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雨花台上

上一章:一、降龙国师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血雨花虽说这是私人性质摆下的擂台,可是总督府却出动了五百名大军来维持秩序。这五百名中有一百名是骑兵,骑了高头大马,服装甲胄鲜明,手挺长矛,威风凛凛地巡行在四周,以示气氛的不寻常。

此外,较为特出明眼,则是由神机营调来的二十名火枪手,每人一支火铣架在肩上,站在台下的四面,也含有警戒的作用。、擂台很大,两边都摆了一排椅子,约莫是十来张;中间则是一张大条桌,并排设了三席,那是仲裁人的位置。杜英豪请了两个人来仲裁,一文一武;文的是总督衙门的文案师爷王老夫子,武的是已卸任的江南总捕曼海靖,还有一个位置是为对方留着,而且也通知过自马寺了。

杜英豪上台就位后,王老夫子与晏海靖也就了仲裁入席。这时,自马寺那边的三个番僧也遣出了他们的仲裁人,却是白马寺的主持白云大师。

其实白云大师应该称做乌云才合适,皮肤黑、绕颊墨髯虹卷,倒像是文殊菩萨座下的那只狮子。大家早知道他是番偕,白马寺原是勒建官产,他是利用官方的人情当上这个主持的;现在,他的立场更为明显,原来他是以布达拉宫为后台的。

他对其他两位仲裁人很客气,合什为礼后,才谦逊地入座,道:“僧家只是唯恐言语不通时,作一些通译的工作,仲裁工作,还是以二位为主。”

王老夫子笑道:“大师太客气了,其实我们也是来凑个数而已,今天这擂台上,不是切磋胜负,而是互较生死,不分生死,不算了结;我们所能做的,只是监督双方遵守所约定的事项而已,其余的我们也管不到,大师以为然否?”

白云大师道:“悉如尊意,悉如尊意。”

王老夫子又笑道:“大师既然没意见,在下就先将杜英豪方面的要求提出来,大师斟酌一下。杜英豪要求的是,一方至多参加五人,作五场拚斗,每场每边一人,以生死论胜负;但是有一个限制,落到台下者不得再行上台挑战,胜者可以再接受下一场的挑战,也可以换人再战……”

他似乎早已准备好了,一面说,一面取出一纸文约,写的也是上述的条件,交到对方手上,道:“大师请过目一下,问问贵方的意见……”

白云大师拿了文约,走到番偾的座上,叽哩咕噜的念了一遍。那三个番偕似乎都没意见,一个个都在文约土捺下了指印,交了同来。

王夫子笑道:“好极了,卖方既无异议,少时若有人违反约定,在下就要执行制裁了。

也在这条文上玩了一手花样,并没有写上制裁的方法;而白云大师也似乎没有觉察,连连点头道:“悉听尊便,僧家无不赞同。”

于是擂台决战便开始了。番僧方面,首先派上场的是一名喇嘛弟子毕普。杜英豪这边却是娇小妖娆的水青青。

毕普能通汉语,嘻开大嘴笑道:“小娘子,女菩萨,请多多方便则个。”

这一付贼忒嘻嘻的样子很惹人反感,水青青很干脆,一声不响,卷进去,劈拍两个嘴巴,她的动作快,身形迅速,出手却也不轻,两个嘴吧打完,身躯一扭,早已转了开去。

毕普见她凑进来,双臂一张,想来个软玉温香抱满怀,轻薄一番的;那知道这娇娘子手还真重,第一个嘴巴就打得他满脸花,呆了一呆,另一边又挨了一下,再呆了一下,双手抱弯,对方已溜了。

他有点难以相信。这个看来娇弱的小娘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手劲,打得他火辣辣地生疼,而且还挂了彩。他自恃硬功了得,除非是宝剑利器,寻常刀剑已经伤不了了,因为对方是个女流之辈,又是赤手空拳,他才放心由对方攻进来的,那知一接触就吃了大亏,顿时暴怒,厉声吼扑追上去。

水青青心中也很吃惊,它的手上戴了两枚戒指,戒面上是个鬼头,鬼口中有两颗獠牙伸出来,又尖又利;在鬼头中还有两个小孔,可以注入毒汁,然后用力一压,毒汁就会从獠牙中挤出来。

