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铁令如山

上一章:三、美女先锋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以后的工作十分地顺利了。

李诺尔带着菊芳、水青青、王月华以及赖皮狗是随后持着巴罗夫的军符出堡的。

他们紧蹑着追兵,也赶到了,而且正好赶上了杜英豪大展神威的时候。对杜英豪的英勇,李诺尔钦若神明;可是那追兵的军官装起了小钢炮,发出了第一炮后,李诺尔知道这种小钢炮的厉害,武功再高的人也难以抵抗,料想杜英豪必将为之所困,必须要为他解困才是。低声把利害处一说,菊芳已着急,连忙冲了过去。李诺尔大惊失色,喝止不及,只得又跟了土来,水青青与王月华,赖皮狗自然也只有跟上。

但是菊芳却不莽撞,她是捕快世家出身,飞索绳套功夫超绝,那原是捉犯人用的,可是此刻用来套炮管,倒也十分合适,绳圈出去,套住了炮口,一拉一扯,炮身扯倒下去,炮弹打在地上,使得炮身炸开,把附近的罗刹骑兵炸得灰飞烟灭,两位发火司令的军官也同遭波及,踪迹不见。

杜英豪这条命总算捡了同来,他已闭目待毙,忽而绝处逢生,自是喜出望外,跑过来一把抱住了娇小的菊芳,在脸上亲了一亲,然后高高的抛了起来。这一抛也不过丈来高,菊芳身手矫捷,根本摔不着的,可是事出仓猝,吓得失声大叫起来。

杜英豪一把又接住了她笑道:“宝贝!别怕,摔不着你的。老毛子这儿家伙可真厉害,我刚才想这下子真完了,大概本星君要归位了,我到这凡间走一趟,名也有了,利也有了,可就是有几个人舍不下,第一个就是你这小狐狸精……”

菊芳心中是十分甜蜜的,但究竟有点不好意思,忙叫道:“快放我下来。”

杜英豪笑着放下了她,然后一手一个,榄住了水青青与王月华道:“再有就是你们两个,刚才我站在石头上等着挨炮子儿,眼前却浮起了你们三个的影子,心里在想着,死倒没什么,就是不能亲你们一下告别,实在丢不下。”

说着先亲了王月华一下,又亲了水青青一下,然后大笑道:“这会儿虽然死不成了,但还是先亲一下你,免得我下次再遇上这种事又遗撼终身。”

他历劫生死,刚从死亡边界上脱险归来,不禁毫无惧色,而且谈笑自如,十足的豪士本色。把赖皮狗跟李诺尔两个人看得感澈心脾,钦折无限地跪了下来,情不自禁地去吻他的胸。杜英豪把他们拉了起来,笑笑道:“二位,对不起,忘了你们了;我倒不是不想二位,但认为你们是男子汉,自己总能照顾自己。”

这两句话中充满了信任与尊敬之意,比什么言词都能使人感激,赖皮狗只能哽咽地道:

“杜爷!杜爷!小的这一辈子都跟着您。”

这虽是极为普通的言词,却充满了情意,李诺尔没有开口,却充满了羡慕之色,显然地,他很想如此表示,却又怕不够资格。

杜英豪卸似已明白他的心意,拍拍他的肩膀道:“李兄弟,地图总算到手了,这次多亏你的帮助,罗刹那边你是回不去了,但到了京里,你大可放心,朝廷对你的赏赐绝对亏不了的。”

李诺尔却道:“杜大侠,我什么都不要,我早已表示过了,我不是为了大清朝廷才做这些的,我是为了你杜大侠,今后也只想追随你杜大侠。”

杜英豪一笑道:“李兄弟,跟着我可没多大个混头,我只是一名捕头,官儿小得很。”

李诺尔慨然道:“管他官大官小,我追随杜大侠是为了做事,可不是为了做官。”

杜英豪大笑道:“好兄弟,说得好!你若是只想做点事,跟我在一起绝不会错,不过那全是些麻烦事,有些还可能会要命的。”

晏菊芳道:“岂只是这些,每一件都要命。”

杜英豪大笑道:“但咱们几个却都活得好好的,不但一个没少,反而越来越多了,这位李兄弟看来也不是个很爱惜生命的,可以一起跟着玩命。”

