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案 清明花祭

上一章:第十二案 荒山残尸 下一章:第十四案 死亡骑士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1

我的生日是1月10日,从小就有很多父亲的同事戏称我天生是干警察的命20。因为出生在冬季,我也有一个叫冬子的小名,仿佛我和冬天有着不解之缘。可是天生畏寒的我最讨厌的就是冬天,每年冬去春来、迎春花开的季节就是我心情最好的时节。有人说,省城没有春秋两季,过完了瑟瑟寒冬,就会迎来炎炎夏日,唯一能够体会到春风拂面的时节,就是3月末4月初,清明节前夕。如果这时候去踏青,眺望漫山遍野盛开的油菜花,是何等惬意之事!

可惜,读了7年大学,出游的计划一直只是个梦想。参加工作后的第一年,因为我们的出色表现,我终于平平安安地过了一个圆满的春节。一晃又到了3月末,踏青的念头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我早早就和女友铃铛约好,清明假期一起去看油菜花。可计划永远也赶不上变化,这不,清明假期刚刚开始,我还在“春眠不觉晓”呢,电话铃声就催命似的闹了起来。

无论睡得多死,只要一听见电话铃声,我就会像触电一样从床上跳起,这些年一直如此,都成习惯了。怕什么来什么,电话果真是师父打来的,说是临近省城的石培县发生命案,死了一个人,因为现场是在县城中心,社会影响很大,所以石培县公安局领导在第一时间通过市局向省厅法医部门提出了技术支援申请。

虽然每年一大半时间都在出差,但是师父对基层的邀请几乎是有求必应的。师父说了,虽然我们的能力、时间有限,但是我们应该尽自己的一切力量,尽可能多地办案,为了基层法医工作,为了打击犯罪,更为了保护百姓。开始听师父这么说,还觉得有点儿太大太空,可做法医久了,我才慢慢发现,其实我们一直都在默默地践行这些大道理,在外人看来格外冷静甚至很“酷”的法医们,内心其实充满热血与正气。也正是因为那份无法抗拒的责任感,无论多困倦多繁忙,我们都能随时接受召唤,赶赴现场。

时间紧迫,我赶紧穿好衣服,连早饭都没顾上买,就坐上赶往石培县的警车。警车上,我迫不及待地追问师父关于本案的情况,期待能在到达现场之前掌握一些信息,好有些心理准备和制订下一步工作的计划。

“值班室直接下达的指令。”师父摊了摊手,说,“只有一句话,石河内发现一具尸体,初步判定是他杀,因为尸体是在县城的繁华地段发现的,所以反响强烈,总队长要求尽快破案。”

“就这么点儿信息?”我失望地摇了摇头。

“急什么,”师父摇开车窗,点了根烟,“我问了,为了保险起见,已经保护了现场,等我们过去再开始打捞尸体。”

“那尸体还不被水冲走了?”我很诧异当地的这种荒唐决定。

“显然是冲不走,能冲走还不捞,你当人家傻啊?”

我沉默了,但心里还是隐隐担心。第一现场的原始状况固然重要,但是为了等我们,导致尸体位置改变或者尸体受到损坏,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石培县和省城很近,我们早晨7点就出发,成功避开了城内的车流高峰,一个小时后,到达了位于石培县县城中心的现场。此时是早晨8点,也是出行人最多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了黑压压的一大片围观群众,都在那儿踮脚翘首、议论纷纷。负责现场保护的民警正在努力阻止群众和记者跨入警戒带。

戴着现场勘查证件,拎着勘查箱,在一片“法医来了”的议论声中,我们走进了警戒带。

拥有20万人口的石培县,是一座山清水秀的县城。石河自西向东从城中央穿过,上面横跨着10多座石桥,为这座县城增添了几分古色古香的美丽。这个季节石河的水有2米多深,水质还算清澈,但要想细看水中的物体不太可能。

