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难题

上一章:第265章:陈明初的企图 下一章:第267章:主动联系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喂,我找范为民老师。”

“请问您是哪位,找范老师做什么?”民立中学值班室电话的师傅有些警惕的问了一句。

“我是他表弟,姓方。”陈淼道。

“好,您过五分钟后再打进来,我去给你叫人。”接线师傅放下电话,跑去办公室叫人了。

“好!”

陈淼从电话亭出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烟盒,撕开锡包纸,从里面取出一根烟来,点燃抽了一口。

陈明初这是给他出了一个大难题呀,从内心讲,他当然不愿意抓刘国兴,不管怎么说,现在都是抗日战壕里的战友。

但就怕这是林世群跟陈明初故意的试探自己,但自己已经上了军统上海区的黑名单了,还被军统上海区的行动队刺杀过,那一次也是险死逃生。

按照道理说,自己的嫌疑早就该解除了。

那么如果林世群不知情的话,陈明初这么做的目的就有两种可能性,第一,他是真的想一条路走到黑,出卖刘国兴,但是他把功劳让给自己,只怕也有把军统仇恨引到自己身上的心思,他抓的刘国兴,那就没人能想到是他出卖的,因为他跟自己在76号一支都是争锋相对的关系,谁也想不到他们会合作;这第二种情况,就是他想回军统,表面上是把功劳让给自己,恐怕也有利用自己觉得可能这是林世群在试探自己的意图,然后将自己引诱过去,作为回归的一份大礼。

这两种情况,他都落不下好,第一种,军统方面会彻底恨上自己,甚至出事后,局本部会怀疑自己会不会是假戏真做,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发生过,第二种,自己可能就彻底没命了。

除掉自己这个给军统上海区造成重大损失的“变节者”,那必将是军统在上海的一次重大胜利。

当然,第一种情况,陈明初出卖刘国兴,等于把自己回军统的路给堵死了,只能跟汪氏一条路走到黑了。

他心有些乱了,想找个人商量一下,而在上海,能够给他意见的,也就只有自己的老上级老范了。

一根烟抽完后,差不多五分钟。

陈淼扔掉烟屁股,踩灭后,转身又拉开公用电话亭的门,走了进去。

拨通刚才的电话,电话铃响了大概有二十秒左右,那边终于有人接电话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老范,是我。”

“表弟,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我在上课呢。”老范听到陈淼的声音,也有些惊讶。

用这种方式直接联络,那是在紧急情况下的。

“姨妈的哮喘病犯了,你上次给买的特效药还有吗?”

“我手头上哪有,那要去洋人的药店才有。”老范一听就明白,这是陈淼约他紧急见面呢。

“那你能不能再给我买点儿?”

“好,你稍微等一下,一会儿买了,我给你送过去。”老范抬手看了一下时间,答应一声道。

“好,我在老地方等你。”陈淼说完挂了电话。

陈淼口中说的老地方,是兆丰公园的大理石亭,原址是一座中式凉亭,后来为了建造这座西式风格的石亭,将民国五年就造好的凉亭搬走。

半个小时后,陈淼在兆丰公园的北门下车,直奔石亭。

原地等了差不多一刻钟后,陈淼这才见到了一身旧棉袍,脖子上围着一条褐色的围巾的老范从远处走了过来。

这大冷天的,公园里的游人并不多,稀稀疏疏的,有一些孩子们在枯黄的草坪上嬉戏打闹。

“什么事儿,这么着急见我?”路边椅子上,陈淼与老范,背靠背错开坐了下来,老范问道。

“今天中午,陈明初突然约我出去吃饭……”陈淼长话短说,将陈明初所言简明扼要的跟他解释了一遍。

“你是怎么想的?”老范听完之后问道。

“这事儿表面上对我是有利的,可实际上,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我都是吃亏的。”陈淼说道。

“你觉得陈明初重新回军统的可能性有多大?”

“以我对他的了解,陈明初现在是不愿意回去的,回到军统,他曾经叛徒的身份,就算戴雨农信守承诺,既往不咎,他也会被发配到边远的地方或者部门,基本上想要再被重用的可能性很低,陈明初这个人骨子里相当恋权,对权力的欲望要大于金钱和其他,所以,在战局大势没有改变的情况下,他是不会轻易做出改变的。”

“这么说,就是第一种情况了?”

