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玉人在抱

上一章:十三虎落平阳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从兴隆庄出来,杜英豪神气得比皇帝还高上几分。他答应了范竹轩出任奉天将军;他也答应了替玉佳格格的父亲忠亲王保持住爵位,甚至于在王室中担任要职,居于更高的地位。

他更答应了美枝子公主同到东瀛故国去出任藩王。不问事情的大小难易,只要对方提出了要求,杜英豪都拍着胸膛答应了;因此,他在兴隆庄上的接风宴中,成了第一号的贵宾,受到了此帝王更尊荣的恭敬。两位身份高贵的绝世美女,对他殷勤劝饮,而且都向着他眉目传情。

席间,只有一个人皱着肩头,连勉强的苦笑都装不出来了,那就是晏菊芳。只有她知道杜英豪所作的承诺是多荒唐了;但也只有她一个人抱着如此的想法,其他人都认为杜英豪是无所不能的,只要答应了下来,就一定能够实现。

临行持,美枝子把堀内和子拉到一边,用日本话说了半天,塞给她一张纸条;而玉佳格格,则是亲自递了一张字条给他,低着头、红着脸、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说:“回去再看,可别太晚了。”

跟着又悄悄的、轻轻的捏了一下他的手。由身上和衣服上传来的那股醉人的幽香,使他几乎要醉死了,所以才出庄内没多远,他就掏出了那张字条来看了,但见上面是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小字--为掩行踪,妾化名舒兰洁,寄榻泰兴客寓甲字第十六号房,感君高义,妾心折无限,且另有微事相求,不便语人之前,盼能于今晚初更后,屈驾赐莅;此行莫使人知,倘不克命驾,立请能遣私人来告。

浅绿色的薛涛笺上也发着淡淡的幽香。那笔字实在漂亮,只不过潦草了一点。

杜英豪纵是近年来努力读书,在学问上做工夫,但他早年根本没念过书,靠着过人的强记能力,倒是读了些书,谈吐上也进步多了,但是对于认这种草书,他还是欠缺了一些,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字没认出来,所以他只有悄悄地给菊芳看了。

她看完后冷笑道:“恭喜爷!她为你这位大英雄迷住了,爱上你了,约你晚上去幽会呢!”

杜英豪忙道:“没有的事,她不是说还有事情求我吗?大概还想请我帮忙。”

“我的爷!她请你替她老子向朝廷乞求恕罪,还要求担任要职,这么大的事都说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这分明是在吊你的胃口而已。”

杜英豪连连摇头道:“没有的事!”

“有没有这回事,爷去了就知道了。”

“你认为我该去?”

菊芳道:“笑话,这怎么问我呢?人家请的是爷,我认为该不该有什么用呢;不过,去了也没什么,反正爷已经把天大的事都答应了下来,再答应其他的什么已算不了一回事了。”

杜英豪笑笑道:“你以为我答应的事是很了不起了,其实那根本没什么,她的老子是位王爷,王室的事根本不是我这个外人能管的。”

“爷原来也知道这不是你能力范围内的事。”

“我当然知道,但是宝亲王却有这个权力。”

“宝亲王目前只是太子,还没有决定什么的权力,就算他有,你也不能代他作主呀!”

杜英豪笑道:“我知道,可是宝亲王已经私下跟我谈过,说各亲王中,目前最有势力的是德王爷弘善,也是朝廷极力想对付的人,所有一切的捣蛋的事,都是他在策动;宝亲王还说,正面跟他斗起来易生变端,最好是在对方的圈子里找个人,劝说与朝廷合作,将来可以代替德王爷的地位。”

菊芳哦了一声道:“八旗兵勇,至少有三旗是归德王爷统率的,原来是他在搞鬼。”

“是啊!这老小子奸狡似狐,手拥重权,本人却下动声色,只唆使其他的王室出来跟朝廷对立,他则在幕后支持,朝廷没办法,只好也用我这个外人来对付他;宝亲王还叫我在对方的圈子里挖个人出来,许以重利,以便掌握证据,一举击倒反对的势力,恰好玉佳代表她老子来向我表示了倒戈之意,这不是来得正好吗?”