水青青善于弄蛇,以前她是挤了蛇毒注入鬼头,然后戴上戒指,用来伤人的,被害者挨揍的部位会有两个小孔,像是被蛇牙所噬,再加上里面的蛇毒,使对方以为是毒蛇所伤,没有防备到她的戒指。因为她的戒指是两面有花的,露在外面的是很寻常的珍珠,不受注意,鬼头是藏在手中的,除非她用拳头打人时,才会转个面。

这两枚戒指她也不常用,就是怕被人看出秘密,跟了杜英豪,用的机会更少,今天她是特殊的需要,才戴了起来。巴掌是打中了,若对方脸上有两点血珠,知道獠牙已刺入肌肤,然而却未见毒发,因为对方还在追着她攻击。

从对方的双拳虎虎生风,以及迫人的劲力而言,知道这家伙的劲道不小,力敌不足以抗,只有躲闪了;还好他的行动不怎么灵活,故而还能躲。

毕普穷追,水青青逃躲,满台乱转,煞是好看。追了一阵之后,毕普开始气喘了,脚步略慢。水青青看机会来了,斜里进身,对准他的太阳穴处又是一招双风灌耳,这是一招杀手。

那知毕普双手一张,居然把她的双拳握住了,哈哈大笑道:“女菩萨,我们亲热亲热。”

连着双手,将她往怀中紧紧一抱,看似在存心轻薄,但是实际上却并没有亲热之意,他是想用自己的神力将对方活活箍死。每一个被他抱住的人,都是肋骨全断、口喷鲜血而死。

毕普因为躯体笨重,动作不活,专练的这一着。

喇嘛座上三个番僧都脸现微笑,以为水青青是死走了。被毕普抱住的人,从没有留下活口过,多少成名的英雄都难逃这一关,何况是个女子。

可是事情大出意料,水青青一声轻叱,身子一弓,居然挣脱了出来,倒是毕普又发出了一声痛吼,双手掩住了胯下,歪歪倒倒地走了两步,终于倒了下来,身躯拳曲如虾,还在不住地抽动。

白云大师上前看了一下,问水青青道:“女菩萨用的是什么手法?”

水青青撩起裙子,里面是黑绸的紧身长裤,膝盖上则用细皮索子绑着一付护膝,护膝上则是两枚枣核似的铜钉,长约半寸。

她被抱之际,曲膝一顶,铜钉刺入对方的睾丸,再加上膝盖的撞力,就这么顶杀了活佛罗汉。

白云大师道:“女菩萨好深的心计。”

水青青道:“没什么,这是专为对付这些番倡而设计的,他们生性好色,跟女子动手时很不规矩,家主人针对他们的弱点,设计了这种工具,若是他规规矩矩的动手,我是用不上的。”

膝上短钉,只有很近的距离才能用,毕普如果不抱住她,是没有机会被顶中的。与妇人动手,有很多忌讳,抱住对方也属忌讳之一;因此,这种设计虽是不光明,毕普却死得没话说。自云大师无以为词,同旁打了个稽首。三佛中的喀尔巴沉下脸色,大声叫了几句藏语,他们随行的弟子上前将毕普抬了下去。喀尔巴用手一指,脱拔走了出来,阴沉沉地一群手道:“僧家候教。”

这是对方阵营中最矮的一个,又干又瘦,但他名列四大活佛,想得到的,必有过人之能水青青却一笑道:“对不起,大和尚,奴家打累了,以后有机会再来吧,现在却不奉陪了。”

说完回头就走。脱拔沉声道:“想走可没那么容易,还我弟子的命来。”

敢情他是毕普的师父,打了小的,出来老的,本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水青青根本不理他,仍是向前走去。脱拔怒吼一声,身形拔起半空,如同一头大鹰似的,探手向下抓来。

王老夫子在座上叫道:“番僧大胆无礼违规,应予严惩,晏老,打!”

