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顾此失彼

上一章:十一、黄金山谷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杜英豪把东云庄中搜到的一大堆证物,交给王月华与菊芳带走了;武器及火药则加以封存,放进了通化府库,然后他老太爷就好整以暇的在通化府附近游山玩水起来。

四海参药号依然敞开门做生意,杜英豪的属员们也各找各的乐趣;只苦了一个知府大人玉恩,整天提心吊胆地不知怎么办才好。

东云庄种种的不法情事重新审理完毕,该杀的人一半已死,一半溜了;东云庄主海南的脑袋每天都吊在府衙前的大旗上示众,那些苦主们常用石头去砸它,已经不像个样子了。

玉恩自然也将一切具文呈报。本来应该是由将军府转呈的,可是因为事情还牵涉到盛京将军莫云,所以他恳请忠勇侯杜英豪附了一道奏本,直接送到京中,交宝亲王转奏朝廷。

事情本来是很轻松了,专等朝廷覆旨下来,指示善后事宜,甚至于还会派个大员前来主理专案的;但玉恩都担心的是圣旨未到前,先遭了莫云的毒手,因为东云庄上搜出的一些证物,足够使莫云抄家灭族,甚至于朝中的几位王公亲贵也脱不了干系。此地离盛京不远,莫云不但会先得到消息,也一定会先采取行动。

虽然一切都入了官,莫云若是擅作行动是违法的行为,但是莫云已经背上了抄家砍头的大罪,他不在乎再犯上点小罪的;反之,他只要消灭了这些不利的证据、证人,以他的靠山背景,似乎尚可挽回一点,这叫玉恩怎不忧心如焚。

杜英豪手下有的是能人,他这个知府却很可怜,只有两百来名老的旗丁跟四十多名衙役,平时抓抓小偷、唬唬老百姓还行,真正有事卸管不了用的。东云庄漏网的武林高手固可轻而易举地摘了他的脑袋,莫云若是带了大军来到,更能要了他的命。

因此,他只有把府衙清了出来,死求活请地把杜英豪请来,住进行台,自己每天带了人,日夜地侍候着,寸步不离。

杜英豪几次对他说:“贵府但请治公好了,本爵不要人侍候的。”

玉恩几乎要哭了出来道:“侯爷,下官不是逢迎巴结,而是在侯爷这儿托庇保命;东云庄漏网的江湖杀手很多,只有侯爷的虎威才能镇住他们。”

杜英豪总算同情他的苦衷,准他跟在后面。通化城中表面上是颇为平静的,大奸伏诛,人心大快,杜英豪走到那儿,百姓们都设了香案,顶礼膜拜来表示对青天杜侯爷的恭敬。

这种情形别人倒是见惯了,因为杜英豪在当江南总督衙门总捕的时候,由于不避权贵,着实地办了几个豪门恶霸,赢得老百姓的敬礼了。

只有胡若花感到很荣幸,很有面子,也是她最起劲。白天四下访查,夜间还亲自巡逻,保护着府衙以及那座仓库,而且每次都拖着水青青作伴。

她知道自己的江湖历练不足,而水青青是老江湖了,处事稳健,目光锐利。

而她们的小心卸也不是多余的。在东云庄被抄的第三天夜间,就有一批刺客来到了。

那时,她们两个人正带了一队巡兵巡视一周回来,水青青就道:“妹子,把你的应用家伙都带好,今天晚上一定有动静。”

胡若花却不相信地问道:“何以见得呢?我看街上很平静,没什么异状!”

水青青一笑道:“你若看得出就不希奇了!”

