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你不仁,我不义

上一章:第245章:浮出水面 下一章:第247章:坐地起价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老万?

万盛和!

陈淼脑子里高速思考着,一个人的名字跳出来,十分符合“老万”这个称号,而且,前一阵子张露总是偷偷在东亚饭店跟人私会。

张露在76号最大的依仗除了能力和聪明之外,还有就是美貌,从她兼任交际科副科长一职就可以看出,她在76号是干什么的了。

所以,她利用自身优势色诱重庆方面的情工人员就不稀奇了。

万盛和是军统上海区第四行动大队副大队长,这个身份足以让张露亲自下场了,而且,绑架梁雪琴和巧儿的像极了军统一贯的手法。

老郑的情报,万盛和已经变节投靠76号当了叛徒,而诱使万盛和落水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张露。

田启明,难道就是万盛和的化名吗?

既然万盛和已经变节,那他就没有必要心慈手软了,不过他手上人手不足,但林世群许给他借调的权力。

唐克明。

很明显万盛和暗中投靠了76号,但张露属于丁系,故而,很有可能丁默涵对林世群隐藏了这张王牌。

丁默涵想要掌控76号,光靠嘴皮子是没用的,得有业务能力,得有拿出手的功绩,不然日本人那边怎么可能支持他?

“天霖……”想到这里,陈淼将吴天霖唤到跟前,附耳吩咐道。

“三哥,真要这样?”吴天霖诧异一声。

“你是不是觉得把功劳让给情报处,有些便宜他们了?”陈淼反问道。

“天霖是觉得,咱们督察室完全可以自己把这个案子拿下,到那个时候,谁敢在对您说三道四?”

“其实,我原本是打算把功劳给陈明初的一处,可他人现在不是在南京嘛,所以,肉烂在自己人锅里是一样的。”陈淼道,“再者说,老唐也需要一场大功劳来证明自己。”

“是,我明天一早就给唐处打电话。”

“不,你亲自去一趟,这事儿不能在电话里说。”陈淼摇了摇头。

“明白。”

……

“王一帆,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我放你走,去哪儿我不管,生死勿论,第二,给我督察室做事儿,你替我作证,我保你性命?”

王一帆顿时脑海里天人交战,选择走,那张露知道是他出卖了自己,会放过他吗?肯定不会。

任何一个上位者对叛徒都不会心慈手软的。

“陈主任能保证我安全离开上海吗?”

“你说呢?”陈淼反问一句。

“我想也不会。”王一帆苦笑一声,“若是陈主任能保我一家的安全,我愿意为您做事儿。”

王一帆这话说的跟陈淼提的条件不一样,陈淼说的是给督察室做事儿,而王一帆说是为陈淼做事。

当然,王一帆的要求也不一样,他要的是一家人的安全,而不仅仅是他一个人。

“你是上海人吗?”

“不,我是江苏太仓的。”王一帆道。

“你的要求有点儿高了,我没有计较你对梁小姐做的一切就已经是额外的开恩了。”陈淼微微一拉脸道。

能够担任监视和跟踪的组长,那都是聪明人,王一帆当然明白,自己这是筹码不够,人家答应保你一人平安就已经是法外开恩了,还要保护你的家人,这就过了。

“我知道,我们张处长一直都对您怀恨在心,她想报复您,她知道梁小姐是你最在意的人,所以,才安排我们监视和跟踪梁小姐的生活起居和行踪。”王一帆一咬牙道。

“你想说什么?”

“陈主任,我想说的是,梁小姐被绑架,这一定是张处,不,是张露所为。”王一帆重重地说道。

“这我需要你跟我说吗?”陈淼道。

“陈主任,我可以帮您把张露引出来,到时候,您就可以威逼她释放梁小姐。”王一帆道。

“你觉得她会承认是自己所为吗?”陈淼反问道。

“呃……”

“王一帆,你想保全家人的想法,我能理解,但是,你能给我的,还不足以让我花费这么大代价去帮你。”陈淼道,“至于张露,我自有对付她的方法,还用不到你。”

“那我选第一个。”王一帆闻言,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说道。

“好。”陈淼倒是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答应下来,“你那两个手下,我也一并还给你,你怎么处置,那是你的事情。”

