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案 夜半敲门

上一章:第十案 死寂圣诞 下一章:第十二案 荒山残尸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1

成功破获了平安夜的杀人案,我们在圣诞节后的第三天准备打道回府。前一夜我睡了整整14个小时,总算恶补了一下睡眠。回程的路上我精神抖擞,显得格外兴奋,一路和师父聊这个案子的细节,也算是总结提高。

车子刚刚驶上高速,师父的手机铃就响了起来。

“不是要连着出差吧?”师父朝我做了个鬼脸。我心里清楚,如果真的有案件,那我们必然会连着出差,因为那一年,省厅法医只有我和师父两个人。

“首先恭喜你们又立新功,回来一人奖励一包好烟啊。”师父的手机那头传来熟悉的刑警总队长的声音,“你们在哪儿呢?”

“我们不要好烟,只要休息。”看来师父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笑着说,“刚上高速,咱可经不起连续跑啊。”

“这个……”总队长显得有些迟疑,“我也想放你们两天假调整一下,不过……”

“好吧,在哪儿?”师父知道,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就选择了没有自由的生活。师父常开玩笑说,我们是被犯罪分子牵着鼻子走的,他们什么时候作案,我们就要什么时候工作,他们在什么地方作案,我们就要去什么地方。

“咳咳。”总队长显然有些负疚,干咳了两声,说,“这个,你们辛苦。但这不是个小案件,还必须得你出马。”

“不会吧,这是什么圣诞节,简直就是杀人节啊,这刚杀了3个。”师父皱起眉头说道。我们都知道,总队长说的大案件,估计又是3名以上死者。

“是啊,这回又是3个。”总队长接下来的话印证了我们的猜测,“青州市区,一家三口都没了,社会影响很大。”

青州市距离我们所在的清夏县不到100公里。“什么时候的案件?”师父问道。

“应该是昨天晚上。今天早上8点,死者家男主人回家以后发现的,当地警方已经保护了现场,第一时间上报了我们厅里。”总队长说,“你们现在赶过去的话,估计现场勘查工作也就刚刚开始。”

“知道了。”师父挂断了电话,眼神中的疲惫居然消失了,充满了战斗前的激奋,他伸头对驾驶员说,“小阮辛苦了,去青州。”

上午10点,我们的车开进青州市元达小区,小区门口,当地公安局刑警支队的领导已经在等着我们。简单的寒暄之后,我们徒步走向中心现场。元达小区是别墅区,是富人区,住在这里的都是一些高薪人士。案件的中心现场是位于小区大门附近的一栋小别墅,这栋别墅的产权是青州市某IT公司老板徐清亮的,别墅里住着徐清亮以及他的妻子、女儿和岳母。

中心现场警戒带外,密密麻麻地站满了围观群众。虽然这里处于青州市的城郊,但是随着城市范围的扩大,元达小区所处的区域已经成为规模较大的住宅区。在一个大规模的住宅区内发生一起灭门案件,社会影响是非常恶劣的。

我和师父拎着勘查箱,挤过密密的人群,越过警戒带,走到现场门口。现场门口旁边的墙角蹲着一个西装男子,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脸的痛苦。两名民警正在向他询问情况。

“我们搬过来3年了,就图这里保卫措施好,安全,没想到还会发生这种事。”眼前这个40岁左右的男子红着双眼说,“我和赵欣是5年前结婚的,我比她大10岁,很疼她。她没有工作,有了孩子后就专心带孩子。我们感情一直很好。”

我和师父在一旁听着,男人忽然沉默了。我插嘴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男人无力地指了指办案民警,说:“我都和他们说过了,别再问我了。”

侦查员接过话来说:“哦,是这样的。去年,徐总在我们市下面的青林县开了一家分公司,从去年8月到现在,徐总每周的周日到周二在青林县的分公司工作,周三回青州。今天是周三,徐总从县里回来得比较早,大约8点就到家了。他打开家里大门的时候,发现他的妻子赵欣仰面躺在客厅内,尸体已经硬了。他又跑到楼上,发现自己3岁的女儿和岳母被杀死在楼上的卧室里。”

