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主任私宴

上一章:第313章:灵堂吊唁 下一章:第315章:赴宴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吴天霖带着人,扛着花圈送了过来,一个是代表他自己的,一个是代表陈淼的,还有一个是代表督察处的。

在殡仪馆门口,刚好撞上了上车离去的汪秀峰。

他跟汪秀峰级别差远了,所以,也不好意思上前招呼,只是赶紧让到了一边,让汪秀峰的汽车出来。

“哟,天霖兄弟来了?”丁三见到吴天霖,倒是很惊讶,很热络的迎了上来。

“丁三哥,我来给何长官上一炷香。”

“还是天霖兄弟有情有义,请!”

……

“嫂夫人,您节哀,这是三哥和我的一份心意,不多,您拿着,以后家里有什么困难,言语一声。”

何耀中的夫人显然不知道吴天霖口中的“三哥”是谁,虽然把钱接过去了,却还有些茫然,不知道还如何回答。

“师母,天霖兄弟口中的三哥就是督察处的出场陈淼,人特意送了花圈和挽联来了。”丁三解释道。

“谢谢,谢谢陈处长!”何夫人感激涕零,灵堂摆在这儿,上门吊唁的人不少,76号的处长,主任都派人来了,慰问不少,可落到实惠的不多。

“丁三哥,看你们这架势,怎么个个还带着枪?”吴天霖奇怪的问道。

“兄弟们都觉得师座死的冤枉,替他鸣不平,这马河图开枪杀了师座,王天桓这个做长官的一点儿都不知情,鬼才信呢,我们也没别的要求,就要王天桓过来给我们师座还有冯参议磕头赔罪!”丁三冷哼一声。

“丁三哥,这可不是小事儿,王天桓虽然跟何长官的死脱不了干系,可杀他的人是马河图,再者说,他现在被关押起来了,你让他过来磕头,也不现实呀。”

“所以,我们这个要求是跟丁主任提的。”

“明白了,丁三哥,您和弟兄们都节哀,督察处那边还有事儿,我就先告辞了。”吴天霖意识到,这个事情必须马上回去禀告陈淼。

“行,兄弟心意到了,哥哥送你出去。”丁三对吴天霖客气的道。

“老丁,你怎么对这姓吴的小子如此客气,他不就是督察处一个小小的行动队长吗?”丁三送走吴天霖回到灵堂,李燮宇凑过来好奇的问道。

“你可别小瞧他,督察处的陈三水那可是一个狠人,前途不可限量,吴天霖跟着他,将来肯定不一样,师座没了,咱们这些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不趁机找上一个过硬的靠山,咱们日后就要沦为炮灰,你明不明白?”丁三狡黠的道。

“还是老丁你想的深远,以后,咱们这些弟兄都靠你了。”

“自家兄弟,不说这种见外的话。”丁三当然不让的点了点头。

……

“有这样的事情?”陈淼惊讶一声,丁三和李燮宇过去说的好听一些是帮派分子,说的不好听的话,那就是土匪。

这些人一向胆子很大,而且混不吝的居多。

真要是闹起事儿来,他们手里还有枪,这可真是会出大事儿。

可这是在租界,租界不管有英、美、法和意大利等国在驻军,还有日本驻沪西宪兵分队。

真闹起来,只怕是直接就给镇压了。

所以,他们绝不敢轻易闹事儿,但是要是这些人真跑到汪氏住的地方去,那还有可能会出大乱子呢。

让王天桓去灵堂给何耀中和冯国祯的灵位磕头,这事儿风险太大,万一哪个混不吝的家伙,脑袋里的那根弦儿搭错了,给他来一枪,那可真成了大新闻了。

这事儿,只怕有脑子的人都不会答应。

丁默涵若是答应的话,那他就彻底在76号丧失威信了,这种事儿,谁都可能遇到,甭管王天桓在兆丰总会枪击案中扮演什么角色,没证据证明他跟这起案子有关,苦主提什么样的要求,那都是不能答应的。

何况丁默涵自己屁股底下还一坨屎呢!

陈淼在想,能不能用这件事做文章,挑起76号内部的一场内乱,王天桓死在何耀中的灵堂内?

这只怕会在这个岁末再引发一次76号的内部大动荡,而且,还会彻底激发丁、林二人斗争的表面化。

想了一下。

还是不太行,丁默涵不是傻子,他要保王天桓,林世群也不想王天桓死,因为王天桓的剩余价值还没有榨干净,死了,他就没有机会立功了。

确保王天桓活着,丁默涵和林世群只怕已经达成默契了。

这两个狡猾的特务头子,该争的时候,打的头破血流那是一点儿不在乎,可是该合作的时候,却也丝毫不犹豫。

这就跟一对同床异梦的夫妻差不多,在外人面前,还是维持着一个家的体面和完整,关起门来打生打死,那是自己的事情。

只是,这对“夫妻”也快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候了,就缺一个由头了。

“陈处长,丁主任找你。”陈淼还在思考,冷不丁的丁默涵的秘书茅子明敲门进来一声。

“好的,茅秘书,我马上到。”

陈淼马上赶到丁默涵办公室,一看,居然汪秀峰也在,瞬间就明白丁默涵找他来做什么了?

