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伏击

上一章:十六、海上风云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有两条中国商船驶进了横滨港,船主叫戚仁义,是中国大商家仁义堂的主人,仁义堂的生意做得很大。在中国各地都有分号,跟日本也经常有生意来往,为人四海,出手大方,做生意很公道。

因此,他是个很受欢迎的外国主顾,这次来又带了许多织锦的绸丝罗、瓷器、宫扇以及上品茶叶等名贵物品,因此更为轰动了。横滨城守有马福吉是足利王室最信任的家臣之一,食禄百万石以上,是个很有地位的官儿。

可是在他受到戚堂主奉献的那份厚礼后,不禁砰然心动,眉开眼笑。

礼物中有一尊玉雕的观首佛像,通体晶莹,价值连城,还有一柄中国的古剑,剑名秋水,剑鞘上缀满了宝石,剑刃微泛蓝色,锋利无匹,吹毛可断,削铁如泥,这两件宝物使有马福吉更是开心。

因为足利将军大寿将至,他正不知该如何表现自己的一番忠心,奉献一些俗气的寿礼,不足以表现诚意,而有马福吉最拿手的就是献小殷勤,他的官位一再地拔升也是靠着这个缘故。

将军大寿,就是对他的考验,看他能否献出与众不同的寿礼来博取欢心了,这对他的前途关系颇大,别人的寿礼菲薄些没关系,他的寿礼别说菲薄了,就是十分厚重,但不能引起将军的欢心。他的忠贞也会被认为有问题。

所以,仁义堂这份献礼,解决了他最耽心的难题,将军嗜好收藏剑器,尤其是中华名剑,视同拱璧,只遗撼的是名器难求,收藏不丰,这柄秋水剑是列名在剑谱上的,用以转献上去,必然是对他的宠信又将提高一级了,将军夫人虔信佛教,尤其是对于观世音菩萨,特别礼敬,这尊土观音宝相庄严、洁白无瑕,献了上去,夫人必然会日夜供奉,自然也不会忘记他这大功臣了。

因此,有马城守破例地在自己的官邸中设宴款待戚堂主,谈笑更治,戚仁义这才提出了一个请求,说自己性好游历,这次随船来到日本,游历的兴趣大于营利,而这次带来的绸缎、茶叶及瓷器,有一半是极品,横滨的商家买不起,想到京都去脱手,请有马福吉带掳一二,而且许下极为优厚的条件,全部货品脱手的价款,双方均分。

有马城守不禁心动,他倒不在乎赚钱,因为他的钱够多了,而是这些货品,都是很难得的,他若有一半主权,带到京都,分送那些权臣,则又是一笔大大的交情。

虽然,带一批外国人进入京都是违反禁例的,但是担些干系,多加小心也就是了。

好在带的是中国人,形貌与日人无异,让他们穿上自己随从的制服,再派几个人招呼着就行了。

有马福吉同意了同行的条件,戚堂主也接受了易装的要求。他的手下水手中有几个精通日语的,也跟着一起走,就万无一失了。

虽然将军大寿还有一个多月,但有马福吉为了得到了两件珍贵寿礼,迫不及待地提早上路入京都祝寿,这次的寿礼行列也特别气势,足足有两百多人,驾了十几辆车子的礼物。

实际上,倒有百来人是中国水手改扮的,他们是去卖货的,穿了制服是图个方便,到了京都,有马大人自会运用关系,找来大商家,把他们的货品推销出去,倒是不必费心。

时间很充裕,走得很慢,每到一地一镇,戚仁义总是要四下去逛逛,这原是说好了的,而且有马大人提早上路,也是为了方便他的游历。

但是每次要等他玩尽兴了再上路,有马大人可没这份耐性,陪了三天,他就向戚仁义提议道:“戚先生可以慢慢一路玩了来,下官封要先走一步,在京都为你们接治好买主,等你们前来。”

戚仁义一面道歉,一面感激,而且善解人意,把货物分出一半交给他先带走,让他做样品,好接洽生意,这下子有马大人更高兴了,两份贵重寿礼献到将军府中,其余名人处也要应酬,这一来问题全解决了。