“水姐,你教教我,以后我也能为你分担一点辛劳了,跟着我们这位爷,总没太平日子过的。”

水青青叹了口气:“说的也是。照说我们已经一品夫人了,应该享尽人间富贵了;可是嫁了这位侯爷,却注定是要劳碌终身的,没事他都会去找事。”

胡若花笑道:“水姐,这不正是你我所想的吗?要我们安安静静地去做个一品夫人,除了菊芳大姐外,恐怕谁都安静不下来。”

水青青笑了,她与王月华都是江湖中打过滚的,能有今天的归宿,她们是十分满意了,不过她们每当闲下来的时候,老是有无聊的感觉;因此,她们也深深地体验到,江湖人永远都是江湖人,江湖天地的海润天空,对江湖人永远具有吸引力的。

所以她笑了,然后热心地指点着胡若花道:“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个卖糖粥的老头儿还没有收摊子,还有那个卖烤野味的小酒棚,今天准备的东西特别多,这些都是反常的现象。

”这怎么反常呢?老头儿的粥还没有卖完,野味摊子可能是因为前几天生意特别好,所以才多准备了一点,这些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水青青笑道:“不!你没注意,那老头儿前两天都是不等天黑,还剩大半锅粥呢!他就收摊了,而今天只剩下小半锅,却赖着不走,而且还点起了灯笼;至于那个野味棚子,并没有多少生意,天天都要剩下一大堆,没理由又添新货的,这表示着他们都是对方的眼线,而今夜必有行动。”

“这两个摊子都是很早就有了。”

“我知道,但他们也可能早就是东云庄的眼线,不信你等着瞧,回头那小酒棚子的客人一定会多起来,这就是他要多准备货物的理由。”

“来吃的人,就是准备行刺的人了。”

“以我的江湖经验而言,应该是的。”

“那我们先去把人抓下来,不就好了吗?”

“不行,人家没行动,咱们不能轻举妄动,扰乱良民,这是爷最反对的。”

“哈,青娘,毕竟是老江湖,观察入微,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了呢!”

说话的是杜英豪。他着了一身劲装,而且还佩了长剑,一付如临大敌的样子,由门口进来。

水青青起立问道:“爷也发现了。”

杜英豪笑道:“这么一点小玩意,怎么瞒得过我的眼睛,你带人巡街时,我已经全布置好了。”

胡若花看他的打扮道:“爷今天好像特别认真的样子,莫非对方来的是什么高手吗?”

杜英豪道:“对方既知我在这儿坐镇,仍然敢谋定而来,你们也要小心一点。”

水青青忧虑地道:“都应该把刘金狮那儿的火枪手调来,咱们的人手不足,又走了两个。”

杜英豪道:“不必,金狮那儿也要防备的。人家本是好好的生意人,被我们拉到这个混水中来,已经够给人添麻烦了;若是再害人家有什么损失,咱们就更对不起人了。不要紧,我都准备好了。”

笑笑又道:“咱们不扰民,但也不能坐着挨打,我已经派小赖去撩拨他们一下,瞧他的去吧!”

他们绕到后院墙下,踩在假山石上望出去,恰好就是那个小酒棚子,而且此刻已经坐了不少人。

赖光荣穿了一身官服,带了七、八名衙役,神气活现地走了过去。掌柜的是个中年胖子,忙上前陪笑问道:“头儿,辛苦了,要不要喝杯酒。”

赖光荣一摆手道:“已经到了宵禁时间,你怎么还在这儿做生意。”

胖子笑道:“头儿,小的在这儿做了几年买卖了,从来也没听过有什么宵禁。”

赖光荣道:“以前没有,最近因为抄了东云庄,跑掉了不少匪徒,所以府台大人下令,实施宵禁,入夜之后,禁上闲人走动。”

胖子道:“是,是,小的知道了,明儿一定在天黑之前就打烊,各位要不要来点什么?

”赖光荣道:“不用,不用,忠勇杜侯爷交代过,公务时间,不得怠忽。喂,你们是干什么的?”他是问那些客人,一个客人道:“保镖的,路过此地,打个尖儿,难道这也犯法。”

赖光荣道:“打尖不犯法,可是夜深携械却犯了禁。你们是那个镖局?住在那儿?谁是镖头?”

那汉子一横眼道:“你管这个,只要咱们不犯法,谁也管不着,老子就是不说,你能怎么样?”