王一帆顿时骇然的望着陈淼,这才是真正的杀手锏,他自己若是想跑的话,找机会离开上海还是能够做到的。

但是自己这两个手下若是知道他背叛了张露,还会不会跟他一条心,那就难说了,只要有其中一个泄露了消息,他就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除非……

张露的心胸,就算自己将实情对她和盘托出,只怕她也不会放过自己,做这份工作的,只要有一次背叛,那就不值得再信任了。

所以,就算张露现在不杀他,未来也会有一天会找机会让他消失的。

作为张露的手下,他见到的太多这样的情况了。

“陈主任,他们虽然是我的手下,可未必会听我的,万一他们向张露告密的话,我就死定了。”王一帆道。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帮你将他们两个人解决掉,或者是你自己解决?”

“陈主任,我不敢,我真的不敢……”

王一帆就差没哭出来了,他一直都是干的监视和跟踪的活儿,这杀人,他见过不少,但真正自己动手杀人,还没有一次。

“那我就帮不了你了,天霖,我们走。”

“陈主任,我说,我把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您!”王一帆一看陈淼和吴天霖当真要离开,终于急了。

陈淼并没有停下脚步,倒是吴天霖脚下微微顿了一下,以为陈淼会停下的。

“张露找了袁公子,打算在绑架梁小姐后,将梁小姐以五万大洋的价格卖给袁公子!”王一帆急的脱口而出。

“啊!”

吴天霖惊恐出声,而陈淼虽然猜到了,可听到王一帆说出来,他还是浑身一震,转过身来,语气森然地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张露绑架了梁小姐,并且打算将梁小姐卖给袁公子,交易在明天一早,不,现在应该说是今天一早了。”王一帆豁出去了,既然都已经开口,不说是个死,说了,可能还有一线活命的希望。

“交易时间,地点?”

“恩济修道院,到时候,袁公子会亲自过去接人。”王一帆道。

“恩济修道院!”那不是紧挨着麦琪公寓,就在白赛仲路上,这张露够贼的,居然将人囚禁在这么近的地方,根本就没走都远。

这灯下黑的原理被她运用的极为娴熟。

“三哥,事不宜迟……”

“不,修道院可不是普通的民居,那是教会的地方,若是惹来教会的抗议,我们会有麻烦的,何况,这是在法租界,我们没有执法权,若是强行进入,只怕会惹来非议,你没听说,张露想要将人卖给袁杰吗,明天一早就交易,那我们就等着来一个人赃并获,一劳永逸。”

“您的意思是,等他们交易的时候动手?”吴天霖问道。

“不,天霖,你还记得谭文斌奉陈明初的命令来告诉我,他帮袁杰弄了一张特别通行证吗?”陈淼这个时候完全明白了。

袁杰弄这张特别通行证就是给梁雪琴用的,没有特别通行证,他没办法将梁雪琴送出上海。

这小子想金屋藏娇,可又不敢把人就藏在租界内,想把人送走,这样,就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了。

岂不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就袁杰的这点儿花花肠子,在陈明初这些经验吩咐的老情工眼里,那真是不够看的。

“难怪三哥你对谭文斌说要报答这份恩情。”吴天霖恍然大悟道,“三哥,您是不是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是这么一回事儿?”

“不,我只是觉得袁杰突然在这个时候请陈明初突然办理这张特别通行证太蹊跷了,雪琴被绑架,袁杰需要特别通讯证避开一路的检查离开上海,这两件事看似独立,其实是相互关联的。”陈淼解释道。

“明白了,张露和袁杰都跟三哥有很深的过节,他们这是合起伙来报复三哥!”

“嗯,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张露处心积虑的想要绑架梁雪琴报复我,而袁杰虽然表面上不再骚扰梁雪琴了,可背地里还不死心,对我只怕也是深恶痛绝,这二人是一拍即合。”陈淼点了点头,心里默念一声,可能还要加上一个军统变节者万盛和。

“三哥,你打算怎么做?”

