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不可说 第卌六章 覆海蛟

上一章:第一卷 不可说 第卌五章 兴水猿 下一章:第一卷 不可说 第卌七章 一席话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恶蛟继续道:

“我出生当日,便能言语,族内皆以为奇事。二三岁时,我便能兴风作浪,父母皆以我为能。不过十余年,北海之内皆知有我,人称我为蛟中之龙,那是何等风光。”

悟空忍不住笑道:“好大口气,皆知有你,那龙王何在?”

恶蛟不屑道:“那时四海之内并无龙王,乃是逍遥自在时光。”

悟空半信半疑,通风亦问道:“四海龙王虽非自古便有,却也统御了万年之久,你倒有多大年岁,敢如此说话。”

恶蛟道:“仔细数来,也有一万余岁了。”

悟空细推前因后果,道:“你族内遭祸,可与四海龙王有莫大关系?”

恶蛟颇有深意看了悟空一眼道:“你还算伶俐,不过这次你却猜错了。四海之龙皆为同族,须知龙族数量本就稀少,怎能自戕?”他舒了一口长气,道:“此次祸端却是缘自天庭王母。”

悟空更是不解,王母久居天上,怎能与深海中的蛟龙结下不解深仇?

恶蛟道:“那一年,玉帝册封四海龙王,自此四海亦有了管辖,吾等虽心中不忿,但好在四海主人仍是海中族类,便也不生事端。”

“一日,我正于海中刷风弄浪,玩得不亦乐乎,自海上袅袅婷婷飞过一朵祥云,上面为首一美貌女子端坐于玉辇之上,伸手站立众多神仙天将,我亦不在意,她过她的路,与我何干?哪知便有天将上来吆喝,叫我让开道路。天地之宽,何处不能行路,偏要我让开道路,是何道理?我自然不肯让,还要骂上几句。那几个天将为虎作伥,这一架自然是免不了了。哪知这天将甚是脓包,三下五除二便被我结果了,那些神仙自然过来帮忙。我又和那些神仙打了起来,杀了几人之后,他们便逃了,我也没再追赶。”

悟空笑道:“可曾后悔当日没有赶尽杀绝?”

恶蛟道:“现下想起,真有些悔意,不过那其中有几人甚是厉害,恐怕杀不掉。”

“这一架打得酣畅淋漓,回到海中,我便隐隐有了突破境界的迹象,现出本体,发现自己腹底竟又生出了一只龙爪,于是心中忐忑不安。五爪蛟为大祸之起,这在我们族中早有传言,无奈之下,我只得变成人身,如此一来,却于修炼有碍了。”

“而不过三日,天庭便派兵遣将,布下天罗地网来到北海,叫蛟龙一族将我交出,此时我才知道,那美貌少女竟是王母娘娘微服下界,前来畅游海上风光。”

“我族向来秉性刚直,拒不交人。于是一场大战便打了起来,蛟龙一族虽战力不弱,但人数太少,无法与千万天兵精锐相提并论,一番厮杀下来,竟所剩无几。我盛怒之下,现出真身与他们大战,却被领头那叫李靖的天将看见了第五爪。”

“那李靖立即回报天庭,天庭中人听闻五爪蛟现世,又增兵无数,将北海堵得严严实实。我父见情势危急,将我引入海底痛骂,说我既然生了第五爪为何不早与他说。”

悟空心中诧异,问道:“都这当口,怎还有闲心骂你?”

恶蛟一声惨笑,道:“你有所不知,原来蛟龙一族有个极为隐秘的藏身之处,便是为这五爪蛟龙准备的。那北海之眼,纵是太乙金仙进去亦难活命,唯有五爪蛟龙才能在内藏身。”

悟空道:“这又是为何?”

恶蛟道:“北海之眼之由来,乃因距北海较近,其实,这海眼应该成为四海之口,东西南北四海的海水尽都从这海眼中流出,不知流向了何处。此地压力巨大无比,唯有我才能在其内存活。”

悟空道:“这第五爪竟有如此威力?”