“陈处长负责调查兆丰总会的案子,秀峰,你把丁三等人的要求跟他说一下?”丁默涵吩咐道。

“是,丁部长。”汪秀峰点了点头,将丁三等人要求将王天桓押解去殡仪馆给何耀中以及冯国祯的灵位前磕头的事情说了一遍。

“丁主任,属下以为,此事万万不可。”陈淼直接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为何?”

“此案还在调查之中,且不说桓长官跟这件案子有没有关系,就算有关,也不能草率行事,灵堂之上,丁三等人一个个荷枪实弹的,万一有人激动之下,拔枪伤人,那事情就可能变得无法处置,而桓长官也必然不堪受其辱,到时候,会再闹出什么事儿,就无法控制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汪秀峰抢白一声,“如果不答应他们的条件,他们就要去汪先生那儿上告?”

“汪副部长,你觉得这些人真有那个胆子吗?”陈淼冷笑一声,反问道。

这可把汪秀峰问住了,以他的智商,恐怕还真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部长,就算丁三他们没有这个胆子,可我们也不能赌呀,万一他们被人怂恿,受了刺激之下,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那怎么办?”汪秀峰问道。

“汪副部长,看来你是一点儿都不通人性呀,丁三为什么要聚众闹事儿,你想过没有?”陈淼问道。

“为何耀中和冯国祯鸣冤呀?”

“还有呢?”

“还有什么,何耀中是他的座师,也是他的长官,恩师出事儿了,做徒弟的出面祈求公道,这也很正常呀。”汪秀峰想了一下道。

“丁三固然是为了恩师和长官鸣冤,也可以为说为了何夫人孤儿寡母的不平,但他就没有私心吗?”陈淼冷笑一声,“何耀中一死,谁来接替他的位置,他的那些徒子徒孙会服谁?丁三可不是唯一的候选人。”

“这……”

“陈处长说的没错,丁三这个时候跳出来,就是邀买人心,为自己上位铺路,一举两的。”丁默涵也反应过来了,这两天他是被楚晴萱的事情搞的是焦头烂额,回到家里,那吃醋的婆娘简直要命,他现在是有家不能回,只能睡在办公室的卫生间里了。

这办公室的卫生间,夏天搁一张床板,睡在上面倒是挺凉快的,可这冬天就不行了,这么狭小的空间,又不能烧炭炉,只能灌汤婆子,可这汤婆子只能顶半宿,下半宿,那是真难熬,又是对他这种身体单薄,怕热畏寒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煎熬。

“听到了吗,汪副部长。”

汪秀峰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论身份,汪秀峰要比陈淼高上不知道几个等级,可是实际的权力。

汪秀峰这个社会部的副部长只不过是丁默涵的一个提线木偶,根本就没什么自主权。

当然,丁默涵要的就是汪秀峰这样的人,换一个强势的人过来,跟他争权夺利的话,那不是自找麻烦?

“秀峰,你去跟丁三好好说,把厉害关系给他阐明了,把手下人的情绪安抚下去,六师师长的位置可以给他。”丁默涵承诺道。

“是,部长。”汪秀峰有些不满的看了陈淼一眼。

“陈处长,晴萱的案子怎么样了?”丁默涵留下陈淼问道。

“您在西伯利亚皮货店门口遇刺的案子,现在证实了,确实跟楚秘书有关,只是……”陈淼吞吞吐吐一声。

“只是什么?”

“对于您的私人感情方面的情况,三水不敢置喙。”

“什么意思?”

“您是不是跟一位叫玉兰的昆剧名伶走的很近?”陈淼假装犹豫了一下,问道。

“这个我……”丁默涵苍白凹陷的脸皮不由的一红,有些不知所措,这等隐秘的私事儿居然让人知道了,自然是尴尬的。

“丁主任,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去了。”陈淼微微一欠身,他知道,再聊下去,也没什么可说的了,还不如赶紧告退呢。

“嗯。”

……

“夏秘书,怎么有空到小弟这儿来?”陈淼见到夏仲鸣进来,有些惊讶,连忙招呼卢苇给泡茶。

“汪秀峰找主任告你的状了。”夏仲鸣坐下来,嘿嘿一笑,打量了一下陈淼的办公室道,颇为唏嘘一声,“你说你堂堂一督察处处长,就这么一间小办公室,还是阴面儿,这冬天得多冷?”

