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不可说 第六七章 挫其锋

上一章:第一卷 不可说 第六六章 逸待劳 下一章:第一卷 不可说 第六八章 天蓬现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万里碧天极高极远之处,如同被长刀划过,现出一道金色光芒。这光芒霍地放大,仔细看去,却是一道通天之门,突兀献于万里高空之上。

自这巨门中,朵朵五彩祥云飘出,虽夺目绚烂之光亦掩不住杀气阵阵。

托塔天王左手擎着黄金宝塔,右手虚按在腰间剑柄之上,一脸肃冷狠绝之气。哪吒三太子手持降妖杵、身缠缚妖索、斜挎绣球、脚踏两个无敌风火轮,郑重站在天王身旁。

三太子面如止水,实则心中忐忑,万年以来,托塔天王自被玉帝封为降魔大元帅以来,几近寸功未立。他自知爹爹心中焦躁,而即便如此,此次请战亦未免太过鲁莽。太白金星此人虽四面讨好,却仍为天庭智者,哪吒心中颇为倾向于太白金星的招安论调,无奈的是,他必须支持他的爹爹——一心立功的托塔李天王。

每每站在李天王面前,哪吒的心中便五味杂陈,天底下恐怕再无这样的父子了吧。曾经,他欲灭子,我欲弑父,他以我为妖,却因我而不凡;我以他为耻,还了父精母血与他,却反而因他成就不灭之身。每当我拜他时,我不知拜的是李靖,还是他手中那座宝塔,这才是无法释怀的悲哀。我已称神万年,却依旧一副孩童模样,三太子,三太子……我永远离不开这个令人生厌的称呼了,其实,我叫哪吒。

于哪吒的心思,李靖或许知,或许不知,或许知了也不在意。他唯一知道的一点便是:有佛祖赐的宝塔在手,我便是托塔天王,便是你哪吒之父,便能蒙玉帝恩宠,十万天兵任凭调遣。我以一介凡人之身,区区陈塘关总兵之职,到了如今天庭中地位崇高的万军首领,这是何等的荣耀!天下妖魔,听到我李靖之名,哪个不闻风丧胆?

想到此处,李靖志得意满,回首观望无边的神仙星官,天兵天将,更是踌躇满志,恨不得花果山群妖便在眼前,叫我踏为齑粉,然后得胜还朝,叫朝中宵小不敢正视,人人手持御酒上前,尊我敬我,道一声“李天王!”

飞了一阵,哪吒轻声提醒:“爹爹,已是东胜神洲地界了。”李靖恍若未闻,喃喃道:“我怎么觉得西牛贺洲越来越大了。”话语细若蚊蚋,瞬间被天风吹散。

忽然,李靖眉头一皱,一股芒刺在背的感觉让他心中发毛,在同一时刻,哪吒也攥紧了降妖杵。这不是父子连心,而是对危险的感知。

然后,似乎是一瞬,或许是一刻,天地间的时光仿佛停止了,在这极其短暂的静寂之后。便听到身后惨叫声连连,由近及远。

李靖怒喝道:“何事惊慌!”

哪吒驾起风火轮,在空中划过一个长弧,只瞥一眼便回来禀报道:“不知何种怪物飞过,翅大无边,搅散了数十朵祥云,三四千天兵措手不及,坠了下去。”

李靖顿时语塞,一股郁闷之气由内而外生出,难道这是流年不利,寻常怪禽怎敢犯我天兵?哪吒见父亲神色不对,又道:“或许……是那花果山群妖使得手段。”

李靖“呸”了一声傲然道:“妖怪能有这等神机妙算?天下猛禽众多,莫要扰乱军心!”哪吒张口欲言,却又忍了回去。

此时,后方又是一阵惊呼,原来那巨鸟再度返回,不过此次有了防范,众天兵失了祥云,却早早将凌空符咒放出,仅损了几十人。

李靖就算再笨也知道了,此怪鸟的目标竟直指天兵,他低声喝道:“哪吒听令!”哪吒道:“末将在!”

