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陈明初求上门

上一章:第380章: 第一次面对面 下一章:第382章:“甄别”的名义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喜鹊”吴馨的暴露看上去有些偶然,但是深思一下,陈淼觉得这里面又没有那么的简单。

池内樱子发现吴馨的异常,这不难理解,高、陶二人出走,具体内情陈淼还不太清楚,是两个人一起商量好的,还是两个人各走各的,最后殊途同归。

吴馨还不知道是谁救了她,虽然她可能猜到是自己,因为,她知道自己曾经住过那个安全屋。

如果郑嘉元没有把这个安全屋是他原先租下的情况告诉她的话,那即便是猜到,也未必能肯定。

因为陈一凡用的是“刘国兴”名义,反正在刘国兴现在躲起来了,陈一凡可以放心使用他的名义,还不会有人找他的麻烦。

吴馨跟“刘国兴”应该没有任何交叉关系,所以,陈淼及时将吴馨送走,也不用担心吴馨背叛成为池内樱子的线人。

但就目前的迹象看,吴馨虽然暴露后被抓,因为池内樱子想利用其放长线,时间太短,虽然出卖了一些机密,但应该没有机会说出她知道的全部秘密。

陈淼知道,自己完全可以杀掉吴馨,一劳永逸,但这么做也有可能令池内樱子更加怀疑自己。

这很容易理解,如果吴馨被捕后转变为你池内樱子的线人,那么她去安全屋就是设计好的了。

而他是知道那个安全屋的,这么一来,就关联到他身上,只是自己到现在都没有露面……

如果老郑现在在上海就好了,只要他出面,那就免去了自己许多的麻烦,而且还可以试探出吴馨是否真正的叛变,还只是被抓后,受刑不过供出了一些情报而已。

他很希望是后面一种情况,可陈一凡不是小七,他没有经过特工的审讯的训练,无法从吴馨的闻讯中获取陈淼想要的信息,而且吴馨受过一定的反审讯的训练,陈一凡可能未必能从她嘴里问出有用的信息来,除非小七或者他亲自出手。

但是吴馨是认识他跟小七的,一现身,就暴露在她面前了。

倒是有一人……

陈淼想到了,他跟吴馨毫无关系,又有足够的审讯经验,倒是可以替他来做这件事,既然‘Queen’要求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他也只能冒险一次了。

……

“你这是在胡闹,既然无法确定,那就把人送走,反正现在她也不知道背后是你。”老范听了陈淼的请求,怒道,“即便她猜到了,又是池内樱子故意放回来的线人,她只要没见到你本人,就无法证明什么。”

“从目前来看,我没发现她对我撒谎,但是我还想验证一下,如果她真不是池内樱子故意放的长线,那我就找机会送她离开。”

“万一是呢?”老范问道,“你是打算杀了她吗?”

“我是觉得‘Queen’对她的使用是有问题的,明知道喜鹊跟我有密切关系,按照地下工作的原则,她就不应该用这条线上的人去做跟我这条线无关的事情!”陈淼对“Queen”使用吴馨是有意见的,只不过他身为下属,不方便说而已。

“今年军统内出问题,不就是因为一个线头迁出一大批人吗,教训就在眼前,Queen作为一个如此心思缜密的老特工,怎么会犯这种错误,除非她是故意的。”

“故意的?”

“对,在陶元圣没有出逃香港之前,喜鹊的身份毫无问题,也不会被怀疑,也没暴露的可能性。”陈淼分析道,“可一旦陶元圣逃离上海,那么在76号严密监视之下,他如何跟外界取得联系,这么一排查下来,跟陶家有频繁私密接触的人自然会成为怀疑对象,喜鹊的暴露只是时间问题,除非,调查这个案子的人是个草包。”

“那你的意思是,喜鹊是Queen故意抛给池内樱子的?”老范也觉得不可思议,但细想一下,陶元圣逃离上海后,她没有安排喜鹊撤离,而是让她继续跟陶家联系,这不是加重她暴露的几率了吗?

这确实有故意的嫌疑。

“池内樱子一直在追查Queen,Queen显然是知道的,她若是故意的将吴馨抛给她,你说她想干什么?”

