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藏匿

上一章:第408章:家事 下一章:第410章:阴谋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陈明初走后。

陈淼微微眯起了双眼,陈明初如此处心积虑的把自己亲妹妹安插在自己的督察处,这个举动本身就有些不寻常。

而且为了一个采购股的股长的位置,他更是在背后出了大力气,可以说是亲自上阵了。

图什么?

正常人,都不会希望自己的妹妹也做特务的,陈明初也明知道陈明珠讨厌76号,讨厌一切给日本人做事的汉奸,卖国贼。

她为什么要给督察处做事儿呢,被陈明初拉下水,彻底的背叛了自己的信念了?亦或者是有其他的企图?

鉴于陈明初过去的种种做派,陈淼完全有理由相信,他这是另有所图。

等等……

陈淼忽然想到,陈明珠是刘国兴发展成为他的外围人员的,而且她是认识刘国兴,而且见过刘国兴的。

之前她还跟那个假冒“刘国兴”的朱山缘演了一出戏,想要绑架自己,交换尤三,但后来,他自己琢磨了一下。

绑架自己只怕只是第一步,利用自己要挟76号释放尤三是第二步,至于第三步,那应该就是要自己的命了。

但是,那出戏演的似乎有些粗糙了些,刘国兴怎么会如此信任陈明珠,他不知道陈明珠是陈明初的妹妹,陈明初是什么人物,就算当时卧床养伤在家,那能看出陈明珠一些反常行为,也是极大概率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刘国兴的心可真大,居然把自己和手下的安危就这样轻易的放到了一个没有经过任何特工训练的小女孩身上?

但这又不像是陈明初、陈明珠两兄妹在唱双簧,陈明初可能他还看不出来是不是在演戏,但陈明珠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何况,说服陈明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陈明初在上海时日也不短,手底下也有不少嫡系,最信任的当然是谭文斌了,要不然,陈明初如何能在76号站得住脚,还能当上一处的处长?

“卢苇,把韩老四叫过来。”陈淼把卢苇唤进办公室吩咐一声。

“好的,三哥。”卢苇答应一声,立刻跑去总务科叫人了。

“三哥,您找我?”韩老四一听说是陈淼召见,立马放下了手头上的工作,直接就赶了过来。

“老四,陈明珠在你那儿工作怎么样?”陈淼问道。

“三哥,是不是出啥事儿了……”

“我没问你这个,如实回答。”陈淼脸一拉,直接问道。

“报告三哥,挺好的,明珠小姐有文化,工作认真,从不迟到,也不早退,堪称我们总务科的楷模,不,应该是督察处的楷模!”韩老四昂首挺胸道。

“嘿,她才来几天,就把你们这些老人都比下去了,那我是该表扬她,还是表扬你这个总务科长领导有方?”陈淼不怒反笑了。

“三哥,是您让我如实回答的。”

“行了,我把陈明珠安排进你们科,你不知道我的用意?”陈淼一甩手,收起脸色,质问一声。

“知道,您是不想让她参与外勤工作,放在总务科做一些杂活儿,顺便让我帮您看着她。”

“既然知道,这些天难道就没有什么可以汇报的?”

“报告三哥,陈明珠小姐,每天就是三点一线,实在没什么可汇报的。”韩老四苦着脸说道。

“什么三点一线,她就没出去过,我可是知道,咱么处发放的年货都是她经手采购的?”陈淼质问道。

“出去倒是出去过,可那都是在陈专员的陪同下,去年货批发市场实地考察了解情况,年货采购以及发放完成后,她就没再出去过。”韩老四解释道。

“你确定?”

“确定,我又留意明珠小姐上班的签到记录,都是准点到班人,然后准点下班,而76号对所有人出入都是有记录的,这几天,没有发现明珠小姐外出的记录。”

“陈明初呢?”

“有。”

“查一下,陈明初的进出76号记录,记住,要保密,不能让人知道。”陈淼吩咐一声。

“三哥,您这是要查陈专员?”