他一发横,其他的人也都瞪起眼睛,而且有人伸手摸着刀把,似乎就要准备动手了。

但赖光荣却表现得虎头蛇尾,人家一凶,他却软了下来,忙陪笑道:“不说就不说吧,兄弟也滚别的意思,只是上面交待了下来,不得不敷衍一下而已。好!好!各位慢慢吃罢,兄弟不打扰了,只希望各位吃完了,早点去安歇。再见!再见!”

他居然拱拱手,然后帑了人急急地走了;背后留下一阵哄笑,还有人骂他:“没胆的狗腿子。”

但笑了一阵后,那胖子掌柜忽然道:“不对,府衙中几个班头我都认识,这家伙却是个生面孔,多半是杜英豪的手下。”

一人笑道:“姓杜的手下又怎么样,还不是像条狗一样,夹着尾巴溜了。”

胖子却道:“杜英豪手下很多能人,照理不该溜,除非是看破了咱们行藏,回去找人去了。”

陉他这么一说,大家都紧张起来了。另一个汉子道:“走,别让他们有所准备。”

一声令下,十几名汉子都动了。他们好像早有默契,立刻分散,两三人一组,分为好几处活动。

但是他们没想到,墙内果有了准备,有的才跳进去,却踏在一张大网上,被高高的吊了起来。

有的都遭到一蓬弩箭,连口都来不及开,就已经被钉成头大刺。

碰上了水青青与胡若花的也不乐观,一个袖箭追魂,双刃如雪;一个力大无穷,迎头一钢叉下来比泰山还重,谁也挡不住。

但杜英豪百密一疏。这面抓人虽顺利,库房那边却胄起了火光。

库房里堆放着大批撄来的火药,若是爆炸起来,岂仅是府衙会夷为平地,而且府城中的民房也会损毁一半,生命的损失更是难以计数。

杜英豪连忙带人过去。只见玉知府带了一批衙役,正在跟一群蒙面汉子命杀,要冲前去救火。而为首的一名汉子,却手执着火把,另一只手执着一根药线的头,冷静地观看着。

杜英豪一到,水青青与胡若花就展开了杀手。胡若花一柄铁胎黄龙大弓,一壶雕翎长箭使尽了威风;因为她人长力大,这柄弓的劲道也特别足,又劲又疾,况又在黑暗之中,弦响箭至,就是一个人倒下,不容人有躲闪的余地。

水青青的袖箭是机簧发射的,劲力是一样的强,细小无声,取人如拾草芥。

根本不要杜英豪动手,就是那一对娘子军,即已放倒了十几个。为首那汉子见状忙叫道:“住手,住手,否则我就要点火了。”

他把另一只手的火苗移近了药线。这倒是颇有吓人的作用,果然使得每个人都停了手;只有胡若花搭上一枝长箭比住了他。此人凛然不惧,只是冷笑道:“四奶奶,你可得小心点,你一箭可以把我射个对穿,但是我手中的火把一落,就能点上药线,那时你也跟着完了。

”杜英豪摆摆手,示意胡若花退后一步,然后道:“汉子,纠众明火执杖,攻击官署,焚毁官库,你知道是个什么罪名吗?”

汉子冷笑道:“除死无大罪,老子连命都不要了,再大的罪也不在乎。”

“你不要想得美,这不是你一死能解决得了的,还要诛连九族,满门抄斩的。”

汉子哈哈一声干笑道,“老子光棍儿一条,无家可累,这话可吓不了人。”

杜英豪也冷笑道:“难怪你敢如此无法无天,可是你同来的这些人呢?难道他们也没个父母妻小?他们也不怕连累吗?告诉你,这儿地下躺着十几个死的,府衙中还抓住了几个活的,到时候只要认出身份,一个也跑不掉。”

给他这么一说,靠近他身边的七、八个人已有不安之状,可见他们还是怕的。

那汉子忙叫道:“你们怕个鸟,别说是这点子小事,再大的事,也有人扛了。”

杜英豪冷笑道:“谁能扛得了?你们别以为莫云能替你们作主,告诉你,他自身也难保了。”

那汉子只是冷笑不语。

杜英豪道:“各位都是江湖道上的朋友,我杜某也是出身江湖,放一份交情,只要现在放下兵器,表明身份,本爵绝不追究,任你们自由离去!”

