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琴魔伏诛,正义再重振

上一章:第032章 蓝田玉实,改造端木红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看了片刻,道:“麟儿等四人,曾在这里,和至尊宫中人交过手!”

谭升道:“不错,这两人面色发黄,自然是中了玉霞的太阴掌,那一个全身骨头,尽皆碎裂,当是金刚神指之力所致。”

赫青花自地上,拾起了一件兵刃来,道:“你们看!”

谭升和东方白等人,定睛看时,只见那是一柄铜锤,但是却少了一小半,断口之处,光滑之极,东方白道:“这是被苍天针切去的!”

赫青花道:“自然是。”

东方白道:“看来,他们四人,像是大占上风的啊!”

赫青花道:“我知道了,一定是正在打着,钓魂叟便来了。”

东方白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如今,人在何处?”

谭升道:“刚才,我看过那棵大树,断折至多也不过两个时辰的事情。”

东方白又想了一想,道:“还有一个问题哩,若是他们四人,在这里方和至尊宫中高手遇上的,那么,月华的松石匕,何以会丢在那山谷处?”

赫青花和谭升两人,俱都想不出究竟来,三人心中,尽皆十分焦急,又商议了片刻,东方白道:“我们在这里,空谈无益,快分头去找寻他们一下,若有了下落,便发信号相召!”

赫青花从怀中摸出了两枝信号箭来,分给了东方白谭升两人。

三人各自道了小心,便怀着沈重的心情,分头向外,掠了开去。

看官,自端木红悄悄地离开了那个山谷之后,那山谷中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作书人实在有从头详叙一番之必要。

当时,乌云盖月,吕麟等四人,确是未曾发现端木红已经悄然离去。

端木红离去之后不久,月光重现,谭月华首先“咦”地一声,道:“端木姑娘呢?”

吕麟等三人经谭月华一句提醒,四面一看时,才发现端木红确已经不在谷中!谭翼飞惊道;“此处离至尊宫如比之近,端木姑娘一人离去,实是祸福难以断料!”

谭月华道:“废话少说,咱们快去找她!”

四人一齐展动身形,向谷外掠去。

他们才一来到谷口,突然听得一声陡喝,道:“什么人?”

那一声陡喝,听来像是自颇远的地方传来,但是喝声入耳,却极其响亮骇人!

四人心中一凛,互望了一眼,立即一齐,停下了脚步。

他们四人,才一停下,便听得一阵脚步声,跟着火光乱闪,已有人向山谷而来,还隔有三二十丈远近时,四人便已看清,为首一人,银髯瓢拂,正是钓魂叟,在钓魂叟之后,还有十来个人!

吕麟等四人,心中俱皆吃了一惊,谭月华立即道:“不好,我们的行踪,已被钓魂叟发现,我们必需立即离开此处!”

韩玉霞道:“为什么?怕他们吗?”

谭月华道:“不是怕他们,是怕六指琴魔!我们若是和他们在此动手,六指琴魔一到,自然不敌,但爹四人,却不知就里,如果也回到山谷中来的话,岂非一齐遇害?”

谭翼飞道:“说得是。”

吕麟道:“但是师傅他们回来,见不到我们,又怎么办!”

就这几句话之间,钓魂叟等一干人,已经离他们只不过五六丈距离了,谭月华忙道:

“不怕,我将松石匕留在谷口,他们回到此间,一见松石匕,一定会知道,我们已经遇上了敌人了!”

翼飞刚想说,松石匕乃是武林至宝,岂可轻易留在此处?

但是,他话未出口,钓魂叟等人已经来得更近了!谭月华将松石匕向地上一抛,一声长啸,已经带着三人,向一旁疾掠而出!

他们只求将钓魂叟等人,引开这个山谷,提气飞纵,风驰电掣,小半个时辰过处,便已经到了树林中的一片空地之上!

