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妙手钓魂,取走地煞网

上一章:第030章 见利忘义,行凶夺锦图 下一章:第032章 蓝田玉实,改造端木红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吕麟闻言一惊,道:“是啊,少了……那一叠黑纱!”

韩玉霞道:“不消说,那一定给钓魂叟取走,那是什么玩意儿!”

吕麟道:“只知道那叫做‘地煞网’,有什么用处,我却也不知,问问师傅和谭伯伯两人,当可知道了。”

谭翼飞道:“不对,钓魂叟若是到了此处,又岂肯只取一件地煞网,便自离去?”

吕麟道:“这也难说,只怕他震于赫老前辈之威,虽然明知机关停止,来到这里之后,取了一件,便自心悸,立即退出了!”

众人猜了一会,俱都猜不出什么缘由来,韩玉霞踏前一步,将尚有六件宝物,一股脑儿地取了过来。吕麟和谭月华两人,数着地上的方砖,数到第九列,第九块,将那块砖头,掀了起来。在炮们两人,掀动那块砖头之际,心头“怦怦”乱跳,实是紧张之极!因为,为了那七枝火羽箭,他们几个人,不知经过了几许曲折!

好几次,以为稳可以得箭了,却又生出了波折,如果此时,掀开了砖头之后,又有什么波折的话,那不知何年何月,方能找到火羽箭了!两人蹲在地上,互望了一眼,终于将那块砖头,揭了开来。砖头一揭开,两人一齐俯首看时,只见砖头之下,果然并列着七枝箭!

两人吁了一口气,韩玉霞道:“火羽箭,这就是火羽箭吗?”

谭月华等三人,心中也是有着同样的疑问,因为那七支箭,俱都是一样长短,每一枝,长可三尺,箭的形状,十分奇特,两头锐,当中粗,像是梭子一样。而箭翎的所在,却是四片铁翅。形状奇特,还不用去讲它,箭身迹斑驳,看来直像七条废铁一样!毫无宝气。

四人看了片刻,吕麟道:“我想一定是了!”

他一面说,一面伸手去拿,取起了一枝来,只觉得沈重无比,拿在手中,才知道不是凡品,谭月华和谭翼飞两人,各人也取了一枝,也都为它的重量而吃惊,吕麟道:“这箭若是七枝一齐,只怕拿它不动哩,难怪赫夫人的灵柩之内,会有那么深的凹痕!”

当下三人将七枝箭分开来拿走,又在宝库之中,看了一遍,便退了出去。

半个时辰之后,四人已经回到了中枢之地,韩玉霞首先将六件宝物,一件一件地放在地上,道:“不见了地煞网,多半被钓魂叟取走了!”

东方白和谭升夫妇,闻言吃了一惊,道:“你们没有发现钓魂叟吗?”

韩玉霞道:“没有。”

东方白道:“但愿他被困在道之中,并未曾安然而出!”

谭月华忙问道:“那地煞网,可是十分厉害的吗?”

东方白点了点头,道:“我也是听得人说起过,那地煞网,乃是采地底阴煞之气,所产的毒物,阴灵蛛之蛛丝织成的,看来虽然只是一叠黑纱,但是一撒了开来,却广达两丈,一将人罩住,便难以摆脱,而一个对时之内,便中奇毒而亡,落在钓魂叟手中,不是好事!”

赫青花接过了七枝火羽箭,观赏了片刻,道:“怕什么?连六指琴魔,也指日可除,何况是钓魂叟!”

韩玉霞接口道:“我真不明白,那么大,又那么重的箭,怎么可以放在那样小的火弦弓上!”

韩玉霞此言,才一出口,众人俱是心中一动,不由得一齐面面相觑,发起呆来!

刹时之间,他们心中所想到的,都是同一件事,那便是:火羽箭已经有了,但是火弦弓呢?

以为,因为火羽箭的下落不明,而火弦弓则在黄心直的身上,所以,众人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火羽箭上。如今,几经曲折,火羽箭已得,众人才想到,要得火弦弓,并不比得火羽箭容易。火弦弓在黄心直的身上,黄心直的态度,已经十分明显!什么事都可以商量,但是火弦弓,却是万万不肯交出。就算众人愿意强抢的话,黄心直身在至尊宫中,又如何下手?