尸体被发现的位置,在县城正中央的石桥附近,桥的两岸是错落有致的店铺门面。早晨6点,某家门面的店主到石河打水洗拖布的时候,看见水中仿佛有什么物体在浮浮沉沉,这时候,天还没有大亮,这个店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于是报了警。辖区派出所民警随后赶到现场,发现水中是一具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尸体。

我和师父站在桥上向水里望去,隐约看见尸体在水流的冲击下仍在浮沉,碎花衣裙在尸体的周围散开,像是墓地里环绕的鲜花,哀悼着死者的不幸。

“水流不是很慢,为什么尸体没有继续往下漂?”师父一语中的,首先要问清石河的情况。

“这是中心桥,桥下有天然形成的屏障。”穿着高帮胶鞋、戴着橡胶手套准备下河打捞尸体的石培县公安局桂法医说道。

“屏障?”师父很是好奇,“什么屏障?”

“是河床下的青石,这里的青石成斜坡状,最高的地方离水面只有不到30厘米,因为这个屏障不影响水流,而且可以过滤一些垃圾,方便清理,所以也没有人去改造。很多年了,一直都这样,一般上游流下来的大一些的物件,在这里都会被拦截。”

“哦,因为水面高度没有超过尸体的厚度,所以尸体就被拦截在这个位置了。”我恍然大悟,“这个季节,尸体上浮要三四天吧?”

师父摇了摇头,说:“不会。这里的青石是坡状的,所以我们看到的尸体不是浮上来的,而是搁浅的。”

我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师父接着说:“这里地处县城中心,如果早些时候尸体漂到这里,第一时间就会被群众发现。石河的水流这么快,据我所知石河也不长,所以我分析尸体应该是昨天晚上漂过来的,死亡时间也不会很长。”

“我们可以下去看看吗?”师父向四周看了看,像是在寻找能够下水的护具。

“可以,这里的水很浅。”桂法医说,“不过青石上很滑,要小心,这里经常会有小孩下水玩耍,滑落深水溺死。”

“乌鸦嘴。”师父笑着看了看桂法医,指示我和他一起穿上胶靴、戴上手套,下水探一探。

青石上真的很滑,我刚下水就摔了一跤,好在岸边水浅,只是湿了衣裤。天气已经暖和了,我也没在乎湿透的裤子,继续向尸体附近挪步。

走到尸体旁边,才发现尸体果真是被这块青石拦截在西边,一沉一浮的,就是没能越过青石屏障。

我小心地探过身子,抓住尸体的右手。这是一只纤细但僵硬的手,看来尸僵已经完全在小关节形成了。尸体的手指弯曲着,指甲不断地刮擦我戴着橡胶手套的手掌,我感觉心里一阵阵发毛。

站在滑溜溜的青石上,我和桂法医都很难使上力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借助河水的浮力,将尸体拖到了岸边,然后与岸上的派出所民警合力将尸体抬上了岸。

这是一个很年轻的死者,看上去也就十几二十岁。她皮肤白皙,下巴尖尖的,一双大眼睛无力地瞪着天空,仿佛死前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身穿一件线衫和一条浅蓝色的薄牛仔裤,外面套着一条碎花连衣裙。

我努力想活动死者的上下颌关节,看看死者的牙齿,期望能初步判断死者的年龄。可是尸体的尸僵已经形成得很坚固,下颌关节完全没有能活动的迹象。

“你在干什么?”看起来师父对我的举动很是费解。

“看看年龄,看能否尽快找到尸源。”

“急什么,这么小的县城,尸源还能多难找?”师父说,“再说了,你现场勘查还没结束,就开始初步尸表检验了?不要想一出是一出,一步步来,不会错的。”

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确实是有些着急了。不过,这显然不是杀人现场,有什么好勘查的?

“通过尸体检验寻找尸源,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师父趴在桥上,往下方的水面仔细地巡视着,“最好是能通过现场勘查,直接找到尸源。如果不能,才考虑通过尸体检验推断一些寻找尸源的依据。”

“可是,怎么通过现场勘查确定尸源呢?衣着吗?”我端详着这个因为尸僵而显得姿势有些奇怪的尸体。

“尸体可能会有随身物品,被水流冲击后,在这个浅水面搁浅。”师父说,“不信,你看那是什么?”