他们四人在前面急驰,钓魂叟等一干人,弃了坐骑火把,也各自展开轻功,自后追到。

谭月华等四人,一到了那片空地之上,便立即停了下来。

他们刚过身来不久,已经见十来个人,一齐追到!只是奇怪,却不见了钓魂叟。

原来钓魂叟,当日止了通天道中的机关,得进宝库,他一进宝库,首先便将地煞网取到了手中。当时,他将地煞纲揣入攘中之后,立即便伸手,去取旁边的“圣金”。

可是,当他的手指,将要触及“圣金”之际,却又猛地缩了回来!

当时,宝库之中,一无动静,并没有有什么机关发动,令得他不敢贪心。而是在那瞬息间,他陡地想起,魔龙赫熹,曾经扬言,凡是进入宝库之人,只准取一件宝物,否则必死无疑!

如今,虽然中枢之地,机关已被自己止住,但是端木红曾说,那道和宝库之中,还有另一半机关,不受那个中枢所控制。

钓魂叟一直未能确定端木红所说,是真的还是假的。他知道,如果冒一冒险,便可能将宝库之中的宝物,一齐囊括!

但是,他转念一想,以自己的武功而论,有了地煞网,只怕也已是罕有敌手,何必再冒着杀身之祸,去取其他宝物?

他想了并没有多久,便决定不再多取,立即怀着地煞网,退了出来。

他刚一退出道,东方白等人,已经赶到中枢,将道内的机关发动!

钓魂叟却并不知道这一点,他只当机关是自动发动,心中还好生庆幸自己及时退出。他这一过份小心,便宜了谭翼飞等人,各得了宝物。

钓魂叟得了地煞网之后,赶回至尊宫。他到至尊宫才一天,便听得快马来报,说是发现有几个人,行迹十分可疑,正向至尊宫而来。

那几个所谓“可疑之人”,实则上就是东方白等八个人。

他们八个人,一路之上,虽然小心之枥,但是六指琴魔,各地眼线密布,八百里快马,传递消息,江湖上发生什么大事,四五天之内,他一定可以知道。

钓魂叟据报,猜出其中一定有七煞神君谭升夫妇在内,因此,才带了十二个高手,四出搜寻。

当他发现了谭月华等四人的时候,并未曾见到谭升夫妇。

他心想,自己所带的十二人,全是黑道上的一流高手,未必打那四个小子不过,自己地煞网在身,非找这二人试一试新不可。

因此,当十二人开始追赶吕麟等四人之际,钓魂叟便已不和他们在一起,而另去找寻东方白等三个人下落。

前事表过,却说当时谭月华、吕麟、谭翼飞、韩玉霞等四人一见钓魂叟不在,便已经松了一口气。而那十二个人一到,便一齐散开,将四入围在中心!

谭翼飞四面一看,见这十二人中,有认得的,也有不认得的。他一声长笑道:“各位,你们是十二个人,我们是四个人,正好一个对三个,何不分了开来,也以免混乱?”

只见一个虬髯大汉,一扬手中铜,厉声喝道:“小鬼,死到临头,还这样轻松吗?”

谭翼飞一声长笑,道:“阁下倒是颇有自知之明!”

他一个“明”字,才一出口,尖点处,已经向那大汉,疾跃而出,那大汉扬手一砸来,谭谭翼飞身形一矮,苍天钺裂帛而出,幻起一道青光,向上迎了上去。

只听得“铮”地一声响,已经将铜削去了一半,余势未竭,那大汉仓皇想避时,哪里还来得及?怪叫得半声,半边头也被削去!

韩玉霞一见谭翼飞一招之间,便已杀了一人,一声长啸,抖动日月轮,向前冲出。她在途中,已经觅了高手匠人,将两相轮镶在日月轮上,当作了日轮,她一冲出之后,有两个持长剑的人,迎了上来。

韩玉霞日月轮一摆,先左后右,一招“凤凰点头”,疾攻而出。

双轮旋转拱急,那两个人,还想以长剑来挡格,两柄长剑,才一和两相轮相交,便听得“嗤嗤”两声响,冒起两蓬白热的火花来!

那两人一声惊呼,连忙向后退出时,一看手中长剑,已经不见了半截!

而那半截,也不见下落,敢情已被两相轮,磨成了铁粉!