众人发着愣,韩玉霞一时之间,却还未曾想到这一点,奇道:“咦,怎么啦?”

谭翼飞道:“火羽箭已得,但是没有火弦弓,却也枉然!”

韩玉霞一经谭翼飞提醒,也呆了片刻,但是她随即道:“连火羽箭,淹没数百年的东西,都给我们找到了,我不信得不到火弦弓,我们先离开此处,等到了至尊宫附近,再作打算!”

众人听了,都觉得只有如此行事。东方白向地上的六件宝物看了一看,道:“玉霞,你先拣罢!”

韩玉霞道:“我最爽快,也不客气,我的兵刃,是烈火锁心轮,如今,我就要这个圆轮吧?”

那圆轮,颜色黝黑,边缘迟钝,径可尺许,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好处来。

东方白点了点头,道:“拣得好,这圆轮乃是佛门至宝,叫作两相轮!”

韩玉霞忙道:“有什么用处?”

众人一听得她如此问法,才知道她是拣最不起眼的物,心中都对之十分佩服。

东方白道:“两相轮当作兵刃使用,任何暗器难以近身,而且,别看它边缘迟钝,却镶有金刚宝砂,若是旋转飙急之际,任何兵刃,若非稀世奇珍,挨着便自化为一蓬火星消灭,确具不可思议之妙,你用来代替日月锁心轮上的日轮,更是威力无匹!”

韩玉霞听了,好生欢喜,一俯身,便将那两相轮取了起来。

东方白又道:“谭翼飞,轮到你了!”

谭翼飞道:“麟弟先吧!”

赫青花叱道:“没出息,扭扭捏捏作甚?玉霞多么爽快!”

谭翼飞忙道:“我并不是假客气,母亲既然如此说,那我就要了这一件吧!”

他伸手一指,指向一块长约两尺,宽可半尺,厚才寸许,迹斑驳,简直像是一块废铁也似的物事。

他一指之后,便俯身去取,但是谭升却浓眉一剔,喝道:“且慢!”

谭翼飞心中一愣,连忙缩回手来。

他心中感到了十分奇怪,因为除了两相轮之外,就是这块铁板,最不起眼,何以自己要取,父亲竟然大声喝止?

只听得谭升道:“这件宝物,于你并无用处,但是端木姑娘,日后光大飞燕门,却极其有用,要留下给她,你拣别样吧!”

谭翼飞自然立即答应。

但端木红却道:“谭前辈,这话便不对了,谭大哥既然要了这块铁板,何以不让他要?若是这样时,何必令也先择?”

赫青花道:“端木姑娘,你这倒不必客气,这块看来像是废铁的东西,叫作‘圣金’,乃是西天太白金英之属,如果找到了高手匠人,将之熔了开来,可以制成一十二柄,其利无比,其薄如纸的宝剑,你既已身负飞燕门重任,日后自然难免广收女弟子,如果恰是十二个人的话,每人配上一柄,只怕武林之中,无人再敢惹飞燕门了!”

端木红听得赫青花如此说法,心中一动,便自不再言语。

她知道,自己在情场上,已经败退了下来,以后,除了将全副精神,寄托在师博之命,发展飞燕门上之外,实是别无出路!

那块“圣金”,既然如此有用,自己若是再推辞,反倒见外了!日后,端木红果然以这块“圣金”,铸成了十二柄其薄如纸,削金断玉的宝剑,分配给她门下的十二个女弟子,“秦岭十二燕”之名,响彻天下,这已是一二十年之后的事情了,此处表过就算,不多赘言。

谭翼飞的眼光在五件宝物上,浏览了一遍,他知道每一件宝物,莫不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物事,随便要上一件,皆可大有用处。

但是,这时候,他却不知道父亲的心意,还有什么,要留给端木红的,是以呆了半晌,不知要哪一件才好。

谭月华在一旁,看出了哥哥的为难心情,忙道:“哥哥,你一直没有称手的兵刃,你不要了那件似剑非剑的兵刃!”