于是他留上了两个人作为向导,自己则带了亲兵先行上路了,本来他是想多留几个人照顾的,可是那些贵重货物更要人照料,而这次为了容纳仁义堂的人参加,他自己的亲兵已尽量节制精编了,实在也腾不出多余的人。

好在,有马大人的面子大,打着他的旗号,沿途的官吏们都要悉心招待的。

另一边鹿儿岛城守虎右衙门,因为他先接到消息说大清国派了忠义侯杜英豪把他们派在高丽的海盗老巢给挑了,而且跟大清王室勾结的事也被揭穿,计划整个破坏了。

这个坏消息使他急得差点没切腹自杀,因为利用毛利遗孤在海外扩展的机会,密遣自己这边的剑手、忍者,前往加入,假意帮助他们扩展势力,实则可以大规模组成海盗,侵犯中国沿海一带,抢掠财货,而得到暴利。

因为足利王室,利用叛乱的手段,由毛利王朝手中取得政权,对一些旧日毛利的有势力家臣,都许以重利,才获得了支持。

这些钱都要王室拿出来的,为了维持政权,王室也在多方设法,到处去赚钱,增加赋税固然是办法,可是为了战争,老百姓的负担已经很重了,再增加赋税,百姓实在无法负担,许多民众都为了欠税已逃亡,再要逼下去,则势将天下大乱。

劫掠并不是很好的手段,但为了救急,才只有勉力为之,不过不能公开打着足利王室的名义而为之,那样惹怒大清朝廷,问题就严重了。

幸好有个流亡的毛利遗孤,以及追随护主的一批人,成了最好的一个掩护。

虎右衙门是谋土,他想出了这个绝妙的计划,派遣了大批的野武士投到毛利遗孤那儿去,他们是拥护故主而来,毛利不能不接纳,要养活他们,只有抢劫一途,慢慢的,人数越来越多,终至自成一批势力,在大清朝廷中跟一批野心的宗亲也搭上了线,内外交通,弄得很成功,而足利王室也着实发了一笔财,造成了境内的国泰民安。

现在,突然,这条财源断了,叫主其事的虎右衙门怎不忧心如焚,更糟的是与大清宗室的勾结也被揭穿了,恐怕他们会兴师问罪。

消息再来,大清朝廷在大举扩展水师,建造大型海船,似乎有兴伐之意,但是先派了忠义侯杜英豪为特使,前来日本洽商,据悉还有毛利遗孤美枝子同行,这使虎右衙门更紧张了。

对杜英豪的威名,他是听过的,知道是中国为一名剑手和勇将,必然很不好对付,因此又出了个主意,恰好得知横行海上的荷兰大海盗虎克船长在中国海活动,特地去请求他在海上展开拦截,除了允应战利品之外,还予以二十万金银重酬。

日子一天天过去,海上拦截的结果却没消息,虎右衙门每天要跑几趟信鸽笼去等消息。

而远在京都的足利王朝也一样的心急万分。

好不容易消息来到,那是预先安插在美枝子手下的间细发出的鸽信,虎克在海上大获全胜,美枝子、杜英豪等人都被生擒,只是在海战中,虎克海盗船也受了损伤,故而行程较缓,现在照约定直放鹿儿岛,交出俘掳,收取酬金,同时也借机会补充给养,修理船只。

虎克船长跟虎右衙门还算有点交情,而且他的船也在鹿儿岛进舶过,因为这儿地处偏僻,没有其他外国船只,不易为人所发觉。

虎右衙门总算放了心,他又有了更进一步的计划,打算在鹿儿岛把虎克船长也坑了下来,一则省了一笔酬金,二则使得袭击大清便船的事:永达湮灭,没有任何的证据。

这个恶毒的主意却不能由着他作主,因为关系太大了,必须要请示京都才行。计算时日,海盗船还有几天才能抵达,他快马入京,还来得及请示一番。因此,他丢下了话,急急地走了。