“如果王一帆所言属实,再过几个小时你就知道了。”

……

距离天亮也就不到三个小时了,陈淼也没打算睡觉了,迅速的发布几道命令,让吴天霖调集人手。

天亮之后,各路人员就已经就位了。

……

所谓修道院,其实不过是一个洋人办的一个收养中国孤儿的地方,虽隶属教会,但并不直属。

主要是接受各种社会捐赠,用以收养被遗弃的孤儿。

光照过的地方必然也是有阴影的,修道院也一样,当初修建的地下防空洞,如今却成了囚禁人的地牢,以善良的名义藏污纳垢。

“巧儿,你听!”

“雪琴姐,听什么?”巧儿谁的迷迷糊糊的,被梁雪琴晃动一下,睁开惺忪的睡眼问道。

“教堂里的童声唱诗班在唱圣歌。”梁雪琴道。

“雪琴姐,你是不是幻觉了,这里怎么会有人唱圣歌?”巧儿道。

“巧儿,你仔细听,认真听,一定可以听见的。”梁雪琴认真重复一声。

巧儿在梁雪琴的要求下,竖起耳朵认真仔细听了起来,还别说,还真听到了那种教堂唱诗班的童声唱诗班的声音。

“恩济修道院。”梁雪琴在脑海里默念一声,他们被囚禁的位置居然离恩济修道院这么近,这让她很吃惊。

住在麦琪公寓这么多天,梁雪琴对周围的环境早已是烂熟于心,修道院的童声唱诗班的唱圣歌的声音她太熟悉了,甚至还能分辨出其中有几个相当有辨识度的孩子。

评弹是一名声音表演艺术,演员如果连声音都不敏感的话,那如何能够唱好呢?

“起来,把衣服换上。”

有人从门上的通风口扔进来两套衣服,是修女的服装,这就更加让梁雪琴判定,她们所在的地方就是恩济修道院了。

“你把我们都绑起来,怎么穿?”梁雪琴对着门外的人道。

“等着。”一声传来,紧接着,地下密室牢门被打开,进来一个人,走过去,俯身下来,解开梁雪琴和巧儿手脚上的绳索。

“换好衣服,别耍花样,否则有你们好吃的。”来人威胁一声。

……

修道院教堂办公室内。

“我道是谁,原来是袁会长家的袁公子。”万盛和一见到乔装而来的袁杰,马上就明白张露的打算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阴毒,居然把梁雪琴卖给了袁杰,而她自己居然没出面交易,却把他推到前台。

她不光算计了自己,也算计了袁杰,就算陈淼知道了,也会去找他跟袁杰的麻烦,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出现过。

“你就是老万,梁雪琴人呢?”袁杰有些急不可耐的问道,为了梁雪琴,他付出的代价太多了,如果最终得不到人,他又怎么会甘心呢?

“放心,人就在我手里,袁公子,我很好奇,张露收了你多少钱,才把梁雪琴交给你?”万盛和问道。

“我是用钱赎人。”

“别自欺欺人了,袁公子你是怎么想的,我很清楚,绑架梁雪琴,是哥几个豁出命去干的,你也知道,这梁小姐可是陈淼的未婚妻,绑架了他的未婚妻,他岂会轻易的放过我等,张露不过是动了一下嘴皮子,就从袁公子手中拿到了巨大的好处,这太不公平了。”万盛和终于认清了张露的真面目,不打算再被利用了。

“你想怎么样?”

“你给张露多少,也给我多少,否则,我可以直接联系陈淼,我想为了梁小姐,他是愿意出得起价钱的。”万盛和嘿嘿一笑道。

“这可是你们张露处长的命令,让你把人交给我?”袁杰怒道。

“抱歉,张露不是我的上司,她还命令不到我。”万盛和哈哈一笑,心中就更加猜定了,这一切都张露这个女人算计好的了。

可她真不应该连他也算计,万盛和心中冷笑,张露,你不仁,就别怪自己不义,反正都已经绑架梁雪琴了,梁子结下了,不从袁杰身上敲一笔弥补一下损失,他也不甘心。

推荐热门小说密战无痕,本站提供密战无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密战无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245章:浮出水面 下一章:第247章:坐地起价
热门: 刑名小师爷 对于历史,科学家有话说:20世纪中国科学界的人与事 古墓诡事 黎明之街 邪风曲 独战天涯 分身 大宋帝国之中原乱 最三国第一卷天下有事 茶经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