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见利忘义,行凶夺锦图

上一章:第029章 夫妻联手,击败钓魂叟 下一章:第031章 妙手钓魂,取走地煞网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钓魂叟在一旁,不耐烦地道:“七星女,那幅画究竟有什么要紧,你要追问不休?”

七星大师道:“你有所不知,早年,赫熹曾和我,共作南疆之游,那时候,我们年纪都还轻,他也对我十分好,其时,他已有在魔宫之中,建这一条通天道的打算,说是造成之后,只怕天下,无人能通过!”

钓魂叟道:“就算这样,又和那劳什子画,有什么关系?”

七星大师道:“其时,他早已托西域巧匠,织了一幅画……”

七星大师才讲到此处,钓魂叟猛地一击掌,道:“我知道了!”

那瘦得像一条柴一样的老尼尖声道:“你知道什么?”

钓魂叟满面喜容,道:“不消说,那一幅图,一定是四十九煞通天道的总图,有了它便可以在通天道中通行无阻了!”

七星大师道:“正是!”端木红拈在当中,讲到此处,也不禁面上为之色变!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藏在怀中,只为留作那一段快乐时光的纪念的东西,竟会是四十九煞通天道的总图!如此说来,有了这幅图,就等于是有了宝库之中的所有宝物一样!

她面上神色大变,七星大师,早已看在眼中,立即道:“你害怕什么?”

端木红道:“没……没有什么?”

七星大师厉声疾喝道:“此图现在放在何处,快说!”

那瘦老尼又尖声道:“你要是不说,我令你受万蚁噬体之苦!”

端木红急得一身冷汗,道:“我……确是不知道!”

七星大师冷笑一声,道:“你再多说也没有用,此间毒蚁,厉害无比,噬人之后,要号叫三日夜,方始死去,你可得想仔细了!”

端木红听得头皮发麻,心想若是随便说出一个所在,他们一定要押着自己前去的,不如照实说了还好。

可是她转念一想,若是宝库之中的宝物,落到了他们的手中,更是不得了的事情。

想了好半晌,她才道:“实和你们说,那幅图,赫老前辈已经送了给我!”

三人闻言,不由得大喜过望。

钓魂叟首先喝道:“然则那图,如今在什么地方,快说!”

端木红道:“但是赫老前辈却未曾和我说起那图的用处,我也想不到那会是通天道的总图,因此我……”

钓魂叟、七星大师和那瘦老尼急道:“你怎么啦?”

端木红一面说,一面在打主意,她暗忖那通天道,构造如此之奇,那一张图,一定少一点都不行,自己何不留起一条来?因此,她便道:“我只觉得它坚韧好玩,是以用闪电神梭的梭尖,已经将之剖成一条一条了。”

七星大师忙道:“不要紧,那也可以拼得起来的,图在哪里?”

端木红伸手入怀,暗中留下了一条,才将其余的取了出来,道:“就是这些。”

钓魂叟一跃向前,劈手抢了过来,七星大师也一步赶过,一伸手,便点中了端木红的“带脉穴”,端木红立时不能动弹。

他们三人,在灯火之中,将那图凑了半天,七星大师道:“不对,像是少了一些。”

钓魂叟道:“在她身上搜一搜!”

端木红听了,不由得暗暗叫苦!鄙是她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七星大师来到了她身前,才一伸手入怀,便将端木红刚才留下的那一段,轻易取到手中。三人又拼凑了半晌,端木红只听得七星大师欢呼一声,道:“是这里了!赫熹曾对我说过,只要一找到这里,照着这样去做,四十九煞通天道的所有机关,便一齐停止了!”

这时侯,三人一齐伏身在桌上观看那图,端木红躺在地上,突然看到有两条手臂,慢慢地扬了起来。每一只扬起的手上,都握住一枚长可七寸的天狼钉!