“是呀,可是若是让我亲手抓捕刘国兴,这也并非我所愿,亲自抓捕一名抗日志士,哪怕他是一名军统,那也是抗日事业的损失,上一次我未能救出巫森,内心已经够自责内疚,这一次还要我亲手抓捕刘国兴,这真的是让我为难。”陈淼道。

“这件事只有你和陈明初,或者可能再加上一个林世群三个人知道,一旦刘国兴没赴约,或者提前警觉了,那你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老范分析道。

“不,陈明初也有嫌疑,他也可以跟刘国兴联手做一场戏,这样他也可以在军统方面交代过去,但这种可能性极小,也是多此一举。”陈淼解释道,“而且,他解释不自己动手的理由非常牵强,所以,要么是引我入彀,要么就是林世群还在试探我,或者说表面上让我立功,实际上就是断掉我的一切后路,从此只能一条路跟他走到黑。”

“林世群这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你跟他斗,还真要多留一个心眼儿。”老范感叹一声。

“若是没有两把刷子,日本人也不会看重他了。”陈淼道,“刘国兴我想救,但是必须提前找到他人才行,虽然说如果刘国兴提前警觉,没有赴约,我的嫌疑最大,可我没见过刘国兴,也不知道他藏身之处,这一点也是事实,所以,即便是抓捕行动失败,我也不怕被怀疑。”

“这都是,可你我都不认识刘国兴,更不知道他藏身何处,如何示警?”老范认同陈淼的分析。

陈淼没见过刘国兴,也不认识对方,更不知道对方藏身何处。

“Queen。”陈淼脑海里冒出一个人来,眼前一亮。

“你能联系到Queen吗?”

“郑嘉元走后,我就直属Queen的领导,但是到目前为止,她还没联系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状况?”陈淼道。

“没联系你,按照地下工作的规律,这是很不寻常的行为,你就没有主动联系过她吗?”

“没有,我若是冒然主动联系她的话,这也是违反工作规定的,军统内本来就有相互怀疑和监视自己人传统,如果我被怀疑的话,那就更加不能有任何主动的动作了。”陈淼点了点头。

“你有主动联系方式吗?”

“有。”

“要不然,冒险试一下,或许,这个Queen一直没有联系你,就是等待你主动联系她?”老范道。

“等待我主动违反规矩联系她?”陈淼微微一皱眉,“用这种反常的手段来测试我的忠诚?”

“一般这种情况,要么是让你执行静默任务,但现在似乎并不是这样,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了,你在军统的这位上司怀疑你对军统的忠诚,她在暗中观察你,甚至还可能用各种方法在试探你,只是你还没察觉而已。”老范分析道。

“为什么我没有这种感觉?”

“这说明她用的方法也是非常规的,当然,这也是我的猜测,实际情况,要你自己去查证。”老范道。

“嗯,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陈淼点了点头。

“行了,就这事儿吧?”

“嗯,还有一件事,昨天晚上,听到凌之江他们又提到‘女共党’,说是这一两天内解决,我不好多问,但听他们言之凿凿的样子,应该是确有其事,我不知道他们这一次针对的是谁,但如果真有我们的同志处在危险当中,你一定要尽快预警。”陈淼道。

“你这个消息没有任何指向性,你让我怎么预警?”

“76号掌握咱们的情况并不多,我三个月前跟你提过一次的,会不会还是那位?”陈淼道。

“你是说蓝丽瑛同志?”

“我是这么猜测的,但是不是她,我就不清楚了,我在76号并不接触这一类的信息,只能从侧面了解一些情况。”陈淼道,“相信我担任督察处的代理处长后,情况会好很多,有些事情我也有资格知道了。”

“你的位置越高,危险性就越大,遇事一定要冷静。”老范道,“你把灰隼调入督察处了?”

“雪琴绑架这件事,我向他询问过一些情况,我想他应该会猜到一些事情,所以,这一次督察处扩编,就顺手将他调入进来,这样也更加方便我跟他接触,而不会被人怀疑。”陈淼道。

“灰隼是上级配给你的助手,你怎么用是你的事情,不过,你的身份暂时不可以告诉他。”老范吩咐道。

“我知道,放心吧。”陈淼点了点头,“我给你的汽油运到咱们部队了吗?”

“嗯,你的这些汽油可是帮了部队的大忙,总部的首长还说,要给你记功呢。”老范道。

“以后督察处搬出76号,我就更加自由一些,咱们见面的机会就多了,咱们得想好一个正常来往的关系,表兄弟这个太寻常了,漏洞百出。”陈淼道。

“我一个教书匠,能跟你这76号的大特务有什么交集?”老范嘿嘿一笑道。

“要不然,你换个职业,教书这个掩护身份虽然不错,可是不够自由,我找你也不方便?”陈淼道。

“那你给我想想,就我这样的,能干什么?”

“你不是会点儿中医嘛,开个养生医馆怎么样?”陈淼提议道,“这可比你教书赚的可多了。”

“我是那种为了赚钱的人吗?”

“咱们部队上不是缺钱吗,再者说,你现在这个老师的身份,怎么背地里做走私的买卖?”陈淼反问道。

“我考虑考虑……”

推荐热门小说密战无痕,本站提供密战无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密战无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265章:陈明初的企图 下一章:第267章:主动联系
热门: 论美国的民主 奇岩城 三口棺材 汉当更强 诗与刀 名门 天影 撒旦的情歌 墓灵歧路 仙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