师父点点头,和我一起戴好头套、口罩、手套和鞋套,走进中心现场。

现场是一栋两层别墅。一楼是客厅、厨房、卫生间和一间大卧室,二楼是数间客房和书房。徐清亮和赵欣平时住在楼下的大卧室,赵欣的女儿和母亲住在楼上的一间卧室。

赵欣的尸体旁边,几名法医和痕检员正在仔细地寻找痕迹物证。我和师父先到楼上,勘查楼上的现场。楼上的客房门都是关着的,显得非常安静。沿着走廊,我们挨个儿打开房间看了,每个房间都十分干净整洁,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直到我们打开走廊尽头的一间较大的客房,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我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

卧室的地上躺着一具老年女性的尸体,床上躺着的则是一具小女孩的尸体,两具尸体都穿着冬季睡觉时穿的棉布睡衣。睡衣、床单和被子的大部分都被血染红了,床边的墙壁上布满喷溅状、甩溅状的血迹。除了血迹,我和师父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痕迹。看来凶手在这个房间并没有多余的动作,杀了人就走。

老年女性的尸体穿着拖鞋,俯卧在床边的地板上,头发已经被血浸透,整个颅骨已经变形,白花花的脑组织夹杂在头发中间,头下方一大摊血。我轻轻地翻过尸体的头部,发现死者的脸部肌肉已经僵硬,面部遍布血污,已经看不清楚五官。

床上小女孩的尸体更是惨不忍睹。她躺在床上,瞪着圆圆的双眼,眼神中充满惊恐。她的额部有一处塌陷,应该是遭受了钝器的打击。她的颈部被锐器切割,小小的头颅与躯干只有颈椎相连,软组织基本都断开了。沿着颈动脉的方向,有大量喷溅状的血迹,说明她被割颈的时候,还没有死。小女孩全身没有尸斑,因为她的血基本流光了。

我最看不得的就是小孩被杀,心就像被猛烈撞击过一般剧痛。我咬了咬牙,暗自发誓一定要为这个小女孩讨个公道。看过现场,我和师父没说话,慢慢地走下楼。赵欣尸体附近的勘查已经结束,从技术员们脸上的表情看,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痕迹物证。

我和师父走近了赵欣的尸体,尸体还没有被翻动。这是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瞪着双眼仰卧在地板上,和老年女性的尸体一样,头下一片血污。显然,她也是头部遭受钝器打击导致的死亡。女人上身穿着棉毛衫,下身的棉毛裤和内裤被一起褪了下来,胡乱地盖在阴部。

师父走过去拿开了遮盖她下身的棉毛裤,她的下身居然插着一把匕首。

“半裸的,下身还插了匕首。这是心理变态的人作的强奸案?”我说。

“不,可能是奸情。”师父皱起了眉头。

2

法医勘查完现场,会在自己的脑海中形成一个对案件性质的初步判定,这种初步判定并不一定有很充分的依据,只是一种猜测,而不是推断。这种猜测多半是根据直觉而做出的,而产生直觉的基础是参与大量现场勘查后形成的经验。有了初步判定,法医会通过尸体检验、现场复勘来不断地验证或者否定自己的判定,最终得出推断的结论。

我知道师父此时的判定就是直觉使然,想在短时间内整理出充分的依据,条件还不充足。所以我也没有继续追问师父为什么会认为是奸情导致的杀人,而不认为是心理变态的人作的强奸案。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赵欣的尸体是半裸的,而且下身还插了一把匕首,这一定是与“性”脱不了干系。

我们分别检测了尸体的肛温和环境温度,记录下来,用于下一步的死亡时间推断。

“尸体拉去殡仪馆吧。”师父说。虽然从平安夜开始,我们就连续作战,但是昨天一夜的充足睡眠加之刚刚破案的成就感和喜悦感,让我们义不容辞立即开展工作,以期能以最快的速度破案。

我和师父坐上车,都不说话,脑子里放电影般地过着每一个现场情景,期待能把现场串联在一起。此时我们的压力很大,犯罪分子在现场的动作很简单,通过初步的现场勘查,我们并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痕迹物证。

师父感觉到车内的空气都凝固了,有意说笑:“有人说我们省厅的法医是‘三馆干部’,知道为什么吗?”