两人这一下,实是惊得发呆,韩玉霞一见自己的两相轮,具有这等威力,心中大喜,踏步进身,疾使一招“凤凰展翅”。

那两人正在吃惊头上,如同避得开去,怪叫一声,已然倒于血泊之中!

吕麟和谭月华两人,见谭翼飞和韩玉霞两人,皆是一出手便重创了敌人,也各自一声长啸,向前跃出,加入了战团。

跟随钓魂叟前来的那十二个人,虽然也各是黑道上的高手,但是他们在绿林道上纵横的那一身武功,怎能和吕麟等四人的上乘内家功力相比较?吕麟和谭月华两人,才一出手,金刚神指的指风过处,一招“双峰插云”,已有两人“砰砰”跌出!

谭月华铁横挥,击向一人腰际,将那人身子,牢牢缠住。

谭月华再用力一抽,那人的身子,本来被铁,仅了几匝,谭月华一抽,铁迅疾松了开来,那人身不由主,如同陀螺也似,滴溜溜地乱转起来,直转得他头昏恼胀,“咕咚”一声跌倒!

片刻之间,十二个人中,已伤了十一个!

尚余一个,仗着一身小巧功夫,又最是贪生怕死,一见势子不妙,便躲在一旁。

此际见同伴不死即伤,更是吓得魂飞魄散,一个转身,向前便逃!

谭翼飞一声断喝道:“不能留他去通风报信!”

韩玉霞身形一矮,疾窜了上去,相距还有七八尺远近,右手扬处,一招“太阴掌”已然拍出!一股柔劲已极的纫风过处,那人怪叫一声已经一个翻身,跌倒在地上不起!

韩玉霞一步掠前,一伸手,将那人抓了起来,向身后一抛。

那人本已身受重伤,再经韩玉霞一抛,立时恶贯盈满!

四人向地上十二条横七竖八的体,望了一眼,韩玉霞“哈哈”一笑,道:“今日才算是略为出了一口气!”

吕麟道:“不知师博他们,回来了没有?我们该回到那山谷去了!”

谭月华秀眉微蹙,道:“如何忽然不见了钓魂叟!”

她这里一言甫毕,突然听得一旁,传出了阴恻恻地一声冷笑,道:“原来还有人念着老夫!”

那声音突如其来,事前一点迹象也没有,四人心中,也不禁为之一凛,连忙循声看去,只见丈许开外,站着一人,正是钓魂叟!

四人一见钓魂叟赶到,心中虽也不免暗自吃惊,但想起十二个敌人,已被自己消灭,总不成一个钓魂叟,自己不会不敌!

只见钓魂叟目光灼灼,望了望四人,又向地上,十二具体,看了一眼,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四位年纪虽轻,武功可不弱啊!”

谭月华道:“钓魂叟,你可是自知不敌了?”

钓魂叟一声长笑,道:“四位,可不要忘记,姜是老的辣!”

谭翼飞立即接口道:“不错,姜是老的辣,辣得连仗以成名的钓魂丝,也被我们夺过来了,当真是难得之至!”钓魂叟的钓魂丝,在通天道中,被吕麟和谭月华两人夺去一事,他引为奇耻大辱。

但是偏偏谭翼飞等人,一见面便将这件事情抖了出来!

钓魂叟心中,已经怒极!

但是他老巨猾,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只听得他冷笑一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看我今晚,能否将钓魂丝夺了回来!”

韩玉霞见众人与钓魂叟说话,早已大不耐烦,一提手中两相轮,厉声道:“那你就出手罢!”钓魂叟早已认出,谭翼飞手中的兵刃,乃是宝库之中的奇珍,“苍天钺”。

此际,他向韩玉霞一看,又认出她手中兵刃,那大的一个圆轮,竟是佛门至宝两相轮!

钓魂叟心中,也不禁暗暗吃惊!

他身形一晃,向后退出了丈许,左手伸入怀中,已将地煞网握住!

韩玉霞一见他向后退出,还只当他心怯想逃,一个箭步掠了上去,一招“凤凰重生”,日月锁心轮,带起“呜”地一声,已经砸到!