菊芳这才明白杜英豪为何敢拍胸膛了,原来宝亲王早已经授权给他了,玉佳格格这一来,反倒是帮了杜英豪,她不能不为杜英豪的运气而庆幸,别人千方百计去谋求的事,到了杜英豪的手中,成功像是自己会从天上掉下来的。

想了一下她才又道:“那么答应美枝子公主复返家园呢?这可是人家外国的事。”

杜英豪大笑道:“那就更简单了,制服东夷,朝廷一直都在动脑筋,好容易他们国家内乱,正是插手进去的好机会;宝亲王说了,毛利王室在东夷也有部份势力,最好是把他们送回去,帮助他们在境内建立起一个根据地,让他们互相牵制,就容易控制了,美枝子所求我的事,也正是朝廷打算做的,因此我才答应了下来,朝廷自然会支持的。”

菊芳没话说了,上天似乎在帮杜英豪的忙,所以了让他捡到这些现成的机会。

她叹了口气:“爷!这是美枝子请和子转交给你的密柬,也是约你今晚私会,乃的是她也是落脚在泰兴客栈附近,住在一家厅馆后进,看来你一个人得分成两边才够。”

杜英豪接过字条,果然又是一封约会的信,心中倒有点飘飘然,但更多的是困惑,他不明白这两个女的何以会单独地约他。

在酒席上,她们都表现得情意绵绵,那么今晚的约会,倒的确是有点撩人绮思的。在席上,杜英豪看她们一个个娇美如花,肌润如玉,心中在想着把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拥在怀中是什么滋味。那也只是一时绮兴而已,事实上是不可能的,因为两个女的都是王族,而他却已有了家室……现在居然有这个机会了,他倒反而手足无措了,着实怔了好一会,他才笑着道:“有意思,有意思,办美枝子的事情时,我需要请玉佳帮忙,而对付德王爷时,我想借重一部份的东洋武土,正不知如何向他们开口,今天倒有个好机会了。”

菊芳道:“爷!你别忘记,她们都约的是今夜。”

“没关系,美枝子约的是今天晚上,没有时刻我大可以在近初鼓时,先到玉佳那儿去,好在两处离得很近,耽误一会儿,再上美枝子那儿去。”

这个约会时刻的安排是很理想,只是能否全如他的安排呢?杜英豪却不去考虑这个问题。

他在天色微暗时,穿了一身平常衣裳,到了泰兴客栈。甲字十六号是一个单独的小院,供过往的官眷歇住的,很安静,也很宽敞,有好几间房。

可是玉佳只带了两名侍女住在这儿。将他迎了进来后,玉佳红着脸,又娇羞又兴奋地道;“侯爷,我还怕你不会来呢!”

杜英豪笑道:“美人相约,我怎么会不来?”

“我们只是初会,而且彼此还是敌对的立场,私下相约,用意不明,侯爷能放心吗?”

杜英豪道:“那有什么不放心的,我知道格格不会害我的。”

“何以见得呢?”

杜英豪用双手扳住了她的肩膀道:“因为你的眼睛清澈明亮,一点都没有要害人的意思;再者,你不但是个很美丽的女孩子,也是一个很高明的剑手,据我所知,你是大内十大高手之冠。”

他的举动很大胆,但是杜英豪对女人的经验已经很丰富了,他看见两个侍女在送上茶后就悄悄地退了出去,脸上都含着点笑,那就表示这场约会的性质了,他知道可以亲密一些,对方不会拒绝的。

但是他的谈话仍然很正经,玉佳微微有些不安,很快地抢问道:“这有什么关系呢?”