沿着师父手指的位置,我果然看见青石旁边有一个漂浮的东西,就在刚才尸体位置的附近,之前我的注意力都在尸体上,完全没有留神还有这件东西。我兴奋地重新下了水,沿着滑漉漉的青石走到那件东西旁边,伸手把它从水里捞了出来。

真被师父说中了。居然是个书包。

2

这对现场勘查员来说实在是一件好事,每起案件的现场勘查,勘查员都期盼能发现类似身份证、名片、手机什么的关键物证。通过这些物证能够较快地确定尸源,也就能为接下来的尸体检验工作省去很多麻烦事,加快案件侦破的速度。

我打捞上来的书包便是这样一件“神器”,包里放着一张被浸湿的学生卡,学生卡上贴着死者生前的照片,旁边几个字把死者的身份揭示得一清二楚:石培县一中高三(1)班,马小兰。

“去找人吧。”师父对身边的辖区民警说完,又转头对我说,“开始尸表检验吧。”

我仔细观察了死者的衣着,发现没有任何毁坏的痕迹,穿着也很整齐。

“看来不像强奸,学生又没什么钱,也不会是抢劫,难不成这个高三女生是和谁有仇吗?”我疑惑地摇了摇头,从目前的情况看,很难对案件的性质有一个初步的认识。我仔细检查了死者的腰带,是完整扣好的,鞋子也好好地穿在脚上。

“衣着整齐不代表不是强奸,你看看这文胸。”师父掀起死者的线衫,对刑事摄像人员说,“拍张照片。”

我探头看去,发现死者的内衣下边缘略向上蜷曲,说:“这个不能作为依据吧!可能是水流冲击形成的,也可能是打捞的时候弄的。”

师父摇了摇头,说:“水流冲击解释不了,线衫都没有向上翻卷,里面的内衣怎么会翻卷?打捞也不太可能,尸体是你打捞的,你弄的?”

“没……没……”我涨红了脸,师父这个问题问得我很窘。

“总之是有疑点。”师父皱起眉头,“不管怎么说,为了避免痕迹遗失,现场就不要进行尸表检验了,回解剖室检验。”

我测试了一下尸体的尸僵,发现每个小关节都已经形成。尸僵是在死后2小时就可以在尸体上出现的,由大关节到小关节逐步形成,在死后10多个小时后达到最硬,死后24至48个小时开始缓解。根据尸僵的情况,结合其他一些死后现象,我们对死者的死亡时间做出了初步的判断,死者是昨天晚上8点前后死亡的。

死者除了双手手腕可以隐约看到皮下出血以外,并没有其他明显的损伤,但窒息征象是很明显的。

“口鼻腔没有气泡,双手干净,没有水草泥沙,看来像是死后抛尸入水的。”判断生前入水和死后抛尸入水是小儿科。

师父直起腰,沿着河朝西头望去,问道:“上游是什么地方?”

“西边3公里以外就是城郊了,两岸是农田和住户。”刑警大队长说,“哦,还有一些厂房。”

我并没有像师父一样关注河流的走向,继续进行尸表检验,口述检验所见好让一旁的桂法医记录:“尸斑不可见,看来是死后不到1小时就抛尸入水了,那个时候尸斑还没有形成。”水中的尸体通常难以形成尸斑。

“啥也没发现,一头雾水。”我跺了跺蹲得发麻的双脚。

“去殡仪馆吧。”师父挥挥手,和我一起重新坐上了警车。

石培县殡仪馆没有建成标准化尸体解剖室,法医尸检的地方是在告别厅后面一间破旧的小屋内,屋内除了一张不锈钢的解剖床外并没有其他的装备和设施,连照明的条件都很差,是个极其简陋的尸体解剖空间。