他喊得快,曼海靖的动作也快,带起一把黑黝黝的管子,对准脱拔,轰的一声,一篷火光硝烟涌出,脱拔只差尺许就可以抓破水青青的脑,可是火光已罩上了身子,将他打得在空中一连几个翻滚,滚落在台上,身上兀自冒烟,闪出了火花。

曼海靖用的是一支短铣,这是从西洋行起的火器,是一枝钢管,中有机簧,先在钢管中塞满了铁砂,内填火药,举枪一发,轰然发出,杀伤力虽强,但是装填太麻烦,因此仍未被普遍采用,再者是火药的配方很不易取得,打造也很困难,只有官方才拥有几枝而已。

曼海靖使用的这一枝是总督李玉辚私有的,系一位胡商送给他的防身之器,十分新奇,见者无多,所以曼靖放在案前,也没引人注意。

脱拔在地上拚命地翻跳,像是十分痛苦,而且他身上那些小火点仍在燃烧,可见打出来的那一篷铁砂也是经过特殊的处理,非同寻常可比。

脱拔跳了一阵后,总算把身上的火星压灭了,可是他已奄奄一息,有气无力,再也起不来了。

喀尔巴与乌图拉鼓目怒视,白云大师忙向王老夫子道:“老施主,这是怎么说?”

王老夫子道:“水青青已战胜一场,按照规定,可以有权拒绝次场之挑战,而且她也明白表示了,脱拔仍然强行纠缠不清,而且出手偷袭,显然违反约定,故而本席予以制裁。”

咯尔巴仍然吼叫不已。王老夫子道:“条文是经你们同意,捺下手印为证,你如再不服气,本席连你也要一并制裁了。”

喀尔巴仍然怪吼连声,王老夫子脸色一沉道:“番子你出来,你敢不服老朽的裁决,那是对老夫的侮辱,老夫若不制裁你,何以服众!”

王老夫子能武是个大密,本来是绝无人知道的,从杜英豪来到之后,他的事才略为渲,但知者无多,大家看这么一位文绉绉的老夫子,居然敢与一个号称圣僧的喇嘛挑战,倒是大感意外,而且发出了一阵大喧哗。

喀尔巴也感到很意外,可是王老夫子已经走了出来,朝他指着挑战,使他更难遏制,发出一声裂帛似的怪笑,双手一按面前的矮几,人像飞鸟般的由座上飞起。

他是存心炫露,飘起空中后,竟像是一朵彩云似的,冉冉降落台心,然后才笑道:“酒家出来了,你又待怎的?”

这些被遣到中原来的番偕,早年已做好准备工作,是以入人都已通晓汉语。

但来到中原之后,他们居然装作起来,故意带了通译随行,与人接触时,像是一句汉语都不懂,这种做法有很多好处,一则是表示他们的优越地位,不屑直接交谈,二则是藉以了解别人心中对他们的看法。有时通译不在身边,别人对他们指指点点时所作的批评,他们都可以记了下来。

喀尔巴给人的印象是一句汉语都不懂的,这时忍不住了,冒了出来,竟是字正腔圆,此王老夫子那一口江南腔的官话更容易听得懂些。

王老夫子微愕地道:“番僧!你会说汉语?”

喀尔巴大笑道:“本师乃西土活佛,神通广大无所不能,老家伙,你说要制裁本座?”

王老夫子道:“是的,你不守秩序,藐视仲裁人的尊严,违反规定,应予制裁。”

喀尔巴则因为己方已经丧生两人,十分震怒,怎么样也要杀个人来消消气。

王老夫子不会武功,他本来是不屑对付的,可是王老夫子竟然先向他叫阵,他觉得这也不错。这老头儿的地位不低,宰了他也可以对大家一个警告,而且别人一定会代这老头儿出头的,到时自己不管三七二十一,疾施杀手,宰了这老家伙,才显得本事,更显一显布达拉宫的威风。