“我命你将此怪鸟擒下!”李靖断喝道。

“……”哪吒一阵无语,吞吞吐吐道:“禀元帅,此鸟迅捷如电,实在看不……看不清楚所在。”

旁边多闻天王道:“三太子所言不差,此鸟只见去,不见来,却如何擒捉?此刻我等有了提防,不过瞬间便到花果山,不必理他!”李天王点点头,紧蹙的眉头亦松开了些。

忽听前方雷鸣般爆响,托塔天王右手向后一挥,十万天兵令行禁止,全都停在当地。哪吒三太子艺高人胆大,纵身独自向前,没飞出多远,只见空中隐隐现出一个门扇大的狮头来。这狮头一张一合,竟做人语:“何人喧哗,扰我清净?”

哪吒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天兵从此一过而已,更无半点声音,何来扰你清净之说。他一抖手中降妖杵,叱喝道:“天兵奉玉帝钧旨,下界擒妖,不相干的速速闪开,免得伤了性命!”

这狮子道:“天兵是什么东西,玉帝又是何物?我便是妖,谁敢擒我?”

哪吒又惊又怒,这狮子好大胆子,见十万天兵在此犹敢撒野!此刻李靖与四天王、九曜星亦到了近前。

李靖道:“你是何方妖孽,我乃托塔天王李靖,还不速速让路!”

这狮子呵呵道:“管你里静外静,只不许扰我清净!若不敢动手,送千把人过来与我充饥便可,权当买路钱了。”

李靖心头火气,喝道:“谁与我斩了这狂徒!”

此时行军最急,四大天王与缺了太白金星的九曜星一齐上前,各自擎出法宝,便要协助哪吒三太子将此妖擒下。

这巨狮将脑袋轻轻一晃,由一化九,九张巨口或喷烈焰、或吐毒烟、或撒浓雾,直将整片天空染得一片混沌,不见人影。

众神仙只道有诈,各自退出好远,只多闻天王擎出宝伞,此伞专克各种染污。伞面张开,上嵌无数金石珍宝,在空中滴溜溜旋转,将空中烟雾烈焰尽收入伞中。

众神仙赞道:“多闻天王好手段。”

赞声未绝,哪吒大叫一声:“不好!”原来这烟雾散去,便连那狮子亦不见了。

此刻又听后方天兵人群一阵惊恐叫声,九曜星急速查看,竟有上千天兵被那狮子大口吞了!此刻便听远处传来声音:“遇到你这吝啬的,不给买路钱,只好自取了。”言语间讥讽轻蔑自不必说。

托塔天王气得面色紫黑,这一路行来,还未见花果山踪影,便折了两阵,料想那顺风耳与千里眼必定早将战报禀报玉帝,怎一番羞愧了得!

太阴星君道:“这狮妖若是花果山一众,着实难对付了。”

李靖道:“事到如今,怎有后退之理?哪吒听令,命你先行一步,在前面探路,大军紧随其后,规避而行。”

哪吒应令,抢先腾云下去,两煽风火轮转开,瞬忽间远远已见傲来国城池,他正欲返身回去接应大军,只见前方一片乌云散开,露出一个丈许高的巨大牛头人来。

哪吒喝道:“不想死的速速闪开,我这斩妖剑专斩牛头!”

这牛头人自然是牛魔王了,他手举铁棍道:“敢犯我花果山者,须得过了我这关!”两人再不答话,乒乒乓乓站在一处。

只十数个回合,哪吒肩酸背痛,心道这老牛好大气力,不得已只好用些手段了。这太子即喝一声“变”字,化作三头六臂,分持斩妖剑、砍妖刀、缚妖索、降妖杵、绣球儿、火轮儿六样兵器,便朝牛魔王攻来。

牛魔王笑道:“却遇见个变戏法的。”任凭哪吒千般招式,他只不变应万变,一棍一棍抵挡。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一个不留神,便被缚妖索将铁棍缠住,俗语道柔能克刚,牛魔王挣脱两下未果,见那斩妖剑落下,直奔牛魔王脖颈而来,眼见是在劫难逃了。

此时,高处一道银光闪现,哪吒斩妖剑便握不住,忽地脱手飞出,他心惊胆战,再顾不得牛魔王,掉身便逃。

推荐热门小说齐天传,本站提供齐天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齐天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卷 不可说 第六六章 逸待劳 下一章:第一卷 不可说 第六八章 天蓬现
热门: 天龙八部 符镇穹苍 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嗜血法医·第2季 夜半鬼入梦/诡梦轮回 幻影城主 九龙拉棺 斯泰尔斯庄园奇案 另类间谍 中国史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