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不可说 第五九章 李长庚

上一章:第一卷 不可说 第五八章 重立户 下一章:第一卷 不可说 第六零章 地府行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悟空将这提议一说,令他想不到的是,七十二洞妖王竟无一个反对,反而都雀跃欢欣,齐赞“大王英明”。原来这些小妖亦愿与同类在一起住行玩耍,但花果山之主不发话,哪个敢提?

虽有些妖王因此而统御小妖人数变少,却也不见有怨气,这些妖王只图个欢快,于权位之争倒看的不重,何况在花果山中,素来妖妖平等,人少却也无人敢欺。

悟空原想要费一番口舌,没想到竟如此顺利,于是他便叫来马流崩芭四元帅,叫些识字的妖精去拓印副本,然后再将原本妥善保管。等今后各洞重新划定后再将副本传下去,照样学便是了。通风在一旁提醒道:“悟空,这山野中的妖怪,即便是妖王,恐怕也一个大字不识,你叫他们如何学?”

悟空微感奇怪,他一问这些妖王,果然识字的还不到两手之数,悟空又问:“那你们如何能修炼到人仙境界?”妖王有的道是福至心灵,有的道是终日打坐,有的道是吃了异果仙丹,只有一个虎精说是因缘巧合读过一本修道的书。

悟空踌躇,若都不识字,这便难办了。此时神獒洞主道:“大王,此事甚易,下山去捉些识字的凡人来,教他们读给我们,如何?”

通风点点头道:“可行。”

悟空却犯起了寻思,他虽身为妖兽,却始终对人类有着难舍的情结,不过此事甚急,除此之外,别无良策,于是他狠狠心道:“好,便这么做。”他指了几个模样还算说得过去的洞主,教马流二元帅带领他们下山去捉些书生来。

将欲行时,悟空又道:“千万莫伤人性命,多带些金银,与人说好,二三载便放他回家做个富家翁。”诸多洞主面面相觑,天底下居然还有这样做妖精的,往日见了凡人,都是伸手便捉,痛快吃了了事,哪来这许多麻烦。

悟空见众人有了犹疑之色,面色一沉,喝道:“还不快去!”元帅妖王立时吓得失魂丧胆,太乙金仙这一喝岂是他们能承受得住的。

悟空心中暗叹,为妖,为人,不过一颗心尔,但这一道心关,实在难迈!为人有为人的乐趣,为妖有为妖的逍遥。

或许,只在失去之间,才能悟透每一场生命的千般流转,每每便想相忘于世,却总会在山穷水尽处遇见,沧海桑田,唯有记忆,难舍……

三十三天之上,紫微宫中此刻乱作一团,二十二个星宿天将一个不缺,纷纷集于紫微大殿上,中间宝座却空空如也,宝座两旁各坐一人。左首这人乃是紫微大帝左辅帝君,此刻阴沉着脸,不知在想些什么;右首这人乃是紫微大帝右弼帝君,与左辅帝君恰好相反,他却一脸愤怒。

下一阶,依次排开七把椅子,自然是北斗七元的位置。二十八星宿在这殿堂上却是没有座位的。

右弼帝君大声道:“房心兔等六员星将身殒人间,此事为何迟迟不报?大帝临行之前特意讲明,若有大事,必报于我和左辅帝君,此刻出了这样的乱子,叫我如何交代!”

北斗七元和阶下二十二员星将皆低首不敢言语。

沉默了一会,左辅帝君道:“此事……甚是蹊跷,那毕月乌与胃土雉下界擒妖,此事你我是知道的,但房心兔四人本为东方七宿,此次公干与他四人并无干系,为何突然下界?”

右弼帝君喝问道:“你们可有人知道,毕月乌四人近日来有何异常?”