谭翼飞本来,也已想要这件兵刃。

但是那么多宝物中,只有一件兵刃,晶光耀目,形式奇特,一望而知,不是凡物,所以他有点不好意思出口。

如今,一听得谭月华如此说法,忙道:“好,我就要了这件吧!”

东方白微微点头,衣袖倏地挥出,匝地一卷,已经将那件兵刃卷了起来,道:“谭翼飞,这件是什么兵刃,你可知道吗?”

谭翼飞道:“名称我不知道,但多半是削金断玉的利器!”

东方白伸指在那件兵刃上一扎,发出“铮”地一下,悦耳之极,悠悠不绝之声,道:

“这名叫‘苍天钺’,乃是唐未武林怪杰,苍天上人早年所用的兵刃,刀剑招式,俱可使唤,确是非同凡响,但是它精光外露,任何鞘套,皆难以掩饰,怀在身边,黑夜赶路,隔老远便可看到一团异光,最易启武林中人,争夺之心,你带在身边,却要小心!”

谭翼飞心知东方白必不至于虚言恫吓,连忙道:“知道了!”

东方白手一扬,那柄苍天钺已向谭翼飞缓缓飞了过去。

谭翼飞一伸手,将之接住,系在腰际。

谭升望了他一眼,又道:“刚才的话,你要牢记在心!”

谭翼飞本是一个十分稳重之人,听得东方白和父亲,一再吩咐,心中更是小心了几分!

谭升转过头去,道:“麟儿,轮到你了!”

吕叫踏前一步,道:“我要这枚蓝田玉实!”他话讲出之后,见众人并不出声,一俯身,已经将那枚蓝田玉实,取在手中。

那蓝田玉实,只是一只玉盒,盒中放的是什么样的东西,并看不出,在盒盖之上,刻有“蓝田玉实”,四个篆字。

在场众人,自然都知道,蓝田生玉,五千年一结实,相传若是得到一枚服下,便可长生不死。所谓“长生不死”,自然是夸大的说法,但对学武之士来说,一枚玉实,少说也可以抵得数年的功力,倒是真的,而且,玉实还有解毒之功,一经服食之后,其人一生之中,便自万毒不侵!

吕麟一将王盒取在手中,便转过身去,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端木红的身边,道“红姐姐,这件宝吻,我转送给你,聊表心意!”

端木红的面色,微微一变,道:“这……这是什么意思?”

吕麟叹了一口气,道:“红姐姐,你如果不要,那就表示你心中,永远恨我!”

端木红眼眶之中,泪水乱转,但是她却竭力不让泪水流了出来。

她呆了好半晌,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时候,她心中不知道有多少话要对吕麟说的,但是在叹了一口气之后,她却又什么也没有说。她的心中,迷惘到了极点,又呆了好一会,才道:“我……怎么会恨你?”

吕麟道:“红姐姐,那么,这枚蓝田玉实,你就要了吧?”

端木红幽幽地点了点头,道:“好。”

接着,只见她勉强一笑,伸手将玉盒,接了过去,揣入怀中。

吕麟又退了回来,目视谭月华,谭月华道:“该我拣了!”

端木红忙道:“月姐姐,你随意拣,拣到了东西,也不要送给我!”

谭月华笑道:“我才不送人哩,我要这柄匕首,装在铁练上使唤!”

赫青花立即道:“好!这是松石匕,虽不能断人兵刃,世上却也没有什么,可以将之毁去,而且,昔年苗疆的长臂神魔,还曾费了四年光阴,将之放在七十三种奇毒的毒汁之中炼过,只消擦破对方一点皮肤,毒便深入,绝无幸理!”

谭月华一听,不由得“啊”地一声,道:“原来这样厉害?”

赫青花忙道:“好啊,越厉害越好!”

谭升望了赫青花一眼,道:“月华,你要记得,非到万不得已,不可以之伤人!”