“不要问那么多,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陈淼道,“到该让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

“是。”

……

开纳路,贫民区,一间民房内。

这原先是陈明初的一间安全屋,作为一个特工,有几个安全屋很正常,何况是陈明初这样的经验丰富,有非常怕死的人,就更加寻常了。

快要天黑了,一个穿着灰布棉袍,低着头,提着一个包袱的男子从巷子口走了过来,来到门口。

首先是四下里观察了一下,这才伸手扣动那门上已经锈蚀的门环。

过了少许时间,才听到里面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然后,那扇斑驳的掉漆的门从里面打开一道缝隙。

“是我,开门让我进去。”

里面的人听到这个声音,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拉来了门,放他进来了。

“你这个时候来,回去就不怕被人怀疑吗?”一个身穿补丁棉袍,头戴一顶黑毡帽的男子探头出来,观察了一下巷子的动静,这才转身过去,把门关上,对灰棉袍的男子问了一声。

“国兴兄弟,马上就要过年了,给你送点儿年货。”摘下帽子,露出一张熟悉的脸,不是别人,正是那陈明初。

“谢了。”刘国兴揭过包袱,亦步亦趋跟在陈明初后面走进了屋内。

“你在这儿住的怎么样?”

“还行,就是进出不太方便。”刘国兴请陈明初坐了下来,取来热水壶给他倒了一杯热水,“我这没茶叶,只能请你喝点儿热水。”

“有热水喝就不错了。”陈明初呵呵一笑。

“我知道,你一直想把我送走,遮掩明珠小姐就可以跟军统脱钩了,也就安全了。”刘国兴道。

“是,陈三水不会放过你的,别看他没有把你的兄弟怎么样,可他是一个善于做长线的人,你若继续留在上海,迟早会落到他的手中。”陈明初道。

“为什么不是你跟我联手杀了他呢?”

“就凭你和我现在的力量,根本杀不了他,弄不好,我们都会折进去。”陈明初道,“越是跟他在一起时间长了,越是觉得他这种人的可怕,林世群跟他比,那都是小巫见大巫了。”

“他能够跟姓林的比?”

“姓林的野心太大,交横跋扈,只怕是难有好下场。”陈明初缓缓说道。

“你把宝压在他的身上?”

“是,凭我跟他的关系,只要他日后上位,必然会有我一席之地。”陈明初很直白地说道。

“陈明初,你真是会算计,你既不杀我,也不把我交出去,其实是想两头下注吧?”刘国兴冷笑一声。

“没错,现在局势扑朔迷离,谁也不知道未来究竟如何,所以,我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你说呢,国兴兄弟?”陈明初无须讳言的点头道。

“你连亲妹妹都可以出卖,并且当做筹码,这是令人不齿。”

“我也是没办法,如果她继续跟你搅在一起,不管她会有生命危险,而且还会连累到我。”陈明初道,“我安排她进督察处,也是为了给她一层安全保障。”

“你觉得陈三水会相信你吗?”

“他当然不会,但我连亲妹妹都交到他的手里了,又有什么理由不相信我呢?”陈明初道。

“如果陈三水真的像你说的这么厉害,你觉得他会看不穿这一切吗?”

“我差一点儿就帮他抓到了你,你说,他会怀疑我把你藏起来吗?”陈明初呵呵一笑,自信满满道。

“是呀,换做我也不会相信你会这么做,不过,你就不怕我被抓,然后把你供出来吗?”

“你会说吗?”

“也许会,也许不会。”

“那还是等到你被抓再说吧,至少你现在在我这里是安全的。”陈明初道,“你在这里躲了差不多半个月了,有人找到你了吗?”

“没有。”刘国兴点了点头,这一点他必须承认,有了陈明初的保护,他才得以在上海藏匿下来。

“这几天最好别出门,虽然大家都忙着过年,可有人还盯着不松呢。”陈明初起身道,“我该走了。”

“帮我一个忙。”刘国兴随后也跟着站起来道。

“说?”

“我想见一下陆慧。”

“这个时候,我想你们并不是适合相见,等你离开上海,我会想办法安排陆小姐去跟你汇合,如何?”陈明初眉头微微一蹙道。

“这都办不到,可见你在76号的地位岌岌可危?”

“你不要拿话激我,陆慧现在被督察处严密监视,她只要稍有异动,就会引起陈三水的警觉,你如果不想被他抓住的话,劝你还是暂时把儿女情长放一放吧。”陈明初冷静的提醒道。

“如果我非要见陆慧呢?”