我没有回答,我暂时还没有从小女孩惨不忍睹的死状阴影中走出来。

“我们天天出差,住在宾馆,吃在饭馆,工作在殡仪馆,所以我们是‘三馆干部’,哈哈哈哈。”师父的笑话真是冷得不行,车上只有他自己笑了。

在殡仪馆解剖室内等了一会儿,3具尸体运到了。“老规矩,从易到难。”师父说,“从小女孩开始吧。”

因为小女孩的颈部软组织完全被割裂了,所以当她的尸体从尸袋内被搬出来的时候,头部过度后仰,小小的头颅好像要和躯干分离一样,我的心脏猛然抖了一下。

小女孩的死因很明确,是失血性休克死亡。她的颅骨额部中央有些凹陷,显然是生前遭受了钝器的打击,但是其下的脑组织出血并不是很明显,颅脑这种程度的损伤,难以用于解释死因。小女孩的尸斑基本没有出现,左右颈部的动静脉都完全断裂,心脏也呈现出皱缩的状态,所以她应该是被钝器打击失去抵抗的情况下,被人用匕首类工具割颈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的。这是一种极其残忍的手段。

老年女性的死因也同样简单。她的后枕部遍布挫裂创口,枕部颅骨完全粉碎性骨折,脑组织已经完全被挫碎了,她是重度颅脑损伤死亡。作案工具也是钝器。

赵欣的尸体检验进展也很快,她的额部损伤也同样是钝器形成的。会阴、子宫被匕首刺破。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损伤。

“3具尸体身上都没有抵抗伤,能不能说明是熟人趁其不备袭击的呢?”我问道。

“赵欣的损伤应该是趁其不备的,根据她尸体的位置,应该是开门的时候直接被打击,但其他尸体不能说是趁其不备。你结合现场想一想,”师父说,“老年女性是穿着拖鞋、穿着睡衣的,说明了什么问题?”

“睡眠状态下起床,被袭击。”

“对。而且全部是在枕部和手上,正面没有伤。这是在被追击的状态下遭到袭击的。”师父说,“而且老人死在床边,看得出来,她的目的很明显,是想要保护小女孩。”

“那犯罪过程是?”我问。

“赵欣的尸体还没有看,但是现在犯罪分子的路线应该很清楚了。现在是冬季,现场所有的窗户都是紧锁的,所以进出口只可能是大门。”师父说,“而大门的门锁没有损坏,说明不是撬锁入门,只可能是敲门入室。”

“赵欣的尸体就在门口,应该是赵欣开的门,对吧?”我说。

“现场没有拖动尸体、变动现场的痕迹。所以凶手应该是见到赵欣后就将她打晕,然后上楼。因为惊动了老人,老人起床开门发现犯罪分子后,立即转身想保护小女孩,被犯罪分子击倒,然后犯罪分子杀了小女孩。杀死小女孩以后,凶手又走下楼,褪下赵欣的裤子,把匕首插进了她的阴部。”师父简单地勾勒出犯罪活动的过程。

这样的推断很合理,我们都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哦。”我打破沉默,“还有个过程。”我指了指精斑预实验试纸17,阳性结果很明显。

我接着说:“精斑阳性,线出得很明显,应该是刚刚发生过性关系。”

“现场没有搏斗痕迹,尸体上也没有约束的痕迹,衣服也没有损伤。”师父说,“我认为不是强奸。”

“如果是杀了小女孩以后,又回到一楼,奸尸,然后再插匕首呢?”我说。

“不排除你说的这种可能。”师父皱起了眉头,陷入沉思。

“对啊,既然不能排除奸尸的可能,就不能排除以性侵害为目的的流窜作案。”我说。

师父想了想,说:“我觉得是熟人作案。”

“有依据吗?”

