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阴谋

上一章:第409章:藏匿 下一章:第411章:往来电文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蓝玉海?”

“老范,你听说这个人?”一看老范这皱眉的表情,陈淼感觉有戏,组织上让老范做自己的上线,那也是经过慎重选择可考虑的。

老范在上海多年,虽然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中学国文老师,可他脑子里装满了上海滩租界各色人等的资料。

这就等于一个移动的名人资料库,需要查找谁,直接问他就是了,如果连他都不知道的,那这个人铁定不出名,或者之前没来过上海。

当然,这些年,陈淼也帮着丰富他脑海里的资料库,使得这个资料库存储的资料越来越多,有时候,查询的是,需要缓一缓,调取一下。

但只要有反应,那就说明资料库中肯定有这个人,或者与这个人相关的资料,一问一个准,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我这儿有照片,你可以看一下。”陈淼说着,掏出一张照片递了过去。

“这个……”老范瞧了一眼照片,似乎立刻勾出了脑海中的某一丝回忆,“对,我想起来了,蓝玉海,他有个绰号:鬼手。”

“鬼手?”陈淼一愣,这怎么听着像是一个江湖“杀手”之类人的匪号。

“这是说他手上的技艺高超,有鬼斧神工之莫测,此人还真是大有来头,不过,一般人并不知道。”老范解释道。

若是一般金石雕刻大家,那老范未必会认识,但如果想蓝玉海这一类的专业技术人才,那他了解的要比一般多多了。

要知道,任何一个组织,人才都是最重要的,党组织一向是重视人才,尊重科学,对于在各个领域有着特殊才能的人,那是尤为的关注,有时候,还不计得失和牺牲的保护。

因为,这些人都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

“三水,你知道钞票是怎么来的?”

“老范,你真当我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傻小子吗,钞票当然是印出来的。”陈淼白了老范一眼。

“不是,我是想问你的是,你知道印刷一张钞票需要多少道工序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术业有专攻,假如问他如何对散乱无序的报纸上的消息进行情报分析,他当然说的是头头是道,可这印刷钞票,那是一个相当专业的领域,而且很陌生。

“我告诉你,一张钞票的诞生,那可是相当不容易,从设计到母版制作,纸张的选择,油墨的配方,还有防伪技术到最后一步印刷至少需要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母版雕刻,现在世界上印刷钞票大多数采用钢板凹印技术……”老范开始向陈淼解释如何印刷一张钞票,拿了国民政府的法币举例说明。

“这么说来,这蓝玉海就是设计和雕刻钞票母版的人?”

“没错,1935年国民政府发现的那一版法币,就有他参与以及设计以及母版的雕刻,抗战爆发后,他中央印刷厂南迁,他也跟着一起去了,后来听说去了美国,想不到他居然回来了。”老范回忆了一下。

“既然这个蓝玉海如此重要,他要回国,怎么会让他从来上海,这不是羊入虎口吗?”陈淼有些不解。

“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蓝玉海在商务印书馆工作多年,外界很少有人知道他参与了法币的设计和母版雕刻,所以,不排除重庆方面没有留意到这方面的情况。”

“林世群叫我去把人抓回来软禁,你说我该怎么办?”陈淼道,“我现在和情况,只要稍微做错一步,就可能被怀疑。”

“这倒是个难题呀。”

“蓝玉海什么时候抵达上海?”

“林世群给的情报上说,他是乘坐的是胡佛总统号轮船,大约三天之后抵达上海。”陈淼说道。

“这艘轮船会在中途停靠吗?”

“停靠日本长崎,然后直接到上海。”陈淼道。

“这就麻烦了,若是停靠第三国家的港口,你还好把消息上报给重庆高层,让他们想办法中途把人给劫下,现在可好,轮船中途停靠的是日本的长崎,那是日本人的地盘儿,我们就算把人截下来,也难安全的接走。”老范摇头。

“是呀,我也想过这个,这不是没办法嘛,林世群如此重视这个人,那说明这个人对他很重要,这要是落到他的手里,势必会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陈淼也是想不到办法,才来找老范商议的。

“那能不能想办法找人提前把人接走?”