“我猜不出来,太匪夷所思了!”老范捧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我不知道池内樱子那边掌握了多少有关‘Queen’的线索,但是从她比我还先一步知道高、陶二人出走香港背后是Queen在策划和指挥,我想池内樱子应该是快要查到她的真实身份了。”陈淼道。

“你不说过刺杀纪云清的巫森没死,被池内樱子带走的吗,会不会?”

“嗯,但是打哪儿之后,我就再听池内樱子提过,这个人现在是死是活,我完全不知道。”陈淼摇头道。

“林世群不是暗中让你查Queen的吗,如果你直接向池内樱子打听,会被怀疑吗?”老范问道。

“太突兀了,以我对池内樱子这个女人的了解,她是个十分敏感的人,一定会会怀疑的。”陈淼否定道。

“那就难办了。”

“Queen的意思,让我直接处决掉喜鹊,但我觉得就这样把人杀了,未必能解除我身上的怀疑。”

“你说的我都糊涂了,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吴馨跟Queen解除的全部情况,以及她身份暴露后,跟池内樱子都说了些什么。”陈淼道。

“你让我怎么做?”

“我会把有关吴馨的情况都会告诉你,然后再伪造一份郑嘉元的书信,他的笔迹和书写习惯,我都很清楚,这封信由你以特别调查员的身份交给她。”陈淼对老范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这个方法倒是可以一试,我能先知道信上的内容?”

“当然,这种信,军统内部肯定是要先进行拆开审查的,否则也不可能交到要交的人手中。”陈淼点了点头。

“好吧,什么时候,需要我做什么准备?”

“明天吧,我让小七来安排。”陈淼起身道。

“嗯。”

……

高、陶出逃,在香港公开发表《密约》影印文本的事情不光国内发酵,在国际上掀起了舆论的滔天巨浪。

各爱国人士,民主党派,团体纷纷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强烈谴责汪氏卖国求荣的行径,痛骂汪氏是汉奸卖国贼。

日伪报纸集体哑火,事实摆在面前,他们再这怎么辩解那都是苍白的,否认“密约”不存在。

那不是不可以,可辛苦逼汪氏就范而获得实际利益不要了?

有些事情做的,说不得,对国家而言,做任何事情总的需要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至少听起来是讲道理的。

歪理也要讲三分的,可现在他们连歪理都讲不了了。

汪氏在青岛指示在上海的周福海,要在舆论上对“密约”一事进行反驳,周将汪氏手下的各大笔杆子都召集过去,连夜开会,想办法出主意。

最后商量的办法就是,从高、陶二人的人品私德入手,也就是说,捏造一些有关高、陶二人品行不端的小故事,来说明这二人都是没政治信誉的小人!

没有政治信誉的小人,他们提供的所谓“密约”底本那自然存在做伪的嫌疑。

而且还散步谣言,说他们曾经有过撒谎和做伪证的过往,人品问题值得商榷云云……

但是这些所谓的反制措施就如同水面上的浮萍一样,一个大浪过来,全部都破碎,并且埋葬水底,掀不起半点儿浪花儿。

……

“明初兄,你怎么来了,快请进。”早上上班,正喝茶读报的陈淼听到一阵敲门声,回应了一声,就看到陈明初拄着拐杖笑呵呵的推门进来,他忙放下报纸,走过去,将人搀扶了进来。

“卢苇,把那个谁送我的大红袍沏一杯过来。”

“三水老弟,太客气了。”陈明初颔首一声,“我不过是路过过来看看你。”

“腿好多了?”陈淼嘿嘿一笑,问道。

“虽然伤了骨头,但不是太严重,大夫说,再休息一两个星期就可以把这拐杖扔掉了。”陈明初抚胸口咳嗦一声道,“就是这咳嗦,以后怕是好不了了。”

“你命大,必有后福,不行,咱们慢慢调理,我认识一个不错的中医,他对治肺很有一套,改日介绍你过去看看?”陈淼笑呵呵道。

“那就太感谢了。”陈明初感激一声。

“陈处长,喝茶。”卢苇捧着一杯泡好的大红袍进来,放在陈明初面前,恭敬的一声。

“谢谢。”

“明初兄,你我什么关系?有什么话明说吧。”陈淼一看陈明初这模样,就知道他是有事儿,不然也不会主动跑到他这里来了。

“三水老弟,在76号,我能够相信的人,除了文斌之外,也就只有你了。”陈明初打开话匣子,“文斌他冲锋陷阵还行,别的方面就不行了,尤其是脑子不够聪明,有些事情他不会想,所以呢,在你手下做事儿,我也就比较放心……”

