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奇怪的救护车

上一章:第401章:占位子 下一章:第403章:西林龙夫的请求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实话跟你说吧,这个警政部长,我和老丁都没能竞争上,不过,次长的位置给我了,老丁那边是一无所获。”

“恭喜主任了。”

“哎,周先生答应我了,等还都之后,他再辞去警政部长,他在这位置上就是过度一下。”林世群还是抑制不住有些得意的。

虽然未能当上警政部长,有些小小的失望,但他排在第二位的政务次长,实际上警政部也是他控制之中。

“那丁主任呢?”

“继续担任社会部的部长。”林世群道。

社会部就是搞社会活动的,基本上没有太大的权力,乱世之中,谁掌握枪杆子,那才有权。

“任命暂时没有对外公开,你呢提前知道了,不要到处说去,免得下面议论。”林世群叮嘱一声。

“主任放心好了,属下绝不会对外透露一个字。”

“嗯,行了,你去忙吧,尾牙宴记得要出席。”林世群又多交代一声。

“好的,主任。”

……

丁默涵出局已经是铁板钉钉了,接下来,是要看都有那些人会被林世群从76号清洗出去了。

跟林世群相处这几个月,他对这个人还是很了解的,控制欲极强,丁默涵在,无力抗衡,或者需要丁这块招牌的时候,必须忍让,他真的能做到忍字头上一把刀。

可一旦他掌权了,那就决不允许手下人悖逆他的意思,从他对凌之江的态度就能看出来。

他对很不喜欢这种左右逢源的人,你可以不站队,但只要站了队,又想两边讨好的,那对不起,就算能容得下你,那也绝对不会重用你。

而在林世群夺权的过程中,陈淼其实是出力不少的,甚至说最后关键的一击是由他来完成的。

如果不是他抓了茅子明,丁默涵是不会这么快屈服的,尽管茅子明是咎由自取。

他本来是想挑起丁、林二人的内斗的,最好是斗一个血流成河,两败俱伤,同归于尽,可他发现,丁默涵根本就不是林世群的对手,一个眼高手低,心胸狭隘的人,简直就是一个付不起阿斗。

林世群不但有日本人支持,还更能忍,更善于妥协,胜出是自然的。

既然扶不起,那就不如推他一把。

只要他能获得林世群更多,更大的信任,就能够做更多的事情,他的身份,他的任务,他时刻都牢记着。

从林世群口中,陈淼也分析得到了一个信号,那就是汪伪内部的分赃已经接近完成了,也就是说,由汪氏领头伪政权极有可能很快就要建立了。

这也就是汪氏口中念念不忘的“还都”南京。

这个情况必须马上通报老家,当然还有重庆方面。

……

“三哥,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当班一天的陈一凡吃完晚饭后,上楼来找陈淼。

“哦,你确定那是一辆救护车?”陈淼微微一皱眉,任何现在发生在自己周围的小事儿,那都必须要认真对待。

“对,就是一辆救护车,这两天我就一直不对劲,咱们这附近也没听说有重病患者要救护车,而且那辆救护车就一直在那附近转悠,到了晚上,就开进一家院子……”陈一凡道。

“什么院子,具体描述一下?”

“院子前面是一家很小的私人诊所,我悄悄打听过了,那儿看病的大夫过去是个兽医,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开了一家诊所,专门给大肚子的女人堕胎,他那儿便宜,一些没钱的女人,主要是那种不干净的女人怀了孩子,不想生下来的,就到他哪儿去……”

“老五,明天要是那辆救护车还在的话,你拿这个,拍个照。”陈淼从抽屉里取出一架照相机递给陈一凡道,“这个你会使吧?”

“会,我看别人使过。”陈一凡接过来,点了点头。

“你要是会使,这个相机就送给你了。”陈淼呵呵一笑。

“真的?”陈一凡虽然过去是土匪,可他也是一个有文化,见过世面的土匪,不然也不会让官府抓了这么多年,都没能逮住他了。

“当然。”陈淼点了点头,“多拍一点儿,把它行走的轨迹也记录下来,如果里面有什么人下来的话,你也要拍上,里面的胶卷是新装上的,有三十张好拍的。”

“行,我知道了。”

“等一下,拍的时候……”

“我知道,别让人给发现了。”陈一凡拿起相机,在手上摇晃了一下,得意的一声道。

“胶卷没了,找小七拿。”

“晓得了。”

……

“三哥,今天晚上能开机吗?”小七一瞅时间到点儿了。

“嗯,只接不发。”陈淼点了点头,Queen应该把自己的要求转发重庆局本部了,算时间,戴雨农如果有了决定,也应该给一个明确的答复了。

滴滴……

“三哥,Queen来电了……”

“抄收。”

“是!”

