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不可说 第六五章 众绸缪

上一章:第一卷 不可说 第六四章 始邀战 下一章:第一卷 不可说 第六六章 逸待劳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太白金星心里微微一凉,这岂不是推却之词,能在此与我闲聊,却又道有要事在身,只是他却不好深问。

救苦天尊自然知道太白金星不信,苦笑一声道:“实不相瞒,我那护身的八卦镜前些日子破了,此刻正在后房丹炉中重炼,每日夜却要变换六十四种火候,若此刻离开,这法宝便毁了。”

“啊?”太白金星大吃一惊,太乙救苦天尊向来为人处事低调,极少露面张扬,但能居东极青华大帝之位,自然是修为至高。旁人或许不知,太白金星乃是天庭中的百晓生,许多秘辛均瞒不过他。

太乙救苦天尊的贴身法宝便是这东极八卦镜,此八卦镜吸朝霞之造化,夺紫霭之灵气,自东极灵岩上天生而出,若论防护力,天上地下胜过它的宝贝实在少见。天尊既然说这东极八卦镜破了,自然不会扯谎,只是他遇到了何等强敌,竟将这法宝弄破了。

太白金星见太乙救苦天尊话已至此,怎好继续相求,只得施了一礼道:“如此说来,倒是天意了,今日事急,礼数不到之处,还请天尊见谅。”

太乙救苦天尊笑道:“金星客气了,今日亦不相留,改日再来品茶吧。”

太白金星答应一声,直接自这殿中飞腾而去。

先前金星说的“礼数不到之处”便是指此,仙人纵有神通,亦不好在旁人家里施展,何况太乙救苦天尊位在金星之上。只是太白金星与天尊相熟,才好先行告罪,再腾云而去。

救苦天尊见金星离了妙严宫,他神色冷峻陷入沉思,不知不觉便踱到了书房。

桌上,一面紫铜镜斜倚在几本道学典籍旁,上面一条细微的裂痕,这不正是那东极八卦镜!太乙救苦天尊冥想片刻,便提笔研墨,笔走龙蛇,铁画银钩,力透纸背,写了一个大大的字——败!

太白金星回到凌霄宝殿,心中忐忑不安将两位天尊之事据实告知玉帝,玉帝无悲无喜,只轻轻点头。

李靖求战心切,此刻早已将人马集结,只待出征,他见太白金星无功而返,却也不以为意,道:“天尊若来,那是锦上添花,即便不来,亦无碍大局。想那花果山群妖也不值得如此兴师动众。臣等请准出征!”

玉帝点点头:“李长庚传旨,在通明殿设下酒宴,只待大捷后庆功!”

太白金星一愣,先前托塔天王曾邀九曜星出战,自己理应下界才对,此刻玉帝却命自己去设宴,岂不前后矛盾。但他油滑多变,自然遵旨无疑。

李靖亦不知玉帝何意,只道玉帝忘事,便率众仙官天将浩浩荡荡出了南天门,杀下界去了。

太白金星欲出殿办事,玉帝又将他唤住道:“且慢,你且与千里眼、顺风耳在南天门观战,战事若顺,再设宴不迟,败者怎饮贺酒?”

太白金星冷汗涔涔,当真是上意难测,感情玉帝没怎么指望托塔天王能赢,他无奈之下,只得遵旨而行。

玉帝入了后殿,摆起銮驾,天马行空,瞬息千里,直奔凌霄宝殿正西昆仑仙岛而来。

昆仑仙岛,天宫胜境。既为仙岛,自然居于水中,此水奇特,若静时,众多仙岛如居于一镜之中,若动时,有诗云得好:洪涛碧波翻日月,水域泽国隐鱼龙。

昆仑仙岛,等闲神仙莫能入之,无他,盖因内有重宝:瑶池蟠桃,紫翠丹房,悬圃仙草,琼华美玉,件件珍奇盖世,样样精美绝伦。

玉帝一路上眉头紧蹙,车驾疾驰便入了瑶池。

瑶池甚广,楼阁密布,有一处称作“别有洞天”的,便是王母离宫。

此离宫门外,八名绿衣仙女分列门旁,见玉帝来得匆忙,一齐道个万福,玉帝只是不理,快步入了大门。

这“别有洞天”中,琼香丝丝缭绕沁人心脾,瑞霭四处缤纷夺人眼目,中央一座瑶台上铺彩缎,四方宝阁玉楼挥散氤氲。凤鸾于瑶台上翩翩起舞,池畔金花玉萼倒影多姿。此处繁华,竟远胜凌霄宝殿。