“明初兄,谭文斌又不是小孩子,用不着你这么替他操心,你应该是明珠小姐来的吧?”陈淼嘿嘿一笑,他听得出来,陈明初不是为了谭文斌而来的,这世上能让陈明初如此上心,并且亲自过来找他的人,只有一个,妹妹陈明珠。

“三水老弟,眼下这时局,我若是把明珠送回去,只怕这路途遥远,又在打仗,她一个女孩子,万一在路上碰到什么事,遇到歹人,我也不放心,而且她现在对我……”陈明初叹了一口气,眼睛一红,似乎有无限感慨。

“明初兄,其实你这又何必呢,既然知道她跟刘国兴有联系,为什么不早一点切断他们的联系,反而由我出手?”陈淼道,“你这让我很为难,我若是包庇的话,连我都要受到牵连。”

“我若不是身体问题,早就阻止了。”

“行了,你想让我怎么帮你,能做的,一定不推辞。”陈淼点了点头,林世群想要用陈明初,他自然不能在明面上反对,实际上,陈明初若是当上副主任,对他来说也未必是坏事儿。

“我想让明珠跟着你做事儿,也省的她整天在家里无所事事?”陈明初道,“只有她明白社会的残酷性,才会懂和平的重要性,这不是上街游游行,喊两句口号就能得到的。”

“你让明珠进督察处?”

“我知道,想要进督察处得通过督察处的考核,这个你放心,明珠通过你们的考试应该没问题。”陈明初道,“我不会让你难做的,只是求你给她一个机会,否则,她连进的机会都没有。”

“明初兄,76号是个什么地方,你不是不知道,你我出去那都是人憎鬼厌的人物,你舍得让明珠进咱们这一行?”陈淼郑重的问道。

“那也比被刘国兴那些人蛊惑成为炮灰丧命来得强吧。”陈明初说道。

“明珠小姐若是愿意,那就让她来试一下吧,先做个测试,通过之后,再看她合适什么工作。”陈淼想了一下,点头答应了下来。

“多谢三水老弟,人我已经带过来了,你给安排一下?”陈明初感激万分的站起来说道。

“明初兄,你这也太急了,这万一我要是不答应呢?”陈淼不禁一声苦笑,自己好像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

“年关将至,你也忙,这事儿还是早一点儿敲定下来,我可告诉你,我们家明珠那可聪明呢,也就放在你这里,我放心,别的地儿,我是想都不敢想。”陈明初嘿嘿一笑。

“你那一处就没个位置?”

“哎,不满老弟说,前天林主任找我谈了,说是我的身体,今后可能不能担任一线工作了,让我去专员室,让我先待一些日子,养好伤,我估计一处我是回不去了。”陈明初叹了一口气道。

“专员室,那可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陈淼笑了笑,林世群用人,都喜欢先抑后扬,先把人安排在一个清闲不受重用的位置看一看,观察一下,再决定如何使用,即便是早有想法,他也要走一遍程序。

若是这被用的人有什么不满,或者表现不满意的话,那很可能就失去机会了。

以陈明初在76号如今尴尬的地位,林世群将他供起来,投闲置散,这倒是很符合许多人的心中的想法。

陈明初去了专员室,那他那一处处长的位置只怕是要彻底的无缘了。

可陈淼却知道,陈明珠在林世群心目中的份量不轻,即便可能不如他,但绝对要高过万盛和,洛梦芗这些人。

“三水老弟,你就别笑话我了,说不定哪天我就跟桓长官一起被圈禁起来,到时候,小妹明珠还要烦你多多照顾。”陈明初眼神之中还真有一点儿落寞。

“放心吧,明初兄,这一切都是暂时的,你的才能是有目共睹的,林主任总有一天会重新启用你的。”陈淼呵呵一笑。

“谢谢老弟吉言!”

推荐热门小说密战无痕,本站提供密战无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密战无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380章: 第一次面对面 下一章:第382章:“甄别”的名义
热门: 血腥的盛唐4:走向开元盛世 盗墓笔记5迷海归巢 长夜余火 冷案重启2:逝者之证 河神·鬼水怪谈(2017网剧河神的原著小说) 剑徒之路 窗帘后的男人 本阵杀人案 良夫难驯 超级惊悚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