“三哥,给你电文。”小七飞快的在纸上抄写电码,然后交给陈淼,陈淼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发来的是什么了,揉成一团,走过去,扔进了燃烧的壁炉之中,电报纸瞬间化作灰烬。

“三哥,说的啥?”

“重庆方面居然同意了我的要求。”陈淼道,说实话,他还真没想过戴雨农会答应他把刘国兴给送过来呢。

刘国兴可是现在戴雨农手中一张王牌,他比“毒蛇”名气大得多了,成功刺杀了伪梁鸿志外交部长的杀手,功绩自然是不一样的了。

当然“毒蛇”不见得比刘国兴这颗“毒牙”来的差,只不过“毒蛇”受他影响很深,不太喜欢选择大目标,而喜欢找一些关键位置的小目标,这样可以避免被日本情报和反间谍机构盯上,尤其是特高课。

其实,在日本特高课的黑名单中的危险等级排行中“毒蛇”是在“毒牙”之上的,“毒牙”针对的主要是汪伪新政府内的人员,而对日军军官和政要则基本上没有碰过,而“毒蛇”就不一样了,不管是汪伪还会日军的军官和政要,只要是被盯上的,统统灭杀。

……

南京路上,某会所的顶层豪华套间,壁炉的火烧的噼里啪啦的,整个房间温暖如春。

“联系上毒牙了吗?”宽敞的意大利真皮沙发上,一位露着锁骨,身穿褐色纱裙的女子,右手拇指和中指捏着一只高脚杯,轻轻的晃动着杯中的酒液,殷红如血。

“联系不上,自从他的手下都被76号抓了之后,他便躲藏了起来,就算咱们用了紧急联络的方式,他都未曾露面。”

“这家伙是学聪明了,不再像以前那样莽撞了,这倒也是好事儿,若是真让他去了76号,还想之前那样做事儿,那就不是去帮忙了,是帮倒忙了。”女子懒散的声音轻笑一声道。

“要不要在想一下其他办法,毒牙的那个女朋友叫陆慧的76号抓过一次,但又给放了。”手下微微躬身道。

“那个陆慧一直都被76号暗中监视呢,但也不排除毒牙有能力与她取得联系,你且试一下吧。”女子微微一点头。

“属下明天就去,我以顾客的身份接近她,应该没什么问题。”

“嗯,可以。”

……

法租界,自来火街万丰米行,这家买卖是杜月晟管家万墨霖,万二爷的,这万二爷大字不识一个,也生的一副大饼子脸,并不好看,可他就是在杜家是一人之下,其他人之上,杜月晟对他的信任那是超过绝大部分徒子徒孙。

万二爷做管家,那是有自己专车的,足可见他的身份和地位不一般,而且他名下产业也是众多。

万丰米行就是其中之一。

万二爷是杜月晟留在上海看守家业的人,同时又暗中给军统方面做事,当然,他不是军统的人,不是军统看不上,实际上万二爷要加入,军统也不敢要,因为,万二爷是杜月晟的死忠。

万二爷在主要任务就是看守杜月晟没有转移走的家业,还有,就是给在上海的继续抗日斗争的青帮子弟提供经费以及必要的援助。

军统上海区青帮子弟那是占了很大一部分,基本上都是杜的门下,这些人在上海的吃喝用度,一大部分都是杜月晟提供的,重庆的戴老板现在也不富裕。

“泥鳅”丁松乔一行,从盛来老店搬出来后,就住进了没多远的万丰米行,这万丰米行你的人都是自己人,不怕被出卖。

而且谁也想不到他们会藏在这里,白天除了丁松乔躲在屋里不出来,其他人这一个个的出来帮忙,搬米的搬米,扛面粉的扛面粉,这快过年了,谁家不存点儿粮食?