这是答应他入伙的意思了,李诺尔一拱手,肃然地道:“谢谢杜大侠,在下会些西洋击剑式,会冶金制造火炮,习过东瀛之剑术与忍术……”

他说的全是一些很了不起的技术,每个人听了都脸上发光,但杜英豪却全然不懂这些功夫与技术,因此他只淡淡地道:“李兄弟,我交的是你这个人,也不是交你的功夫,你就是什么都不会,我也要交你,你会几百种功夫,我也不会巴结你。

”李诺尔讪然地道:“是的!在下太俗气,请杜大侠见谅,以后尚请多加赐诲。

”杜英豪道:“好!我就改正你第一个错误,你我既然决定以后要在一起了,就是兄弟了,你这称呼就不对,我长你几岁,你叫我大哥就是。”

“是,谢谢大哥!小弟遵命!”

杜英豪笑道:“好了!兄弟,我这一飞出来,可就弄不清方向了,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黑龙江之侧,也是两国的国界。”

“这么说我们已经是在中华的国界之内了。”

“照和约上所议,应该是的,可是巴罗夫与尼古拉亲王又在地图上弄了手脚,把边界推下了将近有三百多里。”

“什么?推下了三百多里,那么弄起来岂不是有几十万亩了。”

“是的,而且都是极为肥沃的平原,罗刹入并不想要扩广土地,他们的西伯利亚平原广大有几千万亩,却达一个人都没有。”

“为什么?他们空着那么大的地方。”

“因为那儿的气候太冷,终年在冰冻中,无法种植,等于是一片废土。”

“这儿就不冷了吗?我来了没几天,就已经冻得快成一根冰条了。”

“大哥是从中原江南来的,此地自是不能相此,可是与西伯利亚冻原相较,此处却又好得太多,不但土地肥沃可以耕种,而且还有无限宝藏。”

杜英豪知道所谓宝藏,绝不会是珠宝之类,所以也不去问了,只是道:“不管有什么,原是咱们的土地,就不能叫人占了去。兄弟,你说他们在地图上动了手脚,你知道是什么手脚吗?”

“知道,地图是油彩画的,他们在订约时,用的是原图,等到大家都用过玺印后,他又在原图上加了一层油彩,把边界推后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倒害得那位订约的纳亲王白去了一条性命。”

李诺尔道:“那位亲王死了?”

“是的,仰药自尽了。”

“他死得并不冤枉,此人既为签约的朝廷代表,自然该有此行任务的知识,他却连地图都看不懂,他带来的属员更为混帐,拚命在这儿搜求金沙、貂皮,老毛子送给了他们一批好的皮革与几袋金沙,他们就帮着老毛子,反过来向清朝侵占土地。”

杜英豪十分愤怒地道:“兄弟,这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很多交涉还是我办的,罗刹入那边会说中国话的人不多,大部份是我当通译。”

“好!兄弟,你记住是那些人,咱们同去时,要好好整他们一下。”

晏菊芳忙道:“爷!这可不是你的事,而且你也管不了,满州人犯罪有京人府管。”

李诺尔倒是此她清楚?笑道:“皇族犯了罪才归宗人府究治,不是一般的满州人都由宗人府管的。”

菊芳道:“可是被选派为使节的,差不多全是王室,他们的后台硬得很呢!纳亲王自杀了,其他人没一个被抓的,这你可惹不了。”

杜英豪一笑道:“天下人管天下事,我倒不信我会治不了那些人,你瞧着吧!

我会把那些人整得哭娘叫爹的。好了,我们现在把地图抬了去吧!”

要抬着这么大的一幅羊皮地图,倒是一件吃力的事,他们一起六个人,轮流替换,好容易抬到了杜英豪指定会面的地方,已经过了两个时辰。

那位黑龙江将军已经很不耐烦,几次要回去了,但是赵之方却对杜英豪有信心,坚持等下去,因为赵之方是京中派来的密使,黑龙江的乌明将军总得让着几分,但他心里却实在不信杜英豪能把事儿办得好,他驻守边界,对罗刹人太清楚了。

可是杜英豪不但同来了,而且还真把那幅地图给弄了出来,怎不叫他惊惶难以相信呢?

