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我就是想他死

上一章:第495章:箱子夹层内的东西 下一章:第497章:琐事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松原君,什么事这么早过来?”池内樱子一大早就被人吵醒,自然不会给松原一个好脸色。

“樱子小姐,我有急事找您汇报。”

“你先去我办公室稍等,我一会儿就到。”池内樱子一抬手,关上了房门。

半个小时后。

池内樱子才穿戴整齐出现在办公室。

“松原君,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池内樱子沉声问道。

“根据您带回来的密码本,我们对Queen和游鱼的相关电文进行了破译,除了我们最新截获的那封电文之外,其余的全部都毫无逻辑的词句。”松原禀告道。

“什么,毫无逻辑的词句,这怎么可能?”池内樱子闻言,顿时眉毛皱成了一个“川”字。

这种情况,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樱子小姐,我们研究了一个晚上,如果不是我们接受的电文有问题的话,那么问题就一定出在密码本上。”松原十分肯定地说道。

“那为什么最一封电报的内容没有问题呢?”池内樱子怀疑道。

“这个,属下就不知道了,反正您带回来的密码本只对最后一封电报有用,其他的电文根本就是无效的。”松原道。

“走,叫上酒井,马上跟我去‘霖’记。”池内樱子果断的下令,问题出在密码本上,自然要去找刘国兴弄个明白。

“哈伊。”

……

虽然一宿没回来,陈淼还是赶回家陪梁雪琴吃了早餐,林世群这一走,把事务扔给了他,接下来他琐碎的事情就比较多了。

“小七,打电话给天霖,让他九点到总部开会,‘霖’记的工作暂时交给严世宏,告诉他,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我。”

“三哥,今天你不去‘霖’记了?”

“去的话,也要到下午,上午肯定没时间了。”陈淼吩咐道。

“好。”

“三哥,这几天天气这么好,我想出去走走,踏踏青,总闷在家里,身体都长锈了。”梁雪琴说道。

“好,不过不要走太远,兆丰公园就不错,让老五多带几个人陪你出去走走。”陈淼说道,“我这几天可能稍微有点儿忙。”

“嗯,等你忙完了再说。”梁雪琴还是希望陈淼能陪着她出去走走,转转。

“也行。”陈淼点了点头,“你要是闷了,不愿意待在家里,适当出去走走,贺大夫也说了,是可以适当的活动的。”

“三哥……”打完电话的小七走了过来,在陈淼耳边小声说道。

“你去一下,让卢苇开车来接我。”陈淼微微一点头。

“好的。”

吴天霖汇报,池内樱子居然一大早就赶到了“霖”记,而且要求在第一时间提审刘国兴。

原因很简单,池内樱子发现“密码本”的问题了,要不然,她也不会急着来提审刘国兴了。

这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但是,还是让小七去看一下,自己好掌握事情的进展。

……

“霖”记,审讯室内。

过堂。

“刘桑,这封电文,你还有印象吗?”池内樱子拿出一封电文来,展开后放在刘国兴的面前。

刘国兴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池内樱子的意思。

好像在Queen给的剧本里,也没有这一步,他该怎么回答呢,撒谎肯定不行,一个谎言那是需要无数个谎言去圆的,池内樱子这个女人可不是傻瓜,说谎话,她是能看的出来的。

“没见过。”

“你确定?”池内樱子再一次我问道。

“我确定没有。”

“那么这一封呢?”

“这是我发给Queen的电文,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刘国兴扫了一眼,自然认出这是自己从毒蛇手中拿到电台后,当晚给Queen发的情况说明的电文。

“电文内容,你还能复述一遍吗?”

“当然。”刘国兴点了点头,当下将电文内容复述一遍,当然,这内容并不是他发的内容,而是Queen剧本里的内容。

“刘桑,这个东西你认识吧?”池内樱子从松原手中接过密码本放在刘国兴面前。

刘国兴眼皮子一跳。

这不是他藏在电线上的密码本吗?怎么会在日本人手中,Queen不是知道自己的住的地方,他没有派人去取走密码本吗?

“这是我藏在泰达旅社301号房电灯电线上的通讯密码本。”刘国兴表情颓废的一声道。

“没错,这本密码本就是从你说的房间内电灯电线上取下来的,但是,它只能对这份电报有用,而对其他的电文是无效,刘桑,你怎么解释?”