米行的生意好得不得了,还天天涨价呢。

“老丁,万二爷发这种财,就不怕遭报应?”毒蛇很讨厌这种发国难财的,真是一点儿良心都没有。

“陈沐兄弟,消消气儿,万二爷的米价虽然高,可这赚的钱,也是一部分用在我们身上,不然那,咱们这些弟兄吃什么,喝什么,又那什么来跟日本人斗?”丁松乔讪讪一笑,大晚上的,等米行关了门,陈沐才悄悄过来,与他密会。

“要不是因为这个,他这个地儿,我是不会进来的。”陈沐哼哼一声,“老丁,你是不知道,他往大米里掺石子,还有发霉的谷子,以次充好,还卖的比别人家贵,现在是没有强买强卖了,还好点儿,过去不知道多少人骂他缺德呢!”

“是,是,咱不提他行了吧,陈沐兄弟,赶紧跟哥哥说一下外面的情况,这两天我窝在这里,都快憋死了。”丁松乔忙请陈沐坐下来,倒了一杯热茶,递上来,“来,陈沐兄弟,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陈沐坐下来,喝了一口热茶道:“这一次唐克明是为了章啸林的暗花私下里的行动,不是林世群授意的,听风声,他们对这次失败并不太关心,但唐克明都是发誓要把你给揪出来。”

“弄了半天,不是林世群想要对付我?”

“你该庆幸,如果是林世群下定决心要弄你的话,你还能安稳的住在这里?”陈沐嘿嘿一笑道。

“那我是不是不用出去避上一段时间了?”丁松乔问道,能不出去躲避,他当然不想出去了。

“暂时看,不用,不过,你最好还是不要露面。”陈沐点了点头,“因为,另外一个比唐克明要难对付多了。”

“可是那陈阎王?”

“你也知道他的这个绰号?”

“闲着没事儿,我把这个人的相关履历打听了一下,听到一些他的传闻。”丁松乔点了点头。

“说实话,我的本事大部分都是从他身上学的,他教的,比我在临澧特训班学的都要多的多。”陈沐道,“这是个非常善于伪装的人,他在军统的时候,属于那种存在感很低,人畜无害的类型,你看他到了76号,就变了一个人,短短数月就做到了督察处的处长,跟凌之江,马铭元这些过去的大特务一早就投靠了76号,到现在也不过才是处长。”

“陈沐老弟,你不是太高估这个人了,他有这么厉害吗?”

“不出我所料,他现在已经知道是我在助你了,那么他吃了这么大的亏,却没有半分动静,却让唐克明一个人冲在前面,为什么?”

“障眼法?”

“没错,唐克明在明,他在暗,就跟你我一样,所以,你暂时还不能露面,先在这里躲避一阵子吧。”陈沐道。

“那我要躲到什么时候?”

“至少把这个年过去。”

“那成,也就十来天功夫,这我还能忍受。”丁松乔想了一下道,“不过,陈沐老弟,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

“计划嘛,现在还不成熟,倒是章啸林身边,你可有熟悉的人?”陈沐问道。

“没有,他身边的都是铁杆心腹,每个人至少都跟了三五年以上的,才有资格近身,你如果想要打他身边人的主意的话,只怕是很难。”丁松乔想了一下提醒道。

“没关系,最近约束点儿你手下的弟兄,那个绰号‘黑皮’的能不能交给我?”陈沐问道,他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这个人。

“你要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做什么?”丁松乔讶然问道。

“这丁兄你就别管了,我自有用处。”陈沐嘿嘿一笑。

“行,你要是再晚来一步的话,估计人就给我手下那帮小子给弄死了。”丁松乔想了一下,一个二五仔,也没什么价值,给陈沐那也是无妨,何况承了人家的人情呢。

“谢了。”陈沐抱拳道,“半死不活的最好了。”

丁松乔听了是一头雾水。

推荐热门小说密战无痕,本站提供密战无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密战无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01章:占位子 下一章:第403章:西林龙夫的请求
热门: 战天魔神 余生皆假期 卢比孔河:罗马共和国的衰亡 武侠之神级捕快 民国就是这么生猛04:袁氏称帝 抬棺匠 诡公交 被告 楼兰迷踪 大风歌:王立群讲高祖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