端木红乍一见,还几乎是疑心自己眼花,可是她再仔细一看时,已经看清,扬起两条的手臂的,正是钓魂叟!而那两枚乌光闪闪的天狼钉,也已经惭渐地接近了七星大师,和那个瘦老尼的背心上端木红心中,不禁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寒战!这种情形,分明是钓魂叟起了异心!她穴道被七星大师封住,想要出言提醒,都没有可能,只得眼睁睁地望着。

只听得七星大师还在不住地道:“这里,你们看,总枢钮就在这里,要找到它,需要从这里下去,还要经过一座奇门阵,连奇门阵的通行之法,这幅图上都全有了!”

钓魂叟冷哼一声,阴恻恻道:“不错,我们明日就启程。”

七星大师等两人齐声道:“好啊……”

她们两人,一个“啊”字才出口,钓魂叟握住了天狼钉的双手,陡地向下一压!只听得七星大师和那瘦老尼两人,各自一声怪叫,三人疾分了开来!鄙是刚才钓魂叟一下手,使用了八成真力,那两枚含有剧毒,长约七寸的天狼钉,已然一齐没入两人的“灵合穴”中!三人分开之后,瘦老尼和七星大师,一齐“砰砰”跌倒在地。

瘦老尼立时气绝,七星大师挣扎着叫道:“钓魂叟,你……好狠心!”

钓魂叟哈哈一笑。他根本不必回答,因为七星大师一讲完了那一句话,面色剧变变得青紫,双睛怒凸,看来可怖已极,也已死去!变生俄顷,虽然端木红早知会有这样的结果也不禁触目惊心!钓魂叟望着两人的体,冷笑了一声,收起了那幅图,一闪闪到端木红的身边,手起一掌,便要向端木红击下!

端木红心中,不禁大急,可是钓魂叟那一掌,只击到一半,却突然又改了主意,掌力一收,只是在端木红身上,轻轻拍了一下。那一下,已经将端木红的穴道解开。端木红站了起来,钓魂叟道:“小女娃,你既曾到过宝库,如今跟我去走一遭!”

端木红定了定神,道:“钓魂叟,你上了这老贼尼的当了!”

钓魂叟一愣,道:“此言何意?”

端木红道:“这张图,乃是数十年之前的事,如今的通天道,已经变了样子!”

钓魂叟厉声道:“你怎么知道?”

端木红为了不想宝库中的宝物,落到钓魂叟的手中,忙道:“赫前辈和我说的。”

钓魂叟笑道:“好哇,那你一定知道其中详情,更要和我一齐去走一遭了!”

端木红一听,心中不禁叫苦不迭,钓魂叟不由分说,便伸手拿住了端木红的脉门,阴恻恻道:“小女娃,刚才你已见过我的手段了,别弄花样,我也不会太为己甚,让你一点便宜都占不到的!”

端木红刚才眼见他心狠手辣的那一幕,如何肯信他的话?但是,钓魂叟拿住了她的脉门,她却是挣扎不得,被钓魂叟拉出了庵堂,连夜出了伏牛山,一路之上,身为钓魂叟所制,毫无办法可想。他们两人,在路上走了一个来月,才到了唐古泣山之中。

一到了唐古拉山,钓魂叟便不时取出那张已被连在一起的图来看。端木红细辨他所走出的方向,却并不是向魔宫而去,心中不禁暗暗称奇!端木红见钓魂叟走的方向,离开魔宫越来越远,忍不住道:“你到什么地方去?”

钓魂叟冷笑一声,道:“你还装模作样,还想骗过我去吗?”端木红听得钓魂叟如此说法,心中不禁感到了莫名其妙。但是她究竟心思十分灵敏,一转念间,便已经知道,钓魂叟始终以为自己知道那四十九煞通天秘道的密所以才如此说法的。

她心中不禁暗叹了一声,道:“钓魂叟,你上了老贼尼的当了!”

