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新年,元旦

上一章:第322章:你听好了 下一章:第324章:看人的陈淼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围炉就坐。

涮着羊肉,喝着小酒,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那是神仙过的日子,不过,普通老百姓家未必就有这个待遇了。

甚至不知道还有多少乞丐躲在这个城市的哪一个犄角旮旯里,拼命的搂着那破败的棉絮,瑟瑟发抖。

可能一觉睡过去,明天一早就看不到新年的阳光了。

这吃人的世道,必须将它彻底的埋葬,赶走侵略者,建立一套新的秩序,一个新的国家,让老百姓当家做主,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才能获得新生。

“老蔡,你这羊肉是哪儿买的,真不错,赶明儿买一些给雪琴他们送过去?”陈淼筷子夹上一片羊肉,沾上一点儿酱料,“呲溜”一下子就吃进肚子了。

“嘿嘿,哪能忘了琴老板和巧儿姑娘呢,我买了两份,一早就给她们送过去了。”老蔡嘿嘿一笑。

他才不管陈淼是什么人,干什么的,在他心里,陈淼是好人,从没见过他欺负过人,更别说还时常偷偷的帮人了。

“嗯,号,要不怎么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呢,老蔡,你也没啥亲人了以后,就在我这儿吧,我和雪琴给你养老送终。”陈淼真心实意地说道。

“三哥,我……”这话说的,老蔡一下子眼圈就红了,他一个人,无儿无女,虽说攒了一些钱,可总有老的一天,等老了,干不动活儿了,还有没有人要他,这就很难说了。

他原本是打算过几年到乡下盖个房子,置上几亩地,然后等着老死的一天。

“还有我。”小七来了一句。

“对,还有小七,小七是孤儿,要不然给你……”

“使不得,使不得,这可使不得,三哥,您这是折煞我了。”老蔡忙激动的站起来摇手道。

“我当小七是亲兄弟,收养他的时候才不到十二岁,可实际上,他已经在外流浪四五年了,也不知道父母是谁,身上啥都没有,就一个铜铃铛,上面刻着一个‘七’字,所以,我就叫他小七,他这个名字就是这么来的。”陈淼解释道,“老蔡,你要是不嫌弃,认小七做干儿子,以后,等你老了,也有一个人给抗幡儿供饭?”

这事儿,陈淼还真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他是真的有想过,而且还问过小七的意思,小七没拒绝。

他跟老蔡的关系这段时间是挺好的,相当默契。

老蔡懵了,嘴唇直哆嗦,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神之中那希翼的光芒,宛若星辰一般,他这辈子没娶妻,就算现在娶妻,估计也生不出儿子来了。

如果能够给老蔡家留一条香火,那他就算是死,也瞑目了。

“小七,你的意思呢?”

小七放下筷子,径直走到老蔡,双膝跪了下来,喊了一声:“爹!”

这一声,老蔡是泪如泉涌,双手颤抖的摸向小七的脸庞,激动的道:“好孩子,起来,快起来,地上凉。”

小七从地上站起来,回到座位上。

“老蔡,来,恭喜,恭喜。”陈淼端起酒杯,嘿嘿一笑道。

“谢谢三哥,让我这老头子临了还能有一个儿子。”老蔡激动不已,他这是喜极而泣。

咚咚……

三人正吃的高兴呢,忽然,一道敲门声传来。

“这个点儿,谁还会过来?”陈淼嘀咕一声,放下了酒杯,给小七一个眼神。

“三哥,我去看看。”小七点了点头,起身开门出去。

不一会儿,小七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居然是陈不凡。

“老五来了?”陈淼惊讶一声,陈不凡这个时候过来,那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他,否则他没必要这个是时候过来。

“三哥,老蔡,小七兄弟。”陈不凡招呼一声。

“小七,去拿一副碗筷来。”陈淼吩咐一声。

陈不凡也不客气,坐了下来,他这一路上赶过来,那还真是一口饭没吃,这会儿又冷又饿的,再者说,他也犯不着跟陈淼客气。

陈不凡的加入,虽然桌上的气氛不似刚才热闹融洽,倒也还算热烈,推杯换盏,老蔡因为太高兴了,不免就多喝了几杯,然后小七扶着他先回房休息了。

重新回来。

陈不凡开口说正事儿了。

“三哥,我刚把楚南阳送回家,按照你的吩咐,都跟着说了,这小子别看年轻,胆量可不小,而且很警觉。”陈不凡道。

“他有什么反应?”