谭月华唯唯以应。

这时候,地上的宝物,还剩下两件,一件是那块圣金,还有一件,便是看来如同蜡制成也似,蓝色的果子。谭升向端木红道:“端木姑娘,那果子叫作青冥果,功效无穷,一时也难尽言,你一起要了吧!”

端木红也不再客气,忙道:“多谢三位前辈恩赐!”

她俯下身来,将那块“圣金”,系在腰际,将青冥果也揣入怀中。

六件宝物,俱已各得其主。

东方白道:“如果钓魂叟竟已平安出了通天道的话,地煞网自然在他手中,除了六指琴魔之后,这张网要归端木红姑娘?”

赫青花道:“这个自然。”

吕麟忽然又长叹了一声。这时侯,众人取得了火羽箭,又分了宝库之中的宝物,正在兴高采烈之际,而吕麟却忽然发出了一声极其忧郁的长叹之声。

而且,在吕麟的那一下长叹之后,众人尽皆紧锁双眉,默然不语。

因为他们,俱都知道吕麟长叹的原因。而他们此际,也是心事重重!

因为,众人俱都想到,接之而来的,自然是要设法除去六指琴魔。

但是,只有火羽箭,没有火弦弓,又怎能达到这个目的?

众人呆了半晌,吕麟才道:“师傅,谭伯伯,我们到了中条山附近,暂且勿露行藏,由我先到至尊宫内,去找黄心直!”

东方白摇头道:“不必多此一举了!”

吕麟道:“对黄心直晓以大义,只怕他也肯听我的话的!”

谭月华道:“麟弟,你还不知道黄心直的为人,叫他做什么都可以,但六指琴魔是他的父亲,你要叫他做伤害他父亲之事,只怕万难如愿!”

韩玉霞急道:“那我们莫非算了不成?”

七煞神君道:“当然不能就此算了,总有办法的,我们且到了至尊宫附近,再作道理!只是至尊宫已经毁去,六指琴魔自然更加小心防范,我们要小心不露行迹才好!”

若论武功,他们这几个人在一齐,已然可以称得上普天之下,未有敌手。

但是六指琴魔的“八龙天音”,却是恒古以来,武学之巅,任何武功再高,也难逃脱“八龙天音”之祸,所以他们还是不得不小心!当下,一行八人,便向中原进发。

到了有人之处,便立即乔装改扮,分头赶路,每隔两天,聚上一次。

一路上过了两个来月,并没有生出什么事来,已经到了中条山附近。

在这一个多月来,八人每一次碰头,都商议如何可以取得火弦弓。

但是以八人的智力而论,却是想来想去,想不出一个结果来。

因为,要取得火弦弓,不外是两个法子,一是巧取,一是硬抢。

想说服黄心直,要他交出火弦弓来,众人都知道,那简直是没有可能的事。但如果将黄心直骗出至尊宫来,八个人将他围住,不容他施展绝顶轻功,硬将火弦弓抢了下来的话,自然可以,但是众人,又知道这样做,等于是害了黄心直。

黄心直于他们,都有数次相救之德,如果不是黄心直,他们八人,早也在“八龙天音”之下伤生了,又何待今日!

所以,他们虽然明知这个办法,可以取到火弦弓,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提出这样的一个办法来。

那一天,傍晚时分,八人先后来到了离中条山麓,只不过五六十里的地方,他们在一个小山谷中,集齐之后,尽皆默然不语。

谭升和东方白两人,背负双手,来回踱了好一会,才低声交谈了几句。

东方白转过身来,道:“我们自从上次,毁了至尊宫,远走西域之后,至今又已半年,在这半年之中,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变化,不得而知,看一路上的情形,六指琴魔,已经重建至尊宫,防范也一定更加严密,我与谭兄两人,先去探看一下究竟,你们在此相候,不可乱走!”

东方白话才一讲完,韩玉霞便已叫道:“大家一起去!”

谭升沈声:“不可!人多了,反为不便,我们去去就来,再一齐出动!”

韩玉霞心中,虽然不愿,但既是七煞神君谭升如此说法,她却也不敢违抗。

只听得赫青花道:“这主意本来不错,但我又何必留在此处?”