再听了杜英豪此行的经过,他更是张大了口,半天闭不拢,良久才道:“怪不得我们这儿听到了那声巨响,还以为罗刹人又在试炮了,却不知道杜大人在杀敌。

”杜英豪道:“我虽然杀了几个追兵,那不算什么,倒是乌将军该准备一下,巴罗夫贵失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一定不肯干休,会立刻兴兵前来追索的,将军还得准备一下。”

乌明一惊道:“杜大人说得是,下官这就去传令叫大家立部加强戒备去。”

杜英豪道:“无须太多,有三千足够了。”

乌明吃吃地道:“是!杜大人,下官立刻就传急令要他们立即开来。”

杜英豪道:“赵将军,我临行不是交待了你,要你带三千人在此等候的吗?”

赵之方目视乌明冷冷地道:“下官是说了,可是乌将军不肯,他说有一两百足够了。”

杜英豪的脸一沉,恰好押后的李诺尔土来道:“巴罗夫起动全堡精锐来了,约在两万人左右。”

杜英豪冷冷地道:“乌将军,你说一两百人够了,那好,你就去抵挡交涉吧!

”遥远已经听到有号角之声,并有隆隆之声,想是巴罗夫为壮声势,在发大炮了。

乌明吓得脸色发白道:“杜大人,并非是未将不遵吩咐,因为此处尚是罗刹境内,若是聚集人数太多,容易为人发现,引起误会。”

“胡说,你明知边界是以黑龙江为界,这儿是本国境内,也是你戍守的范围。

”乌明苦笑道:“杜大人,边界是前次划定的,原本是以黑水为界,可是丈量设界时,罗刹人又拿了地图来,说要推下五十里。”

杜英豪道:“那是他们在地图上做了手脚,这位李兄可以作证,也可以指出做手脚的地方。”

乌明一叹道:“都要怪订约的纳亲王,他在人家的地图上印了徽记,但是自己只有一张纸拓本,还在路上弄丢了。”

李诺尔道:“没有的事,那是在他参加巴罗夫的庆祝宴会时,被人灌醉后,然后又偷偷地换过了,可能后来他自己也发觉了,私人加以毁去,同朝后也没敢把这件事情奏明。”

赵之力道:“这倒是真的,他回朝时只说订了条文,边界是以文书说明,没有图舆,圣上就为了他太糊涂,才一怒下诏赐药叫他自裁的。”

杜英豪叹道:“皇帝也是的,派出来订定边界的代表,怎么会选上这种饭桶的。”

乌明耸耸肩道:“他是皇室宗亲,外国派出来的是位亲王,咱们自然也得有个亲王出来才行。”

杜英豪道:“难道就没有一个像样点的亲王了?”

赵之方也苦笑一声道:“纳亲王虽然平庸如材,但是他会做人,能言善道,懂得歌功颂德,而皇上年事高了,也不如壮年时圣明了,听不进逆耳忠言,自然是此辈当势,一直到边界出了问题,皇帝才知道这些人的昏庸误国,但是错误已经铸成,只有设法补救了。”

乌明道:“其实订约的都是假的,那不过是纸上文章,只要有充分的实力,订的约也可以不承认;下官自从边界纠纷后,数度上表朝廷,请派大军前来支援,拨下款项,购买火炮火枪,对罗刹人示以颜色,不难重新订约的,可是朝廷却始终没回应。”

赵之方低声道:“乌将军,你我是老朋友了,兄弟祖居此地,是你的辖下,彼此不外,我才告诉你实在话吧!要朝廷发兵是不可能的,第一是皇上自许为圣明天纵,胜过任何一位历史上的君主,所以他不肯认错,认为天朝上国,也丢不起脸,纳亲王赐药自尽,还是借了别的做文章,那件事是不会公开的。”

乌明道:“这个我知道,但与增兵何关呢?”

