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挫敌锐气

上一章:十七、伏击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利山苗依次介绍了各家掌门人,杜英豪道周久仰,然后笑道:“各位前辈,今天辱承邀宴,杜某十分荣幸,不过杜某今天原是答应了几位贵国的武林朋友邀请小聚的,因为不便对各位失礼,只好斗胆代为将那几位朋友也邀来了,希望主人不会怪杜某孟浪。”

这次利山苗却不敢作主了,把眼睛望着他的老师,因为这种事必须要由主事者来决定的。

可是另一个老人抢着发言了,他的年纪比其他人都大:但一直被山下压着,心里未免有点芥蒂,一有机会,他就要抢着发言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今天是以武会友,自然欢迎多认识一些中华的技击名家高手。”

龙川介大方地说着,同时还看了一眼做主人的山下须义,脸上有着得意的微笑,山下须义皱了皱肩头,但是龙川介既已表示了,他自然不便再作表示,其他野口浩和木村雄夫也都同声附和了。

杜英豪微微一笑,他是个很细心的人,由于在技艺上,他不能作为真正的依仗,所以他很注意周围一切的细节,那往往就是他克敌致果的因素。

现在,他对这四人中的微妙矛盾已经有点了然了,四个门派独占了日本的正统武林,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因为四家绝不可能平分秋色的,看来是山下一家属于领导地位,但其他三家必然不服气而有着抗拒的心理,杜英豪在听有马福吉解释目前武林大势时,心中已有了个底子,想到会有这个可能,现在,这种猜测几乎可以证实了。

杜英豪更为安心了,这是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情势,但他却还有更进一步的安排。

杜英豪点了点头,才笑着道:“敝人的这些朋友都不是从中国来的。”

山下须义觉得该显示一下做主人的身份了,抢着道:“那一定是旅居敝国的中华高手了,敝人听说过,自从大清朝入主中国后,许多明朝的臣民不承认更换朝代而流亡海外的,相信也有不少人迁居到敝国来,平时他们隐藏所学,无由领教,这次能托杜大人的福,见识到中华绝技了。”

他是个中国通,在在要表现他此别人高明,抢着发表了他的博学,但杜英豪却一笑道:

“山下老师可猜错了,敝人邀来的这几位朋友不是敝国同胞,而是贵地的武林同道。”

山下一怔道:“什么,敝国的武林同道!”

杜英豪点点头道:“是的!敝人很有幸,能结识这几位贵国的武林奇人,交谈之下,对他们的所学所能,十分钦佩,同时正好接到四位老师的邀函,他们也希望能来领教一下。”

山下道:“敝国的武林道中高人,敝人不敢说全认识,但是能被杜大人如此看重的,倒是不会太多,敝人急于想认识一下。”

杜英豪道:“那敝人就介绍一下吧!这位是喜多老师父、这位白发的老太太是摩迦婆婆、这位朋友大名叫光明童,这是他的外号,本名是什么,他不肯宣布,敝人也不便请教了。”

原来为杜英豪这边准备了一排座椅,是供杜英豪的几位夫人坐的,可是杜英豪就坐后,只让了玉佳格格和美枝子公主入座,其余的位子就让给这几个人坐了,晏菊芳等人都站在后排。

因此使主方对这几个客人的身份颇表怀疑,及至于杜英豪一报名之后,山下须义征住了,他居然一个也不认识,倒是他最得意的门生利山苗,凑到老师耳迸低语一阵,山下须义的脸色一沉,然地道:“杜大人,他们是忍者。”

杜英豪道:“是啊!他们所修的是技与艺的综合,是一门很高深的武学。”

“杜大人对忍者知道清楚吗?”