“没什么直接的关系,却证明你这个人可信而已,因为一个高明的剑手,心胸一定是光明磊落而骄傲的,尤其是你递给我的亲笔信函,若你有算计我的心,杀了你也不肯写那封信的。”

玉佳红了脸道:“那可不能作什么证据的。”

杜英豪叹道:“格格,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心里不肯写那封信,并不是说你怕留下证据,一个剑手要做什么就勇敢地做了,不怕人知道的。”

玉佳道:“可是那封信却没外人看见了?”

杜英豪笑道:“不会的,我立刻就烧了。”

“烧了?你不把它留下来吗?”

杜英豪道:“不!我既然信任你,就不能再让你受到伤害;我的仇人很多,很可能在路上受到别人的暗算,那岂不是害你受屈吗?”

“万一你对我判断错误呢,这下子岂不没证据,你这条命不是送得太冤枉吗?

”杜英豪笑道:“即使你真存心要害我,我也认了,绝不会要你受到半点伤害的,谁让我喜欢你呢?”

“啊!侯爷!你说你喜欢我?”

“是的,像你这么美的女孩子,谁不喜欢呢?何况我还知道你又聪明、又能干、剑术又精。”

“就是为了这些?”

“是的!虽然你是个高贵的格格,但我倒没有对这个太重视。反正不管什么,我在京师第一次见到你时,就对你印象很深刻,现在居然有机会能跟你单独相会,要我放弃任何一切都是值得的。”

以杜英豪此刻的口才,要哄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是太容易了。玉佳自动地贴紧他,靠进了他的怀中;但杜英豪却不是那种慢条斯理谈情说爱的人,他的作风是大胆而粗犷的。只是他的动作还是很温柔,所以没多久,他不但得到了她的人,也俘掳了她的心;只是在玉佳满心沉浸在爱情的醇酒之中时,杜英豪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去征服美枝子。

杜英豪虽是见多识广,也经过各种的大风浪,却经过这种的阵仗;不过,他毕竟还是沉得住气的。当美枝子把那对匕首抓在手中的时候,只是笑着说:“公主!你如果是为了要杀我,现在可以动手了,在见到你这么美丽的身体后,虽死而无憾。”

美枝子的脸上起了一阵抽搐,两行泪珠从她美丽的眼睛中流了下来,哽咽着道:“不!

侯爷,我不是要杀你,这两支匕首是为我自己准备的。”

杜英豪微微一震道:“为你自己准备的?这是什么意思呢?”

美枝子低下了头道:“美枝不幸,生当离乱之世,肩负复国重任,实非一弱女子所能担负的。”

杜英豪也点点头道:“公主的责任太重了。”

美枝子哽咽地道:“我知道,我也了解到要想成功,除非是奇迹发生;可是,在我知道侯爷的事迹之后,才知道侯爷是个专门创造奇迹的大英雄。”

“公主说得太好了,我只是运气好而已。”

“单身入敌堡,肉身当火炮,智取地图,勇退千军,这可不能靠运气的。”

杜英豪不禁有点脸红。对过去的那一连串事迹,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如何闯过来的,每一次都是在生死关头,逼不得已只有硬着头皮去闯,只要有一点不对劲,他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了;因此,除了运气好之外,他自己也找不到第二个原因。

但他知道没人会相信,也没人会接受这个原因的,所以干脆不作响了。

美枝子道:“因此,我想到除非能得侯爷的帮助,否则我的愿望是永难实现的。”

杜英豪只有咳了两声干嗽道:“公主!杜某不是已经答应尽力为你效劳吗?”