钓魂叟却“哈哈”一笑,道:“小女娃,你放心,老贼尼绝不知道我存着害她之心,怎么会给我上当呢?快走吧!”端木红的心中,实是奇怪之极。魔宫的方向,她是记得的,可是此际,钓魂叟所走出的方向,却完全和魔宫背道而驰,他的目的地,既是通天道,然而为什么又这样走法?莫非那道另有其他地方可通吗?端木红心中,疑窦丛生,她不再说些什么,只是和钓魂叟一起走着。

当天晚上,他们两人,就在山中歇息,第二天一早,再向前赶路。到了中午时分,只见钓魂叟拿出那幅织锦来,又向前看了一会,来到了一块大石之旁,听得他发出了一下欢呼之声,满面皆是欢喜之容,像是心中高兴到了极点。端木红更是大惑不解,走向前去,向那块大石,望了几眼。只见那块大石,形状虽是奇特,但山中嵯峨怪石,不知多少,钓魂叟又为什么见到了这块大石,便自特别高兴?难道这块大石,竟和四十九煞通天道有什么关系不成?端木红正在想着,只见钓魂叟已经放好了那幅织锦,同时,双手按在那块大石之上,用力向前推去,端木红站在一旁,一声不出地看着。只听得钓魂叟全身骨骼,尽皆发出爆豆也似的“格格”之声。前后只不过小半个时辰,他身上已经冒出了白气,可知他内力发挥,已到极致。但是那块大石,却仍是巍然而立,分毫不动。钓魂叟转过头来,“哼”地一声,道:“小女娃,你来帮我一起推!”

端木红向前踏出了一步,道:“像这样的大石,唐古拉山之中,多如河沙数,一块一块推起来,推到什么时候!”

钓魂叟面色一沈,喝道:“你别装模作样了,我就不信赫老头未曾和你说过,开启通天道之中所有机关的总钥,就在这块大石下,若是推倒了大石,不见总钥,我还要找你算账啦!”

端木红一听,心中暗自吃惊。

她想了一想,道:“你怎么知道!”

钓魂叟冷笑一声,道:“你蹲下身来看看,这块大石的顶尖,恰和左右两个山峰之顶,成一直线,织锦之上,指点得十分明白,难道你以为我是三岁孩儿吗?快来推!”

端木红心知,魔龙赫熹在年轻的时候,既和七星大师交情如此密切,当然织锦上的大概情形,也曾和七星大师说知。

钓魂叟如今会知道这些难以参透的密,当然是在那庵堂之中,他们共观图之时,七星大师详细讲给他听的。也就是说,那通天道机关开启的总钥,确是在这石下,亦未可料!

如果给钓魂叟找到了总钥,后果实是不堪设想!端木红刚才,亲见钓魂叟用尽全力,难以推得动那大石分毫,心想自己若是不帮他的忙,只怕他也不敢另找他人,岂不是取不到那总钥了!

主意打定,便道:“你功力何等之高,尚且推不动那块大石,我来帮忙,又有何用?”

钓魂叟眼中,凶光四射,大声厉喝道:“你不动手吗?”

端木红见他眼中杀机,如此之盛,心中也不禁大是骇然。

她又想了一想,道:“好,我帮你推!”

她接连跨前两步,右掌已经按在石上,全身关节,照样发出“格格”之声,看来,她像是正在出力推动大石,可是实则上,她却只是真气运转,将内力蓄于掌心,留力不发!

钓魂叟双掌运劲,又推了近小半个时辰,内力散发,令得他身上衣衫,无风自动,飒飒有声,可是却仍然一无结果!

钓魂叟心中起疑,侧头向端木红一望之间,已经看出端木红正在弄鬼!

钓魂叟这一怒,实是非同小鄙,一声大喝,双掌挟起排山倒海也似的大力,向端木红直推了过来!端木红心中,正在暗庆得计,怎知已被钓魂叟看破。

钓魂叟那两掌,不但突如其来,快疾无伦,势子之强,更是难以言喻!

刹时之开,端木红只觉得一股强劲已极的方道,如万马奔腾,惊涛裂岸,疾涌了过来,不由得大吃一惊,百忙之中,手臂一圈,想要抱住石角,先将身形稳住再说。她这里,手臂一抱住了石角,身形便自向后,闪了一闪。

但钓魂叟那两掌之力,来得实在太大,端木红身子,虽已闪向一旁,大力涌到,身子仍是不由自主,向后摔了出去!