“不行,这个消息应该是非常隐秘的,一旦有人提前接走蓝玉海,那林世群必然会怀疑我,当然,也许不会,蓝玉海的家眷都去了重庆,他来上海干什么?”这个动机也是令人费解的。

“如果他是秘密来沪,那林世群是如何得到消息的?”老范道,“那必然有消息泄密的来源……”

“如果能搞清楚蓝玉海来沪的动机,或者说,他来沪是干什么的,那就好了。”陈淼道,“老范,咱们的海外关系能查到吗?”

“这个我可不敢保证,倒是可以试一试,不过等查到了具体动机,只怕是已经来不及了。”老范道。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人在手的手中,至少能保证安全。”陈淼说道,“要是落到其他人或者日本人手中,那吃的苦头可就难说了。”

“难为你了……”

……

“蓝玉海?”影佐祯昭听着池内樱子的禀告,他对这个人名是相当的陌生,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听说过。

“将军没有听说过这个人,一点儿都不奇怪,但是将军一定听说过另一个人。”池内樱子微微一躬身。

“哦,是何人?”

“海趣。”

“海趣,我想想,似乎有点儿印象,是美国的那个凹版雕刻大师吗?”影佐祯昭仔细回忆了一下,问道。

“对,就是他,这个蓝玉海就是海趣大师的学生,最后一个。”池内樱子解释道,“海趣大师去世的时候,蓝玉海还没有出师而,所以,知道的人不多,但此人很快就在制版雕刻界有了一席之地,后来此人又去美国进修八年,参与设计法币母版的雕刻,他在雕版印刷界有一个外号,称之为‘鬼手’。”

“原来是这样的人物。”影佐祯昭知道海趣,但并不知道蓝玉海,更加不清楚蓝玉海的价值,池内樱子这么一说,他立刻就明白了。

“将军,我给陈三水设了一个局,他是不是重庆方面的卧底,一试便知。”

“可使用这蓝玉海?”

“没错,就是这个蓝玉海。”池内樱子微微一笑,“蓝玉海可是‘交子’计划中的关键人物,所以,只要稍微透露一些给他,如果他不是卧底,那最好不过,‘交子’计划也需要让你配合,到时候就让他加入进来,如果他是卧底,那就趁早铲除,免除后患。”

“樱子少佐,你的计划是什么?”

“影佐将军,我的计划是这样的……”池内樱子向前三步,走近了到了影佐祯昭面前小声的解释道。

“吆西,樱子,你这个计划非常完美,我很欣赏,就照你说的去做吧。”影佐祯昭听了之后,抚掌赞叹一声。

“哈伊,多谢将军阁下。”池内樱子立正道。

……

“小七,给Queen发电报,蓝玉海,男,五十岁,原商务印书馆雕版专家,请她查一下,这个人在上海还有什么社会关系,详细,切切!”晚上,联络时间,陈淼给小七下令。

“好的。”

……

滴滴……

“小林长官,这一次联络时间比较长,超过他们之前的回电的时间,大概有五分钟。”报务兵禀告道。

“派出便携式测向仪了吗?”

“派了。”

“哟西,这一次我们的可以将范围早一次缩小了。”小林少尉惊喜的一握拳头,如果这是在闸北或者其他日军控制区,就没有这么麻烦,需要一点一点儿的缩小范围了,只需一个分区停电,进展就会快很多。

那像是现在这样,一点一点的磨时间,每晚等着对手开机的时间,然后有限的几分钟可以利用一下,这种日子实在太过难熬了。

要是可以大规模的入户搜查就可以了,但那样需要76号配合,就失去了,秘密的意义了。

哎,小林少尉觉得很无奈,要是他们的测向仪能够更灵敏和精确一些就好了,那会省去多少工夫。

……

“蓝玉海,什么人?”重庆罗家湾十九号,戴雨农也被一封电报给搞糊涂了,怎么突然冒出一个人来?

陈淼这小子搞什么?