正殿之中,众女仙莺歌笑语,当中那人,正是西元九灵上真仙母,人称王母娘娘的便是。王母娘娘见玉帝来,却不起身,只摆摆手叫歌舞暂停,让众女仙退下。

玉帝入内随意落座,叹道:“你这厢却快活得紧。”

王母娘娘称呼虽老,却貌仅双十年华,丰韵娉婷、嫣然绝美,偏偏这倾城之容颜中,又透着一中说不清道不明的华美庄严气质,教人一眼便生敬畏朝拜之心。

王母娘娘端过一盘水灵灵玉盈盈的翠绿葡萄,捻一颗送入樱唇,笑道:“若无些烦心事,你却不会到此来,巴不得你多些麻烦。”

玉帝此时倒似一个普通官家子弟,先前庄重凛然的帝王姿态全无,他撩起袍袖,抓几颗葡萄吃了,道:“下界又有强妖,李靖带兵去了,你猜是胜是败?”

王母娘娘眨了眨水样双眸,轻笑道:“再不济也不至落败,李靖虽脓包,他那儿子却精明得很,又有本事。”

玉帝又问:“莫论这些,你只说,此刻当胜还是当败?”

王母娘娘一怔,不假思索便道:“自然是败,败得越惨越好。”

玉帝哈哈大笑:“难得你我此次竟能心有灵犀。”笑完,脸上却现出一丝微妙神色,喃喃道,“是时候败了……”

悟空送走太白金星,当即召集各元帅洞主,聚集群妖遴选精锐,做好迎敌准备。

覆海蛟不解:“太白金星上天为你请功去了,为何一副紧张模样,弄得人心惶惶?”

悟空心道,这覆海蛟活了这许多年,却仍是难识人心,也难得他性情淳厚,毫无心机,便答道:“天宫的人说话,可信否?”

覆海蛟恍然大悟,一拍脑袋:“那自然是不信的!”

悟空之前早有谋算,花果山群妖中不乏老弱病幼,若要他们上了战场,恐怕难以自保。因此,覆海蛟天生的翻江覆海本领此时正当派上用场。悟空叫那体弱的年幼的道行浅的妖精全部移居到海边岩洞中居住,又嘱咐覆海蛟,若天兵来时,定要保全这数千妖精性命。

覆海蛟急得眉毛立起:“我一心杀敌去,你却当我是看家护院的?!”

悟空道:“此事你若做得好,便居功至伟。这许多妖精,皆有父母兄弟在阵前厮杀,有蛟兄在此照料,免去了他们的后顾之忧,士气一起,战力何止倍增?蛟兄深明大义,这道理你自然知晓。”

覆海蛟急道:“我身负血海深仇,又如何忍得这口气!”

悟空见这老蛟当真迟钝,言语间亦不客气,道:“天庭乃是道教正统,根深势大,非一战便能罢休,你若连这都忍不得,还谈什么报仇雪恨,直接打上天庭,杀一个够本,杀两个便赚,如何?”

覆海蛟左右为难,两手搓个不停,悟空又宽慰道:“你若信我,便听我一言,此战于天庭不打紧,与我等却是生死存亡一战,只许胜,不许败!”

牛魔王过来拍拍覆海蛟肩膀,大声道:“悟空说得再清楚不过,我若有你那覆海神通,自然亦当仁不让。如今,可不是单打独斗的时候了,你稳固后方,试想花果山上下谁不铭恩于心,这天大的便宜被你占了,还推三阻四!”

覆海蛟见悟空说得真挚,牛魔王辩得有理,一跺脚,抱拳道:“既如此,我便应下了,二位可要替我多杀几个天兵解解气!”

推荐热门小说齐天传,本站提供齐天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齐天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卷 不可说 第六四章 始邀战 下一章:第一卷 不可说 第六六章 逸待劳
热门: 阳神 青发鬼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女生寝室5:月神 三途志 西夏的苍狼 碧血洗银枪 秦时明月之万里长城 心理罪·城市之光 法兰柴思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