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丁主任病了

上一章:第251章:杀张露 下一章:第253章:加一把火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丁默涵的情况,显然是马福高处理不了的,没过一会儿,一辆福民医院的救护车开进了76号。

嘟嘟嘟……

整个76号都惊动了。

林世群其实也已经过来了,他没有大张旗鼓,而是悄悄的通过吴云甫的警卫大队的通道直接回了高洋楼的办公室。

站在窗前,望着医护人员七手八脚的将丁默涵抬上车,林世群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痛快的笑容。

老丁呀,老丁,你也有今天。

“主任,唐处长回来了。”值班秘书庄莹敲门进来,禀告一声。

“哦,请他进来。”林世群吩咐一声。

唐克明推门进来,一脸的兴奋:“主任,这一回,咱们可是抓了一条大鱼了。”

“大鱼也是三水把机会让给你的。”林世群淡淡的一声,“那万盛和什么情况,你给我详细汇报一下。”

“好的,主任。”唐克明难掩激动的心情,“这个万盛和其实早就跟张露勾搭在一起了……”

唐克明滔滔不绝,将自己所知道的,夹杂着他的分析一股脑的说了出来,足足说了有十分钟,才算把整件事情的前应后果说完。

“这么说,这个万盛和还没死?”

“那是他幸运,这一枪要是在往左偏那么一寸,神仙也救不回来他。”唐克明道。

“你觉得万盛和跟张露什么关系?”

“三水说,他让小七暗中跟踪过张露,发现她跟田启明在东亚旅店幽会,这个田启明就是万盛和的化名,之后,他们还挪过地方,但是当时并不知道田启明就是万盛和,三水分析,张露有可能暗中跟军统有所勾结,充当了两面间谍。”

“不,张露不可能是两面间谍。”林世群摇了摇头。

“不是?”唐克明惊讶道。

“张露早就发展了万盛和,万盛和其实是老丁安插在军统内部的眼线,张露是他的唯一联络人。”林世群解释并分析道,“克明,你还嫩点儿,张露诬陷三水被关禁闭,老丁却暗示马铭元从轻处罚,甚至在禁闭室关了不到两天就把人给放了?”

“没错,主任,这有什么关系呢?”

“张露跟万盛和应该是约定了见面时间,如果她被关禁闭,谁去呢,对万盛和这种老手,你觉得换一个人,他会相信吗?”林世群道,“何况她们之间还有那一层关系。”

“怪不得,原来是这样,还是主任厉害!”

“你说,三水他是不是早就怀疑了,才派他那个叫小七的小兄弟跟踪张露?”林世群忽然问道。

“不会,三水我了解,他是觉得张露这个女人为了一点儿小事儿就要置他于死地,这个女人心肠太过歹毒,要是不防着点儿,那迟早她还会找麻烦,所以,才派小七找她的把柄。”唐克明解释道。

“嗯,三水的气量我是知道的,那是张露触碰了他的底线了。”林世群点了点头,“梁小姐是三水的逆鳞,张露触了他的逆鳞了。”

“主任说的没错,三水对梁小姐那是真没的说。”唐克明羡慕一声道。

“派人保护好万盛和,现在他的身份已经暴露,重庆方面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既然抓到一个活口,就不能让他死了,自从陈宫澍来上海,军统上海区的活动越发的隐秘了,万盛和对我们有用。”林世群吩咐道。

“是。”

“记住,不要那个老丁的人接触到他,一旦伤势好转,马上从医院转移出来。”林世群命令道。

“属下明白。”

76号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周福海也打来电话,丁默涵已经住院了,那接电话的只有林世群了。

林世群大致汇报了一些情况,自然是避重就轻了,尤其是关于张露死亡,他直接就认定是“畏罪自杀”!

他能不知道,张露的死肯定跟陈淼有关,何况把张露尸体送回来的还是督察室的人,这几乎是明目张胆的告诉所有人,人就是我陈三水杀的。

周福海对“畏罪自杀”这个结论显然是不太相信的,这些特务机关杀人,有的是伪造死亡的办法。

说是自杀,那多半就不是自杀。

“周先生,法医初步检查了,张露处长身上没有挣扎和打斗的外伤,毒药是她自己服下的,目前认定是自杀。”

“自杀原因,动机呢?”