沉默半晌,自西方七宿的三人中站出一人,此人额前无发,却生出孤零零一只独角,金面凸鼻,正是星将亢金龙。他闷声闷气道:“禀帝君,这四人十数日来行踪不定,我等却也少见他们身影,虽有诡异之处,却委实不知他们在做什么。”

此时,自他身旁站出一位黑发女子,容貌清丽,身形高挑,正是角木蛟。她道:“属下一月内曾见这四人下界三次,颇有些古怪。”

右弼帝君鼻子里“哼”了一声,道:“鬼鬼祟祟,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左辅帝君道:“一月下界三次,已经违了我紫微宫的严规,你为何不早报来?”角木蛟道:“此事确是属下之过,属下甘愿受罚!”

右弼帝君翻翻眼睛,呼出一口浊气道:“此事暂且搁在一边,还有谁知这四员星将近日消息。”

北方玄武星将七人中站出一人,道:“帝君大寿那一日,我观这四人时常窃窃私语,心中喜色溢于言表,这也古怪得紧。”说话这人尖尖嘴巴,两只眼睛贼溜溜乱转,正是北方七宿中的虚日鼠。

左辅帝君脸色阴沉,此刻更是添了几许怒意,果然,南方七宿中的柳土獐极善察言观色,站出道:“岂有此理,左辅帝君大寿之日,哪个不喜,这算什么古怪,我看你是投机钻营惯了,无有真凭实据,胡乱推测的。”

右弼帝君道:“这的确算不得什么线索,不过言者无罪。”

虚日鼠又道:“属下不敢胡言乱语,诸位皆知我乃是灵鼠上界,早年间也曾做过些偷窃之事,每每宝物将要到手之际,便不自主喜形于色,这乃是人之常情,极难遮掩得住的。那日我见房心兔四人的神色与我当年一般无二,就如同偷了什么好东西,瞒过了所有人一般。”

此时,左辅帝君轻咳一声,却将虚日鼠的话打断了。右弼帝君却道:“虚日鼠,你接着说。”

“想那尾火虎与箕水豹二人,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那一日却兴奋之极,饮得酩酊大醉,诸位可还记得?”

右弼帝君眉头一皱,那日左辅帝君寿宴他也在场,稍一回忆,这虚日鼠讲得确是实情。他便问道:“然后呢?”

虚日鼠道:“属下只知这么多,然后便不知了。”

左辅帝君忍无可忍,怒道:“荒唐,说了许多,尽是废话!”

虚日鼠身子微颤,显然左辅帝君积威甚重,急忙诺诺退下。

坐于殿上的北斗七元始终未曾说话,此时七人同时站起,先对殿上两位帝君抱拳施礼,又对殿下二十二员星将拱了拱手,为首的贪狼星道:“六员星将败亡,竟连元神也未逃回,可见对手凶残之极,当是驰名老妖,还请帝君上奏天庭,派出天兵围剿,还我紫微宫一个公道!”

贪狼星向来处事公允、为人大度,在紫微宫威信颇高,果然他此语一出,众人齐道:“请帝君上奏天庭,派出天兵围剿,还我紫微宫一个公道!”

殿上二位帝君此刻却犯了难,他二人虽居高位多年,却从未经历过此等大事,一时间竟不敢做主。玉皇大帝虽为万天之主,但紫微大帝身为万星之主也不遑多让,此时若去求助,不知是否合了紫微大帝的心意。

偏偏紫微大帝又去了下界闭关,不知去了何处,更不知多少日子才能回来。

二位帝君对望一眼,右弼帝君点点头道:“诸君暂且退下,此事待我二人商议后再定。”

正当此时,门外把门那天兵进殿高声道:“殿外有太白金星造访,求见大帝。”

右弼帝君急道:“快快请进。”

北斗七元与二十二星宿皆从侧门退出,左辅帝君与右弼帝君二人下阶相迎,太白金星一身白色道袍,三绺白髯垂于颌下,怀抱太乙云展,行走时足不沾地,飘飘乎直欲乘风而去,乃是真正仙人典范。

推荐热门小说齐天传,本站提供齐天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齐天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卷 不可说 第五八章 重立户 下一章:第一卷 不可说 第六零章 地府行
热门: 危险的维纳斯 捉鬼天师 谜踪之国IV:幽潜重泉 腊面博士 冒死记录 龙岭迷窟 鹰巢海角惨案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2 犯罪心理揭秘 天舞纪·摩云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