这些番僧来到中原后,由于连接地斗败了一批京师的好手,养成目空一切的毛病,人人都以为中原的武功此他们差得大多,因而趾高气昂,对谁都不屑一顾。

这次来江南打擂台,他们仍是抱着这种想法。他们不怕打架、也不在乎打群架,因为他们气功无敌,刀枪不入,拳沉力猛,当者披靡,对手愈多,愈见精神。

番僧极是狡猾,他看出一阵阵地照规矩来,他们这边很吃亏,已经折损两个人,对方的人只动员了一个女将而已,主要的敌人杜英豪尚未出手。

对杜英豪他们倒是不敢轻视,因为他们听过了大师兄呼鲁图被杀的经过,硬是在决斗时被拳头击倒的,心中虽然不服气,却也知道今天很难讨得了好去,正想找个机会搅搅局,引起混战来结束今天的擂台,最是理想不过。

因此他仍然抱着一付闹事的样子冷笑道:“咱家就是出来看看你能如何制裁本师。”

王老夫子退后一步,气为之阻,低声道:“老夫要赶你下去,取消你打擂的资格。”

嗒尔巴哈哈又是一阵大笑道:“笑话!谁敢把本师的资格取消,上来试试看?倒是本师看你这老山羊很不顺眼,早就想把你扔下去了。”

大步跨丢,迈向王老夫子,而且开大手,同王老夫子抓去。

四周的人大惊失色,王老夫子也装出一寸惶恐的样子叫道:“你……你要干什么,再敢如此无礼,老夫就要不客气了。”

“哈……老家伙,本师正在等着呢,你要如何不客气,尽管使出来好了,本师也要对你不客气了。”

他存心要把王老夫子拦下故而大步追上去,王老夫子无奈绕台逃躲,咯尔巴要捉到他是太容易了,但他却是存心戏弄,故意慢慢地追着,手指却不离前后半尺,如是绕了两圈。

台下纷纷怒吼,台上的人也都愤然起立,谴责喀尔巴,嗒尔巴毫不在意,他知道自己已犯众怒,但仍不放在心上,但是加快了步伐,他明白若不抓住王老夫子,就没有机会了。

手指快要粘上王老夫子的衣服时,王老夫子居然一急一跌,绊倒在地上,恰好又躲过了一抓。

喀尔巴更为得意地大笑道:“老狗,本师这下子可抓住了你吧,看你逃到那儿去。”

他上前弯腰。正待抓起王老夫子,忽然擂台的地板上伸出两截黑色的铁管,一左一右比住了咯尔巴,那居然又是两交火枪。

火枪本是躲在台下面的,所以那儿事先挖好了两个洞,看去如同木板上两个节孔,谁也不会十分注意,而王老夫子却是有意跌向那儿的,他刚好倒在两个孔的中间,一左一右两支火枪口伸出了半尺许,离喀尔巴的脑袋身子也将近半尺。

这两台火枪手也是好手,时间拿捏得恰好,喀尔巴一惊之下,还来不及有所行动,火枪口就喷火了,轰轰两声,两声硝烟中来着喀尔巴的一声痛吼,高大的身子飞了起来,直向台下落去。

叭达一声落地,却已是具血人,脑袋被削去了半边,留下一个此汤碗远大的深洞,心肺五脏从洞里挤了出来,死状惨不忍睹。

这种西夷传人的火器又一次的证实了它的威力,那是血肉之躯无法抗拒的。

众人一时都惊呆了,倒是王老夫子狼狈不堪地爬了起来,脸色雪白,看看台下的残才喃喃地摇头道:“这真是从何说起,唉!自作孽不可活。”

老先生摆出一付悲天悯人之色,对左手座上的乌图拉道:“大和尚,你看得清楚,老夫虽已有了准备,却并没有好心用以暗算人的,若不是他存心要杀老朽,下面的人也不会发枪的。”

杜英豪在座上起立道:“是的!那个和尚太无礼了,对仲裁人桀傲无礼,不听劝告,甚至还要出手杀害一个不会武功的老先生,这种行为死有余辜,老夫子请回座吧,这种人死不足惜……”

乌图拉变得十分冷静,连那几个在鼓噪中的喇嘛弟子都被他喝止住了。

然后他离座而出,走向了杜英豪一拱手道:“僧家有幸请杜大人一会。”

杜英豪站了出去也一拱手道:“大和尚,不敢当,今日之会纯为武林之聚,我们把别的身份都收起来,我不是大人,你也不是什么国师。”

乌图拉道:“僧家遵命,杜大侠,今天我们原是为大师兄报仇来的。”

“杜某十分抱歉,与贵师兄之争是出于误会,再者也是他的行为太过份了。

”乌图拉道:“人死不论其过。”

杜英豪却道:“不!这一定要谈的,因为这是“是”、“非”之争,杜某从出道江湖以来,从没打过无理取闹的架,都是为了正义而战。”

乌图拉道:“僧家承认敝师兄们不对在先,但他们是僧家的师兄,站在同门之谊,僧家也不能置身事外,请大侠谅鉴。”

他这么一客气,杜英豪倒是没主意了,只有喃喃地道:“那么今日之会?”