“这个还在调查,但张露私自跟外人合谋绑架梁小姐,甚至还将梁小姐转卖给他人,这等行为实在是太过恶劣了,经过查证,与张露合谋之人叫万盛和,其人身份是军统上海区行动第四大队的副大队长,所以,基于以上两个原因,我们才初步认定张露为畏罪自杀。”林世群解释道。

周福海沉默了一会儿,76号的事情,他大抵上是知道的,但内部复杂的人事关系就不太清楚了。

张露的畏罪自杀肯定有猫腻,但林世群这么解释也似乎找不到理由驳斥,跟日方的秘密谈判已经让他筋疲力尽了,也顾不上76号这边了,只要不出大乱子就行。

“就这样吧,尽快的写一个调查报告交上来。”周福海交代一声,就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梅机关的栗原小三郎电话也过来了,询问的也是早上76号在法租界的抓捕行动。

林世群也大致的说明了一下情况,日本人对76号死个什么处长的并不关心,只是76号的所有行动,都必须要在他们的监管之下进行,但凡私下里的行动都是不被允许的。

……

麦琪公寓。

吃过午饭后,梁雪琴和巧儿都睡着了,两女在又冷又潮湿的地牢里待了一个晚上,根本就没能够好好休息。

陈淼倒是还好,一夜不睡觉对他来说,问题不大。

“小七,你留在这里,我出去一趟,若是她们醒了问起我来,就说我去凯司令给她们买甜品了。”陈淼穿上外套吩咐小七一声。

“知道了,三哥。”小七点了点头。

陈淼出了麦琪公寓,抬手招了一辆黄包车,上车后吩咐一声:“赫德路凯司令西饼屋。”

“好咧,先生,您坐稳了。”

在凯司令西饼屋前陈淼下了车,付了钱,走进了凯司令西饼屋。

“先生,请问您需要些什么?”

“我预定一些甜品,约莫一个小时后来取,可以吗?”陈淼掏出一张一块钱的法币递了过去。

“可以,不过,您得预付一下定金。”

“没问题,我要两份栗子鲜奶蛋糕,一份蝴蝶酥,麸皮面包和奶油蛋筒。”陈淼点的这些,都是梁雪琴和巧儿爱吃的。

她们虽然吃得起,可平时也是舍不得吃的,多数的时候,都是陈淼买了给她们带回去,也许,她们就是希望自己给她们买,也习惯了。

陈淼付了钱,问道:“不好意思,我想用一下你们的洗手间?”

“往里走,右拐。”服务员手一指道。

“谢谢。”陈淼从凯司令的后厨门出来,拐入了一个弄堂,然后从另外一个弄堂口出来。

二十分钟后,换了一身灰布棉袍的陈淼出现在繁华的南京路上。

推开先锋书店的门,一股温热的暖空气扑面而来,这大冬天的,屋内跟屋外的温度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今天还不是周末,下午来逛书店的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以青年男女居多。

陈淼一抬手腕看了一下手表,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三分钟,当下抬脚走了进去,在书架上随便找寻起来。

他不是来买书的,是老范约了他见面,如果不是梁雪琴被绑架,他此刻还没有机会从新亚饭店回来呢。

老范都已经约见了他几次了,都没有机会,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

陈淼一边似模似样的在书架上找书,一边眼睛却紧盯着书店的大门。

紧随其后,书店的门又被人推开,一个瘦瘦高的男子,也是长棉袍进来后,先跟老板打了一个招呼,显然两人是认识的。

陆续进来三个人,两个结账出去的,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这才看到一张模糊的脸印在书店大门上的毛玻璃上。

凭直觉,下一秒推门进来的人应该就是老范了。

果不其然,推门进来的,正是老范,这家伙还特意的戴了一副眼镜儿,颌下还贴了一撇小胡子,戴了一顶瓜皮皮帽,短绒的夹袄,内衬长褂,看上去就像是地主家的账房先生似的。

老范一进门,目光就扫了过去,一看就瞅到了,站在书架下面看书的陈淼,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抬脚走了过去。