“半信半疑,但是我也能看得出来,他是有些意动了。”陈不凡道,“三哥,我觉得是不是要加把火?”

“不,这事儿咱们只能点到为止,若是拼命的添柴加火的话,反而不好了。”陈淼摇了摇头,“你替我看着他就行,随时报告他的一举一动。”

“嗯,还有件事,袁显请了一个姓吴的私家侦探正在追查我的下落,这个姓吴的有点儿本事,居然查到过去跟我有过联系的一个朋友。”陈不凡道。

“什么朋友?”

“就是我过去的一个销赃渠道,他从小就是黄头发,有个绰号叫:黄鼠狼。”陈不凡道,“我过去抢来的财物,有不少都是通过他的渠道卖出去,他的价钱比较公道,所以,我们合作的次数比较多。”

“听着绰号,这家伙应该是个贼呀?”

“他就是个贼,主要是帮一帮盗墓的销赃,外来的活儿一般不接,我这是偶然一次跟他搭上关系,才跟我长期合作的。”陈一凡道。

“这个人可靠吗?”陈淼略微沉吟一声,蛇有蛇路,鼠有鼠道,有的时候,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小人物,关键时刻是能够用得上的。

“反正跟我合作期间,没出过什么幺蛾子。”陈不凡道。

“姓吴的私家侦探是怎么找到他的,他又是怎么知道你跟他的关系?”陈淼问道。

“应该是通过过去我销赃的赃物吧,他的东西,都是通过地下交易,基本买卖双方都清楚这些东西的来历,所以,买的人不问,卖的人也不会说,姓吴的过去在巡捕房干过,后来辞职干了私家侦探,他手里掌握了不少秘辛,这家伙专门帮一些富豪权贵处理一些他们解决不了的事情,要价也是贼贵。”

“你说的这个姓吴的私家侦探,不会是吴正吧?”陈淼问道。

“对,就是他,三哥认识。”

“认识,岂止是认识,这个家伙十分好赌,过去在我那儿马票没少买,就是太贪了。”陈淼呵呵冷笑一声。

“他就是贪污才被巡捕房开除的。”

“这事儿我来处理,不过你那位叫‘黄鼠狼’的朋友,这条线还是不要断了,以后或许能用得着。”陈淼吩咐一声。

“可是我现在已经换了身份?”

“你只需要不让他知道你现在的身份就可以了。”陈淼道。

“好的。”

……

“小七,你知道怎么做。”

“明白,三哥,这个麻烦,我现在就去解决。”小七点了点头,吴正这个人过去跟陈淼也有一段恩怨。

这家伙太过贪得无厌了,陈淼对他是忍让再三,并没有动他。

而且此人手里掌握不少上海滩权贵富豪的隐私,就是凭着这些,那些权贵富豪不敢动他,生怕自己的这些脏事儿给捅出去。

这些年他才活的很滋润,而他凭借这些秘密,也才能在侦探界混的风生水起,继续有人愿意请他做事儿,并且给出极高的价码。

这家伙也有些本事,要不然,也不会逍遥到现在了。

虽然很多人拿他没办法,可也有很多人心里恨不得这个人立刻下地狱,但也有些人是他不敢惹的。

比如陈淼。

当年他太过贪得无厌,威胁陈淼,说要将他出卖赛马信息的秘密告诉跑马总会,让陈淼帮他买马。

陈淼当然不肯干了,小额的中标,这在概率上是看不出来的,跑马总会有一套计算公式,一旦有大额的中奖,势必会追查,到时候他不但工作保不住,甚至还会坐牢。

陈淼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把他跟上海警备司令的姨太太通奸的秘密给查出来了,结果,吴正自然不敢在招惹他了。

如今的上海日本人进来了,原来的上海警备司令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可陈淼摇身一变成了76号的大员。

就算再给吴正一个胆子,也不敢招惹他了。

但是,现在,吴正似乎又招惹上自己了,那就只能彻底把这个人解决了。

……

法租界环龙路,陶元圣家中。

晚上,高宗吾突然来探病。

陶元圣其实根本就没有病,有病那也是心病,但还是妆模作样的躺在床上,这一趟就是三天。

“陶兄,你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

“咳咳,医生说感染风寒,需要静养,不过无甚大碍。”陶元圣背靠枕头坐起来,装出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道,“高兄,你怎么样,听说你也没有在上面签字?”