赵之方道:“派不出兵过来,南边有不少郑成功的属部仍未就捕之前朝的遗臣故老都在趁机活动,朝廷的大军必须要用以镇南,这远北之地,是八旗子弟的戎区,变乱不去,就不会派大军来。”

杜英豪忍不住不高兴了道:“这位皇上就未免不漂亮了,难道他运轻重缓急都分不出来。”

赵之方正色道:“在皇上的心中,就认为南边比北方重要多了,极北穷荒不毛之地,就是丢个几百里,皇帝一点都不心痛。”

杜英豪愤然地道:“那咱们拚个什么劲儿。”

赵之方呐然道:“杜大侠,这是宝亲王殿下亲自托你的事,宝亲王年轻有为,力图奋发,等他掌大权时,国事必有一番革新,咱们看将来吧!”

乌明也道:“是……是……杜大夫,下官是殿下西征回疆时的属部,也是殿下的授命,要下官自请来此地戍守的,殿下说明咱们要争千秋不争一时,没人干的事咱们来干,福让人家去享,血由咱们来流。”

杜英豪被这番话说得热血沸腾起来道:“好!冲着宝亲王,咱们就挑起这付担子吧!”

乌明这才低声道:“下官接到的旨意是罗刹人若是要几百里的地方,就让给他们,除非他们过于贪心,要深入我方,才得抵抗,否则不准轻启战端。下官也是另外受了宝亲王的指示,才带了这几百名亲信弟兄来支援,那是私下的行动,杜大人要五千人,下官实在无以应命。”

杜英豪叹了口气道:“那你也得早跟我说一声,我预计得手之后,罗刹入一定会率兵穷追的,有五千人,还可以跟他们干上一架,现在只有几百人,要打起来就困难了。”

乌明连连称是,赵之力道:“杜大人,反正地图已经到了手,咱们倒是不必硬抗,只要能挡一下,使咱们能带着地图离开就行了。”

杜英豪道:“不行,他们丢了地图,没了凭证一定会遣军深入,攻占据点后,再来重新谈判,那时赶他们走就难了,我们千辛万苦偷出来的地图就全无用处了,所以此时绝对退不得。”

乌明道了:“可是咱们只有几百人行吗?”

李诺尔微笑道:“杜大哥说得对,这时退不得,大清国的皇帝不愿意打仗,老毛子的沙皇也不想打仗,这是尼古拉亲王跟巴罗夫侯爵在搞鬼,我们只要给他一个教训就行了,不会酿起战争的。”

乌明苦笑道:“李壮士,咱们这几百人,罗刹追兵却多出咱们十几倍以上,此地又是一片平坦、无险可守,拚命是打不过人家的。”

李诺尔道:“尼古拉亲王来了,正卧病在床,堡中的军队虽众,但要分一半去保护他,另外还有一半,则因为被我们下了药,又吐又动不了,所以能追来的人不会太多的。”

乌明道:“海兰堡中有六七万甲兵,就七折八扣,也还有一两万呢!”

他是边城守将,对敌情倒是很了解。李诺尔笑道:“将军,此地离海兰堡已有二十多里,步兵是来不了的,要追来的只是骑兵,海兰堡中的马还不多,最多只有近千人可能追来。”

杜英豪道:“只有千把人就没关系了,咱们痛痛快快地打他个落花流水。”

乌明道:“杜大人,下官只带了两百多人,对方仍然多出我们五六倍。”

杜英豪笑道:“你放心,这两百多人只是帮忙守住阵脚,困捉俘虏,杀敌冲锋临阵的人,由我们来干,用不到大家费心。”

“什么?你们各位了只有六个人。”

杜英豪一笑道:“在这河滩上打马战,我有一套特别的战术,你们可以看看学学的,说不定以后还能建大功呢!现在咱们还有半刻工夫,可以小作布置,我要的绳子带来了吧。”

赵之方忙道:“带了,每根长有十丈,共计带了有四千根。”

杜英豪四下看了一下笑道:“差不多够了,不足的可以把风筝上的绳子拆了下来,现在叫大家去砍小木桩,或者就利用原地的小树好了。”

他把人员集中,颔先示范怎么做了,然后又把李诺尔与赖皮狗叫来,吩咐了一阵,他自己带了菊芳、水青青与赖正荣、王月华配合李诺尔,分成了三组,每组一男一女,一切都布置妥当后,赵之方带了十几名军士,抬起了风筝步行而进。