命令是交代给他的部将的,说万一在他没同来前,荷兰船抵达,不妨准许靠岸,秘密把囚犯接收过来,并且妥予款待虎克等人,等他回来。

他的算盘打得很如意,不管京都的决定如何,先稳住虎克总是对的。

到了京都,足利听取了他的报告和计划后,倒是颇为赞同,只叫他小心从事,一定要做到绝对的秘密,虎右衙门兴致勃勃地告辞出来,倒是不取耽误,星夜飞驰,来到一处驿站,天色已晚,而且又下起了雨,只有住了下来。

他为了赶路,只带了两名武士护卫,也没有向沿途的地方官打招呼,来到驿馆,却见里面已住满了人,一问之下,才知道是横滨城守有马福吉的亲兵和一名副将。

虎右衙门本来就看不起有马福吉,认为他只是一个佞臣,而他的副将居然占住了驿馆的正署,心中更是火大,当时就亮出了身份,叫他们让开。

这一帮人正是戚仁义他们,住在这儿也是杜英豪的计划,他在美枝子的手下那儿找出了奸细,利用信鸽发出了一道消息后,知道虎右衙门必然会有这番的请示之行,特地在半路上等着。

虎右卫门不找上来,他也会拦路袭击的,这一下子送上来,正中下怀。

一声不响,也不动声色,装作出来迎接,见面后,还跪下迎接他进去,虎右衙门傲然地点头,跨进了大门,一柄大铁当头砸下,那是胡若花,她那神勇的巨力谁人能敌,虎右衙门连刀都没来得及拔出来,就被砸成了肉酱。

虎右衙门自许为日本第一剑手,他的剑术的确值得骄傲,但可惜的是,他的人更骄傲。

如果知道对方是名满中国的第一高手杜英豪,他必然会提高警觉:如果驿馆里住的不是有马福吉的下属,他也不会如此大意。但有马福吉本人就是个只会拍马屁的佞臣,他的手下也都是一批贪婪的小人,更是虎右衙门最轻视的人。

他的反应也不能说慢,棍风压头,他已经拔剑招架了,但胡若花的神力却是他想像不到的。

虎右衙门这儿才倒下,他的两名随从立即跳过一边,长剑出手,警戒着向后退去,口中还喝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杀害城主!”

他是用日本话说出去的,对方居然也用日本话回答他:“弥六郎,我家城主早就打听清楚了,你们城主勾结海盗,跑到中国去闯祸、现在大清国朝廷派了特使来问罪,主上很生气,对中国大清特使保证要惩治主犯……”

弥六郎一怔,对方若是说任何理由,他都不会相信,只有这番理由,使他深信不疑,因为这是一件绝对的秘密,如者极少,他呆呆地问道:“什么?大清国特使已经来了?”

“是的!在横滨登陆,由我家城主护送去晋见主上,主上亲自下的手令。”

“胡说,特使根本就在海中被杀死了!”

那人叹了口气道:“这可是河合正平传来的消息,你们都上当了,你们叫虎克船长去袭而且你们派出的奸细河合正平也被发现了,杜侯爷故意发出一条假的消息骗你们上当,他自劫使船,主意并不错,只是你们没弄清对象,特使是中国第一高手杜侯爷,虎克全军覆没,己却在横滨悄悄登陆。”

弥六郎神色大变地道:“不可能!不可能!我们前天还见到主上,主上却没有说起这件事!”

那人道:“主上当然不能说,因为杜侯爷已经在京都,主上已经吩咐了要立刻诛杀虎右衙门,却不能在京都杀你们,主上表示这是虎右衙门自己的私自行动,他是受了蒙蔽的。”

弥六郎大叫道:“胡说!明明是主上自己的意思,我身上还有着主上的秘密指令。”

那人笑道:“弥六郎,你实在太笨,主上的意思是要你们自裁以服罪,好对大清国特使作个交代,虽然有秘旨给你们,但你们死了就可以收回!”