美枝子道:“侯爷是答应了,只是为了情面难却而已、并不是真的热心,因为我们与侯爷非亲非故,而且我的手下还开罪过侯爷,说什么侯爷也没有为我们去拚命的理由。”

杜英豪笑道:“公主对我们中国的江湖人还不太了解。江湖人流血拚命,有时并不是为了什么,更不需要什么理由,尤其是为了道义,为了尽到侠义的本份,我们可以为一个素未相识的人拚命。”

美枝子凄然一笑道:“那是一时冲动之下,才会有的事,我所望于侯爷的,却是一件极为艰难的任务,而且危险性很大。”

杜英豪道:“杜某既然答应,就会尽全力。”

美枝子道:“我知道侯爷是位义薄云天、千金一诺的大豪杰;只是我很惶恐,不知道要如何来报答侯爷;财富,侯爷不会看在眼里……”

杜英豪连忙摇手道:“公主!杜某并不是为了要求酬劳才帮助你的。”

“那么侯爷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侯爷总不会无缘无故地帮我们,务必请侯爷说出来。”

在她殷勤的期望下,杜英豪只有道:“好!我说好了,第一是我这个人爱管闲事,而且我闲不住,越困难,越危险的事,我越有兴趣……”

这是违心之论,杜英豪或许心里有这种冲动,但是他也了解到自己的能力。他只是一个平凡的人,没有超凡的能力去创造奇迹的,但是他必须如此说,才能维持住大家对他的形象;事实上,大家也只接受这一种说法,换了一种都没人会相信的。

美枝子满意地点点头,追问道:“还有呢?”

杜英豪道:“还有!就是因为你是个很美丽的女人,而我对美丽的女人的事,总是很热心的。”

这倒是良心话,而且事实上,能够拒绝美丽的女人的要求的男人又有几个呢?

美枝子笑了道:“若我是个丑八怪呢?”

杜英豪想想道:“那我一定懒得管你的事了,要想冒险拚命的机会很多,我实在没兴趣去为一个丑八怪拚老命去。”

这话很坦白,也很勇敢,在一般的英雄们,必定会是慷慨激昂,义无反顾的那一套;但杜英豪却不会来这一套,他从不作欺心之谈,也不妄想作一个圣人,他的作为,多少是有其目的的。

美枝子十分满意地道:“我也想到了,唯有我的身体是唯一能献给侯爷的,所以我决心把自己献给侯爷,但不知侯爷肯接受吗?”

杜英豪摸摸喉咙,而后才道:“我之所以肯为公主效力,就是为了想多接近一点公主,只是我必须声明的是,将来我可不能永远陪着公主的。”

美枝子嘤咛一声,抛开了手中的匕首,滚到他的怀中,低声道:“我知道,我不可能嫁给你,也不能要你到日本去伴着我,我并不期望这些……”

一个美丽似白玉而又热得像火的年轻女人,赤裸裸的躺在怀中,那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的。杜英豪不是圣人,何况他原就是为了一亲芳泽而来,因此,他毫无犹豫地接受了这一份献礼。

直到一阵缠绵缱绻过后,他才轻轻地吻着柔顺如绵羊的美枝子道:“美枝子!

你拿着两把刀干吗,不嫌太煞风景吗?”

“我决心献身给你,但是又怕你拒绝我,只要你有拒绝我的意思,我就用那两把刀切腹自杀。”

“我怎么会拒绝呢?”

“这个很难说,因为我知道你们中国的男人很道学,而且要接受我所付出的代价也太大。”

杜英豪哈哈大笑道:“幸好我不是那种人。”美枝子道:“是的!否则我只有一死了,因为在这个情形下被拒绝,我们日本女人会认为是最大的侮辱,只有一死了之了。”

“此情此景下,有那个男人能拒绝呢?”

“有的!我有两个姊姊,都是在这个情形下自杀的;我的运气实在好,遇上了你,如果你也像前两个王爷一样,我们这一族就完了,我是王族最后的一个女儿了。”

“啊!以前你们跟两个王爷接洽过?”

“是!两个都是你们朝廷很有权势的王爷,我的姊姊们献身以进,要求他们全力相助。”

杜英豪一笑道:“他们既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又没有那么大的魄力,怎么敢答应呢?”

美枝子一叹道:“对他们有多少能力,我们很清楚,不会要求太多的;可是他们对我们只是敷衍与利用,一听见我的姊姊要献身,吓得转身拔腿而逃,我的姊姊们只有一死以掩羞了。”

“他们跑个什么劲儿呢?”