“有。”师父说,“你计算她们几个人的死亡时间了吗?”

原来师父在利用死亡时间来分析了。我说:“我算过了。人死后10个小时之内,1个小时降低1℃,算出的数值在冬季要乘以0.8。我们上午10点测量的3具尸体温度是26℃左右,说明下降了11℃,11个小时乘0.8,是死后约9个小时。”虽然我的数学不是很好,但是算起尸体温度还是很快的。

“3个人都是今天凌晨1点左右死亡的。”师父做了一个简单的加减法。

“这个时间,通常是流窜犯罪分子喜欢选择的时间点。”我仍在坚持我的想法。

“我还是认为不是流窜,而是熟人。”师父说,“第一,这个小区保安严密,而且犯罪分子既然不是为了求财,为什么要选择风险更大的小区呢?第二,如果是流窜,不可能选择敲门入室的笨办法,在这个时间点,受害人也不会给陌生人开门。”

我点了点头,仍然坚持说:“但是如果犯罪分子化装成修理工或者警察什么的骗开了门呢?”

“这就是我说的第三点。”师父说,“如果是犯罪分子无法通过其他途径进入现场,只有通过骗开门的手段进入的话,赵欣也不会是这种衣着。”

师父说得很有道理。一个年轻女子,半夜有陌生男人敲门,即使信任对方去开门,也不该穿着棉毛衣裤开门。

“是了。那就是熟人,进入现场后打死赵欣,再上楼杀死两人,再下楼奸尸。”我分析道,“现在就是搞不清楚是为了仇恨杀人,还是心理变态的人为了奸尸而杀人。”

“这不一定重要,”师父拿起身边的一个物证袋,装的是赵欣的阴道擦拭物,“我们有关键证据。精液的主人,很有可能是犯罪分子。送去检验吧。”

把物证交给了青州市公安局的DNA检验人员后,师父又转头对侦查员说:“赵欣的熟人,有奸情的,查吧。”

“不用查了。”一个爽朗的声音响起,师父的好朋友,青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邢超走进解剖室,“听说你们来了,我特意赶过来。一上午的侦查,有了结果。”

师父脱下手套,和邢局长握了手,急着问:“什么结果?”

“赵欣真的和别人有奸情。”

3

“真的?这么快就出结果了?”师父笑着说,“领导有方啊!不过,我还是忍不住问一句,可靠吗?”

“看你这话说得。”邢局长捶了一下师父的胸口。

“小心啊,有血的。”师父指了指解剖服的胸口位置,开玩笑地说。

“目前的线索很重要。”邢局长说,“我们侦查组的侦查员反馈消息说,赵欣和一个叫张林的男人走得很近。关键是张林这个人在上学的时候追求赵欣追得很厉害,尽人皆知啊。”

“这就是线索?”师父一脸失望,“这种消息也敢说是线索?太不靠谱儿了吧?”

“当然不止这些。”邢局长神神秘秘地说,“通过我们视频组侦查员的侦查,虽然赵欣家所在周围的监控没有拍到,但是我们发现这个张林每逢周一、周二都会进出元达小区的大门。他说他是来打酱油的,没人会信吧?”“嗯。”师父失望的表情顿时褪去,“昨晚是周二,他又来了吗?”

“是的,昨晚9点,他进了小区大门。”邢局长说。

“非常可疑啊。张林人呢?”师父问,“这么明目张胆地玩婚外恋,赵欣的母亲孩子不知道吗?”