虽然光线不充足,但是相比而言,总比露天解剖被来参加追悼会的群众围观影响要好,所以师父还是决定在这个昏暗阴冷的小解剖室对马小兰的尸体进行检验。

看见年轻的生命陨灭,不免让人产生撕心裂肺的痛心感。我也和师父说过这样的感觉,担心这样会影响自己对案件的判断。师父却对我经常有这样的感觉表示认可,他说,疾恶如仇是一名优秀法医必备的潜质,具备这样潜质的法医才能不受外界干扰,把这种痛心转化为破案的动力。

眼前的这个花季少女安静地躺在解剖台上,因为尸僵完全形成,她蜷曲在那里,睁着双眼,雪白的皮肤上没有一丝血色。

“尸僵很厉害,衣服不好脱。”我说,“是不是剪开?”

“不。”师父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目前我们没有掌握一点儿信息,衣服上可能会有重要痕迹,不能破坏衣服。”

“那就破坏尸僵吧。”尸僵形成后是可以被破坏的,用力将关节部位活动开,尸僵也就自然消失了,不过这是一项力气活。我和桂法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死者全身大关节的尸僵都破坏了,马小兰恢复了自然状态,睡美人一般平静地躺在那里。

我们仔细地对尸体的状态进行拍照、录像固定,然后逐层脱去死者的衣物。师父要求脱的时候小心点儿,并且每脱一层都要拍照固定。马小兰的衣着情况还是很正常的,除了内衣下边缘有些卷曲,其他都是穿着整齐的,衣物的缝线和纽扣都完好无损,看不出有什么疑点。如果真的一定要找出一些异常,那就是马小兰的袜子并没有穿好,袜跟褪到了脚掌中央的位置,袜子就这样皱巴巴地穿在脚上。

“挺讲究的一个小女孩,袜子这样穿,不难受吗?”我说。师父不置可否地继续观察尸表。

去除了死者全部的衣物以后,师父小心地把衣物拿到了解剖室外早已准备好的检验台上,说:“里面光线太暗,你们负责解剖检验,我来负责衣着检查。”

我喜欢这种分工,可以给自己独立思考的机会,如果总是听从师父的意见,我永远也得不到进步。

从尸体的外表看来,没有什么损伤。翻开尸体的眼睑,发现有明显的瘀血,手指甲也是青紫色的,可以断定死者是窒息死亡。翻开尸体的口唇,发现口唇黏膜完好,牙齿也没有松动,基本排除了捂压口鼻腔导致的机械性窒息死亡,既然不是溺死,那么她很有可能是死于颈部被掐。

尸体的双手腕隐约有些颜色的改变,我和桂法医小心地切开皮肤,发现皮下都是出血。

“手腕部的皮下出血,表皮没有擦挫伤,这是别人抓握她的手腕形成的,是约束伤。”桂法医自言自语。

“控制双手、掐脖子,却不捂压嘴。”我说,“要么就是死者没有叫喊,要么就是他们是在一个喊破喉咙也没有用的地方,凶手不怕她喊。”对于我这个较深一步的推断,桂法医点点头表示了认可。

“看来多半又是强奸杀人哦。”桂法医开始凭借他的经验猜测了。

“检查一下会阴部吧。”当我准备用纱布给死者进行阴道擦拭物提取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死者的会阴部黏附着血迹。

“啊!”我惊呼了一声,想到了前不久案件中那把插在死者会阴部的匕首。

师父闻声走进解剖室:“怎么?有发现?”

“会阴部有血!”我说。

师父摇了摇头:“女人有例假,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说完又走出了解剖室。负责摄像的女刑警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我也为我的大惊小怪而羞愧不已。

清洗了死者的会阴部,我意外地发现,死者的处女膜完整,会阴部没有损伤。

“桂师兄,你猜错了,不是强奸。”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死者生前没有遭到性侵害,我感觉自己的心里稍稍平静了一点儿。我知道这就是怜花惜玉的心理在作祟,一直以来,我最看不得强奸案件,有时参加审讯强奸犯,都忍不住上去踢上两脚,然后会立即被侦查员拉开说:“不能打不能打,有一点儿伤都会说是刑讯逼供。”

桂法医仿佛陷入了困境,说:“不是性侵害,不是侵财,又难以用仇杀来解释。谁闲着没事杀害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学生呢?”