“内人突发心脏病,我实在是没办法……”

陶元圣微微一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高兄,你要小心,我听说,他们可能要对你下手?”

“那你呢?”

“你没看到,我门口的警卫增加一倍了吗?”陶元圣苦笑一声道。

高宗吾微微一点头:“你好好养病,过几日再来看你。”

“高兄,我这里有两张去香港的船票?”陶元圣伸手抓住了起身的高宗吾,小声地说道。

高宗吾浑身一震,眼中射出惊疑的光芒:“几号的?”

“3号。”陶元圣回答道。

“我知道了,先走一步,内人还在医院等着我呢。”高宗吾不敢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匆忙从陶家离开。

……

民国二十九年元旦。

早上醒来,洗漱完毕,小七从外面进来:“三哥,早。”

“早,小七,新年好。”

“小七,老蔡醒了没?”陈淼问道。

“我刚去看过了,还没呢。”小七道,“我刚熬了一碗姜汤,一会儿,端给他喝,宿醉的话,早上醒来,头会痛的。”

“嗯。”陈淼点了点头,“一会儿,我们出去吃早饭,就不麻烦老蔡起来给我们弄了。”

书房内,一个皮箱子,还不小,应该是小七昨晚拿回来的,陈淼走过去,拎了一下,相当沉重。

小七从外面泡了一杯热茶送进来。

“昨晚收获不错?”

“嗯,能拿的,我都拿回来了。”小七点了点头,吴正这种人,死有余辜,当巡捕那会儿,就草菅人命,后来就不必说了,做了多少烂事儿,脏事儿,要是一一列出来,到了法庭之上,那够枪毙十回八回的了。

“现金处理一下,存入咱们的秘密户头,黄金和银元放保险柜里,其他的交给老五处理,分他百分之十的佣金。”陈淼吩咐道,“回头算一下,告诉我一个大概的数字就行了。”

小七点了点头。

“走吧,先出去吃饭。”陈淼道,元旦放假,不上班,可是事儿还不少,闲在家里是不行的。

……

“嫂夫人,新年好。”

“三水来了,快请进来坐,世群在楼上书房打电话,一会儿就下来。”叶玉茹热情的招呼陈淼一声。

“三水,喝茶,吃瓜子,这个桔子也不错,很甜的……”

“谢谢嫂夫人。”

未几,林世群从楼上下来,脸色看上去有些不太好,不过见到陈淼,马上露出一抹笑容来。

“三水来了。”

“主任,新年好。”陈淼忙起身道。

“坐,坐,到了家里,就不要拘束了,玉茹呀,把我书房你那盒雪茄拿过来。”林世群吩咐道,“那是一个朋友送给我的,雪茄这玩意儿,我抽不习惯,听说你喜欢抽这个,拿回去抽吧。”

“不,不,主任,我不能要,我这都没给您带礼物……”陈淼连忙推辞。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这又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林世群脸一拉下来,有些不高兴道。

“那属下就却之不恭了。”陈淼知道自己不收下,肯定是不行了,寻思以后找个这个借口再找补一下,林世群或许不计较,可这叶玉茹他是知道的,表面大方,实际上心眼儿可小了,她占你便宜没问题,你若是占了她便宜,那说不定心里就记恨上了。

“按理说,今天休息,不该谈公事,可我刚才接到周先生的电话,有些人怕是留不住了。”林世群慨叹一声道。

陈淼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是要对高、陶二人动手了吗?

“主任,您吩咐就是了。”

“高宗吾这边,交给凌之江,陶元圣住在法租界,法租界的情况你比较熟悉,他就交给你,怎么样?”林世群道。

“什么时候?”陈淼问道。

“等命令。”

推荐热门小说密战无痕,本站提供密战无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密战无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322章:你听好了 下一章:第324章:看人的陈淼
热门: 盗墓笔记重启 · 极海听雷 半人老公别吃我 太平天国兴亡录 弹痕 超脑4:海岛 毕业前的杀人游戏 后宫有流氓:王妃太闹心 千门之千手观音 武林天骄 微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