“清楚!敝人还在本国时,就有幸与几位忍术修者会过,彼时虽是在敌对的地位,但敝人对他们的技艺仍是十分钦佩,所以这次来到贵国,就专诚与几位忍者前辈多方请教,获益良多。”

“杜大人也知道忍者的职业吗?他们是专任间谍、刺客、细作、密探等工作。”

杜英豪一笑道:“自然知道,这些工作都不容易做,不是一般人能担任得了的,忍术修者能人所不能,为人所不能为,实在很了不起。”

山下须义听他一直在吹嘘忍者,佛然道:“杜大人,忍者在敝国视作贱民,为一般人所不齿。”

杜英豪庄答道:“我们中国人都是一视同仁,若是真要分贵贱,则圣贤说过,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最贵的该是一般百姓。”

这是孟子的话,东夷研究过一点汉学的人都读过,倒是把山下须义的口堵住了,顿了一顿才道:“杜大人要尊敬他们是杜大人的事,但敝人却不屑于跟他们论文,也不敢高攀。”

三个忍术修者想是受惯了这种奚落,不以为意,杜英豪笑道:“他们是为杜某助拳来的,各位倒不一定要跟他们交朋友,只要在手底下胜过他们就行了,敝人一样认数的。”

“杜大人,我们是向你讨教。”

杜英豪脸色一沉道:“山下老师,因为彼此国情不同,所以谁也不能勉强谁的,你们四家因为子弟门人都在官府任职,就自许正统。

但在我们中国,武人都把进入官府视作穷途末路,六扇门中出来的江湖人,最为大家看不起,比武论文是你们提出来的,要照我的习惯,根本也是不齿一会的。”

山下怨声道:“杜大人,你自己也是官中人。”

杜英豪搭足了架子道:“我这个官不同寻常,我贵为侯爵,见皇帝也只是长揖不跪,宗亲王子,平起平坐,可不是为豪门官府当奴才走狗。”

山下须义一拍桌子道:“杜大人说谁是奴才?”

杜英豪淡然道:“听人指使,身不由己,叫你向东,你不敢向西,在我看来就是奴才,江湖人贵在品格气节,天子不能臣、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移。才是所谓大丈夫,我只看得起这种人。”

对方一品武士们个个怒形于色,气氛极僵,有马福吉忙道:“山下老师,中国国情和我们不同,大家不必为这件事争执,杜大人乃中华特使贵宾,我们更不可失礼。”

因为他目前在将军面前正走红,这些官中的武士宗派自是不想开罪他,山下须义忍住气道:“这不是我们失礼,而是杜大人太蔑视我们了!”

杜英豪道:“我本来很看得起各位,可是各位看不起我的朋友在先,那可怪不得我!”

山下须义道:“可是要我们跟忍者比武!”

杜英豪冷笑道:“现在不必讲什么武德了,各位练了武功也不是为了强身,而是用作求取富贵的凭藉,忍者也是以技艺而求生,大家都是一样。”

一旁的喜多老人突然道:“杜大人的话有理,我们不想争取什么正统,但我们劫是凭本事卖命,各位的武功若是胜不了我们,再吹嘘也没用。”

山下须义道:“但你们却不是仗武功求胜。”

喜多老人哈哈大笑道:“对敌但求胜利,不在乎用什么手段,你们的职责是保护主官,若是你们主官的仇家派了个忍者来行刺,你们是否因为忍者不择手段而放弃职责,听任刺客得手呢?”

山下须义被间住了,杜英豪冷笑道:“真功夫应该经得起任何考验,敝人在罗刹曾经单人出入对方城堡,力退众人,用的并不全是武功,却没有人说我不是武林正统。”

杜英豪有宣赫的历史,这是无人能否认的,他提出这一点,没人能跟他争辩了。

杜英豪冷笑一声又傲然地道:“当我面对着千万罗刹枪兵时,若光靠武功,有一百个我也被轰成灰了,可是我居然将他们杀得片甲不回,且不管我用什么方法,胜利者才是值得骄傲的人。”

龙川介又忍不住道:“比就此好了,本师不相信正统的剑法会不如那些邪门外道。”

一场舌枪唇剑总算是结束了,三位忍术长老对杜英豪十分感激,因为杜英豪为他争取到武林的地位,要能够跟这些正统的剑术放手一战,无论结果是胜是负,今后他们都会受到较多的尊敬了。

在四周的武林人士也感到很痛快,他们未必看得起这些忍者,可是把当今势雄人众的四大剑派挫挫锐气,使大家在武林中也能占到一些地位。

山下须义忽然发现今天之会是很愚蠢的一件事,也发现到自己的孤立,杜英豪是外国人,但是在日本的武林道心中,他似乎更得到人心。

今天必须把这个中华高手挫败,才能维持昔日的光荣与地位,但是要胜过杜英豪又谈何容易呢?