钓魂叟身子向后一侧,两只衣袖,疾扬而起,内家罡气,幻为两股劲疾之至的劲风,向韩玉霞迎面拂了过去!

钓魂叟功力深厚,所拂出的那两股方道之强,实非韩玉霞所能抵抗,韩玉霞乃在百忙之中,左掌一招“嫦娥奔月”,迎了上去。

两股方道相交,她身子腾地向后,退出了一大步!

吕麟等三人,一见韩玉霞吃亏,各自一声呼啸,便向前迎上了上来!

钓魂叟自得了地煞网之后,尚未曾用过。

他正怕四人分散,难以一网打尽,一见三人一齐迎了上来,心中不禁一喜,一声怪啸,陡地身形,向上拔起了两丈高下!

吕麟“哼”地一声,足尖一点,立即便要迎了上去,谭月华忙道:“麟弟,小心他的地煞……”

谭月华心思灵敏,警告可以说发得极快,但是钓魂叟的出手更快,她一个“网”字,尚未出口,陡地听得钓魂叟一声长啸,四人都觉眼前突然一黑,像是有一片其大无比的乌云,迎头盖了下来一样!

四人心中,俱都一凛,谭月华忙叫道:“我们快向外跃去!”

四人听得东方白和谭升两人,讲起过地煞网的厉害,心知此际,向自己当头罩下的那片乌云,一定使是“地煞网”了!

因此,其余三人,一听得谭月华的叫声,便立即向前,疾掠出去!

他们四人,分四个方向掠出,前进之势,何等迅速,转眼之间,各自之间的距离,已有五六丈远近!但是地煞网此际,已经被钓魂叟全撒了开来,十余丈方圆之内,全被罩住!

而且,网的下沈之势,极其迅速!

四人在一开始之际,还只觉得头顶之上,一片黑暗,片刻之间,已经觉得四面八力,都是一片乌黑,再向前撞去,却被一片软绵绵的网罩住,挡了回来,难以再向前掠出!

这时候,四人相隔颇远,都不知其他人的情形,只有谭翼飞手中的苍天钺,越是在黑暗之中,光芒越盛,他就着精光,向前看去,只见上下左右,全是极细极细的黑丝所编出的网眼,眼子极细,外面的景物,俱都为之遮住不见!

谭翼飞手臂挥动,苍天钺向前,疾削而出。

但是那网却软绵绵地,一点也不受力,连削几下,丝毫无损!

谭翼飞吃了一惊,道:“我已被地煞网困住,你们呢?”

只听得吕麟、谭月华、韩玉霞的声音,同时传了过来,道:“我也是!”这时侯,四人相隔虽远,但是每人,均被困在地煞网的一角,难以脱身!只听得钓魂叟“哈哈”大笑,道:“你们想要脱身,只怕难过登天!”

他一面说,一面向附近的一株大树,疾掠而出,网撒开了之后,他手中仍摄住了一条极细的黑丝,他将那黑丝,在树上绕了几绕,打了一个死结,“哈哈”大笑,便自离去。

钓魂叟这一离去之后,没有多久,便遇上了东方白等四人。

那时候,他身边实是没有地煞网在,如果东方白等人,知道了这一点的话,则钓魂叟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了!他将吕麟等四人,因在网中,其所以放心离去,乃是因为他知道地煞网含有剧毒,只要被困上一个对时,便非死在网中不可!

当下,四人听得钓魂叟长笑之声,渐渐远去,心中尽皆忧虑无比。他们各展神技,可是不要说冲出网去,连想会合在一起,都没有可能!

韩玉霞性子最急,不由得骂道:“什么两相轮,一点用处也没有,连那么薄的一层黑纱都破不了,还算什么宝物?”

谭月华沈声道:“韩家妹妹,切莫如此说法,物物皆各有相克,并不是两相轮就没有用处!”

韩玉霞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出不了地煞网,有什么用?”

谭月华沈声向谭翼飞道:“哥哥,你的苍天钺可在手上?”

谭翼飞应声道:“在。”

吕麟接口道:“月姐姐,我也想到了,谭大哥可以苍天钺之力,钻地而出!”谭月华道:“我也正是这个意思!”