他没有直接过去找陈淼,而是走到陈淼所在的书架的对面,从书架上抽下一本书,刚好可以通过书留下的空隙看到对方。

“你迟到了。”

“兴许你迟到,我就不能迟到一会?”老范哼哼一声,颇有点儿怨妇的意思。

“这么急着见我,啥事儿,有什么事儿不能通过小七带个话?”陈淼翻着手中书籍,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跟西林龙夫见面是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我跟西林龙夫接头的情况不都跟你回报了吗?”陈淼道,“我还想问你呢,汽油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什么时候运走?”

“马上。”老范讪讪一笑。

“我可告诉你,时间长了,我了藏不住了,你尽快把这事儿搞定。”陈淼将手中的书放进书架,又抽了一本出来。

“你跟西林龙夫见面之后,共产国际方面从莫斯科给家里发了一份电报,说你有身份有问题?”

“什么意思?”陈淼眉头一皱,有些不太明白。

“这还不明白,共产国际方面认定你背叛了党,做了汉奸……”

“放屁,共产国际怎么能随便胡说八道,我跟共产国际就接触过一次,他们怎么就认定我做了叛徒,他们有证据吗?”陈淼感觉自己受到了天大的冤屈。

“家里也觉得你不会这么做,这其中可能会出了什么误会,你仔细想想,有什么事能让他们起误会的?”老范问道。

“误会?”陈淼凝神想了一小会儿,忽然想起来,自己在回南京的列车上配合池内樱子的那一次行动,但是西林龙夫并不在火车上,难道说那个尾崎?

池内樱子为什么要搜查尾崎的随身皮箱,还采用不让对方知晓的手段,除了尾崎的身份不一般,不能明着来的原因之外,只怕尾崎的身份真的不一般。

尾崎难道是共产国际的人?

“老范,尾崎,他很有可能是共产国际的人,我在列车上跟他照过面,他可能发现我了,而且我跟西林龙夫接头的时候,没有用陈淼,而是用的方文这个化名,如果尾崎跟西林龙夫是一伙儿的,那尾崎很有可能把在列车上的事情告诉了西林龙夫,西林龙夫再把跟我接头的事情告诉尾崎,那这就……”

“八成是这样,你又不知道尾崎的身份,池内樱子让你帮忙,你又不能拒绝,尾崎见你跟池内樱子合伙调包他的皮箱,自然把你认定是池内樱子一伙儿的了。”老范点了点头,“这事儿,我得马上向家里汇报,你知不知道,为了这个事儿,我差点儿紧急撤离了。”

“老范,你我认识这么多年,我你还不了解吗,会当叛徒吗?”

“我要是不相信你,会留下,还冒险跟你见面,你知不知道,我这么做已经是违反组织纪律了。”老范没好气的道。

“那错也不是我们,就凭这一点,就认定我当了叛徒,这国产国际也太武断了吧?”陈淼不满的道。

“地下工作,来不得半点侥幸,只要有一点疑点,就得马上撤离,这是铁律,你是老地下了,不明白这个道理?”老范教训道,“也别怪人家,人家警惕性高,这也是给我们提了个醒,以后做事,一定要谨慎小心。”

“知道了,范婆婆。”

“你叫我啥?”

“没啥,没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觉得我们还是找个地方详细聊一下,我有一些情况要向你汇报一下。”陈淼道。

“嗯,出门右拐,大约五十米,有一个海思棋社,你先去,我随后就到,咱们一边下棋,一边说。”老范道。

“老范,你就这臭棋篓子,跟我下棋,不怕输光了底裤,下个月没钱吃饭?”陈淼讥讽一声。

“这不是还有你嘛!”老范嘿嘿一笑。

推荐热门小说密战无痕,本站提供密战无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密战无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251章:杀张露 下一章:第253章:加一把火
热门: 蛊惑世界的力量 金沙古卷1·青铜之门 神话原生种 风的预谋 孔雀羽谋杀案 我的僵尸老婆大人 死之枝 铁血宏图 法医专家第二季:昆虫证词 镇墓灵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