“看来案件性质,只有和侦查员碰头以后再考虑了。”我说,“开始吧?”

虽然尸检工作已经开始了一会儿,但是我们通常会用“开始吧”这样的词语表达开始进行系统解剖检验的意思。

尸检工作进行得很快,一来我和桂法医都是轻车熟路,二来尸体上没有损伤,需要测量、拍照、局部解剖的地方少,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对于死者颈部我们仔细地进行了解剖检验,逐层分离肌肉,发现深层肌肉有明显的出血反应,相应的舌骨也骨折了。之前推测得不错,死者死于扼压颈部导致的机械性窒息。

我脱下了戴在外层的沾满血迹的手套,走到解剖室外。师父仍在一点一点地检查着死者的衣物,衣物的旁边整整齐齐地放着一些物件,有钥匙、零钱、发绳什么的。我走到师父旁边说:“师父看这么仔细啊,这么久都没看完?”

师父点点头,说:“尸检结束了?现在挺熟练嘛。有什么发现吗?”

“挺简单,所以快。有两个发现,一是死者死于扼压颈部导致的机械性窒息,二是排除强奸杀人的案件性质。”

“排除强奸?”师父停下手中的工作,看着我说,“什么依据?”

“依据充分。处女膜完整,会阴部无损伤。”我信心满满。

“那你彻底错了,这就是一起强奸杀人的案件。”师父笑了一声,说道。

3

师父的这句话像是给了我闷头一棍。两个多小时辛苦的尸检,就得出两个结论,结果还“彻底错了”一个,这实在是太伤自尊了。我晕乎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不会啊,处女膜确实是完整的,那您有什么依据肯定是强奸杀人?”

“首先要纠正你的错误。”师父说,“没有发生性行为,不代表杀人凶手的目的不是性侵害。这是逻辑性问题。”

我想了想,发现自己确实犯了一个逻辑上的错误。案件性质的推断是从现场、尸体的种种细微痕迹分析凶手的动作,发现凶手作案的目的,而不是看尸体的被侵害结果来倒推凶手的目的。我忽视了“未遂”这个概念。

“没有实施性行为的原因很多。”师父接着数落我,“凶手性功能障碍可以吧?准备强奸的时候发现马小兰已经被掐死了就停止了强奸可以吧?最关键的一点,你刚才也注意到了,马小兰貌似刚刚来了例假。”师父拿起死者的内裤,裆部果真有些许血迹。

“我知道错了。”我嘿嘿笑了一下,说,“师父发现关键痕迹了?”

“不是关键痕迹,是可以确定案件性质的依据。”师父指了指检验台一旁整齐摆放着的物件。

“这些零钱、钥匙能说明什么?”我对师父的推断充满好奇。

“别插嘴,我不是说随身物品。”师父用止血钳指了指几段绿色的物体,说,“这些是在死者外裤的内面发现的,黏附在外裤裤腿内侧。”

我用止血钳钳起其中一段,看了看,说:“这应该是植物的茎,还有叶子。”

“是的,说明什么?”师父问道。

“我知道了,师父是说,裤子里面出现了不该有的东西,说明死者是被脱去了裤子。死者被杀死后,凶手又为尸体穿上了裤子。所以外界的树枝树叶黏附到了裤子的内侧面,对吧?”

师父点点头:“反应还挺快,就是这么回事儿。”

我摇了摇头:“我觉得牵强了一些。”

听到我突然的反对意见,师父有些惊愕:“牵强?”

上一章:第十二案 荒山残尸 下一章:第十四案 死亡骑士
热门: 阴阳师秘记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血字的研究 黑背鱼之谜 超脑4:海岛 赎罪 降灵家族 奇侠传奇 仙路烟尘 杀人者唐斩 带只天使去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