其他三家的宗主也抱着同样的心理,龙川介最会取巧,他看了一下,知道最难惹的自然是杜英豪,但杜英豪第一阵必然不曾出手,对忍者也好,其他人也好,总是此较容易些。

所以他立即道:“敝门下首先讨教。”

事前已经商妥了,全部赛事为八局,每一门派出战!人,他急急地派出了自己的弟子秋江。

那倒是个很正派的年青武士,造请很高,杜英豪略加斟酌后,派出了赖光荣。

赖光荣在官方的品术是四品护卫先行官,那是杜英豪封的,但听起来很唬人。

他的武功底子不错,但学得很杂,那也是受了杜英豪的影响,不过人聪朋、反应快,杜英豪只给了他两个字的指示:“平手!”

赖光荣干脆自承是杜英豪的门下,再加上他的职品,两种身份倒是很唬人了。

秋江很礼貌地猷剑为礼,然后双方交手,赖光荣这才发现对方的武功技艺非常高,想要战成平手实在不容易,在一连串紧而密的攻势下,他能够维持住不受伤已经十分困难了。

还好!他的身形很伶俐,跳闪卷缩,腾挪移位,勉强撑到一百招后,在对方的紧逼下,一个滚地翻出丈许,双手一抱道:“高明!高明!多承指教,希望下次还有机会跟阁下再讨教。”

杜英豪道:“很好!平手,不伤和气!”

这一百招交手中,赖光荣险象环生,差不多有九十七招是在招架躲闪,攻击约两三招倒是很不错,那是杜英豪从万流归宗秘岌中传授给他的零星精招,恰到好处地用上了。那都是守中取攻,迫敌回救,但秋江的反应很快,立刻就化解了。

说颊光荣还没落败,已经很勉强,论两人战成平手,却实在叫人难以心服的。

龙川介得意地大笑道:“好!平手就平手!秋江,你得与中华第一高人门下交手,勇攻百招,使得对方无暇回手,即使战成平手,也足够光采。”

他的语气分明是在讥讽,杜英豪好像听不懂,居然也同意了道:“是!是!贵门下这后来一连串急攻实在不错,再战下去,敝门下一定要落败的,以后他只要在开始时多注意,不要拘束,起手就全力出招,就可以成为个高手了。”

这竟是一派教训的口吻,龙川介听了很不服气,吟笑道:“杜大人!小徒年幼学轻,以后自可慢慢磨练,但台高足却未见得有什么高明之处。”

杜英豪一笑:“他呀!有点小聪明,跟我一样,光想偷懒,不肯在内力基本功夫上下苦功,所以撑到百招,就撑不下去了。”

赖光荣笑道:“老师!这可是您教的,能够省力就尽量省力,能十步走到的地方,不必走十一步,能一招杀敌,又何必苦拚呢。”

。杜英豪道:“话是不错,可是像这种场合,大家点到为止,不便伤人,你不就是没辙了。”

赖光荣耸耸肩笑道:“是!弟子以后会注意,像今天这样,要等到满百招才能全身而退,实在替老师丢人,不过这种剑法实在没有意思,弟子以为是白费力气,若是照我的……”

杜英豪忙喝道:“今天是以武会友,又不是生死仇敌拚命,怎么可以伤人呢!不行就是不行,还有什么理由强辩,下去。”

赖光荣含笑同列,龙川介不服气道:“杜大人的意思是,令门下随时都可以杀死小徒。

杜英豪道:“那倒不是,只有起手时的几招才有机会,以后贵弟子剑法展开,轨那么容易。”

龙川介冷笑道:“敝人倒是不信,此武场上,原是不计生死的!