弥六郎道,“主上不能如此对我们的。”“弥六郎!很抱歉,大清国的皇帝很生气,已经准备发兵一战了,而主上却知道我们打不过的,所以只有牺牲你们了,好在虎右卫门已死,主凶已畏罪自杀,你把秘旨留下来,赶紧同鹿儿岛去,通知那儿的人,赶快逃亡吧,主上虽然不愿意如此做,但是为了安抚大清国特使,不得不叫我家城主带兵去征伐你们,你要明白,这是不得已的事!”

弥六的神色如土,沉思片刻后,才从背上解下一个竹制的包袱,放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一个头说:“我明白主上的不得已,可是我也无法去对弟兄们说那种话,大平!你是副守备用边大人的兄弟,由你回去说最适合了!”

另一个武士忙叫道:“不行,我们一起去!”

可是,弥六郎已经拔出了腰间的小刀,切进腹里,倒在血泊中了。大平急吼道:“混蛋东西,你要做个武士,光荣切腹了,却要我去做那种事!你是混蛋,八格野鲁、八格野鲁。”

一边叫,一边把弥六郎的头砍了下来,然后又在他身上用刀乱砍,直到刀子拍的一声折断了,他才哭着跳起来,拉上马匹,冒着雨,疾行而去。

这边的社英豪笑嘻嘻地上前,拾起那个竹匣,打了开来,拿到里面去,美枝子正在等着,杜英豪把匣子递给他笑道:“你看看,里面写的什么?”

美枝子接过看了一遍,笑着道:“侯爷神机妙算,完全如所料,这是要虎右衙门设法把虎克船长等人消灭,并湮灭一切的证据。”

杜英豪哈哈大笑:“这没什么了不起,这些做皇帝的理国跟我们的流氓争地盘时,所用的手法是一样的,看来治国平天下也没有什么大学问。”

美枝子有点不好意思,但也有点不服气,呶着嘴道:“侯爷!你们中国有两个是平民出身的皇帝,一个是汉高祖刘邦,一位是明太祖朱洪武,他们没出来打天下时,都是当过流氓的。”

杜英豪历史不熟,也不敢抬,何况他也不认为这是丢人的事,笑了一笑道:“英雄不论出身低,我是江湖人出身,也算是个流氓!”

他是说老实话,但谁都以为他是在谦虚,美枝子忙道:“侯爷,请恕妾身失礼!”

杜英豪虽然对刘邦与失洪武的事迹,听说书先生讲过,但还穿插了许多神话,他知道那是不能拿出来谈的,又苦于正史毫无所知,因此笑笑更变话题道:“现在你带了人,乘两条船,直放鹿儿岛,相信不会有问题了,而且就在那儿扎下根基吧。”

美枝子道:“侯爷难道不去吗?”

杜英豪笑道:“我可不能去,我是大清朝廷特使,要去跟你们的皇帝见面谈条件的,当然,主要还是谈你的问题,有了这份密旨为证,相信那位足利大将军只有乖乖地答应了。”

美枝子道谢着带了人走了,这儿杜英豪却仍是以有马福吉的属下身份,摇进了京都。

有马福吉派了两个人给他当向导,可是那两个人在驿馆中时,却被一壶酒灌得醉了过去,那是戚仁义在酒中放了蒙汗药。

所以,他们并不知道虎右衙门被杀,更不知道杜英豪已经作了惊人的安排。

有马福吉早已到了京都,他把寿礼献了上去,足利将军因为得到了虎右卫门的密报,而且又下达了指示,知道大清国特使被狙杀于海中,而虎克船长又将被秘密杀死灭口,不但免除了外交上的尴尬,更又可以多一笔收入。只是今后不能再派人冒充海盗到中国去发横财了,未免有点扫兴。