“你想干什么?”陈明初转身过来,目光愤怒的看着刘国兴问道。

“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我就不会离开。”刘国兴没有避开,眼神坚定的与陈明初对视着说道。

“刘国兴,你怎么就这么轴呢?”

“想要我走,也可以,只要戴老板一道电令,我自然可以走。”刘国兴忽然话锋一转,说道。

“你这不是为难我吗?”陈明初恼道,“我上哪儿去给你联系戴老板,还让戴老板给你下令?”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否则,我是不会轻易离开上海的。”

“刘国兴,你怎么就油盐不进?我跟你好好说,你听不明白吗,你在留在上海,会随时没命的。”陈明初也是恼火了,自己好说歹说,就是想把刘国兴这个“祸患”给送走。

“命是我的,你放心,就算我被抓,也不会把你供出来的。”

“你真是个榆木疙瘩,你继续留在上海,就能完成你的任务吗?”陈明初有些急了,刘国兴这样不听劝,那是要拉着大家一起陪葬。

可是,他又不想杀了刘国兴,以他现在在76号的境况,他也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免得到时候无路可走。

“我是个军人,没有命令,我是不会走的。”刘国兴道。

“好,你不走是吧,那就别怪我陈明初不念旧情了。”陈明初恼怒道,“我现在就把你交给陈三水,看他会怎么处置你?”

“请便,就算你把我交给陈三水,我还是会遵守我对你的承诺,不会将你供出来的。”刘国兴平静的道。

“刘国兴,你真是个疯子,无可救药!”陈明初被气的不轻,但最终又忍住了,骂着离开了。

刘国兴在上海的任务是“刺汪”,可是“刺汪”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何况他现在手底下连一个兵都没有。

别说“刺汪”了,就连汪氏的行踪都不知道,怎么去刺?

其实,他并不完全是为了“刺汪”留下来,而是为了他被抓的手下,从在法租界被捕的平、谭二人,再到在尤三和朱山缘,自己最得力的四名手下和兄弟,都落到了日本人和76号的手中。

他若是一走了之,不顾他们的死活,那这辈子他都心中不安的。

他想救人,可陈明初明显靠不住,他不把自己出卖给76号就算不错了,陈明珠经验太浅,根本无法配合他的行动,而且只要稍有异动,就会被对方察觉。

陈明初有一点说的没错,陈三水的触觉太敏锐了,他们两个加起来,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待在这安全屋不出去,那是不可能的,陈明初还能捆住他的手脚不成,不过,到目前为止,他的伪装还算成功,自己的行迹都还没有暴露。

还有,他跟军统方面的联络中断了。

首先得恢复联系。

本来他还想通过陆慧作为中间人与军统上海区机关取得联系,可现在陆慧被监视了,他只能自己亲自出面了。

单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是救不出被抓的手下的,得需要重庆方面给他增派人手,或者是上海区的协助才行。

……

腊月二十六。

“陈三水,来一下我办公室。”中午下班,陈淼刚要准备离开,桌上的电话铃响了,林世群的声音传来。

陈淼当然不敢有任何拖延,赶紧一路小跑去了高洋楼,敲开林世群办公室的门。

“主任,您找我?”

“照片上这个人叫蓝玉海,制版雕刻专家,过去曾经供职于商务印书馆,这个人曾经参与过法币的母版制作,你的任务,就是把他带回来。”林世群递给他一张照片和一份资料说道。

“带回来?”

“对,带回来,就放在你那个‘霖’记优待室,他可不是重庆分子,你要好好招待,不可怠慢了。”林世群叮嘱一声。

“主任,这个人对我们似乎没什么用呀?”陈淼惊讶的问道。

“会有用的。”林世群神秘的一笑。

“是,主任,保证完成任务。”

推荐热门小说密战无痕,本站提供密战无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密战无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08章:家事 下一章:第410章:阴谋
热门: 探龙 绝命手游 吸血鬼日记5:回归-暮色降临 武林客栈·星涟卷 马耳他黑鹰 只爱陌生人 轩辕诀3:龙图骇世 大唐兴亡三百年 最强神话帝皇 温暖的人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