道他特别猛吗!”

唐铛铛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一口气没憋住,趴在了地上。

“这个不算。”男人在远处喊道。

唐铛铛只好重新支起上身,再次艰难起身,轻声嘀咕道:“我恨死你了,萧朗!”

听到这句熟悉的吐槽,萧朗知道唐铛铛已经不再生自己的气了。他的动作也轻快起来,听哥哥继续解释道:“什么‘特别猛’啊,TBM是Training base ministry的缩写,意思是‘公安部警务战术技能训练基地’。这个机构是专门培养警务技能顶尖教官的,这个机构出来的,都是顶尖厉害的人物。我一直很向往这里,可惜身体素质过不了关。刚才那个人,能进守夜者组织,还挂这么高的警衔,又穿着TBM的警服,估计他是TBM里面的高级教官吧。连TBM的高级教官都敢挑衅,你小子可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嗯,难怪他动手那么快。我看哪,他不是TBM的,而是MSN的。”萧朗说。

“MSN?”萧望一头雾水。

“猛死你。”萧朗学着吊死鬼吐出舌头。

唐铛铛又一次趴在了地上。

2

用TBM长官的话说,部队里身体好的士兵,有的可以连续做两千多个俯卧撑,部队比武时,也是以五百个标准俯卧撑作为考核指标。四百多俯卧撑,对于守夜者组织里的某些成员来说,应该只是个达标数字。

这一番话,让艰难完成各自任务的萧朗和唐铛铛大吃一惊。好在唐铛铛又听说,这位TBM长官只是负责某一方向的人才培养,到时候每个人都会根据各自的特长,往不同的方向进行深度培训。唐铛铛略微安下心来。毕竟,要说计算机方向的话,自己的把握可就大多了。

还没开始新的旅程,就先被当成反面典型惩罚了一番,这让萧朗和唐铛铛很是郁闷。聂之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给他们俩买了水回来,和哥哥一样,萧朗和唐铛铛瞬间对聂之轩充满了好感。比起刚才的郁闷,此时此刻,他们更多的是对未来的好奇。眼看大会的时间就要到了,两个人跟着萧望和聂之轩,一起走进了位于红楼一楼的大会议室。

推荐热门小说守夜者,本站提供守夜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守夜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章 第二条路径 下一章:第五章 致命偏差
热门: 降灵家族 飞凤潜龙 流星之绊 画心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2 荒野游龙 无垠 民间山野怪谈 超脑5:团灭 我的阴阳招魂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