恶蛟道:“非是威力,只因生了第五爪,这蛟便被称作——覆海蛟。第五爪多出的这神通,便称作覆海术了,这门神通可将海水倒转,所以能在海眼之中腾出一方天地来。”

悟空暗道,果然是他。那日自己进入天穹水幕当中,那便是这覆海蛟在深海中腾出的一片天地了。

覆海蛟又接着道:“我父与我说,这五爪蛟出世之日,必为我族覆灭之日,但亦是我族复兴之始。若论起先后,蛟之一族乃是如今龙族之祖,然我族行事放荡不羁,蛟性至淫,致使血脉流失,才导致人丁凋敝。如今只盼我忍辱负重,待到天运降临,自然便有出头之日了。”

悟空惊道:“如此说来,天下蛟族只余你一只了?”

覆海蛟道:“亦非如此,天下之蛟数不胜数,但如今或居于江河之中,或藏匿深渊之底,哪敢再入海了?但论起血脉至纯,那自然非我莫属。”

悟空点了点头,叹气道:“如此遭遇,可见天庭行事着实嚣张跋扈,真叫天下人心寒。既然如此,凭你一人势单力薄,如何能与天庭抗衡,今日之事乃是误会一场,你我既然同仇敌忾,便结为盟友如何,他日若再遇天庭,彼此照应,岂不更好?”

覆海蛟面露喜色,结为盟友,可比方才为人奴仆地位高了许多,不过他想了想,看了无支祁一眼,低声道:“既然落败,便任凭处置,甚么盟友不盟友的。”

无支祁笑道:“小赌一场,何必当真,我四兄弟乃是根脉相连的,任谁说话都是一样。”

覆海蛟神情暗淡,道:“若我父母兄弟能再复生,我是说甚么也不会惹那滔天大祸的。”

悟空哈哈笑道:“痴心妄想!你不去惹别人,别人便不惹你吗?道途凶险,若无本事,便是死无葬身之地。此时此际,不想报仇,心中犹存悔意,怎是男儿所为?”

覆海蛟身躯一震,他向来性情孤僻,这万年来说的话怕也没今天说得多,平日里那些弱小水族唯有恭敬惧怕,便是近他身前也战战兢兢,哪有人为他解开心结,此时听悟空义正词严,心中却升起了一股暖意,于是沉声道:“说得好!我也不婆婆妈妈,若能帮我复仇,我任凭驱使!”

悟空道:“蛟兄言重了,在一起的,便是兄弟,如此不离不弃,齐心合力,方为长久之道,对否?”

覆海蛟见悟空语气真诚,心中激荡,道:“好,既如此,你我几个便结为兄弟,自今日起,同生共死,如何?”

“好好好!”悟空抚掌大笑,“我观这北海荒凉,便即刻启程,我为你寻一处仙家宝地,如何?”

覆海蛟自然无不从之理,他在此地基业甚薄,一身家业除了那条覆海鞭,再无难舍之物,于是五人重开碧波,直冲云霄,转回花果山去了。

到了花果山上,悟空唤出牛魔王,将前因后果说明,牛魔王亦为豪爽之性,当下欣然应承,于是六人摆开酒宴,焚香设案,便在洞天福地拜了兄弟。一场欢饮,自不必说。

第二日,悟空在花果山就近东海里为覆海蛟选了一处海藏之地,虽比不得那海眼附近,但覆海蛟既然来此,自然不必东躲西逃,隐身藏匿了。料那东海龙王敖广即便知道,也敢怒而不敢言。

悟空又添一大助力,心中自然欢喜得紧,这几日接连大摆筵席,着实逍遥自在了几天。

这一日,晨光初现,悟空一夜坐关,神清气爽,出了水帘洞,见远处一颗水蜜桃树已堪成熟,偌大的桃子粉红诱人,便跃过去摘食,这时,树下一只小猴,道:“大王,这棵树的桃不算大。”

悟空低头一看,这小猴他竟然认识,便是他乍从仙石中迸出时,大呼他“石猴”的阿飞。

推荐热门小说齐天传,本站提供齐天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齐天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卷 不可说 第卌五章 兴水猿 下一章:第一卷 不可说 第卌七章 一席话
热门: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最后一案 深夜书屋 黑暗馆不死传说 我是极品炉鼎 血色谜情 大漠苍狼·绝密飞行 山海妖冢 冰岛人 情爱的证明 中国历史的侧面Ⅱ:近代史疑案的另类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