虽然‘Queen’有独立自主的权力,但碰到疑难问题,她还是会报告戴雨农的。

“老板,这个人我好像听过,但一时间想不起来了。”毛齐五道。

“查,不,悄悄的查,不能惊动任何人。”戴雨农吩咐道。

“是,老板。”毛齐五道,“那我们如何回电呢?”

“回电,就说,这小子也是在故意试探你呢,让她小心应付着,该怎么做还怎么做。”戴雨农道。

“老板,这么回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这小子跟我扳手腕呢,前几次,Queen出手试探,他心里不痛快,自然也想着给Queen出出难题。”戴雨农呵呵一笑道。

“是。”毛齐五答应一声,有这么一层师生关系,戴雨农怎么说都可以。

……

不过这一次戴雨农猜错了,陈淼还真没有闲情逸致给Queen出难题,也没想过跟戴雨农扳手腕。

他是确实想知道蓝玉海从美国回上海的动机,蓝的家人并不在上海,他没有回来的动机呀。

这很奇怪。

又一天时间过去了。

距离农历新年又近了一步,梁雪琴去了一趟南市,回来情绪有些低落,陈淼能想象的出,那些老邻居们看到她是怎样的态度。

还有她过去的一些朋友,甚至为了不愿意跟她见面,而故意的躲了起来。

虽然有这个心理准备,可梁雪琴的心里还是很难受,这些人连自己都不理解,那就更别说理解陈淼了。

难怪那些书中,把这份在黑暗中的工作描述的是那样的残酷和毫无人性,她现在是越来越理解陈淼内心的那种痛苦和压力了。

为了一个伟大而正义的目标,不惜把自己变成一个人人憎恶的人。

这不光需要勇气,还要有无所畏惧的毅力,普通人是根本胜任不了这个工作的。

“三哥,我想让五哥教我易容术?”收拾完,梁雪琴窝在陈淼的肩窝里,轻声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学会的,得有天赋。”陈淼道。

“化妆我还懂一些,触类旁通,我应该能学会的。”梁雪琴道,“你来当我的模特好吗?”

“好,你想学,你就学吧,多一份技能傍身,也不是坏事儿。”只要梁雪琴自己想学的,陈淼都是支持的,有些东西学了未必有就能用上,但不学的话,那想用都用不上。

梁雪琴多一份技能,她自保能力就增加一分,这显然是好事儿。

“早点睡吧。”

“嗯。”

……

“有事?”第二天是腊月二十七了,陈淼准时到76号点卯,韩老四几乎是踩着他的脚后跟进来的。

“嗯,陈专员前天下午去过开纳路的贫民窟。”韩老四道。

“他在那儿有一个安全屋,他去那儿很正常,有问题吗?”陈淼知道,当初他为了救宋云萍,就是在开纳路贫民窟里陈明初的一处安全屋找到的。

“按理说,这没啥问题,可陈专员腿伤未愈,又是在军统的制裁名单上,可他却是独自一个人外出的,没有让警卫跟着。”韩老四道。

“他去哪儿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贫民窟那么大,而且里面如同迷宫似的,不熟悉的人进去直接就迷路了。”韩老四。

“你派人跟踪他了?”

“不敢,陈专员是行家里手,跟踪,那很容易被他发现,是麻六的手下看到的,就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了我。”韩老四道。

“麻六的消息?”

“是的,麻六,您不是吩咐过他,凡是多留个心眼儿,他知道陈专员跟您一直面和心不和,所以,手下人看到陈专员一个人,还化了妆去了贫民窟,就觉得有些可疑,就把消息报上来了。”韩老四解释道。

“行,我知道,告诉麻六,如果再见到陈明初一个人去贫民窟,第一时间汇报。”陈淼吩咐道。

“是,三哥。”

这个陈明初,伤还没好利索,就敢一个人到处瞎跑,就不怕被军统上海区的锄奸队打黑枪吗?

以往这样大意死的人还少吗?

推荐热门小说密战无痕,本站提供密战无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密战无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09章:藏匿 下一章:第411章:往来电文
热门: 镜系列 亡者归来 金甲虫 九州·刹那公子 歌唱的沙 乡村艳医 仙榜 死亡循环 其实我们一直活在春秋战国5 嗜血法医·第2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