敝人希望能分出个胜负。”

杜英豪笑指秋江的腰间道:“那得请贵弟子去换条腰带,否则在动手时突然断裂会影响行动。”

秋江低头一看,但见自己的腰带已被割断了一半,断处如削,显示利刃所造成。不问可知是对方的剑及所造成,这一剑是何时攻入,秋江却毫无知觉,以中剑的部位看,对方若要自己的性命,倒是易如反掌……想不到对方的剑技精湛如此,顿时红了脸,但他却是个很有风度的青年人。

发现了腰上剑痕后,立刻跪了下来,恭恭敬敬地向杜英豪这边叩了个头道:“多谢前辈们手下留情,也多谢前辈们赐教,这一阵敝人认输。”

龙川介也红了脸,秋江看不到自己身上的剑痕尚有可说,自己居然也没发现,还一个劲儿地说风凉话,这个脸可去大了。

不过他也很幸运,山下须义同样地也汐有看到对方出剑,否则他早就该提出胜负之裁决了,因为今天他是主人,应该主动地对胜负提出公平的判决的,杜英豪倡议平手时,他还满心不情愿,一再示意自己力争,想利己方得胜的。

山下须义以及另外两个老者的脸色也是十分难看,秋江认了输,他们也没脸否认,更难过的是己方竟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一剑是何时以及如何划上的,这证明对方的剑术的确奥妙无匹。

听杜英豪的口气,似乎一开始动手没多久,对方已然得手了,以后则是在敷衍百招而已有徒如此,师父还用说吗?何况赖光荣只自称在杜英豪指导下学过几手剑式而已,还不是他正式开门收的徒弟。

每个人都把杜英豪想得太高了,只有杜英豪心里好笑,不过他倒确实注意到赖光荣这一手是如何施展的了,那不是剑法,而是三只手的扒窃手艺。那是一片小小的薄刃,十分锋利,长不过半寸,探出夹在手指上,可以划破他人腰间的搭褪,扒取其中的银子而仍不为失主所觉。

杜英豪自己是此中拿手,为了好玩,也为了行事方便,他传给了赖光荣,因此他看见赖光荣伸出手指在对方腰间划过,就特别注意那个地方,果然找到了那条裂纹,心中暗笑,赖光荣这小子不学好,而学邪门儿却真有一手,在一个剑道高手的身上施展开来,居然也能叫对方毫无知觉。

赖光荣一下来,他立刻就作了平手的判决,而且用手一摸腰间,赖光荣已经知道瞒不过杜英豪的眼睛,心中好生佩服,此刻两个人的对答,却是心照不宣情形下自然的配合,居然天衣无缝。

但是这番谈话却震惊了东瀛武林,那道剑痕更是令得摹推丧腔,帧了一顿后,龙川介颜地问道:“杜大人,贵高足的剑技之精,老朽算是领教了,但不知是如何刺中小徒的,大侠可否明示?”

杜英豪肩头一皱,这当然不能宣布公开,但是对人家这种请求,他既不便拒绝,又无法杜造一式来遮掩,正在为难之际:赖光荣却赶紧接口道:“不可以,这一剑并非家师所创,而是在下自研。”

杜英家叹了口气:“对不起!龙川师,他跟我学过剑,却不是我正式的门人,因此,我不能作主将他的心得露出来,而看他的意思,似乎不欲将此一式示人,只有方命了。”

他一口推得干干净净,而龙川介也颇不好意思,这是人家精心独创的秘技,本来也不该探询的。

不遇,他再也没有勇气出场索战了,郝颜走过一边,山下须义见其余!人都未作表示,自己却不能再推诿,乃轻哼了一声道:“利山!你下去。”

利山苗答应了一盘,出场拱手道:“利山苗有请列位高明赐教。

”他是足利将军的侍卫统领,剑技自然不凡,而且在武士中的地位也很高,胜他不容易,击败他也不太好,那似乎对足利将军的颜面也不太好看。杜英豪自己是不会下去的,但他这边的人手,也派不出一个像样的好手出去,晏菊芳与水青青都不够。玉佳格格尚可一战,但又不便派遣,眼珠一转,向喜多老人作了个暗示。

喜多老人会意,踢了摩迦婆婆一下,摩迦站了起来,摇着手中的蛇头拐杖笑道:“利山大人,由老婆子向你讨教一下吧!”