一名蒙面人道:“为什么要表明身份呢?”

杜英豪道:“那是要你们不再助纣为虐,否则你们又去投入莫云的手下为恶了。”

为首那汉子道:“杜侯爷,表明了身份、名字落人官府,咱们岂非永远都是个黑人。”

杜英豪道:“这点杜某以江湖道义保证,不入官、不落案;不过你们若再要作恶犯法,自又当别论,凭杜某的江湖身份,这一点各位该信得过。”

汉子冷笑道:“杜侯爷,你放过了我们,却有人放不过我们了。”

“不必担心莫云,他没有空再来找你们了。”

汉子道:“今天我们前来也没受到谁的指使,只是觉得受了人家好处,总得有点回报而已。杜侯爷,不光是你一个人有江湖道义的。”

杜英豪冷笑道:“江湖道义固然重要,但做人更重要。你们自己想一想,东云庄在做些什么?勾结倭寇,残害同胞,贩卖鸦片,毒害国人……”

那汉子冷笑道:“杜侯爷,你别搬那番大道理,我们听不懂,我们只知道得人钱财,与人消灾,东云庄大鱼大肉养了我们,我们就得为他贾命。”

杜英豪一叹道:“这么一说,你们只是一批受人豢养的杀手,连做人都不够资格,更不配谈什么江湖道义,杜某也不必对你们客气了。”

那汉子道:“对不起,杜侯爷,你必须对我们客气一点,因为你的性命掌握在我们手里,我只要点上了药线,就能要你的命。”

杜英豪道:“你们自己也在这儿。”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们反正是豁出去了,一命换一命还有得赚的;不像侯爷你,既有爵位,又有财势,跟我们硬拚值得吗?”

杜英豪大笑道:“朋友,别来这一套,你该知道我姓杜的,从出道到现在,几曾受过人家的威胁,也从没把命看得有多重。”

汉子厉声道:“好,你杜侯爷都不怕死,咱们这些江湖亡命之徒还在乎吗?大家就拚吧!”

他移火要去点药线。玉恩大为紧张地道:“等一下,壮士,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汉子沉声道:“没话说,只有一个条件下,我们才会放手走人。”

玉恩看了杜英豪一下,见他没什么表示,才嗫嗫地道:。“什么条件?说来听听。”

汉子道:“很简单,你们在庄中搜到的文件交出来;那是庄主的私人家书,你们凭什么拿去?”

杜英豪冷笑道:“私人家书?那可是海东与莫云阴谋不轨的证据,是他们不打自招的供状。”

汉子道:“不管是什么,我们就是要。”

玉恩忙道:“这些证据非同小可,还包括有朝中几位王公大员的谋叛造反的阴谋。”

汉子道:“少废话,快把那些文件交出来。”

杜英豪沉声道:“不行,这绝不能交。”

汉子道:“杜侯爷!你也要弄清楚;那批文件最多给我们添些麻烦而已,靠它们去扳倒谁是不可能的。你也知道那牵连到多少人,多到连皇帝也不敢轻动了,僵持下去,对你没好处的。”

杜英豪也沉声道:“官家不敢轻动,杜某却敢;朝廷惹不起的人,杜某却惹得起;大内的喇嘛、北边的罗刹何等势力,杜某单身一个人也惹了,照样杀得他们服服贴贴的。”

汉子道:“那是你杜侯爷运气好,但今天却不同了。杜侯爷,你不该将那些炸药堆积在一起的,我只要一根药线就足以要你的命了。”

杜英豪冷笑一声道:“杜某不信这个邪,若花,给他一箭,射断他那只胳臂。”

胡若花的箭不但快,而且准,杜英豪的话才完,她的箭已脱了弦,噢的一声,射穿了那汉子的肩窝。众人大惊失色,纷纷觅地躲藏。

但是杜英豪却哈哈大笑道,“别急!别急!这是我给他准备的药线,炸不起来的。”

果然那药线只烧了丈来长,就自动地熄了火。

杜英豪笑道:“下次你们要引炸火药,一定记得要自备引线来。我既然知道这些火药的厉害,自然也防到有人要来捣鬼,所以事先就把药线浸潮了一截,炸不起来的。”

那汉子狼狈不堪地爬起来,右肩为一箭洞穿,血流如注,强大有力的箭镞把他的肩骨也射碎了,一条胳臂是废定了。他蒙面的黑布也掉了下来,玉恩惊道:“海大人,怎么是你呢?”