乌图拉道:“当然继续下去,敝方虽已折损三人,但真正落败的只得一场而已。”

杜英豪道:“那当然,大师可以补进两位。”

“不必了,僧家把另外一名弟子的比斗都取消了,只有僧家请大侠指教一场。”

三位活佛已去其二,剩下的这一场,杜英豪推都推不掉,只有大方地道:“大师如何赐教?”

乌图拉道:“杜大侠英名盖世,僧家不敢冒渎,敬以降魔杖讨教兵刃绝学。

”那是一根精钢的法杖,一头铸着一颗钢铸的骷髅,另一端则是三个小圆圈,十分沉重。

杜英豪看了直绉肩头,因为这种兵器,他从没接触到,对方看来是长于力,自己若是用剑必难招架,用别的兵器也顶不住。

不过此刻他已没有拒绝的余地,在兵器架上浏览了一阵后,他取了一柄大关刀在手道:

“在下以此领教,请大和尚手下留情。”

乌图拉倒是一怔,关刀虽是十八般武器之一,但那是沙场阵战的兵器,江湖人绝少使用的,因为它又重又长,携带行动很不方便。

杜英豪用这柄大刀也是情非得已,因为重刀器中他只耍过这一项,那是一次赛庙会中,演出三战吕布的故事,他被拉去担任关云长,由一个老师父费了一夜工夫教了他十几手青龙刀法。

那虽是表演用的花招,舞来很好看,却不切实际,杜英豪倒还记得,拖着刀在台上兜了个圈子,然后抛刀接刀,又要了个大刀花,在一片叫好声中,他向乌图拉一揖道:“大师请。”

乌图拉怔住了,不知道这位大侠会有多大的本事,但只觉得他的手法很妙,招式不精。

无可奈何下,乌图拉只有也举起钢杖,合十作礼,两个人在台上就比划开来了,两般重兵器在空中时时作响,声势十分惊人。江湖人的争搏,尤其是在擂台上,极少看见这种长兵器的对搏,所以人人都很兴奋,大声地呐喊助阵。这一点又是杜英豪聪明的地方,他的青龙偃月刀是关老爷的代表武器,而关公的忠勇正直,而传说已经神化,甚至由朝廷公开旌表封,尊为伏魔帝君,被誉为武中之圣。

因此,杜英豪是万万落不得败的。每当杜英豪略显败象时,台下的呼吃声轰吼如雷,都是在对马图拉作申讨性的叱责;而杜英豪略占上风,因几手漂亮的招式把对方逼退时,台下叫好的助威声更是响彻云霄。

这对马图拉的心理影响是很大的,因为喇嘛在藏境是唯我独尊的宗教,僧侣的地位也是至高无上的,每有武技竞试,藏人自然都是支持喇嘛的,声势上就已压倒了那些外来的挑战者。

胜了还好,他们对失败者还较为宽大,若是不幸落败,那就惨了,台底下的石块、暗器、鸡蛋、蔬果,会像雨点般的飞过来,集中在那个胜利者身上,非把对方打死不可,因为他们的神明受了冒渎。苦的是这种众怒一旦发作,简直无人能弹压镇制,所以喇嘛在藏境内,比武较技无往而不利,挑战者以一人之力,往往要与全藏的土番人民去对抗,那是绝无胜算可言的。

推荐热门小说妙英雄,本站提供妙英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妙英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一、降龙国师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恋爱的贡多拉 狱门岛 华生手稿 冷案重启 与鬼厮混的日子 虚像小丑 我杀了他 烧烤怪谈 失踪的专列 棺材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