她急切之间,连手也来不及收,正以为这一次,为钓魂叟的掌风,正面撞击,非受极重的内伤不可,突然之间,她整个身子,随着钓魂叟疾攻而至的掌风,向后一转,转了开去,在那一转之间,便已经将钓魂叟的掌力,尽皆卸去!这一来,不但端木红莫名其妙,便是钓魂叟,也为之一呆!但钓魂叟在定睛一看间,却又不禁发出了一声欢啸之声!

原来,他已经看清,刚才并不是端木红的身子,向外转向,而是那块大石,被他自己的掌力催动,转了一个半圈!

钓魂叟刚才,推不动那块大石,心中本就在疑惑不已。

因为那块大石虽重,但以他的功力而论,要将之推倒,实在也可以做到。如今,他一见大石旋转,便立即明自,那块大石之所以推不倒的原因,乃是因为石根旋在地上的缘故!

他立即衣袖一扬,喝道:“让开!”

端木红惊魂甫定,不敢违拗,只得身形一晃,闪开一边。

只见钓魂叟双臂一长,抱住了大石,迅速地旋转了起来。

那块大石,本来只有七尺来高,但钓魂叟转上一圈,石头便高出了半尺,一连转了七八圈,只见钓魂叟身形,向外疾闪了开来,同时,“轰”地一声巨响,石头已经倒下!

钓魂叟立即凑近去看时,哈哈大笑,伸手向下便抓,端木红这时侯,虽然说可以有机会逃走。但是她心想,一则钓魂叟的功力极高,未必逃得脱,二则,不能只此便让钓魂叟得了宝库之中的所有宝物,非在旁尽量加以破坏不可!因此,她非但不走,反倒凑近去看。只见钓魂叟的面色,突然由欢欣而转成失望,现出不信之色,抬起了手来。

端木红这时,也已看清,石下有一个深不见底,径可半尺的圆洞。

想是钓魂叟刚才,伸手在洞中摸了一阵,并无所获之故。

钓魂叟一提起手来,便望定了端木红,厉声道:“可是你取去了?”

端木红道:“我若是知道这一石之下,有什么密,万剑加身,乱刀分而亡!”

钓魂叟见端木红罚了这样重的重誓,倒也不禁无话可说。

他侧头想了一会,反手一掌,“砰”地一声,击在那块大石之上,顿时石屑四飞,击下了好几块碎石来,钓魂叟取过了一块,向那圆洞中抛去,足足过了小半盏茶时,才听得洞底下,传来极其清脆悦耳的“叮”的一声响。

钓魂叟面上,喜色重现,道:“在洞底!”

端木红冷冷地道:“在洞底,你就去取好了,叫什么?”

钓魂叟缓退两步,手臂振处,银光一闪间,便已然将钓魂丝,挥了出来,冷笑道:“你以为我没有法子取到了吗?”

端木红一见钓魂叟挥出了钓魂丝,心中不禁长叹了一声!

在她听得洞底之下传来“叮”地一声之际,也知道洞底一定有东西。她之所以出言激钓魂叟,乃是希望钓魂叟以“缩骨法”,钻入那个圆洞之中,去取那一柄总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就有机会可以将洞堵住,钓魂叟也就出不来了!

但是钓魂叟却取出了钓魂丝,唯一的机会,也已失去了!

端木红心中暗忖,难道苍天如此无眼,宝物合该为他所得?

只见钓魂叟将钓魂丝,垂下了圆洞,钓魂丝尚未放尽,便又听得洞底,传来极其轻微的“叮叮”之声,一样清脆悦耳。

那当然是钓魂丝端的小钩,碰到了什么东西所发出来的声音。

尔刻之间,只听得钓魂叟一声呼啸,手臂猛地向上一震!

随着他手臂向上一振,银光闪动,带起一道黑虹,自圆洞之中,飞了出来,隐隐还有金光闪耀,“叮叮”之声不绝。

钓魂叟一探手,便已将那道墨虹抓住,端木红定睛看时,只见钓魂叟抓在手中的,乃是一大一小,两把钥匙。

那柄大的钥匙,黑漆漆地,也看不清是以何物铸成,足有一尺长。

但是那柄小的,金光闪闪,却只有寸许来长短。钓魂叟也像是想不到钥匙会有两柄,呆了一呆,道:“小女娃,你可知道魔龙赫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端木红一见钓魂叟取得了两柄匙,心中已在暗叫不妙,闻言不禁心中一动,故作神的道:“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钓魂叟“哼”地一声,道:“到了时候,不怕你不说!膘跟我走!”