利山苗没想到竟飞来了这个对手,顿了一顿道:“婆婆,今天是个难得的机会,敝人希望能向中华的高手请教,你我是同僚,何必赶在这时候。”

摩迦冷笑道:“利山大人,你现在承认老婆子是同僚了,我们同是为主上效劳,但你封看不起我们,说老身那个密探组是一群贱妇,说我们的技艺是旁门妖术,不登大雅之堂。”

利山苗本就打心里看不起她,再经她这一激、傲然又发,狞声道:“你那些门人本就是贱妇,所操的全是贱业,艺妓、歌舞妲、卖唱女,那一种是正正经经的行业。”

摩迦的脸上堆下愤色道:“你看不起我们的行业,可是我们做的事却比你们多出几倍,你们只知道舞舞刀剑,就坐享最高的待遇。”

利山苗哈哈大笑:“我们是武士,正统的武士是高贵的人,你们却连野武士都不如,怎能比!”

摩迦一顿拐杖,厉声叫道:“好!我们就来试试,看看你这年俸三千石的大武士比我高明多少!我们这一战生死不论,你最好小心点。”

利山苗笑道:“你们会搞鬼,但在一个正统的武士面前,却是半点用处都没有的。”

摩迦舞杖直攻过去,利山苗这时就表现出他们逆云一刀斩的武术修为了,他双手持刀,端立不动,凝目直视,摩迦的蛇杖从它的顶上直劈而下,他却如同未见,仍然呆立不动,摩迦的杖端落下,却在他的眼前掠过,原来这只是一招虚攻,目的在施展以后的杀着,那是一种号形的十字镖,也是忍者专用的暗器。这一杖气势迫人,却不会真正伤到敌人,在眼前掠下,对方必然曾本能地旁闪或后退,那时星镖突发,恰好够上距离。

但利山苗不动,摩迦就傻了,长杖落地,星镖就无法施展了,就在这一怔之间,利山苗忽然动了,抱在手中的长剑闪电似的劈出,摩迦惊呼一声,身形如同一朵幻霎似的飞起,利出苗的长剑随即上撩,恰好追个正着,喳的一声,白色的身影被砍成了两截,武士堆中轰然叫好,杜英豪这边却寂然无声,利山苗得意地抱剑退过一边,势子并未松懈。

但他的得意之色也没出现太久,因为他看见了摩迦婆婆仍然好好的站在对面,只不过她身上只剩了一套紧身劲装,白袍与蛇杖都不见了。

不远处则横着两截断杖,各里在半截白袍中。利山苗这才知道刚才那一撩,只砍到替身而已,紧急之际,摩迦把蛇杖挑着身上的袍子,抛上半空,承受了对方的攻击,本身却巧妙地脱了出来。

她的脸上仍有愤恨的表情,怨声道:“利山,你太狠了!乍一出手,就是如此凶招!若非老婆子练过蛇蜕脱身术,岂非被你砍成两截了!”

利山苗哈哈地道:“邪不胜正,正邪不并立!你那点鬼魅伎俩,在我面前施展不开的!”

摩迦愤怒地又要扑上去,杜英豪开了口道:“婆婆!请回来吧!

你们各胜一招也就够了。”

摩迦倒是不敢违拗杜英豪的话,答应了一声,退回了座,山下须义冷笑道:“杜大人,莫非你又认为这一场是平手?”

推荐热门小说妙英雄,本站提供妙英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妙英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十七、伏击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唐朝诡事录 守夜者2:黑暗潜能 大雪中的山庄 异闻录:九重图阵 幽冥怪谈2:死亡约定 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 风生水起 44号孩子:一个如同俄罗斯狼一般残酷的故事 京极堂系列03:狂骨之梦 湘西疑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