但无论如何,他对自己约五十岁大庆,还是感到很兴奋,下令要与民同乐,并将在那一天,开放皇宫御花园,准许民众入内参观。

这个消息使得京都的老百姓都疯了似的,因为这是难得的机会,虽然御花园内不会允许他们恣意玩乐,而且还有很多规矩,但是能够进去一开眼界,也不枉这一世人了。

进入皇宫觐拜祝寿,服装当然要像个样子,于是戚仁义带来的这几车绸缎成了最抢手的货品,尤其是一般的仕女,谁不想添一些新装炫耀一下呢。

每一匹锦缎售价已是平时约三倍,居然也是供不应求,抢购一空。

这是有马福吉的主意,开放御园,与民同乐,也是他的献议,目的是好推销他手头的那批货色。

京都贵族多,官宦人家多,当户大商家也多,都是出得起钱的,总得叫他们兴起购买的热潮。

结果,情况热烈得出乎他的意料,杜英豪分给他的一半货,被他做人情送了一半,因高价抛售了一半,着实捞了一笔,而且那些受他赠的人,因为那些礼物成了热门货,也对他颇为感激。

所以,他成了人缘最佳的红官儿了,他抛出物品时,只提高了一倍的价格,可是到了后来,需求日众,他手上却没有货了。有人愿出更高的价来买,也有人动用了势力向他求取。

弄得有马福吉大人焦急万分,日夜就盼戚仁义早日抵达,好利用那批货来了结人情,再赚一笔。

杜英豪杂在戚仁义的车队中一到京都,有马福吉已经亲自迎接他们,住进了他自己的别馆,当下就把他们的货全部收了下来,主动加了他们五成的价款。其实目前的市价已是往日约二倍,他又从中白捞了一倍半去。

戚仁义毫不争执,反而很高兴,说这次来目的在游历,难得遇上这种热闹场合,正好畅游一番,若是为生意耽误了游兴,实在得不偿失,何况有马福吉所付的货价已经超出他预期的多。

在皆大欢喜之下,有马福吉也慷慨起来了,不但拨出了自己在京都的别馆,供他们歇宿,而且更担着干系,答应在大寿那天,带他们入皇宫参观。

因为皇宫虽然开放了,允许百姓参观,但还是有限度的,一般穷苦老百姓还是没份的。

入园时有官员们带领着,可以进入到寿堂内丢拜诣,看看皇宫内的金碧辉煌:再者也可以见识到各处徵召而来的名歌舞艺妓的表演以及各地守备城主进献的本地特色杂技。至于一般民众,则只有在外圈的园子里,远远的凝望而已。

当然,这些官员们带入进去是以自己的亲戚的名义,进门要向守门的执役人员缴纳门包,而且多少也得向大将军奉献一份寿礼,表示贺觐之意。

有马福吉被足利大将军留下作总管大臣,他自然很有权势了,所以破例地能够放一批外国人进来,而且还给他们找了一所可以休息的宾舍。

这是很特殊的礼遇了,到了寿辰那一天,有马福吉亲自把他们一行一、二十个人,男男女女一群,带着进了皇宫内苑,而且边分配给他们一所客舍作为休息。大家都为皇宫之大而感到惊奇,只有杜英豪与玉佳格格没有表示意见,因为他们到过北京的皇宫,规模之大,远超过此间。

到了将近中午的时候,杜英豪表示时候差不多了,戚仁义突然到达登录礼簿的地方,递上一张大红帖子,上款是恭祝足利大将军寿永千秋,下面却是大清国皇帝陛下特遣使节忠义侯杜,另外还有一份礼单,列了八品稀世奇珍。

单子一交上去,虽是以华文书写,但司簿却是懂得汉学的,乍见之下,吓了一大跳。这一份礼单当然是很隆重的,但礼帖的落款才是真正的令人震动,那赫然是大清国天朝皇帝钦派特使一等忠勇侯杜英豪专诚谨贺足利大将军千秋华诞……消息一层层的报进去,直达内苑,使得整个将军府都为之震动了,尤其是大将军本人,他在两天前才跟鹿儿岛城守接过头,知道大清国的特使被狙击于海上,全军覆没,怎么突然会跑出一个特使来了呢?

推荐热门小说妙英雄,本站提供妙英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妙英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十六、海上风云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秦时明月之荆轲外传 失落的秘符 仙剑 彷徨之刃 案藏杀机:清代四大奇案卷宗 诡案罪4 红雨伞下的谎言 盗墓笔记藏海花2 人间(中卷):复活夜 罪恶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