“我怎么知道?”刘国兴吸了一口冷气,他明白了,密码本被换掉了,如果是真的密码本,那翻译出来的电文完全不一样,而电文的内容居然跟自己说的一样,这说明,有人根据他说的内容,制造了一本加的密码本,但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一时间他想不通。

“刘桑,你什么时候成为‘游鱼’的?”池内樱子敏锐的抓住了刘国兴那理直气壮的一声。

抬手制止了就要发怒的酒井。

“大概是我被你们抓的三天前吧。”

“纳尼?”松原惊呼出声。

池内樱子听到这个结果,反而松了一口气,这还不明白,她就不配称之为帝国情报之花了。

刘国兴是被Queen抛弃的一颗弃子,而她从头至尾的被人耍了。

但是,这一口气松了下来之后,她又很愤怒,自己居然就这样被人牵着鼻子走,还自以为自己抓住了最关键的线索而沾沾自喜。

“樱子小姐,难道我们之前追踪的‘游鱼’是两个吗?”松原此刻也反应过来了,他们被骗了。

“我也是疏忽了,他们既然发现了小林君,那秘密电台又怎么会继续活动呢,还继续使用‘游鱼’这个呼号?”池内樱子也想通了这里面的关键。

要不是从刘国兴手中缴获的“假密码本”,估计他们也不会往这方面去想,毕竟这个“游鱼”伪装的太出色了。

在小林的无线电测向小分队被团灭之后,“游鱼”就开始静默,差不多静默了半个月后才开始活动。

这是很正常的操作,因此特高课的监听部门并没有怀疑这部“游鱼”电台已经换了一个人。

不,那个时候还没有换人,一直还是原来的那个“游鱼”在使用,而他们在最后一次发电的时候换了人。

“游鱼”就变成了刘国兴。

但是,Queen为什么要这么做?刘国兴那可是军统方面干将,她已经算到刘国兴被抓吗?

“樱子小姐,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刘国兴听池内樱子跟松原的对话,似乎涉及到自己,可却又不知道她们在说些什么。

“刘桑,你是什么时候成为Queen的下属的?”

“年前,从我接受她派发的踩点罗家巷14号济世堂诊所开始。”刘国兴微微一皱眉,因为这个问题,他在剧本里看到过,他必须按照剧本设计好的答案回答。

“这么说,你在这之前并不是受她领导?”

“是的,我是受重庆军统局本部的直接领导。”刘国兴点了点头,现在这些对他来说已经不是机密了。

一般情况下,任何一个情报机构不会主动去出卖自己的情报特工,这是禁忌,如果连自己人都不能信任了,那还要求自己的情报特工必须要绝对的忠心,这可能吗?

就好比,我可以出卖你,但是你不能背叛组织,这是什么逻辑?

但是刘国兴俨然成了一枚弃子,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池内樱子很难理解这一点,除非这一切都是故意的,设计好的,苦肉计吗?

那在被严刑拷打之后,刘国兴完全可以开口说话,可他为什么拼了命也不开口,直到自己弄来了“吐真剂”才问出了一些事情。

她可不认为,刘国兴就是等她的“吐真剂”到了才开口,甚至在抓到刘国兴的时候,还没想过要用这东西呢。

那么就只一个解释,他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抛弃了,成为一个可怜的弃子,一个牺牲者。

“刘桑,看来你是被你的新上级抛弃了。”池内樱子道。

“是,但如果我不招供的话,我又怎么会知道呢?”刘国兴忽然明白了,自己想要获得76号的信任,光靠苦肉计还不行,还得有一个诱因,这个诱因就是,他被自己上级当做弃子给牺牲了。

有这样一个理由,那么他转变过去就容易多了,也更容易获得对方的信任,否则就显得太突兀了。

这简直就是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这Queen真是厉害,连这个都算了,如果他早就知道的话,恐怕刚才的反应就不会那么真实了。

这是先要欺骗敌人,首先把自己人给骗过去。

这招绝了。

“可是,你现在已经知道了,该作何感想呢?”池内樱子问道,当一个人知道自己被出卖的情况下,他是会做出与之前截然不同相反的事情来的,这是人性。

“这说明我的身上已经没有太大的价值,樱子小姐,你就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刘国兴道,虽然一切都为他准备好了,可他还是觉得要让自己的“投诚”变得更为自然一些为好。

“不,这或许就是你的上司想要达到的效果,让我们绝的你已经没有价值了,从而忽视你。”池内樱子摇了摇头。

“哦,我还有什么价值?”刘国兴奇怪的问道。

“King。”

“我说过,King就是陈三水。”

“刘桑,你的演技太拙劣了,陈三水如果是King了,他就不会设计抓了你,还会让我用‘吐真剂’对你审讯了,他会在你抓捕你的时候直接灭口,这样还不会有人怀疑他,你说呢?”池内樱子道。

“他怎么知道我会招供呢?”

“人只要到了我们手里,有几个能挺住不开口的,刘桑,这一点陈三水比你清楚,他会把希望寄托在你不会招供上?”池内樱子呵呵一笑道,“他可不一个人,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的。”

“是,我说King是他,那是我信口胡说的,我就是想让你们怀疑他。”刘国兴咬牙切齿道,“我就是想他死!”

推荐热门小说密战无痕,本站提供密战无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密战无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95章:箱子夹层内的东西 下一章:第497章:琐事
热门: 人民的主张:1789~1814法国革命史 风铃中的刀声 千门之圣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Ⅲ 悠悠南北朝:纵横十六国 搞鬼:废柴道士的爆笑生活 箫声咽 弄假成真 大国战隼 活尸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