两人一言提醒了谭翼飞,连忙以苍天针在地上,掘起洞来,这苍天钺削铁如泥,削泥若腐!

不一会,便掘出了一个大洞来,谭翼飞身形一沈,跃进了洞中。

他一跃在洞中,“地煞网”便将洞盖住。

谭翼飞吸了一口气,身在洞中,向前掘去,半个时辰后,便掘出了两丈许的一条地道,他估计已经出了地煞网所罩的范围,便又向上掘出,泥土簌簌而下,一盏茶的时间,他已从土中,冒了出来!

冒出泥土一看,他心中不禁大喜,一声呼啸,道:“我出来了!”

韩玉霞忙道:“快放我们,鬼叫什么?”

谭翼飞循着那条黑丝看去,只见黑丝,缚在一株大树之上,他来到树边,也不耐烦去解这个死结,以苍天针缕住了那黑丝,用力一拉!

只听得“轰”地一声巨响,那株大树,竟齐中被他拉折!

谭翼飞摄住了黑丝,向上手抖,只见十丈方圆的中片黑纱,已被抖陇,谭月华、吕麟、韩玉霞三人,一齐闪身而出!

他们三人,闪出之后,那一疾片黑纱,又迅速地向下沈来,紧紧地伏在地面之上。四人一齐脱了困,齐皆松了一口气,忙将地煞网摺了起来,等到摺好,那么大的一张网,看来仍不过是巴掌大小也似的一叠黑纱而已,当真是罕见的宝物!

韩玉霞道:“钓魂叟那老儿,不知哪里去了,我们快去找他算账!”

谭月华忙道:“且别忙去找他,地煞网上蕴有奇毒,我们被困在网中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难免沾上了奇毒,先找一个僻静的所在,躲了起来,运气将身内的奇毒逼出再说!”

三人一听有理,各自点头,四个人,一齐向前掠出,来到了一个极其隐蔽的山洞之中,各自运气逼起毒来。

他们离开以后,只不过小半个时辰,钓魂叟便已带着六指琴魔赶到!

当钓魂叟一见吕麟等四人,连同那张地煞网,一齐不见之时,他心中又急又恨,实是难以言喻,依他的心意,还想去追寻四人。

但是六指琴魔却唯恐有人趁目己不在至尊宫中,上宫去捣乱,所以一定要回去,钓魂叟心中虽不愿意,但是却不敢违扭!

如果当时,六指琴魔依了钓魂叟的话,只怕端木红早已得了火弦弓,出了至尊宫了!鄙惜好事多磨,六指琴魔,竟在端木红甫一得到火弦弓之际,便自赶到!而端木红武功之高,虽已天下无敌,却因为一念情意,难通情关,终为八龙天音,“移心之章”所趁!

却说当时,端木红在至尊宫的密室之中,开始站立,继而坐倒在地,当她心中,幻出与吕麟两人,在芳草地上,追逐嬉戏,情意绵绵之际,她便已经跌倒在地上了!

而她跌倒在地上之后不久,眼前的幻景,便已经一起消失!

那时侯,她心中又明白了过来,刚才的一切,全是幻景,自己已为八龙天音所制!但是这时候,她伤势已重到了极点!

虽然她心中明白,但是却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只觉得那本是听来,柔和细软,悦耳之极的琴音,此际却如同黄钟大吕一样,每一下,都是惊天动地,荡魂震魄,难以抵受!

端木红缓缓地睁开眼来。

她只见黄心直,正缩在一隅,面上的神情,十分复杂!

端木红挣扎着道:“黄……公子……”

她只讲出了三个字,顺着口角,流下了两股鲜血来!

黄心直双手掩住了面,尖声道:“端木姑娘,你不必叫我,刚才我叫你走,你不肯走,如今,我……我也无法救你了!”

端木红心中,一阵茫然。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32章 蓝田玉实,改造端木红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卖马的女人 南部档案 致命差评 那个你惧怕着的人 柏林孤谍 楚留香新传4:新月传奇·午夜兰花 布谷鸟的呼唤 清明上河图密码2 禁断的魔术 摩格街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