后面,甲鲜明的罗刹骑兵们在朦胧的曙色中追了过来,发现了在前方移动的人影,尤其是那具地图做成的大风筝,特别醒目,前哨的骑土一阵吼叫,驱马冲来。

但是他们在冲出十多文时,就纷纷落下马来。

杜英豪的布置很绝,他把绳子的一端綮在树干或木桩上,另一端则绕在另一棵树上,由一个人控制着,马到两树之间的空隙时,突地一拉绳子,于是横跳起的绳子,不是绊倒了马就是把马上的人给拖了下来,顿时乱成一片。

因为这些骑兵都是怕落单被人吃掉,每队总在三五十人左右,倒了几匹马后,后来的马也绊在同伴身上而拉倒下来,有几匹没倒的更糟,受惊之后,马匹就乱跳乱踢,人就遭殃了。

这一阵大乱下,侥幸生存者,立刻又受到伏兵的无情搏杀,急箭、火枪,对着倒地未能抵抗的敌人,杀起来既方便又过瘾,顷刻之间,有三队前哨的骑士被消灭了。

巴罗夫的大队赶到,他一面分兵出去与埋伏的清军作战,一面又遣出精锐去追击杜英豪,要夺回那幅地图。

地图太大只能四人抬了走,自然跑不快,没多久已经迫近了。杜英豪与菊芳单马回头迎战,他们双骑并排急冲,倒使得那十几个骑兵提高了警觉,连忙集中待战,那知杜英豪到了两三丈处,突地两人分开,向左右绕击,那一组罗刹骑士以为他们要迂回突击,也分成了两面来迎战。

可是前面的人却怪叫着纷纷坠马,后面的人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不是颈子一热,就是脸上一痛,吼叫着摔下来。那是杜英豪的另一项设计利器,实际上不过是一根五六丈长的银线,是牛筋夹了银丝搓成的,十分坚轫,又细又硬,虽只有拉鞋底的麻线粗细,但是却能吊起一个人,刀砍不断,这是杜英豪未来之前,准备了带来的特殊装备。

他跟菊芳各人在臂上套了一个环,银线的两头系在环上,并马而行时,线卷好藏在衣袖里,突地分开时,银线拉直了,横着过去,其利如刀。

割在颈子上,加上两骑的冲力,足可把脑袋切下来。割在脸上,也会受伤不轻,而且也被拉倒下来,十几名罗刹骑士,就这么倒了下来。

由于倒地的骑士还没来得及抵抗,由得他们像切瓜似的,顷刻就报销了,居然无一能免。

而且另外分出的十几骑,由左右包抄追上去的,刚好李诺尔与王月华管一边,水青青与赖正荣管一边,用同样的战术,同样的武器,也是被多久,倾数就歼,又干脆、又狠。

其实,这些罗刹骑兵都是久经战阵的精兵,身手不会如此差劲的;只是因为事起非常,使他们一时措手不及,而那条细绳确实是难以招架,又坚又轫,刀砍不断,枪刺不到,两端系在马身上,以马匹急行的力量,确是人力难以抗拒。

有人被拉倒后,拖在地下十几步,两骑交错,细索打了交叉收紧,活活勒成两截。

巴罗夫也怔住了,想到对方会如此厉害,才出阵六个人,就把自己这边的一个前哨中队杀得落花流水,对方连皮都没有伤一块,而自己这边已经折去四五十人不说,而且悉数阵亡,连个重伤的都没有。这些罗刹兵原是以残酷闻名的,他们捉到俘虏时,绝无生还者,都是加以一番苛刑后再加以杀害,最通常的一种是在冬天,先在河上烧起一堆堆的火,使河水溶出一个个的洞来,然后迅速把人插入,河水很快又冻了起来,上留人头冒出在外,而且严寒已经把人冻僵,脖子的地方又脆又硬。

推荐热门小说妙英雄,本站提供妙英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妙英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三、美女先锋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赫尔克里·波洛的丰功伟绩 首无·作祟之物 加倍偿还 葛洛根的最后一夜 强蚁 福尔摩斯症候群 天舞纪外传·云中漪兰 最后一个道士 罪全书(十宗罪前传) 阴师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