“没事儿,督察处明年就迁出76号办公了,我也待不了多长时间。”陈淼嘿嘿一笑解释道。

“也是,各部门都在准备往南京迁,就咱们特工总部比较特殊,今后还要留在上海。”夏仲鸣道。

“夏秘书,喝茶。”

“谢了,对了,主任让我来通知你,今晚主任在公馆宴请智博先生,在愚园别院,让你携琴老板一起过去。”夏仲鸣道。

“今晚?”陈淼惊讶道,“夏秘书能否透露一下,都有哪些人?”

“我知道的就傅处长夫妇,我和你,其他人就不知道了,主任说,这是个私人家宴,没么多人。”夏仲鸣道。

“哦,我知道了,请夏秘书转告主任,下班我回去接了雪琴就过去。”

“行,那我就不多待了。”夏仲鸣笑道,“汪秀峰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明白,我不会让主任为难的。”陈淼点了点头。

……

“卢苇,准备车,我出去一趟。”陈淼目送夏仲鸣离开,把卢苇叫进来,吩咐一声。

静安寺路皇后咖啡馆。

“哈瑞,我所知道的就这些了,再多的,凭我的身份也打听不出来。”陈淼坐在哈瑞面前,翘着腿,喝着咖啡说道。

“这么说,你们很快就要跟日方签订日华关系调整密约了?”哈瑞点了点头,他又不是陈淼这一个情报渠道。

在情报工作中,孤证是不可信的,需要从别的渠道验证才能确定情报的准确性。

以德日现在的关系,搞到具体签字的时间的情报,那还不太难,问题是,这个密约的内容,如今不管是日方还是汪氏一方,保密规格都非常高,谈判的文件是不允许被携带出来的,除了最终达成的协议,谈判所有产生的文件和记录统统都将销毁,不留痕迹,目前泄露出来的,也只是只言片语。

“三水,这是你的报酬。”

“一百美金,价钱不错,谢了,哈瑞。”陈淼很满意的接过来,他就告诉哈瑞一个时间,其他的他什么都没说,就拿到了一百美金的报酬。

这对普通人来说,是一笔巨款,可对他来说,只是一句话的事儿,但这钱不是好拿的,只要拿了,那就等于上了哈瑞的船了。

还好,他跟哈瑞的交易早已通报林世群和日本特高课,算上军统,组织和76号,他算是四重身份了。

“如果有协议文本内容的情报,价钱是这个的十倍。”哈瑞道。

“这个就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陈淼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

“那就期待下一次的合作了。”哈瑞并没有表现的太过不满,而是很有诚意的伸手过来道。

“好的。”

……

“最近76号发生了很多事儿,我有预感,丁默涵就快要被林世群挤出局了。”兆丰公园老地方。

陈淼与老范碰了面。

“你的判断有多大把握?”老范问道。

“七成吧,自从唐瑞明被永不启用后,丁默涵在76号的声势大跌,这一次楚晴萱的事情,对他的打击更大,林世群一定会抓住这件事质疑丁默涵的领导能力,就算扳不倒丁默涵,也可能将他从76号扫地出去。”陈淼道。

“不能挽救一下吗?”老范问道。

“林世群抓住丁默涵的七寸了,只怕是不行了。”陈淼摇头道,两个地下党员居然在讨论如何挽救大特务在76号的政治生命,这听着都觉得荒唐,不过,76号如果维持两虎相争的局面,对上海的地下抗日斗争局势是有利的。

林世群一家独大未必是好事儿。

善于利用敌人内部矛盾,给他们制造矛盾,挑起争斗,这也是地下工作的方法之一。

“如果林世群一家独大,会不会对你在76号的处境不利?”老范问道。

“短时间内,我还能水涨船高,更进一步,但时间一长,那就难说了,林世群这个人隐忍这么久,一旦爆发而掌权,我也说不好会怎样。”陈淼想了一下道。

“组织上了解到,汪氏谈判小组核心成员高宗吾跟杜月晟的留守上海处理外务的徐采臣联系频繁,徐采臣这个人,你是了解的,他不会无缘无故的跟高宗吾汪氏核心人员联系的,他们之间必然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组织上怎么知道的?”

“这个你就别管了,你只要留意一下就行。”老范说完,起身,压低了一下帽檐,就直接离开了。

推荐热门小说密战无痕,本站提供密战无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密战无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313章:灵堂吊唁 下一章:第315章:赴宴
热门: 大唐辟邪司2:深宫大劫 那些年我们一起挖过的祖坟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大城市 武神皇庭 蒙娜丽莎的微笑 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 刺局 七宗罪4:变态杀手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