杜英豪也见过他,那是在热河围场上时候。此人赫然是皇庄的庄头海东,因此一声冷笑道:“海东,原来是你自己来了,免得我去抓你了;难怪你们急着要取回那些证据,只要那些文件送到京中,你就是灭门抄家之罪。”

海东狞笑道:“杜侯爷,你别得意,今天海某舍了命而来,便宜不了你的!”

他纵身向后疾退。杜英豪喝道:“追上去,抓住他,要活口,千万别伤他性命。”

水青青与胡若花急追而上。海东身旁同来的一批蒙面汉子纷纷持刀阻拦,胡若花舞动手中的黄龙大弓,横扫直捣,势力猛不可当,但那批汉子的武功不弱,竟然死命挡住了。

水青青双刃如雪,加入了战圈,倒是砍倒了两个人,但剩下的五个人仍然舍命抵抗,不使她们追进去。杜英豪仗剑追到,厉声喝道:“退开,放下兵器,有多远滚多远,海东给你们多大的好处,值得你们拚了命,还要赔上全家老小吗?”

杜英豪本身的气势已经够吓人的了,但他最成功的还是给人留了一条生路。那些汉子自分必死时,突然有了条活路,于是一声发威,各自抛下了手中的兵器;其中一人道:“侯爷,海东已经进入库子,大概是丢引爆火药,您快找个地方躲躲吧!”

杜英豪用手一指道;“快走,别管我,杜某誓不放过任何一个奸徒的。”

那五名汉子急急地逃了。杜英豪一直冲进了库房,但见海东已经掏出了一支火摺子,而且将另一截引线,插进了火药桶的木塞圆洞内。

看见杜英豪追了进来,他冷笑一声道:“杜侯爷,多谢你的提醒,这一根引线是我自己带来的,大概不可能再被你动过手脚吧!”

杜英豪站住了脚步道:“海东,你立刻束手就擒,我给你一次自新的机会,只要你招出一切的阴谋,我保证留你一条性命不死。”

海东惨笑一声道:“侯爷,家一毁了,我还要这条命干吗,能与你同归于尽,我认为很够了。”

他点上了药线,火花如电,直烧进桶中。

胡若花与水青青正好过来,她们下意识地双双扑在杜英豪的身上,想以身体来挡住那天崩地裂的一发霹雳。

连海东自己在内,都是双目紧闭以待死。这种东西的威力,凡是经历过的人都很清楚,绝非任何血肉之躯所能抗御的;而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任何人都别想再有生机。期待中的一声霹雳终于响了起来,声音果然十分惊人。首先是装火桶的木桶盖飞上了屋顶;接着又是一声巨响,却是在空中爆发出来的,而且空气中还充满了一股辛辣之味。

杜英豪在引线将要燃及桶沿的时候,就把挡在身前的两个女的拦腰一抱,一手一个挟在腋下向后退出去,口中还喝叫道:“快闭住呼吸。”

一大桶的炸药爆炸时,闭住呼吸就能逃生吗?而且爆炸的威力将近周围两百丈,杜英豪退得再快,也逃不了的。海东见了他的举动,忍不住还哈哈大笑了几声,但也只有那几声而已。

推荐热门小说妙英雄,本站提供妙英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妙英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十一、黄金山谷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新参者 神探韩锋:高智商犯罪 破浪锥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最后一案 加倍偿还 借心还魂 犯罪现场调查 魔痕 只差一个谎言 八声甘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