谭升忙道:“若是你走了,他们几个孩子在这里,只怕有事。”

赫青花笑道:“你当他们远是小孩子不成?要就大伙儿一齐去,要就咱们三个人去!”

谭升和东方白两人,彼此互望了一眼,心想三个人去,总比大家大齐去好一些,便点头道:“好!”又向吕麟等人,吩咐了不准乱走,三人身形展动,迅即出了山谷,隐没在暮色之中!

谭升等三人,走了之后,出谷中又静了下来。端木红缓缓地在坐着的青石之上,站了起来,在谷中踱步。

在来到此地的一路之上,端木红竭力避免,和吕麟讲话。

她知道,吕麟心中,有很多话要向自己说,要向自己,表示他心中的歉意。但是端木红却不愿意给吕麟以这样的机会。

她并不是不想令吕麟心头上的负担减轻些,而是她自己,心头上的创伤,已经太深了,不能再深一点,再深一点的话,她将没有法子忍受了!

刚才,她看到吕麟向她望了几眼,像是要走了过来,因此她便立即走了开去。

她走开了两三丈之后,隐约听得吕麟,发出了一下长叹。

端木红让暮色包围着自己,两行热泪,又已经夺眶而出。

这许多天来,当着众人,她绝不现出心中的悲痛来,但是,一当她一个人独处的时侯,她却忍不住要偷偷地哭泣。

天色越来越黑,她喜欢天黑,因为天黑,人家便不会发现她是在哭。她不愿意任何人知道她在哭!那一晚,天色阴沈,一黑了下来之后,星月无光,实是伸手不见五指,端木红只听得谭翼飞的声音,从四五丈开外处,传了过来,道:“端木姑娘,你在哪里?”

端木红连忙止住鞭泣,道:“我就在这里。”

谭翼飞道:“可别走得太远了!”

端木红答应了一声,她想辨认出谭翼飞等四人,在什么地方,但是因为天色实在太黑暗了,是以辨别不出来。

她只是隐隐约约地听得他们四个人,在唧唧哝哝地低声交谈!

端木红的心头之上,又不禁袭上阵阵绞痛。

谭翼飞和韩玉霞,吕麟和谭月华,四人当然分成了两对,紧紧地靠在一起。

然而自己呢?除了黑暗在自己的身旁之外,还有什么陪伴着自己?

她茫然地又向前走出了丈许,心中突然想起谭翼飞刚才的话来,不要走得太远。自己为什么还要和他们在一起,触景伤情呢?

她一想及此处,向谷口处望去,四周围只是一片黑暗,但是她却记得谷口的方向。

她知道,如果此际,趁着黑暗,就此离去的话,一定无人发觉。

她起先,决定不告而别,但是继而,却打定了主意,要独自向至尊宫去!她慢慢地,轻轻地向外走去。

没有多久,她感到自己已经出了山谷,前面四五里开外处,有灯火明灭,她一提真气,便向前疾掠而出!一口气掠出了二十来里,心中才觉得好过了些。这时候,乌云不如刚才那样浓密,月光从云隙中透了下来,已可看清一点景物。

端木红来到了大路上,仍是一直向前飞驰,没有多久,已经可以看到山影耸天,端木红的心情,也不禁为之紧张起来。

她算了一下,自己离开了那个小山谷后,已经足足驰出了四十来里,如今,离至尊宫,应该已不会太远了,所以她便将脚步,放慢了下来。

没有多久,她转过了一个山角。

本来,四周围只是黑沈沈地,什么也看不到。

可是,在一转过了那座峭壁之后,眼前的景象,顿时为之一变!

只见前面五六里处,火光冲天,老大一堆,像是整座森林,在着火燃烧一样,而在里许开外之处,便有两排红灯,直通向那蓬火光之处!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30章 见利忘义,行凶夺锦图 下一章:第032章 蓝田玉实,改造端木红
热门: 半妖司藤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临终的侦探 七种武器2:碧玉刀·多情环 法医灵异录 破镜谋杀案 无人生还 六指琴魔 我的灵异事件簿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 亡灵出没在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