“他们知道我们的性情,若是接受下来,而又要存心欺骗敷衍的话,我们的臣属们不会饶他们的。”

杜英豪哦了一声道:“你不怕我骗你吗?”

美枝子轻轻一叹:“不怕。第一,我知道你是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不会骗我的;第二,若是你侮辱了我,你就会面对我手下数百人的仇恨报复,我们报复的手段会很激烈的。”

“美枝子!我不含存心欺骗你,也不是怕你们报复。我答应的事。我会尽力,虽然我拍下胸膛,但天有不测风云,到底不敢说万无一失。”

“我知道,只要你确实尽了力,我不会对你强求的,事实上我也知道那希望很渺茫。”

“这倒不见得,你应该相信我,不是轻易作许诺的,全无希望的事,我不会去白费精神;不过,在这之前,我一定要先办好这边的事。”

“我知道,我会尽最大的努力说服慎太郎。”

“照目前的情形看,他根本已不听你的了。”

“那我就帮助你除去他。一开始我就不赞成他的作法,要想复国,一定要取得大清朝廷的支持相帮助,怎么能站在作对的立场呢?”

杜英豪笑道:“各有各的看法,也许他认为那一边较有希望,不过现在已可证明他错了,他能回头最好,若再执迷不悟的话,我也没办法了,因为朝廷已经决定对他们不再容忍了。”

“是的!侯爷!一切都由你作主,我只是你的部属,听从你的指示。”

“要我指挥一位公主,那可不敢当。”

“公主也是女人,在我们那儿,女人是没有她位的,我把自己交给了你,就永远是你的奴隶。”

“美枝子!这怎么可以,我们说好了的。”

“我知道,我也不会放弃我的责任,将来若能成功,在日本争取到一个城堡,城主仍然是你。”

“我不可能到那儿去做城主的。”

“我知道,你只挂个名,我可以替你管着;但我不会再嫁入了,我会永远等着你,什么时候你高兴,可以来看看我,那个城堡仍然是你的。”

杜英豪并不满意这种安排,但他知道此刻不宜再作讨论。日本女人拧起来时,八条牛都拉不动的,他决定让时间去改变一切,目前,他要计划的是下一个行动;因此,他问道:

“慎太郎在那里?”

“在对岸的新义州。”

“怎么在对岸的高丽境内呢?”

“是的,那儿较为安全,而且不受注意,不仅我们的人在那里你们的人也都在那里。”

“我们的人?你是说什么人?”

“就是那些满清王公们所网罗的私人,大部份都集中在那儿。”

杜英豪叹了一口气道:“难怪我从通化之后,再也没找到冯纪远他们了,原来躲到对岸去了。”

“是的!侯爷,这是最大的一个机密,我已经毫无隐瞒地说了出来,表示我的诚意了。”

她表现了诚意,杜英豪很感激,但他心中并不高兴,因为玉佳没有说出慎太郎和那一批潜藏的实力是在对岸的新义州。

这个女郎,她还在隐瞒着什么?

杜英豪一夜未归,让他那些女人们耽足了心事,天色大亮时,他老太爷才喜孜孜地同来了,问他昨夜的去向,他笑着说:“你们不是明知故问吗?昨天我分别去赴两个约会,都告诉你们过的。”

菊芳气呼呼地道:“爷!我们知道你是去赴约了,可是也不能谈这么久,澈夜不归呀!”

杜英豪笑道:“聊完了正经事,总是有一些题外文章的,我们又谈了一些别的。”

“就这么整整谈了一夜?”

推荐热门小说妙英雄,本站提供妙英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妙英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十三虎落平阳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泰坦尼克谋杀案 加勒比海之谜 嫌疑人X的献身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不可能幸存 盗墓笔记2秦岭神树 南疆飞龙传 军方的怪物 超脑2:雪山 杀人预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