端木红道:“又到哪里去!”

钓魂叟道:“到了之后,你远怕不知道吗?”

端木红一言不发,又跟着钓魂叟向前走去,只见钓魂叟一路之上,不断地打开那幅织锦来,东张西望。他所走的途径,尽皆是荒僻之极,一连翻过了两个山头,已来到了一个四面无路可通,石作墨绿色的石谷之中。那个山谷中,不要说是树木,连野草葛藤也没一株。端木红见钓魂叟来到了这样的一个死谷之中,只当他立即便要退出的。

那知钓魂叟却兴冲冲地向前走去,来到了一座峭壁之旁,仔细找寻了一会,“哈哈”大笑道:“在这里了!”端木红走过去一看,只见那峭壁之上,有一个大孔,像是钥匙孔。

钓魂叟以那柄大钥匙,插了进去,转了几转,只听得轧轧连声,峭壁之上,竟出现了一扇石门!石门才现,耳际便听得震耳欲聋的轰隆水声,向里面一看时,只见过了丈许厚的峭壁之后,里面竟是另外一个小山谷。

在那个小山谷中,有一道宽可丈许,湍急已极的瀑布,疾泻而下。

而在爆布之下,不知有千千万万,多少大小的圆轮,正在藉着水的冲力,而缓缓转动!

钓魂叟一面欢啸,一面一伸手,抓住了端木红的手臂,道:“进去!”

两人一齐来到了那个小山谷中,钓魂叟又将那幅织锦,打了开来,看上好一会,才来到了瀑布之旁的一条圆柱之旁。

那圆柱上,有一个小弊,钓魂叟将那柄小钥匙,插了进去。

才一插进,只听得“刮”地一声,在瀑布之下,一只径可丈许的大圆轮,向旁移开了两丈。本来,万千圆轮,都是因为那只大圆轮的转动,而被带着一起转动的。

而那只大圆轮,则是为瀑布冲击,所以才能永年永月地转着。

如今,大圆轮一移开了两丈许,瀑布冲击不到,便停了下来,刹时之间,所有的圆轮,也一齐停止了动作。钓魂叟欢啸一声,又拔出了那柄小钥匙。

才一拔出,大圆轮移到了瀑布下,所有的轮子,又一齐转动起来。

钓魂叟一连试了几次,才将小镐匙留在石柱上的小弊之中,拉着端木红,走了出来,说:“如今我们可以去取宝了!”

看官,需知这时候,钓魂叟既已来到了机关的中枢之地,以总钥将所有机关的动作,一齐止住,通天道,实已和一条普通的长廊无异。

这时候,也是吕麟和谭月华两人,冒险通过了十二对石人之际。

因为机关全已停止,所以谭月华以铁练砸在前面的石板之上,也了无动静。

这时侯,如果他们两人,知道了这一点,立即去到宝库,将所有宝物,一齐取走,也是可以丝毫无损!

但是他们两人,却绝未想到,通天道内的机关,会全停止,因为以前进道来的人,全都下落不明,吉凶难料,如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他们倒并不是怕死,而是万万不能死!所以,他们才犹豫不决,错过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却说钓魂叟一将机关止住,便立即押着端木红,向魔宫疾驰而出。

端木红一面向前急驰,一面心中,不断地在想着对策。

在进了魔宫之后,她已然有了计较,突然冷笑一声,道:“钓魂叟,七星大师遭了你的暗算,但是她死了之后,却还可以报仇!”

钓魂叟心中一动,停了下来,道:“你放什么屁?”

推荐热门小说六指琴魔,本站提供六指琴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六指琴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029章 夫妻联手,击败钓魂叟 下一章:第031章 妙手钓魂,取走地煞网
热门: 大海獠牙 H庄园的午餐 蝙蝠 终点站 三减一等于几 纽扣杀人案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2·府库龙骨 米乐的囚犯 亡灵书系列05 杀人轨 茅山道士传奇