“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楼上楼下的,动静不大,就听不见吧。”邢局长说,“最可疑的是,张林今天早上出差走了。”

“出差?”师父来了力气,“早不出差、晚不出差,应该就是他了。”

“嘿嘿。”邢局长挠了挠头,自豪地说,“我的兵可以吧,已经去抓人了,估计你们吃完午饭、睡完午觉,就有好消息了。不过,侦查毕竟是侦查,你们发现什么能认定犯罪的痕迹物证没有?”

原来邢局长最关心的不是省厅的法医来亲自办案,而是省厅的法医有没有发现关键证据。师父同样露出自豪的表情,学着邢局长的话说:“我的兵可以吧,精液送去做DNA了,估计你们抓了人、采了血,就有好消息了。”

两个领导信心满满地哈哈大笑。

吃完中午饭,已经下午3点了,我和师父回到宾馆。师父说:“案件有头绪了,下午可以好好睡一觉了。人抓回来要审讯,DNA检测还要一点儿时间,估计今天是没什么事了,明早等着听好消息吧。”

快快活活地休息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我和师父昂首挺胸地走进了专案组的会场。

不管哪里的专案组会场,都是烟雾缭绕的。没有想到的是,走进专案组的时候,我看到的不是一张张充满喜悦的脸庞,而是一屋子人忐忑不安的神情。我的心头掠过了一丝不祥的预兆。

“板着脸干吗?”师父疑惑地问邢局长,“DNA没对上?”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邢局长说。

“你先说好的。”

“好消息是,赵欣的阴道擦拭物上的基因型和张林的基因型对比同一。”

“这么好的消息,还不高兴啊?DNA对上了,不就认定破案了吗?能有什么坏消息?”我插话道。

“坏消息是,张林到现在仍没有交代。他一直喊着冤枉,”邢局长说,“而且我们的侦查员感觉确实不像是他干的。”

侦查员的直觉和刑事技术人员的直觉是一样的道理,都是建立在经验的基础上。有的时候很多人讶异为什么所谓的直觉会那么准确,其实都是经验丰富而已。

“不交代就定不了案吗?”我说,“又不是没有零口供的案例。”

“关键是他能自圆其说,我们的证据锁链断了。”邢局长说,“张林交代,他从去年开始,一直和赵欣保持奸情关系。每周徐清亮不在家的时候,张林都会到赵欣家幽会,但是为了防止被赵欣的家人发现,都是完事了就回家。前天晚上,张林去赵欣家,偷情完也确实回家了。”

“赵欣前天晚上是什么时候吃饭的?”师父突然问了一个仿佛不着边际的问题。

“晚上5点到7点,赵欣和她的妹妹在附近的饭店吃的饭。”一个侦查员回答道。

“你们有张林离开元达小区的监控录像吗?”师父问道。

“有。张林是12点左右离开元达小区的。”

“放人吧,抓错人了。”师父皱着眉头,慢慢说道。

我知道师父的主要依据是死亡时间,我们推断赵欣是1点死亡的,但是张林12点就离开了,应该不是张林干的。

“可是死亡时间正常的误差是1个小时啊,他杀了人再走,也不意外。”我说。

师父说:“第一,死亡时间。根据尸体温度,赵欣是1点死亡的,根据胃内容物的消化程度,赵欣是末次进餐后6个小时左右死亡的,她7点吃完的饭,所以推断的结果也是1点死亡。两个死亡时间如此呼应,应该不会有1个小时的误差,所以张林可能不具备作案时间。”

“我觉得不能简单地通过时间排除。”我据理力争,“他就不能走了以后再回来吗?”

“监控显示他没有再回来。”侦查员说。

“不能是翻墙进来的吗?”我说。

上一章:第十案 死寂圣诞 下一章:第十二案 荒山残尸
热门: 星辰诀 秘境2:穿越王者的地宫 新宿鲛 长安三怪探之牡丹劫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三部) 冷剑烈女续 植物 三少爷的剑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Ⅲ 爝火五羊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